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客人
密云不雨2019-09-28 11:082,919

  包厢里酒气很浓,沙发前的茶几上酒瓶酒杯挤作一堆,大多已经空了。我装作收拾东西,暗暗观察里面的情形。

  五六个客人都是西装革履,头发油光发亮,一看就是平时讲究体面的那种人。不过现在个个喝得脸红脖子粗,领带扯得东倒西歪,唱起歌来拉锯似的难听。

  可是有一位偏偏拉住牡丹说:“在香港,有一次我唱张学友的歌,刚好他老爸在场。我一唱,他就急了:儿子哎,你怎么化妆成这模样!”

  男男女女都笑起来,我也跟着笑了笑。离我最近的一个小姐趴在客人背上,两只手又抓又捏,一边问他舒不舒服。

  客人歪着头说,这是按摩还是折磨呀,然后笑嘻嘻地和小姐耳语。小姐在他肩上捶了一拳,嗲声道:“看你笑得贼兮兮的……大叔啊,现在什么年代啦,要干吗就直接说,绕来绕去烦不烦呀!”

  我听了身上直起鸡皮疙瘩,还好这时小妖招呼我过去。她跟旁边领导模样的中年人说我是她表弟,也是这儿的领班。那人马上叫我坐下,还让我自己倒酒。

  我客套着坐下,旁边有个戴眼镜的冲小妖喊:“你还没讲那个段子呢!”

  小妖笑着作个鬼脸,夸张地朝他伸直手臂摊开手掌介绍道:“这位是青蛙王子,也叫田鸡先生,英文名叫‘波乐匹次’,我们的重要领导之一。”

  小妖有这个本事,经常当着面叫戴眼镜的客人青蛙或田鸡,我还知道那个英文名其实就是“剥了皮吃”,不过大多数客人听不出来。

  我忍住笑意,郑重地向那个客人点头,可他并不理会,仍然嚷嚷着要小妖讲段子。小妖清了清嗓门道:“我要是讲得好,你喝一大杯,要是讲得不好,我罚一小杯,怎么样?”

  眼镜客人不加分辨地连声答好,拎起酒瓶倒了满满一杯红酒放在茶几中央。

  “你不是非要我讲一个鸡的笑话吗?行,我这就讲。”小妖的声音变得又高又亮,包厢里马上静了下来,大家都看着她。

  “从前有两只漂亮的母鸡,一只英俊的公鸡。”小妖绘声绘色道,“母鸡散步时见到公鸡,其中一只说:‘他最近怎么总是无精打采的?’另一只说:‘做生意累的!’第一只好奇地问:‘他卖什么呀?’……”

  小妖说到这里,向客人们晃头晃脑眨眼睛:“你们猜,他卖什么?”

  “卖鸡蛋?”眼镜客人抢着回答,马上又觉得不对,“哎呀公鸡可不生蛋……难道他是搞代销?”

  “我说他是卖保险的,”另一个客人说,“卖保险多累人是不是?”

  他一边指着对面一个瘦子笑起来。我们认识瘦子,是某保险公司的领导。

  “不是不是。”小妖大幅度地摇头,继而叹气道,“它卖的是鸡精呀!”

  小妖不仅讲得生动,而且模仿母鸡的动作,摇头摆臂,把客人们逗得前仰后合。她的舞蹈专业还真派上了用场,惟妙惟肖又姿势好看。

  眼镜客人有些尴尬,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他拿着酒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原本通红的脸成了猪肝色。

  我听明白了,他本来想借“鸡”这个话题奚落小妖姐,却反被取笑了一下。这是小妖姐最让我佩服的地方,遇到什么场面都能应付得过来。她在男人身上狠狠赚钱,却不像其他小姐那样低声下气。

  不知咋的,眼镜客人把目标对准了我,非要拉我陪他干杯。我推脱不过,也喝了满满一杯。这红酒很像血,不过比血难喝多了,又酸又呛人,价格却贵得离谱。

  饮料单里好几种酒的价格比我一个月工资还高,在我老家抵得上一家人整年的收入。我有时纳闷,电视上有大官说我们国家还穷,需要艰苦奋斗,可在小小一个夜来香,就能看到这么多人用公家的钱喝贵得不得了的酒,像喝白开水一样。

  一大帮人互相起哄,想着法子把酒灌到对方的肚子里去。我也被卷了进去,陆陆续续喝了三四杯。他们喝过了就唱,唱过了又喝,翻来覆去没完没了。

  我了解这儿的规矩,客人没有尽兴小姐就不许离开,何况今天在场的是“重要客人”,牡丹和小妖又是他们点名作陪的。怎么办呢?

