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妈妈
密云不雨2019-12-06 16:472,173

  爸爸来到这个村子的时候,妈妈已经十七岁了,他们是在村口老槐树下遇见的。二姑那时刚懂事,跟在爸爸旁边,蓬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但模样挺讨人喜欢。说起来还是她先走到妈妈跟前搭话,爸爸这才认识了妈妈。

  遇到妈妈后不久,爸爸就在这儿定居下来。二十出头的他算不上强壮,但啥活都会干,还还懂点医术,慢慢的村里人接受了他和二姑。可是爸爸娶妈妈费了很大周折,主要是对付竞争者。不过妈妈说了,“没人可以赢他,只要是他想做的事。”

  除了娶妈妈,爸爸从不跟别人争什么东西。他平时沉默寡言,不爱去热闹的场合,直到姐姐出生后才变得开朗起来,经常抱着她外出串门。爸爸十分疼爱姐姐,给她取了小名叫七巧,意思像七仙女一样灵巧。

  跟其他男人不同的是,爸爸对我的出生并没显得高兴,他对一心想生个儿子又终于如愿的妈妈说了一句奇怪的话,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爸爸抱着拳头大的我说:“希望他长大后不像我。”

  妈妈不明白像他有什么不好。

  爸后来断断续续讲了来这个村子之前的事。他出生在流浪途中,母亲的印象很模糊,只记得父亲带着他四处走,每个地方都不会长期停留。父亲死在路途中,那时的他已会独立营生,于是他继续流浪,直到遇见妈妈。

  爸告诉妈,咱家的祖上世代流浪,传下来的祖训就一句,“凡是男子不可定居一地”。不过这个代代相续的习俗,到他这里可能永远结束了,他要一家四口安居乐业长住下来。现在他担心的是,生下的儿子会重走老路。

  妈妈摸着我的头,安慰他说:咱们的儿子长大后一定是个顾家的好男人。

  我记不清我的头曾被摸来安慰爸爸,不过我很小的时候就感觉到,爸爸喜欢姐姐胜过我,妈妈对我们却是一般的好,说不定还是偏着我点儿。

  就在我还不记事的时候,妈妈说我们村里出过一些怪事。

  先是有户人家的狗不见了。在山村,狗一般不会走丢,除非山上来了大野兽。过了一天,全村的狗开始乱叫,特别在晚上,突如其来一阵狂叫,吵得大伙从睡梦中惊醒。那些狗全都对着山的方向叫,叫得很凶,却又不敢离开各自的家门。

  村里人白天纠集起来上山搜寻,搜来搜去找不到什么东西,只发现一些气味特别的粪便。有经验的老年猎人也看不懂这是什么动物留下的,但从大小形状上判断肯定是只大家伙。

  山上林子很密,平日谁都不敢进去太深。大伙折腾一阵后各自回家,到了晚上就把门闭得紧紧的,任那些狗在院子里朝山上乱叫。这样过了十来天,到一个月圆的晚上,村子里出人意料地安静下来,所有的狗都变了哑巴,整个村黑咕隆冬的一片死寂。人们担心出了更离奇的事,但又不敢出门看个究竟,直到天亮才有人发现,昨晚树林里出了事情。

  村里的青壮年们赶到现场,看见那块地方被搞得一片狼藉,大树撞歪,小树撞倒,中间齐膝的杂草被碾成一块平地。地上到处是血污,折断的树桩上沾满腥臭发黑的血斑,显示着半夜里发生过一场异常猛烈的搏斗。离山最近的几户人家半夜听到过一些模糊的声响,但没有没听到叫声。这么激烈的搏斗场面怎会没有野兽的嗥叫声?

  抄了家伙的壮汉们顺着血迹找下去,在很远的地方发现一个庞然大物,全身乌黑的毛,早已断了气。那是这一带山林里从未见过的熊罴,头足有箩筐大,身体躺着像座小山,人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翻过来。它两眼瞪得溜圆,死不瞑目的样子,浑身都有伤,但致命的是喉咙上的一个血洞。

  什么猛兽能把大熊活活咬死?要知道这般个头的熊罴双掌一击力愈千斤,再厉害的虎豹狮子也抵挡不住。让人更为奇怪的是,近旁地势低洼的地方还有个土坑,被另外的什么东西匆匆刨出来的,只刨了一半,像是打算掩埋这头大熊的。众人看了暗暗心惊,怀了一肚子猜疑,但谁也不敢再深入搜索,回到村里后分头通知各户人家小心防范。

  后来一切似乎恢复了平静,没有再出现异常情况,直至半年后有人上山打猎时,他的狗发现了一只被埋在土里的山鸡。这只毛色艳丽的山鸡还没完全腐烂,脖颈上也有个洞,像是被放光了血。接着狗带着村里人又在附近找到了不少动物尸体,野兔、松鼠、麂子什么的,都被埋在一尺厚的土下,而且无一例外脖颈被咬了个洞,血尽而亡。

  是什么东西专咬它们的脖颈却又埋起来不吃?亲眼目睹的人们不禁毛骨悚然,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早想到了同一个字:鬼!

  村里的人信鬼,每个人都是在鬼故事里泡大的,尽管真正宣称见过鬼的人不多。大家又以不怕鬼为荣,哪个敢犯忌讳敢做别人不敢做的事并且从容自若,哪个就会赢得人们在背后竖大拇指的好评。不过这次情况太诡异,天知道是个什么怪异东西搞的这一切?说它是猛兽但它不吃肉,说它是鬼可从没听说有这种怪僻的鬼。

  难道是什么人?这个猜疑让大伙更加惊惧,人们宁愿它是野兽或是鬼怪,反倒心里还踏实一点。

  有人专门研究了挖出来的动物尸体,说它们咽喉上的血洞大小几乎一样,像是被同一个东西咬的,连那头巨大的熊罴颈上的伤口也如出一辙。更离奇的说法是它们死于不明物体闪电般的袭击,那些创口恰好正中血脉,一击封喉,然后这些动物乱蹦乱跳地把血流光。这类说法听着有几分道理,却又难以让人信服,它成了全村人以后一年里最主要的话题。

  持久的话题也引出了一些大胆的年轻人,他们白天进林子探险,晚上守在林子边侦察,不过他们都悄悄避开了十五月圆夜。他们坚持了很长时间,却一无所获。

  然而妈妈告诉我,有一个人例外。她说爸爸总是在月圆人静的十五夜出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