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唱歌
密云不雨2019-08-06 10:212,432

  我也感觉不对,指尖被什么东西麻了一下,好像还有轻微的声响。其实我们的手指还没碰到,怎么会有这种怪事?

  小旦和我同时愣了一下,随即又同时笑了起来。郑露不明所以,眼神奇怪地在我们手上扫来扫去。她走到门口叫了出租车,三人一起上去,把我送到一个车站。

  我跟她俩挥手告别时,郑露把窗玻璃摇下一条缝,说:“好自为之。”

  我又一愣。刘老所长和我讲的最后一句话里也有这个词,真是怪了,不知道其中有没有关联。窗玻璃合上,车子又起动了,我见小旦也在里面望着我,朝我摆了摆雪白的衣袖,手指缩在里面。

  回到住处,小妖刚刚起床,正对了镜子东涂西描,见我就懒洋洋地问去哪儿约会了。我讲了大略经过,她很好奇地问了细节,当听说那笔遗产有一千万时,她丢下画笔跳到我跟前,那眉毛才画了半条。

  “老弟,真的假的?”

  我刚点了一下头,她就扑上来揪住我的耳朵往两边拉:“老弟你是不是有病?一千万我们十辈子也赚不来呀!”

  “可那样我就不能有后代了。”

  “那有什么关系?先答应了再说嘛。过几年谁知道你去了哪儿,谁知道你在哪儿播了种子?”

  “那不骗人嘛。”我想别人相信你,你当然也不能骗他,“再说我想不通为啥他要那样做。”

  “我的大姑爷哇,我算服了你了。”小妖放开耳朵捧住我的脸,“早知道不给你取李诚这个好名字了,干脆连姓改掉叫雷锋得了,反正捡钱你都不会,只会做好事。”

  雷锋是谁我没听人讲起过,听她的口气好像和我一样傻,难道也是个不要遗产的人?

  我一问,小妖马上笑得浑身乱抖,笑完后她说:“他要是有这么多遗产可能也不去做好事了,但他一穷二白,所以下定决心为人民服务。咱们也穷,咱们也下定决心为人民服务,只不过他求名我们求利,爱好不一样。”

  为人民服务,这句话我记得眼镜哥说过,当时我听不懂。他说外面当官的人都会说这句话,但做不做是另一码事。现在小妖姐说她也为人民服务,这个我懂,只是觉得服务费有点贵,有钱男人才享受得起。可那雷锋不图钱,他是咋个服务的呢?

  “他早就死了,要是活着,我们得叫他雷锋爷爷啦。”小妖又回到镜子前去画她的半条眉毛。她边画边告诉我,现在人们还学他做好事呢,不过一年也就学那么一天。那一天谁要是不提雷锋那就落后了,但过了那一天谁要是再提雷锋那就更落后了。

  小妖姐讲起来一套一套的,看来念过书就是不一样,她细细的腰肢里好像装满了学问。我不由得问她,要是拿到这笔遗产她是不是真的可以不要孩子?

  “这好事要是给我,十八辈子不要孩子都行!生孩子有什么好?男人连头带尾忙活几分钟,女人却要苦上一辈子。给我钱我都不想要孩子!”

  小妖姐真是怪,我很少听女人说不要孩子的。后来和牡丹、青青一起吃饭时讲起这事,她们就说小妖一定是受了男人的气,或者是受了停尸房的刺激。

  讲起这些有趣的话题,她们边笑边打闹,又惹了满屋子的男人看过来,眼睛都像灯泡一样大。

  晚上她们还拉我去唱歌,说娱乐城这两天生意清淡,老板让她们免费开个包厢玩。她们一到里面就疯了,又唱又扭又跳,又是啤酒又是红酒又是形形色色的零食,我从没见她们这么放肆过。

  小妖一定要让我唱歌,可我一句也憋不出来,见了话筒就躲。她提溜着话筒追我,半唱半喊:“十对男女九对歌,十首山歌九情歌。我的阿诚弟弟,你不会唱歌怎么谈恋爱,你不会唱情歌怎么搞对象,来来来,全国人民都唱歌,唱起歌来都入魔……”

  我们绕着桌子转来转去,她追我躲,惹得周围的她们笑个不停。

  牡丹姐给我解了围,她说她来负责教我唱歌。我看得出几个姐妹里面她醉得最轻。我今天也被她们连劝带灌喝了不少,脸上火热火热的一定红得要命,但我只红脸不醉酒,从小到大还不知喝醉是啥滋味。

  牡丹对我说,喝酒和唱歌都是个本领,跟读书识字一样,现代人不懂不行的。尤其城里的人,高兴了唱歌难过了也唱歌,做生意的唱歌当官的也唱歌,所以夜来香能靠让人唱歌赚钱,而她们能靠陪人唱歌赚钱。

  曾经有首歌满大街都在唱,“你是疯儿,我是傻”,说的就是唱歌可以让人忘掉烦恼,入戏入魔。

  果真,城里人大多看起来像在台上演戏似的。可是那么多人都演戏,谁看戏呢?怪不得羊老仙说了一句话:这世道浮在面上的人多,沉在深处的人少。

  捏着话筒,我怎么也放不开嗓门,喉咙好像被浆糊黏住了。我问牡丹姐当初她是怎么学会的。

  牡丹说就在这儿学的,起先也紧张,唱出来自己都吓了一跳。她赶紧跟客人道歉:“我唱得不好,您先忍受一下,以后练好了,您就享受了。”后来慢慢的就唱成了夜来香的歌星。

  除了唱歌,我听说牡丹姐吟诗吟得好,更加是夜来香的一绝,这也成了那些文联文协文学兴趣小组的才子们前来光顾的理由。牡丹姐告诉我,在这儿只是应付那批自命不凡的蠢才,真要吟诗得去好的环境,那才有诗意。她说以后一定好好吟诗给我听,报答我昨天为她除去了心病。

  小妖她们已经玩疯了,每个人手上都拿着话筒和酒杯,满屋子是她们的人影。不知喝了多少酒,桌上全是空瓶子,还不停叫服务生往里送。等跳累了歇在沙发上,她们又拿来骰子摇了赌输赢。

  骰子一边五颗,倒覆在黑黑的圆杯子底下,她们扬起手飞快一抄,举到空中陀螺般摇晃,居然一颗也不会掉下来,然后重重扣在桌子上,开始斗牛似的吆喝。

  她们叫我也玩,我对这东西一窍不通,对赌酒更没兴趣,但还是勉强玩了两把。说来也怪,虽然猜骰子的点数我总是输,但摇骰子我一下子就会了,没多久还玩起花样来,把她们看得目瞪口呆。蜘蛛姐连声嚷道:“快把那几个骰盅拿来,说不定我们发现了一个赌神!”

  服务生又端进来几个高矮不等的骰盅,蜘蛛拿了最高的一个给我:“这个是国际标准,赌王赌神都用这种,你试试。”

  我接过来,忽然感到手掌一凉,差点握不住掉了下去。我手心同时隐隐发痒,这个盅上明显有股阴气!

  我闭目细察,那股阴气很是强烈,几乎跟十多天前的竹筷相似。难道这娱乐城里的古怪还没断根?

  我连忙问这个骰盅是哪个人用过的,她们谁都答不上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