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见鬼
密云不雨2019-09-28 09:433,051

  我迎着她过去,同时扫了一眼她身后的树林,里面果然有个影子,还摇摇晃晃的在活动。

  “他的舌头……”牡丹的声音很低,却满是惊恐。她双手紧紧抓住我,指关节发白,脸上的红晕迅速被苍白代替。

  今晚也会有鬼怪东西出没?据说正月十五和八月十五是玉皇大帝特批给人间的节日,阴魂鬼怪一般不能上来,难道这个是例外?

  不管怎样,我得先过去看看。近段时间遇到的古怪接连不断,但真正与鬼面对面的情况还没有过,我想要是世上真的有这种东西,不妨早点见识一下。

  进树林前我示意牡丹停下,我一个人进去。林子里很暗,斜斜的月光零星落了几点进来,映得枝枝杈杈斑驳陆离,气氛很是诡秘。

  不过这种光线影响不了我的视力,隔两丈远我已看清那家伙的样子。它戴了尖顶的白帽子,帽沿下乱发披散,身上穿着拖地的灰色长袍,手拿一把似剑非剑的东西。

  拘魂牌?小时候听过的鬼故事里,不知多少遍讲到这东西,说是无常鬼来阳世拘人用的令牌——难道它就是传说中的白无常?

  它在林子里逛来逛去,这会儿也发现了我,霍地转过头来。

  呀,这张脸真是难看!惨白的脸皮如同刚用石灰抹过,眼圈却黑得像挖进去两个洞。最瘆人的是舌头,黑紫黑紫的拖了老长一截出来,几乎碰到了胸脯……

  跟故事里讲的简直一模一样,这次真是活见鬼了!

  我尽量稳住心神,深深吸了一口气。也怪,没有察觉到丝毫的阴气。

  我索性又朝它移了几步,还是感觉不到。这时它也悉悉窣窣动起来,轻飘飘地移到我跟前,直直瞪住我。

  它比我高半尺,黑漆漆的眼窝居高临下地看着我,那架势活像盯着猎物的黑熊。

  我暗暗惊异,却并不害怕,也昂头直直地注视它。羊老仙说过,越危险的时候你越要正面迎敌保持冷静,这样哪怕猛虎豺狼厉鬼冤魂也忌你三分。假如你害怕得转身逃跑,无疑助长对方的气焰,并把致命的机会交给了对方。

  就这样一言不发对峙了一会,整个树林里的空气似乎凝固了,连树叶也不再摇摆。

  它突然开口说话,声音慢悠悠的冒着鬼气:“你来我的地方干什么?”

  我脑中骤然一转,学着它的腔调道:“你不知道人喜欢扮鬼,鬼也喜欢扮人么?”

  说着暗中用劲,把脖颈伸长一截,探过头去对它笑了笑。我要看看这个鬼东西见到像长颈鹿的人,会有什么反应。

  “哦哦”,它的喉咙像被捏住了叫不出声,却猛一个转身,跌跌撞撞向树林外蹿去。它速度飞快,但半路上绊了一跤,大概踩住了自己的长袍。爬起来后跑得更快,一眨眼就没影了。

  我见地上遗落了它的一些东西,尖尖的高帽、拘魂牌,还有一截老长的舌头,好像都是纸做的。

  跑得比鬼还快,我心中暗笑。为什么有些人老是喜欢装鬼,却又这么怕鬼?

  我想起羊老仙讲过的一个故事。古时有个姓叶的富翁喜欢龙到了极点,家里画的、刻的、绣的,到处是龙,可是把真龙感动得显身时,他却吓得屁滚尿流。于是人们造了个成语“叶公好龙”,把这笑话传了千年。

  我觉得好龙的人不多,好鬼的倒很多。他们有的装鬼有的捉鬼,讲鬼话做鬼事心怀鬼胎,还写鬼书拍鬼片,可真的见了鬼估计都要尿裤子。这些人该叫做“叶公好鬼”吧?

  林子外面,牡丹一动不动站着。她的酒意大概已过了,眸子里跳跃着月光。

  “它是假的吧?”她声音恢复了正常,“你怎么把它赶走的?”

  “他被自己吓走的。”我轻描淡写道,“真正胆大的人不会装神弄鬼。”

  “你胆子太大了。你真的一点都不怕鬼吗?”

  “你认为世上真的有鬼?”我反问她,她摇摇头。

  我顺势回答:“没有鬼,那还怕什么?你看那个人,跑得连舌头都来不及捡。”

  牡丹咯咯笑起来,轻轻挽住我的手臂:“走吧,我们回家去。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你那朋友不会失约吧?”

