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蝙蝠
密云不雨2019-09-15 11:002,799

  我伸长双手,全力抵住它强劲的翅膀,没有还击的余地。现在脖子长出一大截,几乎跟它头顶了头,就不假思索使劲甩头,把自己的脑袋当作一个锤子狠狠砸在蝙蝠头上。

  这个丑家伙的前额大概没我硬,我砸到第二下时,它吱的一声怪叫,翅膀的动作慢了下来。

  我又咬牙切齿狠命砸了一下,它“噗”地从空中掉下来,落在我身边瞎扑腾,像飞蛾掉到火里的情形。

  我迅速缩回脖子,蹦起来用脚踩住那只蝙蝠,这时它软绵绵的似乎被撞得晕头转向。

  情急之际,不得已用了绝招,我怕吓着了小妖她们。抬头一看还好,她们大舒了一口气,可能都没注意到刚才混战的细节。

  我用剩下的力气朝她们笑笑,尽量平静地说:“想不到还有这么大的蝙蝠,简直快成精了……”

  我留意到张女子的脸色惨白,大概是受了惊吓,而董女子的神情颇为古怪,好像正忍受很大的痛苦。

  不过我没工夫细想,还是先处理脚下的怪物再说。它牙齿锋利,脚爪上还长了尖钩,难怪我的衣袖几乎变成一对拖把。

  不经意中,我发现它的一只爪上套着个黑黑的环,好像人手上戴的戒指,这是什么蹊跷东西?

  我踩住爪子,用力把那东西撸下了来。

  忽然有人连声惨叫,扭头一看是董女子,她捂着耳朵蹲在地上,尖利的叫声在整个山坡回响。

  我刚朝她走去,脚下软绵绵的蝙蝠霍地腾空而起,仿佛一瞬间恢复了力气,急速扇动翅膀,旋风般地飞进洞里。

  这个变化实在太快,我来不及反应就不见了它踪影。此刻,董女子却没事似的站了起来,几乎让人觉得刚才她恶作剧闹着玩的。

  不过我知道其中有联系,于是到她跟前轻声问:“刚才是不是有东西作怪?跟那蝙蝠有什么关系?”

  董女子愕然道:“你知道那男人和蝙蝠的关系?他在我耳朵里大喊大叫,你踩住蝙蝠的时候他叫得最凶,简直疯了一样。”

  “他叫什么你听得懂吗?”

  “以前他自言自语,说自己是布拉特伯爵,刚才只是狂喊乱叫,尤其当你摘它那个东西的时候……叫得好像天要塌下来。”董女子边说边盯着我手中黑黑的环。

  这个环看起来既不像铜又不像铁,它黑乎乎却一点没生锈,上面还刻有花纹,沉甸甸的有点分量。

  我把黑环递给董女子看,她连连摆手直往后退。我只好自己研究,可是除了样式古旧,看不出其他结果。

  不过我马上想到一个人,金一路。这东西黑咕隆咚,保不准也是从坟墓里挖出来的,最好再去拜访他一下,顺便请他看看。

  小妖和牡丹她们缓过神来,围着我你一句我一句地发问。我知道一个男人同时跟四个女人讲话必定自讨苦吃,于是索性闭嘴,学作羊老仙的样子,过一会又顾自跑去洞口往里张望。

  四个女人连忙拉住我说算了,穷寇莫追,那东西再有同伙就麻烦了。

  我想也是,就奋力把石门拉上,拿块红砖在上面写了几个字,“里面危险切莫进入!”

  我又在山坡另一面的岩石丛中找到那一头的出口,同样把石门关严写上字。

  从我走过两遍的情况看,里面只有水没有食物,关它几个月,那丑东西八字再硬也没命了,犯不着再去跟它过招。

  更何况,那带铁钩的木架子和带血的婚纱说不准藏着难以预料的古怪,以我这个假专家的水平,最好不要多惹是非。

  当然,这些我没和女人们讲,只是写完字后拍拍手,装出胸有成竹的样子安慰她们:根源已经找到了,接下去我去找解决的办法。

  下山后我们走在林荫道上,现在放寒假,校园里没什么人,笔直的坡道上冷冷清清。惊险过去,牡丹她们又活跃起来,三个老同学指手画脚地谈论读书时的旧事,小妖则盯住我问个没完。