  我暗暗向牡丹递眼色,她心领神会,加快向他们灌酒的速度。客人叫她唱歌她就唱歌,叫她吟诗她就吟诗,但条件是一个节目一巡酒,所有的客人都和她一起干杯。

  当然小妖也是主角,牡丹唱歌她跳舞,牡丹吟诗她托着一盘子酒杯到处送,蹦蹦跳跳又有点疯疯癫癫,有时还抢牡丹的酒喝。不过我知道她离醉还远得很,无非暗中帮着牡丹。

  包厢里的气氛像酒味一样浓,男男女女在音乐声中晃来晃去,几乎把我晃晕了。牡丹拖着好听的长音念起一首诗: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念到最后一句时,她盯着我看,还用一只眼睛眨了眨。我懂她的意思,黄昏过去月亮出来后,就是我们约定的时间,叫我不要心急。

  想起这个约定,我的心就怦怦直跳,从未有过的紧张感让我喉咙发干。也不知道这紧张是因为牡丹,还是因为小红仙苗苗。

  我非常期待这个时刻,却又深藏着一种害怕。我怕什么呢?

  牡丹和小妖又唱又跳,一阵折腾后放倒了大半的客人,他们靠在沙发上哼哼唧唧不能动弹,剩下的两个也开始胡言乱语。

  牡丹在小妖耳边嘀咕了几句,小妖看看我,暗下打个手势让我们先走。我和牡丹溜出包厢,头也不回地离开夜来香。走上大街后,她居然跑了起来。

  天色已经昏暗,路上行人寥寥,回荡着牡丹高跟鞋的脆响。我跑起来跟上去,听她边喘气边道:“我要去看月亮!陪我看月亮,好——不——好?”

  我当然答好,一边跟着她继续奔跑。跑步对我来说小菜一碟,不过她的耐力也不错,跑过长长一条街还没停的意思,像要一直跑到月亮那儿去。

  牡丹竟又加快了速度,高跟鞋哒哒哒鼓点似的急促。跑了好长一段才慢下来,她扭过头对我说:“读书时我可是运动健将,看来你也不赖。”

  路灯下她的脸色绯红,鼻子一张一翕,腮边黑黑卷卷的短发有弹性地跳动着,仿佛衬托着红苹果的叶子。红苹果散发着一种香味,和小妖姐的香水味不一样,浅浅淡淡的却很悠长,像是可以一直闻到心里去。

  跑这点路没啥感觉,但闻这香味却心跳加快,而且越跳越快,让我想闻又不敢多闻。

  等到停下来时,眼前出现一个公园。大门敞开着,两边挑着灯笼,里面却黑乎乎的。

  牡丹径直进去,到了有岔路的地方左拐右弯,看起来熟悉得很。她带我走上一个高高的坡地,转身对着刚刚升起的月亮感叹:“好美啊。”

  城里的月亮其实没我家乡的那么亮,好像也没那么圆,而且有些模模糊糊。不过我不想扫牡丹的兴,还是附和了她一下。

  小妖告诉我,她和牡丹最大的区别是一个喜欢太阳一个喜欢月亮。小妖虽然夜里赚钱白天睡觉,但一有机会就去晒太阳,说是吸收太阳能来着。而牡丹现在这样子,果然对月亮情有独钟。

  她舒展双臂,喃喃自语:“我欲乘风归去,高处不胜寒……阿诚,你说月亮上面会不会很冷?”

  “再冷我也有办法。”我心里这样答。那月亮再冷也比不上三德的冰库吧,回想起在那里抱着牡丹的一幕,我身上马上发热发烫。

  我的话出口时成了另一句:“我妈说那儿住着兔子和嫦娥,应该不会太冷吧。”

  望着银盘似的月亮一点点升高,我的心飞回了老家。多少个夜晚,妈妈在这样的月光下给我讲故事,故事里有爸爸,也有神话。以前我一直不喜欢家乡的小山村,现在太希望一睁眼就站在了那儿。

  “阿诚!”牡丹惊慌的声音一下子让我醒过神来。

  她不知什么时候走远了,这会儿匆匆跑回来:“树林里有鬼!”

  我心里一惊。今晚是月圆夜,难道又要出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