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寄身
密云不雨2019-10-04 09:502,926

  托梦!我一下子想起了姐姐,想起了离家出来的目的。

  苗苗像看透我的心思,转而问道:“你姐姐是不是会托梦?可惜她没法把梦托给你,否则你找她就容易了。”

  苗苗双手托腮,手肘支在我的肩膀上,带着一脸顽皮的笑。

  虽然两人都穿着毛衣,但这样的紧紧相贴对我是个巨大的考验,我都不知手脚该怎么放才合适。

  她软软地压着我,虽说不沉,却让我不由憋着气,小心翼翼呼吸,似乎怕颠着了上面的她。我的脑子不大听使唤,她的话落在我耳朵里模模糊糊的,这大概就是别人说的心猿意马吧,男人跟漂亮女人讲话时常犯的毛病。

  不过遇到苗苗天真无邪的目光,我马上惭愧起来。她根本没把我当作男人而是当作哥哥,我也应该把她当作妹妹而不是女人呀。我可不能在夜来香呆久了,也变成小妖嘴里的恶心男人,大脑袋里没智商,全跑到小脑袋那儿了。

  说起我姐,苗苗摇摇头,也不清楚她的去向。但她说以后会留意,要是在这个城市里应该不难找到。

  “哎呀不行,我都快睡着了,我们起来看月亮好不好?”苗苗没说完就下了床,扯着我跑去打开一扇门,门外是个小小的阳台。

  我跟她出去,阳台上凉风阵阵,气温低了不少。月亮已经升到半空,圆溜溜的照得世界一片银白。苗苗一动不动痴痴地看,宛如一尊银铸的塑像。

  我留意到栏杆上有一盘梅花开得正艳,绽放的花瓣在月光下像玉琢般精致。我心中一动,轻轻摘下一朵插在苗苗的耳朵里。

  苗苗浑身一震,倏地回头看我,脸上扭曲得变了形。

  “哥哥你见过我那时的样子?”苗苗尖厉的声音吓了我一跳,“他们把我的脸毁了,苗苗一直都没有脸!”

  她随即大哭起来:“后来大鬼小鬼都欺负我,我再也不要到下面去了……”

  我赶紧搂住她,怕哭声惊动了左右邻居。她靠着我,慢慢缓过气来,断断续续告诉我当年的情形。

  那伙大内侍卫杀了她之后,还把脸割得血肉模糊难以辨认,然后丢在乱坟岗里。他们警告她父母,逼他们发誓一辈子不去找两个女儿的尸首,不为她们做坟立碑,以后也永远不提起她们。

  在后来的两百多年中,冤魂不散的苗苗游荡于上下两界,却始终没有自己的脸,阴人见了也把她当作怪物。天性爱美的她悲伤不已,只好在耳朵里插一朵花作为装饰,那正是牡丹在梦中见过的样子。

  回想起来,唐画家那幅画中的小红仙也是这样,鲜艳生动,脸上却是空白。

  我心中一阵酸痛,把苗苗抱得更紧。虽然说不出什么话安慰她,但我暗暗想道,要是能给她一张脸,干什么我都愿意!

  苗苗仿佛读懂了我的心思,仰起脸绽开甜甜的笑容,然后轻依在我胸前。她的这一笑比旁边的梅花美了十倍。

  “有哥哥你在,苗苗不孤单了,苗苗很开心!”她的话语柔得像挂在天空的月亮,从中我似乎听到了几年前的姐姐,和几个月前的妈妈。

  姐姐到底在哪里?妈妈这会儿在干什么?

  我多想马上见到她们,也抱一抱她们。我现在知道了,抱着一个人是最亲的姿势。以前我不敢,往后我要用这种姿势来问候最亲的人。

  这一个晚上,从屋里到屋外,又从屋外到屋里,我一直抱着苗苗。

  她寄居的身体比我大了几岁,她的魂灵比我大了两百岁,但她是我的妹妹。

  她既不是两百多岁的老妖,也不是七岁的小孩,不管她是什么,我把她当作了很亲的人。她也一样。

  我们抱在一起整个晚上,直到黑夜过去。她随着外面的天色慢慢苏醒过来。

  “阿诚,你睡得好吗?”

  我一愣,醒来的是牡丹。这是意料中的事,不过我还是感到慌乱。

  我可不想让牡丹以为趁机占她的便宜,但我们钻在一个被窝里又搂得这么紧,再解释也不见得有用。

  果然,我还没溜下床,牡丹就笑盈盈地问:“来的是你女朋友?”