  我绞尽脑汁应付,尽量不让她听出漏洞。说实话,对碟仙的回答我非常吃惊,但只能答复小妖,老外那些鬼怪东西也没啥了不起。

  说到吸血人,我更不能不打自招了。于是又装惊讶又装糊涂,和她一起怀疑碟仙是不是弄错了,并信誓旦旦:真的遇上吸血人我负责收拾它。

  我答应了再给小妖一整瓶金刚沙,她马上高兴起来,挽着我蹦蹦跳跳,用家乡话高声说笑,似乎要表现一下我们的亲近关系。

  我竭力不让自己脸红,摆出一副老成的样子,其实心里突突跳得厉害。有时我也会想入非非,以后我的女人会不会像小妖那样的?

  虽然她干的是别人看不起的行当,但心地好长得又美,我已经把她当作自己的亲姐姐了。

  小妖有许多男朋友,可从碟仙的回答来看,没人对她真心好,那些男人只懂花钱买乐子,要我说他们都是没眼光的。

  到了校门口,我们先和牡丹的两个同学告别。到家换下破衣服后,我又匆匆和小妖牡丹说再见。我想事不宜迟,还是早点去白水巷请教金一路要紧。

  坐车来到巷口时,刚好日当正午,许多人家还在吃午饭。不过我管不了那么多,径直找到没贴春联的金一路家,叩响了房门。

  来开门的依然是尤雄,看得出来他正在吃饭。他朝我惊奇一笑,回头喊:“叔,有贵客来看你。”随即把我让进屋。

  里面还是有浓重的药味,但没了上次的雾气,而是混杂着米饭的清香。金一路坐在床上,面前搁着一张长条桌,桌上摆着简单的饭菜。

  他看见我很高兴,连声招呼我坐下,问有没有吃过饭。我撒谎说吃过了,他就抓起碗匆匆扒了两口,然后抹着嘴吩咐尤雄:“小尤子,赶紧收拾掉,沏壶好茶过来。”

  我还没怎么开口,金一路已经讲了一大堆。

  他说这世上竟然还有人懂得龙吟玦,真是幸事;这传说中的龙吟玦竟然陪了自己十几年,更是幸事;而现在有人识了顶级宝物却又送回来,是世上最大的幸事。

  他一连说了三个“幸事”,边说边摇头感叹,精瘦的脸上神采飞扬。他不断夸我是个好心人、义气人甚至大将之才,搞得我不知怎样坐着才自然。

  夸够了,又问我想要什么,只要他能办到的一定满足我。说着把床底下的皮箱拉出来打开,让我看收藏多年的稀奇玩艺。

  我可不想要金一路千辛万苦得来的宝贝,于是转过话题,指着尤雄的背影说:“我想你收下这个徒弟也不赖呀。”

  “各人自有各人的缘数啊。小李兄弟,既然今天提起这个事,我也不瞒你了。”金一路一点没有避讳的意思,语气平淡像讲述陌生人的事情,“不是我不教他,其中有两个原因。一个上次跟你说了,这条路不好走,不仅要有胆有识还要有先天的条件、祖上的荫护;另一个原因更加重要,就是师徒传承的规矩……”

  说到这儿,金一路停顿下来,他叫尤雄沏好茶后也拿个凳子坐在旁边,然后接着道:“我这一门手艺玄妙精深却又开罪众人,包括死人和活人;能发大财却又拿性命作赌,所谓祸福无常。因而祖师爷传下手艺的同时传下一条规矩,底细不明之人不得为徒。小尤子你跟我十几年,可让做叔叔的明了你的底细?”

  尤雄听后脸色骤变,半晌才开口道:“叔你早看出来了?有些事我的确瞒着你。李兄弟不是外人,我就当着他的面向你说清楚吧。”

  随即他把外公教的东西,以及夜市摆摊和月圆夜捉小鬼的事讲了一遍。

  金一路面无表情地听着,尤雄讲完后两人相对默然。屋里一片寂静,我都听得清自己的呼吸声。

  为了打破沉闷的气氛,我从兜里掏出蝙蝠脚爪上撸下的那个黑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