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秘密
密云不雨2019-09-07 09:172,750

  他说刘老所长在那个地方住了一年多,除了医生和护士,只和他打过交道。又说活在世上的人,除了我那个黑黑的朋友,只有刘老所长知道他的心病。

  “不过老人家已经过世了。”他补充道,“活着的时候他可厉害了,看什么都一清二楚,但别人却以为他疯了。你去看他时,有没有听他说起特别的事?”

  他说话的时候眉毛吊起眼睛圆睁,仍然是我前两次见过的表情。

  “他说了奇怪的话,可我听不懂。”我答。

  “那倒也是,你要是听得懂,不就跟我们一样疯了。你也在他的所里上班?”

  我连忙否定,研究所里都是知识分子中的专家,我哪配得上,我只是和刘老的同事一块儿去看望他。

  “啊,想想也不是,搞文物的大多沾着那么点黑气,而你却全身亮,亮得晃人眼睛。”他盯着我,带着颇为滑稽的笑容。

  大概见我不解的样子,他又道:“黑气多的人运势不好,刘老也这么说的。呀,你那朋友身上那么大一团黑气,简直像个烟囱不像个人,你俩天差地别的怎会在一起?”

  我没法跟他解释和黑男人的关系以及黑男人和苗苗的关系,只得马马虎虎应付几句。我把话又扯回去,说研究所的人都很敬仰刘老,他突然死后大伙非常难过,你为他免费做了法事,我们很感激。

  说着掏出两张票子塞给他,现在我懂得在城里感谢一个人,最好要有货真价实的行动。

  他没有犹豫就接了票子,脸上更加生动,兴奋之下刘老所长愈加成了他的铁哥们。他挨近我,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说:“你知不知道刘老过世前和我说了什么?”

  我很配合地作出感兴趣的样子。

  “刘老说要立一份奇怪的遗嘱!”他盯着我,口气像要吐出一颗重磅炸弹,我赶紧显得惊讶。

  他接着说:“不一会果然找人立了遗嘱,后来他当晚就死了!”

  这些我早就知道,但现在听他讲起,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他不清楚遗嘱和我有关,只顾绘声绘色地说下去:“那些立遗嘱的人走后,我又去看刘老,他说——”

  他的脸色突然严肃起来:“刘老说了一个秘密,天下最大的秘密!”

  我吃了一惊,这次没有半点假装的成分。

  “刘老说,他知道现今世上有一个人,一个非常危险恐怖的人!”

  “危险恐怖?”

  “绝对的危险恐怖!”他缩紧脖子,五官拧到了一块,“我从没见过刘老这么紧张,他说把这个秘密带走的话死也不能瞑目,所以原原本本告诉了我。”

  “告诉了你什么秘密?”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微微发颤。

  “这秘密他只跟我一个人说过,我现在也只跟你说……你会不会害怕?”

  我赶紧摇头。

  “那个人不是一般的危险和恐怖。”他停顿片刻,似乎又考虑了一下,然后缓缓道,“他天生嗜血,是个吸血人!”

  吸血人!

  天生嗜血的吸血人!

  难道这就是我苦苦寻找的答案?这就是我千方百计探究的身世?这就是我先天注定的与众不同?

  无边的寒意从地面钻入脚跟,然后沿着小腿大腿直冲我的脊背和后颈。整个冬天我没觉得寒冷,现在却像赤裸裸贴在冰柱上。

  “你还好吧?”他关心地注视着我,脸色缓和下来,“刘老的话我信,不过这也没啥可担心的。世上就那么一个怪物,再恐怖也跟我们没关系,你说是不是?”

  我麻木地点点头,心里一直翻腾着三个字:吸血人,吸血人,吸血人……

  传说中有吸血鬼,专吸人的血,这是最让人痛恨的一种鬼。我如果是吸血人,是不是也要以吸血为生,成为最让人痛恨的人?

  我吃过带血的生牛排,喝过鸭血、鸡血、狗血,以后是不是还会变成吸人血的恶魔?

