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教堂
密云不雨2019-09-20 15:292,823

  教堂开着门,牡丹和董女子站在门外等,她们见了我好像病人见了大夫一样高兴。我们沿着台阶进去,里面传来音乐和整齐的朗诵声,牡丹说大概正在做弥撒。

  我不知道弥撒是什么,估摸着和我昨天请人做的水陆道场差不多,送人魂灵上天入地的那种。

  眼下里面没有人出来,只有零零星星进去的,全都目不斜视步履稳重。我也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那些叫做“神父”的外国和尚长啥样都没见过,如何请他们帮董女子驱鬼?

  我一直牢记小妖教的和陌生人打交道的秘诀,有礼貌加有礼金,试过几次效果不错——但听说老外讲的英语使的美金,我上哪儿找这两样东西?

  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我让她们先进去,自己跟在后面看情况再说。

  牡丹走在前面,接着是董女子,她进门时身上忽然发颤,衣服窸窸窣窣 作响。牡丹回头见了,马上扶住她,两人都紧张得脸色发白。

  我紧跟着进去,觉得里面既高又深,幽暗中布满严肃,似乎一步步跨进了让人恍惚的地方。和她们一起在长椅上坐下后,头脑才渐渐恢复清醒。

  教堂最里面的墙上嵌着一个巨大的十字架,下面有两排人在唱歌,统一穿着白白的大圆领子和黑色长袍。他们唱的果然是外国话,一个字听不懂,但慢悠悠的歌声倒是非常悦耳。

  正中间站着一个神态庄重的长者,估计就是我要找的神父。他胸前挂着亮闪闪的十字架,手里捧着厚厚的《圣经》,正是尤雄描述过的驱鬼高人的样子。

  他们的歌还没唱完,董女子不知怎么站了起来,从中间的过道上向里面走去。牡丹吃了一惊,站起来要去拉她,我连忙制止,意思是看看再说。

  董女子游魂似的向神父飘去,到他跟前时,那些人正好唱完歌,所有的眼光都聚集在她身上。

  “你需要什么帮助,我的孩子?”衣袍宽大的神父问道,他居然会讲中国话。

  董女子反而说起外国话,叽里咕噜急切又含糊地讲了一通。我半个字没听懂,转头去看牡丹,她也摇摇头。但神父显然听懂了,他举起胸前的十字架对准董女子,嘴里念念有词向她走去。

  董女子剧烈地发抖,这次抖得更厉害,全身通了电似的颤栗不停。

  神父的十字架快要碰到她的额头时,她霍地转头快步跑回来,又在原先的椅子上坐下。神父不紧不慢跨步过来,到我们面前停下,神色严峻地看着我们三个人。

  神父颧骨高耸,眼睛幽蓝,鼻子又长又直,标准的老外模样。我觉得他的眼神变化很快,看董女子时严肃,看牡丹时和气,看到我时一下子变得刀子般锋利。

  他几乎是恶狠狠盯住我,蓝眼睛里闪着愤怒的光,用手指指我又指指门口,高声叫道:“愿上帝原谅你!”

  我明白他是不喜欢我呆在他的教堂里。不呆就不呆,要不是为了你们外国的吸血鬼,我才不高兴来。我也不要什么上帝来原谅我,要原谅就请肚子原谅我,为了眼下这事我到现在还没吃午饭,简直饿得前胸贴了后背。

  我起身离座,牡丹也跟着站起来,董女子惊慌失措地看着我们,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我一把拉起董女子向门口走去,神父却伸出长长的手臂把她拦住,朗声道:“可怜的孩子,向上帝忏悔吧,洗净你的罪恶!”

