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戒指
密云不雨2019-09-18 14:582,469

  我拿着黑环在金一路面前扬了扬,打破沉默道:“其实我今天来,主要是为了这个东西,请前辈看看它的来历。”

  金一路枯枝似的右手接过黑环,那东西和他手的肤色很相配,像是为他定做的戒指。

  他拿着看了一会,闷声道:“小李兄弟,认识你以后,鄙人算是重新长见识了。你查出那个玉哨竟是密派气宗斗法的龙吟玦,现在又找来这个稀罕之物。说老实话,这东西瞧着像古代信物,但我从未见过,也没听师傅讲起过。从材质和上面的花纹辨别,似乎不是中土产物,你可否告知从何得来?”

  我正要回答,金一路忽然偏过头去问尤雄:“你看出了什么?”

  我方才注意到尤雄的脸色很难看,大冷天额头上居然出了汗。

  尤雄的眼睛死死盯着黑环,低声道:“叔,我看它像书上见过的一种东西……叔,拿给我看一下好吗?”

  尤雄是我见过最胆大的年轻人,他去坟地捉鬼如同儿戏一般,可现在十分紧张。

  他从金一路手里接过黑环时指关节发白,脸上的肉绷得紧紧的。仔细看过后,他说:“叔,你看它像不像外国一些古老家族的戒指?”

  “外国的东西我不懂,你知道就告诉小李兄弟吧。”

  “讲起来可能有些离谱,小李兄弟你不要见怪。我看过一本书,上面说外国有一种半人半鬼的家族戴这种戒指,描绘的就是这个样式和花纹,不过说不定书中有虚构的成分。”

  “半人半鬼?”我想起羊老仙说的六道,其中阿修罗就是半人半兽,莫非外国有成群成伙这样的东西?

  “就是传说中的吸血鬼。”尤雄小心翼翼地说。

  无论是他,还是金一路,都不会料到这句话落在我耳朵里的分量——又是吸血!外国的吸血鬼!

  为什么我打交道的全是这些东西,难道我以后再也避不开“吸血”两个字?

  尤雄接着说,据他所知外国吸血鬼分两种。一种称为城堡族,总是躲在古堡里;另一种红毛族,却是到处游走,甚至可以飘洋过海。

  这个戒指看起来就是红毛族吸血鬼的家传信物。

  他还讲了吸血鬼的来历和几个特征,最后声明这些都来自传说,他只想让我多了解情况,当作参考而已。

  我不动声色,心里很清楚这话的真实性。他所讲的,与我上午的经历不谋而合!

  如此看来,那蝙蝠很可能是吸血蝙蝠,董女子耳朵里的鬼声很可能是吸血鬼的游魂,而那带血的婚纱就是证明!

  我问他这种吸血鬼该怎么对付,尤雄背书似的说了一大套。外国驱鬼安魂的人不叫和尚或道士,叫神父,他们的法器很简单,就是一个十字架,还有一本叫《圣经》的书。

  之前我在电影里见过,当时以为闹着玩的,不曾想外国也真有这些行当,不比中国落后。解决此类吸血鬼的问题,还得依靠与它们语言相通的神父,可是去哪儿找呢?

  尤雄告诉我,和尚集中的地方是寺庙,神父集中的地方叫教堂。教堂总是高高的屋身尖尖的顶,外面竖一个大十字架,城南他家附近就有一座。

  我想起来了,以前在河边找蓝房子时也见过类似的建筑,那会儿还奇怪城里人怎么给楼房戴高帽子,原来是外国灭鬼专家的住处。

  说起神神鬼鬼的事情,尤雄居然一反常态像个博学的行家。提到阴魂鬼魅的中外之别时,他告诉我不懂外语也有一个好处,就是外国鬼奈何不了你。

  它们叫的喊的你听不懂,怎么个害怕法?不害怕了它们凭什么控制你?

  当然出于同样的道理,你再有本事也降服不了它,你再厉害的咒语也成了它的耳边风。这和尤雄外公讲的“心桥”是同一个原理,心不乱则邪魔不侵。

  难怪张女子和董女子没有受到损伤,因为耳朵里的外国鬼费尽口舌还是没让她们明白多少。

  牡丹的这两个同学碰巧没把外语学好,反倒救了自己一命。

  我简单讲了那两个女子遇到的怪事,当提到她们耳朵里的男人自称布拉特伯爵时,尤雄马上说:“布拉特就是血!布拉特伯爵可能就是吸血鬼,千万不要轻易答理它!”

  我听了一激灵,马上起身冲出屋去,跑到巷子外的公用电话亭拨通牡丹的电话,让她转告董女子切莫答理耳朵里那个男人,最好马上赶去教堂。

  回到屋里,我见金一路和尤雄都在喝茶,两人默不作声,等我坐下后才挑起话头。不过金一路的脸色似乎开朗了许多,他看尤雄的目光中带着嘉许,我想这一来收徒的事大有希望了。

  果然,当我找到机会再次提起时,他爽快地说:“小尤子既然铁了心,自己还钻研了不少东西,这个毅力够格做我的徒弟。但走了这条道,可要有最坏打算,而且不怨天不怨地不怨人,三不怨。”

  “我不怨。”尤雄连忙跪倒在地,挨着床边颤声道,“师父,十三年三个月了,我终于可以叫你一声师父!你放心,我谁也不怨,是祸是福我都会承受,是祸是福我都感谢你一辈子!”

  金一路哈哈大笑,一对招风耳朵不停颤动。他用枯枝似的手扶起尤雄:“你跟了我十几年,内向了十几年,要是没有小李兄弟,你是不是准备把我和我的手艺一起送进棺材啊?起来吧,我们之间不用讲形式,你心里有师父就行了。虽然你没有小李兄弟的天赋,但可以用后天的功夫来弥补!”

  揭去了这层隔膜,师徒俩似乎有很多话要说。我知趣地告辞,心里盘算着对付外国吸血鬼的事。

  尤雄送我出来,一路向我道谢,说今天帮他实现了十几年的愿望。我和他并肩走在狭窄的白水巷,隐隐感到他眼眶里有晶莹的光亮闪动。

  快到巷口时,他想起什么似的说:“你记得抢我摊位的那个无赖吗?他养的两条狼狗都死了,他本人也跟死了没两样,大家都拍手称快呢。”

  “两条狗都死了?”

  “是啊,一条死在路上,好像被砸死的。另一条就怪了,死在广场花坛里,是被什么东西咬死的。”

  尤雄脸色凝重,放低声音接着道:“城里会有什么凶猛的动物,能把一条大狼狗悄没声地咬死?我去看过那条死狗,脖子快被咬断了,却没流出多少血。当时我就奇怪,而你刚才讲的突然让我想到,是不是真的出了吸血鬼?”

  我心头一跳,不敢承认也不敢否认,只好保持一副沉思的样子。尤雄继续说,狼狗死后,狗主人也发病了,瘫在床上一会哭一会笑,见过的人都说他平日作恶太多,卖鬼又卖出了祸端,是自作孽招来上天惩罚呢。

  在巷口与尤雄道别后,我又打电话给牡丹,她说董女子和她快到教堂了,问我下一步该怎么办。

  我问清教堂的方位,立即坐上出租车赶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