  联想到刘老所长的遗嘱,我的心彻底凉透了。他用毕生的遗产来换我断子绝孙,不就因为发现我是吸血人!

  难道我的身世之谜就是吸血的传统,我的家族一代代传下来的是吸血的习惯和爱好?

  我真想用身上所有力气仰天大吼:我不是吸血人!我不是恶魔!!

  可我只是呆呆站立着,如同一只外表笨重内里沸腾的火炉。我隐约听见那人在旁边讲:“他们那儿差不多搞定了,我得过去瞧瞧。你有事随时找我呀。”

  我一下接一下地点头,只希望他快点走开,走得越远越好。

  现在只想一个人木桩一样站着,让心中的念头在胸膛里燃烧个够。

  其实他说出“吸血人”的那一瞬,我身体深处的某个地方已经暗暗接受了,尽管心中十二分的不愿意。我在自己否定的同时,又以过去的种种细节作着肯定,而且这份肯定很快占了上风。

  我回忆了很多,分析了很多,到头来发现,结论都对自己不利。唯一有利的只有一个印象:爸从来不沾血腥。

  我清楚记得,爸从不在家中杀鸡宰鸭。到了逢年过节我们开荤的日子,他总是拎着宰好的鸡鸭回来,拖着白花花的很长的脖颈。我们也从来不吃血做的菜,村里杀猪分肉的时候,人家都争着要“猪红”图个吉利,爸却说我家吃不惯那东西。

  其实我在眼镜哥那儿偷偷尝过一次,味道挺鲜的,不知爸为啥不让我们吃。但那会儿我还小,不敢问。

  我翻江倒海联想着,那人却又跑了回来,咋咋呼呼道:“哎呀刚才忘了告诉你,我叫王桂儿。我们头儿说那边已经功德圆满了,请你去看看……我还没请教你尊姓大名呢。”

  “李诚,叫我阿诚吧。”我的本名在刘老所长的遗嘱里出现过,我可不想让王桂儿得知其中的复杂关系,不过有个事还是想问问他,“对了,刘老讲的灭地呀恶魔呀你有没有听过?”

  “灭地?你不说我还忘了呢。最后那个下午,刘老一直念叨这个奇怪的词,不知道啥意思。他边念边摇头,还连连说不可思议呢。”

  “那么关于吸血人他还说了什么?会不会吸人的血?”我尽量语气从容,但脊梁止不住一阵阵发冷。

  “我想肯定会的。”王桂儿锁紧眉头,“老人们都说妖精吸人血,人血最补呢。噢对了,刘老说有一种血那个怪物不敢吸,是狗血吧。”

  又一件事对上号了,我简直陷入了绝望。怪不得这两天所有的狗见我都叫个不停,好像我跟它们有不共戴天之仇。这狗血到底有什么特别?

  我和王桂儿走回墓地,水陆道场已经收摊,那批人个个丢下法器扭腰捶背,如同干了一场艰巨的体力活。

  要是真的送人一直到天堂,这活的确够累的。我听眼镜哥说,美国佬俄国佬把人送上天,烧了无数的火药花了数不清的钱,相当于把整个城市的鞭炮一块儿点燃这么厉害。

  他还说咱们中国人哪天才能做到这一点,不知他活着能不能看到。我想这也算不上太难的事吧,不就是把城里的鞭炮都买下来堆在一起放么,有钱我也做得到。

  回到小妖那儿,牡丹蜘蛛她们几个也在,说等我等得着急,担心三德为难我。大概还听了小妖讲的传奇故事,她们问我,能不能也捉一个瓶装的小鬼送给她们作礼物。

  我应付不了七嘴八舌的娇声软语,只好不停摇头,逼急了就说那些都是骗人的假把戏。

  “我昨天刚刚玩过一个通灵的游戏,那可不是骗人的。”牡丹的口气很认真,从她眼睛里我见到恐惧的阴影,“我几个同学沉迷其中不能自控了。”

  牡丹要我想办法解一解。她说同学玩的那个叫碟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