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遗嘱
密云不雨2019-08-04 10:491,791

  那只手白得刺眼,手指又细又长,指甲鲜红鲜红的像一片片花瓣。我回过头去,一个漂亮异常的女子似笑非笑看着我。

  那异常不光因为漂亮,更有一种冷艳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旁边的男女都扭得汗晶晶的,她却像一朵不动声色的腊梅。

  不过在我回头时,她一下子把手缩回去,朝我吐了吐舌头,脸上绽开调皮的笑容。我没见过这个人,她是不是小妖的朋友?

  她身上明显有股阴气,像之前那个肚仙婆一样,让我手心和后背一阵阵发痒。这人到底是谁?

  我暗暗把脖颈缩到正常,她却伸长脖子扭了两扭,好像学我刚才的样子,随即又神秘一笑,倏地钻进人群里不见了。

  这时五颜六色的灯光又闪起来,舞池里亮了很多,可再也看不到几秒钟前还面对面的女子,简直让人怀疑是个幻觉。小妖像条水蛇似的扭过来,贴到我耳朵边大声问:“你在发什么呆?”

  我也在她耳边喊:“想事呢!”喊完就喘不过气来。小妖姐太香了,她好像越流汗身上越香,闻了让人窒息,窒息之后似乎又要爆炸。

  “再大的哲学家也不会在这儿思考呀,除非像她——”小妖指了指坐在角落的牡丹,她拿了杯饮料在那里发愣。我们也挤过去坐下要了杯饮料,牡丹突然没头没脑地说:“我再不买鞋子了。”

  我冲她竖大拇指:“那你就过了这一关。”

  今天经历了这么多事,又蹦跶得有点累,晚上我睡得很死。第二天早上,小妖从卧室里出来把我叫醒:“你的电话。”

  我的电话?有谁会打小妖的手机来找我?

  “李末世同志吗?”

  怪了,居然有人叫我同志,而且是个女的。我含混地应了一声。

  “我是文物研究所的郑露,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刘老所长过世了。按照他临终前的嘱咐,我根据昨天你通话过的号码特意来联系你。”

  刘老所长死了?我一阵恍惚。郑露这么着急找过来肯定有蹊跷,我问:“刘老所长他怎么会这样?”

  “你能去一趟吗?大家都在他原来的办公室,我也正往那儿赶。”

  我答应后挂了电话,和睡眼惺忪的小妖打了个招呼就下楼直奔车站。直觉告诉我此行非同小可,那半疯不疯的刘老所长知道我的身世又不肯明说,但临终前肯定会留下什么。

  怪的是昨天他还蛮有精神,怎么转眼就不行了,究竟什么让他丢了性命?

  转过一趟车后,我到了那个展览馆,文物研究所也在同一个院子里。郑露等在门口,她领我进了二楼的一个大房间,里面站满了人,一看都是搞研究的文人学者。

  郑露匆匆给我介绍了几个人,有现任所长,刘老的家属,还有律师,然后她告诉我,刘老是今天凌晨心脏病突发猝死的。

  然而昨天下午,也就是我与他见面后的几个小时,他招来律师和医生当场立下遗嘱,好像知道了自己大限已至。医生和律师证明他立遗嘱时思维正常,神志完全清醒,所以遗嘱有效,他们把我找来就是准备宣布遗嘱并按刘老所长的意愿去执行。

  他的遗嘱和我有关,是不是里面记录了我的家世之谜?我的心怦怦跳得厉害,等待他们揭开谜底。

  他们几个带我进了一个房间,关上门,大家都在椅子上坐下,然后领导模样的一个人开始讲话。他说刘老是研究所的老领导,对他的突然去世大家都感到震惊和悲痛;同时刘老又是国家级的文物专家,他的离去更是文物界的一大损失;最后一点也是目前最重要的一点,刘老本身还是一个大收藏家,他收藏的文物古玩件件是珍品,具有非常高的艺术价值和难以估算的经济价值,他的遗嘱里对此作了安排,所以今天请有关的人全部到场,由律师当场宣布。

  律师随后站起来,宣读当事人的委托声明,大多是一些规规矩矩的套话,有些地方我听得不是很明白。但清楚的是,屋里的气氛变得很凝重,好像每个听众都屏住了呼吸,只剩下耳朵在工作。

  正式打开遗嘱时,我的心也提了起来。我似乎从来没这么紧张过,哪怕面对着阴森怪异的东西。

  “将我所有的财产包括收藏的艺术品进行估价,其中总价值10%的财产继承给我的亲属,分配名单和收藏品清单附后。其余总价值90%的财产赠给今天上午朱向东和郑露带来见我的人,他的本名叫李末世,但有一个先决条件希望他能做到。”律师读到这里停顿一下,看了看我,“这个条件尽管不近人情,但是非常重要,如果李末世做不到,那么这笔财产将全数转赠给动物保护协会。”

  屋里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刘老所长的遗嘱让所有人感到意外。听到这里,我已经懵了,我只见过他一面,为什么要送我90%的财产?

  最主要的是,我一个没钱又没上过学的山村孩子,能为他做到什么条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