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玉哨
密云不雨2019-08-26 09:312,191

  我轻轻一吹,那哨声竟唏溜溜出奇的响,钻进耳朵激得心怦怦直跳。

  金一路他们也变了脸色,想不到小小哨子会发出这么大的响声。我重新打量一下手中这个小玩意,鼓鼓的椭圆形,白中带灰,有几个不规则的洞通到中空的里面,好像没啥特别之处。

  金一路满脸讶异地要回哨子看了看,也吹了几下。怪事,他吹出的声音柔和动听,与我的完全不同。

  不过他随即停下来,手抚胸口道:“我吹起来都是这种音调,而且一吹就感到气短。”

  说完,金一路递给身后那人让他试试。

  那人憋足了气吹,只是发出低低的响声,吹完后也说呼吸不畅胸中气闷。

  我再拿过来试,哨声却又响亮得把人震得心慌慌的。不过金一路这次却露出笑容:“看样子你是它最合适的主人。虽然我还是猜不透它干吗用的,但你以后应该会知道。”

  我向他道过谢,离开白水巷回去小妖那儿。这个上午虽说没有破解大的谜团,但知道了不少事情,还多了一件稀奇的明代玩具,也算不虚此行。

  到了楼下,正好碰到小妖,她问我一大早去哪儿了,怎么这两天神神秘秘的。

  我只好打马虎眼,因为一说盗墓什么的,她肯定会兴奋得向我提一整天的问题。好在小妖没啥心机,什么话多重复几遍她就信了,况且她认为有出息的男人早晚要出去折腾的。

  一起吃中饭的时候,小妖笑我越来越有女人缘了,说牡丹昨天的笑容难得一见,显然是因为我开朗了许多。另外,蜘蛛也打来电话,她的网友送了两张下午足球比赛的门票,要请我一起去看。

  我说足球长什么样我都没见过,去那儿不懂装懂还不如呆在家里。

  小妖说这样显得她多小气呀,她们姐妹讲好以后借老公都行的,现在可不能让那些家伙落了话柄。“去吧去吧,你蜘蛛姐在网上是一大帮球迷的偶像呢,跟着她去沾点光吧。”

  到体育场时,蜘蛛早就在那儿了,不过我差点没认出来。她穿了很怪异的服装,鲜艳得像一只花公鸡,头发亮灿灿的,脸上还画了油彩。

  她一把拉住我往人堆里挤,过了检票口后登上几个台阶就到了里面。

  呀,想不到这么开阔,硕大的露天球场宛如一只椭圆形的巨锅,沸沸腾腾煮着密密攒动的人头,听说一共聚了好几万人呢。

  身临其境才知道赛场这么庞大,而大名鼎鼎的足球却又这么小。比赛开始后,无数人向那一个球狂吼尖叫,像是集体着了魔。

  蜘蛛起先坐在我旁边当解说员,后来站起来手舞足蹈,再后来索性跑到过道上和一群人声嘶力竭狂呼狂舞,为他们支持的球队加油。

  我不懂下面那些人把一个球踢来踢去有什么奥妙,看台上数不清的人狂叫了半天,却不见进一个球。草地两边的球门这么大,他们怎会瞎子似的转圈,连门框都摸不到?

  蜘蛛回来重重地坐下,气呼呼地一迭声“臭球臭球”。这么老远她能闻到球的臭味?我闻到的只是她身上的香味。

  她的香味和小妖的不同,没那么浓,好像在我旁边开了一朵大兰花,闻着挺舒服。“香人看臭球”,我心里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忍不住笑起来。

  蜘蛛奇怪道:“刚才你严肃得像个裁判,现在中场休息怎么反而高兴了?”

  “因为总算安静了一会。蜘蛛姐,我不明白,这足球也就是个游戏,为啥让人入了魔一般疯狂?”

  “呐喊助威是表面的,发泄才是真的,足球这么红火就是能让人发泄。现在的人太需要发泄了,但你在大街上这么干肯定不行,所以集中造了这种场所,让人花钱来看足球喊足球。”蜘蛛停了一下,继续冲着我耳朵说,“阿诚你看啊,这跟客人们花钱去夜来香唱歌一样,这世道谁能让人好好发泄一回,谁就能赚大钱。”

  原来这儿和歌舞厅都是发泄场所,花大钱造起来,花大钱装修好,就是为了让人有个能笑能骂、能够热火朝天集体发疯的地方。

  在我家乡,最热闹莫过于祠堂里看大戏。那么穷苦的地方,也没人大叫大嚷地发泄,而城里人生活这么好,却总是满肚子不如意,想想让人觉得滑稽。

  喊叫声四起,下半场又开始了。蜘蛛的声音有些发哑,却还不顾一切地高叫,可是周围尖利的唿哨声盖过了她。

  我想起那个玉哨,顺手掏出来递给她。她衔在嘴里一吹,咕嘟咕嘟的低沉无力,又鼓足劲吹,还是吹不响。她递还给我,耸耸肩,意思是不管用。

  我拿回来,吸口气用力吹去。

  瞿——

  玉哨孔里迸发出的声音锐利地撕破了空气,周围霎时沉寂下来,只有这刺耳的哨声霸道地在空中激荡。

  我从未听过这么惊心动魄的声音,手中的玉哨差点拿捏不住。简直见鬼了,这么个小小东西居然会发出压倒一切的巨响!

  四周很多人捂起了耳朵,连草地上踢球的人也朝这边张望。

  众目睽睽之下,我从嘴里移走玉哨,尴尬地朝蜘蛛笑笑。蜘蛛的眼睛和嘴巴都张得圆圆的,还没从刚才的惊乍中恢复过来。

  片刻之后她才眨眨眼睛,揉了揉耳朵道:“不会吧,比电哨还厉害十倍!你是怎么吹的?”

  我又递给她,她这次看得很仔细,翻来覆去好几遍,再小心翼翼地试验。哨子上有好几个孔,分布不规则,但无论她怎么试,连一个高的音都吹不出来。

  “阿诚你施了什么魔法?”她夸张地皱起眉头,龇着牙问。

  “我也不知道。”我实话实说。但误会往往是从实话开始的,我想还是不作解释为妙,“吓着你了吗?”

  “还好,下次你吹之前先通知我就行了。”

  我可不想再吹了。这东西着实有点古怪,每个人吹出的声音都不一样,特别在我吹时,连自己都受不了。看来回头得好好研究一下。

  这时,有人从后面挤过来问:“两位刚才吹的是什么东西啊?”

  那声音低低的很是耳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