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体温
密云不雨2019-10-12 09:572,866

  “你这小子给我坐……”我没等他说完,一拳捣在他嘴上。我好像没用全力,他却整个人倒了下去,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我没料到他这么脆弱,蜷在地上吐了半天血沫子,然后吐出几颗牙齿。周围的人一阵惊叫,我霍地醒过神,他们不是吃惊于刀疤脸会吐牙齿,肯定因为有人从背后扑上来了。

  我猛地下蹲,避过一道刀光,随即飞身跃起狠狠捏住来人的脖子。

  我想不到自己的速度这么快,对方来不及反应就被我扑倒在地,两人扭作一团。那家伙显然处在下风,脖子被捏浑身发软,手中刀子已落在地上。

  守在驾驶员旁的那人也冲过来,挥起砍刀向我头上招呼。我躺倒在地无处可避,本能地腾出一只手格挡。

  冰凉的刀锋割进手掌,我却感觉不到多少疼痛,死死攥住刀刃猛的一拽。那人一个踉跄俯下身来,又硬生生撑住,凶神恶煞地瞪我,满脸满脖子的青筋。

  我脱不开手,只得死命昂起头,不假思索向他的脖颈咬去。那人触电般一震,我嘴里马上充满了又咸又甜的味道。

  人血!我不能喝人血!

  我咬着他的脖子,心里一个声音马上对自己大叫。

  就算我是吸血人,也不能吸人的血!

  就算他是坏人,我也不能吸他的血!

  我松开他,慢慢站起来,把嘴里的血啐在地上。他们三个都起不来了,乘客们见状一哄而上,冲他们又踢又踩,然后七手八脚把钱掏回去。那三人的衣裤一下子成了碎布片。

  我的左手裂了一道口子,血直往外冒,我赶紧从包里抽出毛巾捂上。

  车厢里变得闹哄哄的,几个人大呼小叫让司机开去公安局,把那三个强盗抓去坐牢。更多的人骂骂咧咧,不时过去对他们拳脚相加,却没人理会被强盗刺伤的那个人。

  倒是有个老婆婆挤到我座位边,操着浓重的北方口音说:“孩子,让我来给你包一下。”

  她手里拿了一卷纱布,还有一小瓶药粉,好像专为我准备的。这时旁边有人想起来似的说:“这位小伙子好样的,见义勇为!”

  他这一说,其他人纷纷朝我竖大拇指,夸我身手厉害是个英雄。我摇摇头,心想那三个强盗要是只拿钱,我一定不会动手,我也给了他们一百元现在还没拿回来呢。可是他们做得太绝,让人不能忍受。

  记得姐姐们聊天时,小妖曾这样说:如果运气不好遇上强盗,他要劫财就给他,反正可以再赚;他要劫色也随他,就当遇上个吃白食的干部;可要是又劫财又劫色,姑奶奶就绝不放过他,能报警就报警,能踢他要害就踢他要害——人得讲理是不是?

  想不到我刚刚离开她们就碰上了强盗,还伤了一只手。不过这些强盗更倒霉,没抢到钱还被打得满地乱爬。

  他们痛苦地在车厢地板上蠕动,拼命把头钻到座位底下,被我咬的那人满脖子是血,用手捂也捂不住。我见了鲜艳的血色,心怦怦直跳,尽量转过头不去看。

  老婆婆帮我把手包扎好,我向她道谢,她却说要谢的人是我。

  “如果不是你这勇敢的孩子,我们今天都要倒八辈子的霉……丢了钱小事,可被几个畜牲横摸竖摸的我们这老脸都丢光了!”她的北方话字正腔圆,周围人霎时安静下来,都换上一副难堪的神色。