  神父接着念了一大串绕舌的洋话。董女子跟着念几句,声音迟钝得像个木头人。

  “把手放在这里,向上帝保证你将彻底改过。”神父又改说我听得懂的话。他一手托着砖头似的《圣经》,另一只手在额头和身上点点划划。

  外国和尚作法的手势看起来跟我们不同,动作花哨的像城里到处可见的一种干部,指挥交通的那种。董女子浑身颤抖,艰难地把一只手放上去,刚触到厚厚的《圣经》就咚地跳起来,发出一声沉闷的吼叫。

  教堂里的人都转过身看着我们,有几个忍不住“卖糕卖糕”地惊呼出声。

  董女子的脸刚刚还白得瘆人,现在却涨得通红,她的手猛然从《圣经》上抽回,一侧身向我扑来。我接也不是避也不是,手脚无措地被她抱个满怀。

  被女人抱住不是第一次了,前几次又香又软的惹得我浑身发烫,脑袋发浑,但这次不同,怀里硬生生的像抱了一个来打架的。

  我马上觉得不对,扭头看她神情,猛的一激灵——这女人正龇出雪白的牙齿向我脖颈咬去!

  我本能一缩肩,脖子险险避过她的牙齿,同时用头顶住她的脑袋,不让她再有机会下口。她恶狠狠地嗷叫了两声,不过没等我推开,就如同被抽了骨头,软软瘫倒在地。

  牡丹和我把她搀起来,神父则在上面居高临下念叨:“放弃罪恶的念头,上帝原谅你!”

  当他视线落到我身上时,又加重语气道:“愿上帝原谅你!”

  “愿上帝也原谅你!”我硬邦邦地回了他一句。我讨厌这个盛气凌人的神父,老是开口闭口拿上帝来压人。

  上帝在中国就是玉皇大帝吧,二姑讲给我听的故事里,玉皇大帝让一个猴子耍得焦头烂额,被它偷吃了仙桃,大闹了天宫,却还忍气吞声封它做官。这样的上帝能顶什么用?

  “要不是因为你们外国的鬼怪东西,我还不来呢!”我站起身,从上衣口袋里摸出那只黑戒指,啪地放在他的《圣经》上,然后直直瞪住他。

  神父见到戒指,脸色变得铁青,整个人泥塑木雕似的僵在原地。但他的眼睛还能活动,冷冷的光从深陷的眼窝射出,像要把我活生生大卸八块。

  我不敢再作纠缠,和牡丹连拖带拉架着董女子退出教堂。神父没追上来,他直挺挺钉在过道中间,手指又在身上不停点划。

  我们坐上出租车,到了城西的一个小区,牡丹的家就在这里。我们扶着董女子下车,爬上六层顶楼,到了牡丹租住的一套两个房间的小居室里。

  坐了几分钟后,董女子恢复过来。她说刚才一进教堂就迷糊了,身上忽冷忽热忽轻忽重的很不好受,耳朵里那个鬼魂样的声音大呼小叫一刻不得安宁。

  直到神父让她摸《圣经》时,她感到有股热气冲出脑门,身上一下子变得轻松,那个讨厌的家伙像融化在空气中,瞬间无影无踪了。

  董女子说着看了看手表。“不行不行,我得去公司露个面。太谢谢你了,阿诚!多亏你帮我解决了大问题!”她又抱了抱牡丹,“也要谢谢公主你,改天我请你们吃饭!”

  她离开后屋里剩下两个人,牡丹直直地看着我笑,笑得我浑身不自在。我坐在沙发上,把头扭过去扭过来看屋里的东西。其实没什么好看,装饰和摆设都很简单,我只是不想碰到那笑盈盈的目光,怕她旧事重提。

  然而,令我担心的话还是从她嘴里蹦了出来:“阿诚,过几天就是那好日子,丹砂我也准备好了,到时尽管请你的朋友来。”

  我更加局促不安,心里又开始责备那个鬼精灵苗苗,她到底真的想见我,还是存心戏弄让我难堪?

  究竟我该把她当作七八岁的孩童,还是两百多岁的老精怪?但愿这次通过牡丹,我能见见她的真面目。

  牡丹看我不作声,又问:“想吃点什么吗?”

  这才感到肚子像个空空的山洞,扔什么进去都会发出回音了。我赶紧点头:“我饿了。”

  牡丹从冰箱里拿出面包,放进一个透明的箱子里掩上盖子,也不见她生火什么的,一忽儿就把热腾腾的面包放到我面前,还配上了黄油。我啧啧称奇,大嚼大吞,香得差点咬了舌头。

  牡丹又去了一趟楼下,回来后递给我一小杯饮料。

  我见了那杯饮料,差点跳起来。这鲜红鲜红的不是血是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