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血魄
密云不雨2019-10-04 10:112,680

  我的心怦怦直跳,赶紧问她在哪儿见过这样的人?

  苗苗眨巴眨巴眼睛,想了一下说:“在天津老天桥那儿见过一个,在南京夫子庙见过一个……不过离现在好像有一百好几十年了。”

  我一下子泄了气,本以为这世上还有家族的其他传人,哪怕他们也是吸血人,至少我不再孤单。可苗苗见到的大概是我爷爷的爷爷,远得没法想象。

  刘老生前所说应该不会错,现在世上只剩下一个吸血人,所以他要尽最大的努力让我绝后,消灭吸血家族的最后一颗种子。

  苗苗又说在南京夫子庙见过的那人,除了吃螺蛳,还非常喜欢庙会里的一种小吃“鸭血汤”,一喝十来碗,她看了印象特别深。

  “好妹妹你的记性真不错,一二百年前的事记得清清楚楚……”我想继续询问先祖的详情,却见她听了这话眼眶霎时通红,睫毛一合,两颗豆大的泪珠簌地滚落下来。

  “妹妹,你怎么了?”我慌忙问,双手不由环住她的腰。

  苗苗猛地把脸贴到我的胸前,手臂牢牢箍住我,身上一阵阵发抖:“我怕,我怕!”

  “不怕,有哥哥在!”我挺直腰身,一股豪气冲上胸膛,“再可怕的东西哥哥替你灭了它!”

  “姐姐杀了皇帝,他们杀了姐姐……他们又来杀我!”苗苗哽咽道,“我跑啊跑,可是我跑不快!他们追上我……哥哥,他们追上我了!啊——”

  苗苗死命抱住我,身体猛烈颤抖,像一条痉挛的鱼。她的手和脸变得冰凉,身上温度急剧下降。

  我赶紧鼓动血流,像上次在冰库里那样让自己热起来去暖和她。

  苗苗“唷”的一声清醒过来,急急道:“哥哥你别动阳气,苗苗受不了!”

  我猛然意识到苗苗与牡丹的区别,她怕阳气,眼下靠寄在牡丹身上又借助丹砂护阴才能和我接近。

  我舒一口气放松身体,让血流平缓下来。她还是眉头紧蹙脸色发青,牙齿打着冷战,哆嗦着说:“我要棉被,抱我……去盖棉被。”

  我抱起她冲进卧室,里面靠墙有一张不大的床。我把她平放床上,拉开厚厚的棉被盖上,然后脱掉她的皮鞋,用被子把脚也裹严实。看看旁边还有一床毛毯,又摊开来加在上面。

  “想不想喝开水?”我从厨房里倒来一杯热水递给她,她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光,随即钻到被子里,只露出两只眼睛。

  忽而,她又伸出一只手拉住我:“哥哥你来陪我。”

  她往里面挪了挪。“陪我睡觉好吗?苗苗很多很多年没睡觉了。”

  “好。”我答得不假思索,心里却七上八下打鼓。苗苗虽说永远只有七岁,可她的身体是二十几岁的牡丹,靠近了就让人犯晕,不知其中有啥古怪。

  羊老仙说过,早先有一种人妖术很厉害,会施“迷魂烟”,让你闻了就迷迷瞪瞪地跟着走。我觉得施这种妖术的肯定是女人,只有她们才会搞出烟雾般的气息,把人搅得心神不安又魂魄不宁。

  眼前的女人仿佛一只受冻的小兔,躺在厚厚的棉被下蜷成一团。

  我脱掉鞋子和外衣,斜靠在床头,苗苗却掀起被子把我裹了进去,然后一骨碌翻身趴在我肩上。“哥哥你身上好暖和,这样睡觉多舒服呀。不过我可不能睡着,一睡过去就回不来了。我们说说话吧。”

  苗苗身上慢慢暖起来,讲话也恢复了正常。原来,在二百多年前的一个晚上,那个叫胤禛的皇帝忽然死在宫中,没人亲眼看到当时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当时寝宫的龙床上有两个人,皇帝和一个名叫乔引娣的侍寝宫女。