  车子驶进一个院子停下来。门一开,几个警察上来,把地上三个强盗架走,接着又上来两个白大褂把受伤那人也抬了下去。

  有人东张西望的想跟下去看个究竟,驾驶员把车门关上后喊话,叫大家耐心等候,到时还需要配合作证。

  过了一会,乘客三三两两叫下去问话。我也被带进一个房间,里面坐着两位和颜悦色的警察,说是要做一份叫做“笔录”的东西。

  我讲了一遍过程,回答了几个问题,不过没提咬脖子的事。他们看了我手上的伤口,把我带到另一个房间,让里面穿白大褂戴口罩的一位女医生给我作检查。

  医生打开纱布看了看,说还好,没伤到筋骨。但碰到我手时,她明显吃了一惊,随即用手背触了触我额头,皱起眉头拿出一根玻璃棒,叫我张开嘴含在舌头底下。

  “你从来没量过体温?”医生见我动作笨拙,摘下口罩问。我点点头,含糊地应了一声。

  这根棒子冰凉的像屋檐上摘下的冰棱子,原来是量体温用的。我听小妖她们讲,体温高了人就病了,人病了这日子就难过了,非但没法赚钱,还得排队挂号让人当肥羊宰。

  她们强调说,生活在城里最好连感冒也不要有,否则夜来香那边费尽工夫宰来的马上被医院宰回去——那些医生多厉害,一个感冒就让七八个男人为你白作了贡献。

  所以天气好的日子,小妖喜欢带我去公园晒太阳,说阳光既杀菌又消毒,而且医生没法子收钱。她还叫我多跑步,跑步治百病,也是省钱的好方法。

  “太阳晒,医生呆;勤跑路,医生哭。”她经常念叨这一类怪怪的句子。

  我听她的话,边晒太阳边跑步。等我汗津津跑一大圈回来,小妖有时凑近身踮起脚,拉开我的领口闭上眼睛,说是嗅一下雄性激素,我那个特好闻。

  我奇怪她自己那么香,怎么反而喜欢汗臭味。女人真是让人搞不懂。

  眼前这女医生也有点奇怪,她朝我左看右看,好像我哪里雕了花。正当她抬手要从我嘴里拔那根玻璃棒子时,我舌头底下感觉到异样,像有个虫子在跑来跑去。

  我张开嘴,女医生一瞥之下,倏地抽出玻璃棒,一边叫道:“吐出来!快吐出来!”

  我吃了一惊,难道真的有个虫子钻在里面?

  我赶紧吐在地上。怪了,没什么虫子,却有无数颗晶亮晶亮的小珠子在地板上打滚。

  “不会真的量爆了吧。”医生盯着玻璃棒自言自语,那棒子头上似乎破了个口。

  “你有没有咬到过它?”她转过来盯着我问。

  “我不知道。”我心里嘀咕,别是有啥不对劲的地方让她发现了,现在最怕就是让人得知我是个吸血人。

  医生从柜子里拿出药水给我打了一针,说是防止水银中毒。我这才明白地上那一颗颗小亮珠就是水银,人吃了会中毒,它们刚才不知怎么从体温计里钻了出来。

  这是我第一次坐下来跟警察和医生打交道,觉得并非小妖姐她们说的那么可怕。那警察没有凶巴巴,医生也没向我要钱。

  这女医生还关心地问我哪里不舒服,有没有头晕口干什么的。我说一切都好,只想早点上车赶路。她说耽搁不了太久,情况处理好就能出发。

  她把我带到一个大房间,里面有许多穿着制服的警察,起先问话的两个也在。她和他们交谈几句后离开了,他们则继续问我车上发生的细节,还不时夸我很勇敢。

  说了一会儿,有一个突然问:“你是不是被砍伤后咬了对方一口?”

  我暗暗心惊,表面却一副糊涂的样子:“好像……好像是咬到过什么,不过那时乱得很,记不太清楚了。”

  警察说那人被我咬断了大血管,差点没命,现在还在急救。不过不需要担心,这属于正当防卫,我非但没犯法而且还立了功。

  我可不想立什么功,只想早点离开这个地方,免得节外生枝又搞出事情来。可事情往往这样,你越想避它,它越要找上门来。

  就像眼下,我做完笔录签过名字,正起身向门外的车子走去,却迎面遇上一个穿着厚厚皮衣的人。

  那人带着一阵风快步走进来。确切地说,他带着一股冷森森的阴风。

  我和他正面相遇,人未到阴风已至,而且感觉十分强烈,激得我颈背上汗毛直竖。

  我愣在原地,他却没理会我,风一般从旁边掠过,手里提着一个沉甸甸的黑包。

  他和里面的人相互打着招呼,我这才明白过来,他也是一个警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