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单元
涛清涛涛2019-07-24 12:225,222

  这天黑了赵千元的双眼发现,黄子蔻身上有金光,别人身上都没有。

  众人滴上了牛眼泪,以现大街上是有一些孤魂野鬼,当是这多鬼魂。这些鬼魂没有目标的四处乱逛着,赵千双发现这么鬼魂好像很怕金光,到接近金光就跑了,然而这金光也只能赵千元一个人看得到。

  张越先问赵千元:“看到了什么”

  赵千元把自已看到的情况说给张越听,张越再发问:“黄子蔻你身上带着,有哪些我们没有的东西。”

  黄子蔻想起刚来的时候,公子送了一张黄符给了自已。于是把黄符拿了出来:“这个东西吗?”

  赵千元白天的时候金光在阳光低下看不明显,现在天黑了非常明显这黄符放出的金光,让鬼魂躲避。:“就这是东西。鬼魂好像怕黄符。”

  苏默寒:“看来这些四两银子的黄符有文章啊”

  张越:“我和赵千元,苏默寒三个人上山,观察阵法。你们在城里再找找。看能不能找到别的线索。”

  赵千元,苏默寒,张越三人,出了高邮县,来到山脚下,找了一条上山的路,本来这大晚上,这山林野地,应该有不少野鬼之类的,但是三人都没有发现有啥不干净的东西,反而比高邮县里要干净的多。上了山顶观察正个高邮县的法阵,这法阵大到想整个高邮县都在法阵里面,法阵的余光连波动几十里地。

  自已在扬州城时,为何会出现起法阵吃力,原来受这余波的影响。自已了解的法阵中不认识这个法阵。便和张越和苏默寒说“法阵很强大,但不认识这个法阵是什么法阵。”

  苏默寒是法阵强手,便说:“你把法阵的图型画出来看一下,是什么样子。”赵千元听了便起一个树支在地上按法阵的金光线路画了起来。苏默寒看了一下这法阵线图,便说:“这是扬子困妖阵,这种法阵一般是和高强法术妖怪对敌时会用,压制妖怪的法力。法阵过于强也有压制法师人的效果。”

  张越:“什么人可以起这么强大的法阵。”苏默寒回道:“这么强阵法应该组合阵法,不是一个人起的。最少要有五个人以上。而且这么大的法阵,道行一定要比你我都要高出许多。”

  吴昊等人都在高邮县里到处转着,看这些孤魂野鬼也没有要攻击人的意思,转着转着,突然听到,有人喊鬼啊,众人听着声音找去,到一个群乞丐的人。见这群乞丐都非常恐惧。

  黄子蔻上去问:“你们看到什么了”一个乞丐说“鬼,满大街的鬼。”

  黄子蔻安慰大家说“别怕,没事的”把身子的黄符给了他。

  再问“你这里有没有清水”收了黄符的乞丐指了指破房子里面。黄子蔻进去里面把眼睛里的牛眼泪洗了再出来。

  黄子蔻这时向破房子外面看去惊讶的说“全部的鬼魂现身了。”

  众人一惊,还有鬼魂自已现身,一般鬼魂都是在害人之时才于现身。一般灵鬼哪不敢做现身之状。众鬼魂全部现身。看来事情不是简单。

  吴昊出门问鬼魂为何现身,鬼魂不理。照常在街上游荡。更加发奇。

  众人回到大街上,向城西张员外的哪边的方向走去。黄子蔻一路上边走边注意四周变化。发现不少地方有犀角香和流石堆。

  “有人故意让人可以看到鬼魂,让鬼吓人。我查看了这地方我不少犀角香和流石堆,这两种混东西发出气味,人闻了之后在短时间内便可见鬼魂。”黄子蔻突然说

  “我怎么没有闻到有什么特别的气味”叶媚说道

  “这两个东西方出来的气味,人难于查觉,这是大山里面的方法,少为人知,我在一本杂学论篇里面看到些法”黄子婉

  “有人”吴昊突然说

  众人世处看望。吴昊突见一个身影,入时黑色天空之中,吴昊想去追踪那人。这时四周的鬼魂突然向众人聚集,本来是面无表情的鬼魂一下变得面色恐怖难看,马上就要对众人发起攻击。千华子一手拉回吴昊,拿出桃木剑给了吴昊,说“这些鬼魂有变,大家小心。”

  众人与鬼魂斗杀起来,千华子和张发本为茅山弟子熟用这些物品便在前面打起了头阵,吴昊武攻高也对鬼魂进行有效的攻击,而叶媚知道黄子蔻的胆子小,武攻也不行,一边驱打鬼魂,一边保护着黄子蔻,黄子莞拉出宝剑对杀鬼魂,鬼魂一宝剑打到就灭了,加上叶媚的贴身保护,也没有多大的危险。