  接着她列举准备的东西:给她自己喝的丹砂汤、给我喝的蛇血、给我朋友准备的美食,还有关键的那个……

  我怕她又提起难堪的事,赶紧问准备的美食是什么。牡丹除了是个才女,还被姐妹们称为美食家,据说她做的菜跟她人一样漂亮,而且懂得不少地方的风味秘方。

  “一道名菜,不过现在保密。”牡丹答道。她和我已经走出了公园,大街上的路灯在我们身旁映着时长时短的影子。

  我没话找话,故作老成地问她男朋友现在怎样了。牡丹不答,绕过话题说给我吟一首元宵的诗。

  她的声音起初很低,渐渐高起来,最后几句圆润脆亮如同挂在天空的月亮:“……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可惜我不懂诗的意思,也不懂牡丹吟这首诗的用意,不过她接下来哼的一首歌就听清楚了:

  “我要你比我早一天

  早一天离开这个世界

  这样可以送你

  全程地照顾你

  最后紧紧地跟随你……”

  歌声低沉忧郁,听了眼眶里痒痒的令人难过。牡丹姐是不是失恋或者出了其他变故?我不敢再问,静静地听她低吟浅唱,一路听着到了她家。

  进门后,牡丹放下皮包脱去外套,说要先洗个澡,让我喝着饮料等她。杯子端上来我一看,果然又是红艳艳的蛇血。

  卫生间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我没有胡思乱想,知道她急着洗澡没其他意思,只不过是一种特殊的病。牡丹以前有购物病,让我瞎打瞎撞治愈后又暴露出另一种病,小妖说那叫洁癖,城里人常见的病。

  小妖告诉我,牡丹做这一行之前是个洁身自好的人,加之才貌双全,在校园里被人称作“公主”。那时多少俊男才子和有钱有势的人追她都没得逞,后来不知为何来到夜来香,还得了思想上的怪病。

  牡丹一有机会就洗澡,一洗至少个把小时,好像这样就能洗掉臭男人的气息。“她洗澡过度伤了元气,所以整天闷闷不乐。”小妖总结道,“其实别把他们当回事不就得了,我向来做过就忘的。他们占我的便宜,我赚他们的钱,本来是平等的物质交易,但精神上再被占便宜就亏大了,我才不会那么傻。”

  我想也是,这个可能和我们跟鬼怪东西打交道一样,心不乱就不会受其害。

  近段时间我喜欢静静想事情,他们管这个叫“思考”。我觉得许多事都是这个道理,关键在于心。就像城东那座小山上守隧道的老头讲的,环境保护真正要治的是人心,心不环保,再多的表面工程有什么用?

  同样,心里不脏,身体就用不着老去洗,心里被污染了凭你水冲水泡有什么用……

  还有,听说后台不硬的那些歌舞厅经常遭到突击检查,被抓的倒霉蛋连称呼都改了:老板和领导统一称为嫖客,小姐称为鸡婆。抓人的干部呢,平时和和气气地来叫做“娱乐”,这时凶神恶煞地来叫做“扫黄”。但这扫来扫去的都是扫个表面,心里谁去扫?

  所以啊,搞环保搞得全国的江河都不长鱼,扫黄扫得全国的街道都长了歌舞厅。

  这样想起来,也难怪蜘蛛姐一本正经地说:世界上一半女人想做小姐,因为来钱快,另一半不想做,因为太难看;世界上一半男人想做嫖客,因为有钱有贼心,另一半不想做,因为没钱或者有个零件已经锈死掉。

  我算是懂了一点,但人心这东西太复杂,尤其城里人的心。我只是可惜牡丹这么好的人得了怪异的心病,一会儿把钱都拿去买鞋子,一会儿又成了洗澡机器。

  不过这一次她洗得很快,出来时穿着长长的棉袍,一边梳着黑油油的卷发,那模样让人眼前一亮。我暗想,她不化妆更美,脸庞像开在池塘里的荷花,落一滴水上去都会在那儿打滚。

  牡丹说怕我等急了,就特事特办简化了程序。她从柜子里端出一杯红色的水坐在对面,笑着打量我片刻,然后举起来示意干杯。

  我有点讨厌这蛇血,不过还是和她碰了杯一饮而尽。喝完后,牡丹盯着桌上的空杯子,幽幽地说:“我以前用过丹砂。”

  我连忙问怎么回事。她说那时候用的丹砂有毒,这毒和蝎子有关,叫守宫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