第14章:魂魄
密云不雨2019-07-10 16:492,079

  雪山?只有眼镜哥跟我提过有关雪山的事。他说在很远很远老高老高的地方,有数不尽的长年积雪的山,美丽得没啥东西可比,神秘得也没啥东西可比。

  那边的人认为每一座山都威力无穷,因为本身是古时神佛或魔王变成的,上面世代居住着众多的神灵。我不大信这样的传说,山上这么冷,神仙怎么愿意住呢?做神仙当然得挑最好的住处,不冷不热四季如春的地方。

  比较起来,我宁愿相信月亮上的嫦娥是被打入冷宫的说法, 那里又冷清又寂寞,哪怕是十五月圆时,发出的光照得世间惨白惨白的,没什么人气,还引得鬼怪们都出来。而雪山比冷宫还不如,有哪个仙人愿意去住?他们总不成用雪盖房子用冰做床铺吧。

  转念间我想了乱七八糟一大堆。“肚仙”女人问我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我不知如何回答,却莫名其妙胡想了一通。更莫名其妙的是,这女人本来好端端站着,眼下突然像被抽了骨头,软软地瘫倒在地,嘴里冒出白沫来。

  四周围观的人群嗡地一声大乱,里面的人往外挤,外面的人踢踢叭叭往庙门外跑。混乱中羊老仙在我耳边说:“看,她的那炷香烧完了。”

  我一看,果然那支香烧到了头,火星已经熄灭,只剩下一缕袅袅上升的青烟。头发花白的两个老妇女跑过来搀扶瘫在地上的“肚仙”,刚搀起来,她自己就站稳了,用我听不懂的土话跟老妇女讲着什么。

  虽然听不懂,但很明显的是,她现在说话声音跟那天月圆夜在江边的路上时一模一样,又粗又低,跟刚才娇滴滴的童音完全想不到一起去。她说着,还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却毫无表情,好像谁都跟他无关,甚至没有刚才跟我说话这回事。

  看来刚才问我话的是她身上的“小红仙”?她怎会认识我?雪山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一连问了自己几个问题,都没法找到答案。这时“肚仙”随两个老妇女走回供桌,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哇啦哇啦地对周围的人说着什么,随即那些人离开屋子走了个精光。

  羊老仙没有动,他一声不吭地站在原地,像被施了定身法。然而站在一边的我明显感觉到,他有两个地方一刻不停在动,而且动得很厉害。

  一是他的眼睛,他眼里的光异常强烈,闪动跳跃,一直落在“肚仙”身上,像要照出什么东西来。一是他的大拇指,灵活极了,以我看不清的速度在其他四个手指上移动。我知道这种奇怪的手势是掐算着什么,但没见过他搞得这么飞快,简直像在变魔术。

  就这样身体一动不动僵立了一会,随后他叹了口气,放松下来,向我转过身。他身躯一动,手指反而停下来不动了,眼睛也恢复常态收起了跳跃的光。

  “命该如此,留也留不住啊。”他轻声道。

  桌子那边正收拾东西的“肚仙”突然顿住,倏地转过身盯着羊老仙。她披散的头发遮了半边脸,浑身簌簌抖动,眼睛睁得又大又圆,被侧旁的烛火一照,像一对黑乎乎的大洞。

  隔了那么远她能听见老仙的话?我正疑惑,却见她如同一张冬天的叶子,抖得越来越厉害,等两个老妇女跑过去时已经噗地跪在地上,随即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

  “小红仙,你怎么走了!你说让我供你三年的,怎么现在走了呀!你叫我怎么活啊小红仙!”

  突如其来的嚎哭惊得我心头发紧。她爬在地上,向我们挪了几步,一边发出凄厉的哭声,一边哀求似的仰起头。奇怪的是她哭起来也没有眼泪,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我们,目光却空洞无力。

  我正不知怎么办,老仙伸手过来拉住我,拔腿向门口走。跨出高高的石槛前,我回头瞥了一眼,那“肚仙”无力地趴在地上,乱糟糟的头发遮住了整张脸。

  走了一段路后,羊老仙告诉我,刚才他奇怪那女人阴魂上身之时怎么能下地走动,还专门跑来问我没头没脑的话。于是他暗暗给她算了卦象,才知她身上的“小红仙”缘分已尽去时已至,这一去以后再也不会回来。更糟的是“小红仙”离去的时辰极为不利,先前借去的一魂二魄只能归还一魂,那二魄再也回不了女人身上,也就是她的三魂七魄以后只剩了三魂五魄。

  难怪她哭得这么瘆人。一个人少了二魄会怎样?老仙没问生辰八字又是怎么算出来的?我忍不住好奇,连连向老仙提问。

  老仙说,“肚仙”经常跟底下那边打交道,本来阴气极重,再失二魄更是离鬼近了一步。这样的人会茶饭不思终日恍惚,看起来梦游一般,人们常说的“失魂落魄”就是形容这个。

  就像真正精通算命的人要担心受天谴一样,“肚仙”不可思议的“通灵”也有着这种诡异的风险,搞不好会引祸上身。老仙郑重其事地告诉我,往来阴阳两界讨生活的人都有自己说不出的苦,有自己避不了的难,所以此类行当做得再高明再令人钦佩,也算不得一个好行当。

  他说他们这行当在江湖上称作“巾”,从鬼谷先师以来一直香火不断绵延不绝,成了最为古老的职业。用八字算命只是其中小小一术而已,其它如测字、相面、风水、占卦等,五花八门的方术还有很多,但精研之后会发现一通百通,都有着相互的关联。刚才他看见“肚仙”言行异常,就起了两卦,发现“小红仙”寄在她身上的时缘已尽,而且离去后必定留下难解之劫。这套以异常情形起卦的法门叫“梅花易术”,是占卦中颇为高深的学问。

  “那小红仙是怎么回事?”听他这么说,我迫不及待问道。那个脆生生的声音似乎一直在我耳边回响。

  “是个冤死的灵童。”羊老仙脱口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