  大内侍卫当即杀了乔引娣,同时封锁消息,几天后才对外宣称皇帝因病驾崩。朝野上下纷纷猜测皇帝暴毙的真相,但谁也不敢妄加断言。

  乔苗苗当时刚满七岁,她自小对人对事有着异于常人的感应。正是在那个晚上,她见家里墙上映出一幕血淋淋的情形:姐姐乔引娣和一个长胡子男人光溜溜躺在一张巨大无比的床上,两人扭来扭去好一会后,姐姐从枕下摸出一根金簪,狠狠扎进男人的心口。那男人嘶叫几声,流出一大滩血后死了,接着一群穿铁甲的人冲进来把姐姐砍得血肉模糊……

  苗苗很害怕,第二天见到每个人都说一遍,希望有人去救姐姐,不要让这个噩梦成真。苗苗的爸妈叫她不要胡言乱语,告诉她引娣姐姐是因祸得福,进了宫成为万岁爷的人,在里面享福不尽,怎会有这样的坏事?

  那时,他们还没听说皇上驾崩的消息,反倒是宫中先知道了这个小女孩的古怪言语,马上派人来明察暗访。那伙人得悉乔苗苗有灵异功能,直闯乔家,亮明大内侍卫的身份,把她当场处死,同时警告在县府里当官的乔父,永远不得再提起他的两个女儿。

  说到最后,苗苗又阵阵颤栗,身体忽冷忽热。我知道那悲惨的一瞬让她刻骨铭心,两百多年过去了也没法淡忘。

  正因如此,她的冤气郁结,上不了天入不了地,在阴阳之间游荡了这么多年。

  我有无数个问题想问她,可涌到喉咙口又咽了下去。眼前的她那么虚弱无力,简直像一头重病的小兽,实在让人不忍心再追问。

  现在贴得如此之近,我明显感觉到她的呼吸和心跳。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我却无能为力,只能心里干着急。

  不过苗苗没有忘记我的事,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这个家族早在千年之前就很出名。那时还是唐朝,皇帝姓李,他把皇姓赐给我先祖,可见先祖当年所立的功劳之大。

  “他杀了雪山下的牛魔王……救了很多人。”苗苗吃力地说。

  又提到了牛魔王,难道世上真有传说中的那种妖怪?

  当然,对我来说一千多年前的事,对苗苗来说也相距七八百年了,她听说的没准只是个故事吧。

  我们歇了一会,等她稍有好转时,我忍不住开口提问。“有没有其他方法补充阳气,除了吸血?”“能不能把阳气去掉,像普通人一样?”

  苗苗告诉我,天下阳气充足的东西不少,但大多没法为我所用。比如世上阳气最盛的是闪电,总不可能抓一个来下锅吧。而用新鲜血补气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这法子在我家族中传承了千年,一定不会有错。

  她说,要是硬把祖传的阳气去掉,那就成了有魂没魄的阴人。因为我身上的魄与一般人不一样,是阳气鼎盛的所在,也是全身血脉的凝集之所。

  “这就叫血魄?”我想起那个林师傅的师傅,白胡子老头的话。

  苗苗点点头,说血魄不光我家族的人有,云南贵州那一带练邪门功夫的人也可能有,只不过我是生来就有,他们是长大后练成的。

  她又一本正经说道,阴阳怎样调和直接决定一个人的性情。阴气重的人讲话有气无力,白天神志恍惚,晚上多梦睡不踏实。梦这东西,本就是零乱的阴气散魂侵入身体的反应。

  阳气盛的人一般脸色红润,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做事动作快,不过这些只是外表。像我这样真正的大阳之人不见得有那些阳刚的表现,却天生能防阴邪上身,所以不会做梦。

  苗苗最后补充道,我家族的女人正好相反。她们没有特殊的阳气,却有着特殊的阴气,而且成年后能够控制自如,甚至可以在阴气鼎盛的月圆之夜射箭般射向某个人。

  也就是托梦给对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