  “不是……是个妹妹。”

  “女朋友大多也称作妹妹呀,”牡丹夸张地眨眨眼睛,“女孩子也管男朋友叫哥哥的。”

  我想解释那个苗苗只有七岁,许多年前就一直是七岁,但又怕这种解释不是让她发笑,就是吓着了她。

  还是学作厚脸皮的样子吧,用笑脸回答她的笑脸。说实在的,我一个晚上没合眼,总想着苗苗睡去前告诉我的事。

  她说刘老所长肯定看出我是吸血人,才立下奇怪的遗嘱。他的死和“灭地”有关,而“灭地”应该和西藏的雪山有关。不过她也是听说加猜测,没亲眼见过。

  “爸爸有没有什么东西留给哥哥你,要是有,答案肯定就在里面。”这是苗苗说的最后一句话。随即她倒头睡去,看样子实在太困了。

  原来苗苗也并非无所不知。虽说她有两百多年的阅历,可她只有七岁的智力和性情,很多事还是通过阴人了解的,而她现在已不愿再去那个阴森的地方了。

  看来要想彻底搞清我家的秘密,还得回去研究爸爸留给我的那包东西。

  牡丹拿出崭新的牙刷和毛巾让我洗漱,然后带我去喝早茶,顺便听我讲讲昨晚的故事。我找借口说想回小妖姐那儿,免得她担心。

  “担心我会吃了你?还是担心你会吃了我?”牡丹咯咯笑着,但同时做了个放行的姿势。

  其实这么早,小妖肯定还在睡觉,我只是心里乱得很,想快点溜走而已。

  和牡丹单独在一起心就发慌,苗苗的话又让我脑海掀起波澜。我觉得在继续找姐姐前,还是应该先回一趟家,一则看看妈妈、二姑和眼镜哥,二则打开爸爸留下的牛皮纸包,看他留给我什么传家之宝。

  爸叮嘱过,我成年后才能打开那包东西,而且须在必要之时。现在我发现自己竟成了吸血人,我家成了吸血家族,当然有必要作个核实。

  从牡丹家出来,我在江边逛了很长时间,反复考虑回家这件事。我现在有钱了,认识不少人,也懂得不少事,小妖姐她们几乎把我教成城里人了,但我首先是妈妈的儿子,所以离家这么久该回去看她;我仍然是爸爸的儿子,他是吸血人我也是吸血人,我想知道根本的原因,所以得去把家族的秘密搞清楚。

  这么一想,以前家里发生的那些事就恍然大悟了。

  爸爸在月圆夜出门,大概就是去补充阳气。村外山上那些被埋在地下的动物,它们看起来流光了血,其实是被吸干的。

  还有那头惊吓了全村人的巨大熊罴,也死在月圆夜,应该就是爸爸的杰作。只是不知那么个力大无穷的巨兽,爸爸怎么制服它的?

  我越想越多,思绪越飞越远,真希望立即飞回家乡的小山村。

  不知不觉时近中午,天色却渐渐变暗,像要下大雨的样子。我搭车去小妖家,下车时发现天上飘落的是雪花,起初零零星星,一会儿就纷纷扬扬像满天都在弹着棉花。

  小妖不在家,我打电话给她,她说在一个酒家的包厢里,让我赶快过去。我告诉她想回一趟家,准备来和她告别,然后去夜来香向老板辞职。

  “家里有什么急事呀?”小妖在电话那头叫起来,“你先过来再说,姐姐们都在这儿,罚我请客呢。你真的要走,就算给你饯行吧……还有,牡丹也在呢。”

  听得出她口气里的暧昧,不过我不想答复,这种事没法解释。我冒着铺天盖地的雪花搭车到了那个酒家,小妖、牡丹、青青、蜘蛛四个果然聚在一个包厢里大吃大喝。

  当然,她们更重要的内容是相互取笑,这是一道最好的下酒菜。所以刚一进门,青青就拉我过去说:“阿诚你知道小妖为啥要请客吗?这家伙重色轻友,昨晚收工后我们出去喝茶,喝着喝着她就跟男人跑了,而且彻夜不归呢。你说该怎样罚她?”

  我脸上隐隐发烧,她好像句句都在说我。我不敢转头看牡丹,只是估想她肯定比我老练,该不会像我一样心虚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