  而鬼魂越聚越多,杀了一批,又上来一批,众人用不了法力,这里面一点法术也用不上,吴昊都用自已的符纸来打鬼魂,结果也是无效,而只能这最基本的道具进行攻击。边打边退,而四周的鬼魂只要他们在靠近,就别了一个样马上进攻众人。叶媚本来是用鞭子的高手,在这会是用桃木剑,使起来有一点生疏。又一直分心保护着黄子蔻,反而自已给鬼魂撞了几了,还好黄子蔻有宝剑神器,也是连忙斩杀。张发见两个女人给鬼魂攻击非常的猛烈,拿出的红线,一头扔给了千华子,千华子本是茅山第子,对这个用法非常了解,马上拿了红线和张发配合,张发自已切边打边退到叶媚和黄子蔻身边。

  “没事吧你们两个,快把你身上的红线给我。”这是泡了公鸡血的了。杀煞气非常重的。叶媚听了张发的说词后马上拿出红线给了张发,张发拿了一头红线对叶媚说“把另一头给吴昊,子蔻我来保护。再把吴昊的红线也像我们一样一头千华子。然后你拿着千华子的线头,下来的千华子知道怎么做的。”

  叶媚听到张发的话后马上按他说的做,边打边向吴昊靠了过去,然后又拿了吴昊的红线一头让昊拿着,自已向千华子靠了过,千华子见叶媚过来,便把自已给的线头给了叶媚,让叶媚站自已的位置,这样来张发,叶媚和吴昊三个拿着红线变成一个三角形,千华子马上进了三角形里面,几招把三角形里面的鬼魂灭消了,把黄子蔻拉到三角形中间,自已拿出自已的红线,在红线的中间地方做緾上,到别一条红线的中间位置在緾上,又在三角形的中间做出一小三角形,而黄子蔻就在小角形里面,用红线给黄子蔻做了一个全安区。

  做完之后千华子一个要出去斯杀鬼魂,黄子莞见第千华子一人要拿桃木剑和鬼魂斯杀,一手拉着千华子的手,把手里的宝剑给了千华子,千华子接过宝剑,到前面撕杀起来,由了宝剑在手,千华子如有神助,在前面给他们开路,边杀边到客栈这的方向退去。打了一会,张越和赵千元,苏默寒从山上回来,看到他有难马上前来帮忙,有了张越,和苏默寒的帮忙,千华子的压力一下少了不少,而赵千元拿出鞭子,便是一鞭子扫一堆,有了两件神器帮忙,战局大大的变化了,而且黄子蔻在红线的保护,认真的观察了一下。

  “这些鬼魂是有人控制攻击我们,把哪个人找出来,便可让这些鬼魂正常不在攻击我们”黄子蔻急急的说

  赵千元的双眼可不一般,早早就发现在这些鬼魂后面有一个人跟着,赵千元现在的武攻比刚刚进妖妖馆时的身手进步的可不是一星半点,一边用鞭子打鬼魂,加上灵宝的辅助。一边慢慢的向后面的人靠近,冷不丁的一鞭子对这个人过来,此人脸上吃了赵千元一鞭子马止落荒而逃,赵千元想追,切给张越叫住了。

  这个人跑了之后,别的鬼魂也慢慢静了下来,又开始没有目的在大街在游走着,不再攻人。

  众人回到了客栈,到了房里开起了会议,整理今天所得的线索。

  “看来高邮县这里的怪事是有人在靠后操控,这次的敌人的法力可能在我们以上。”苏默寒确定的说

  “让人故意可以看到鬼魂,他们的目的何在”黄子蔻问

  “我想答案应该在这四两银子一张的黄符,咱们这些人符咒,符纸都没有用,这黄符切有用。”张发确定的说

  “嗯,明日一早我们便找一个买黄符的人,查找情况。”吴昊急急的说

  千华子思来想去的说“我感觉这张府,这么急的打发我们走,似乎不简单”

  “我的猜想就是和张府有关,我早上查找线索时,我看了很多大户人家,个个人家都黄符贴满着,而张府是一张未贴,而谢嘉惠是来张府做事而失踪。我在查找到线索听闻昨日张家公子很晚归家时在见了鬼魂,今日才买黄符,而这黄符已卖多日,张府是大财主,一张黄符怎么一个公子亲自来买。我感觉非常奇怪。”

  “明日张家公子有邀子蔻上门做客,不如再进张府一查如何。”苏默寒说道

  大家都同意这样子做,便按排了吴昊和千华子叶媚三人找一个买黄符的人控制起来查询这黄符之事。苏默寒和赵千元,黄子蔻三人上张府做客,再查张府。

  再下来大接对这次起阵法的潜敌人做了分析对付之法聊了起来。

  “咱们是不是要想办法把他的法阵给破了。让大家回复法力灵力先”赵千元说道

  “不,能起这么强大的法阵的人,法术灵力远在我们之上,这法阵如此强大,我估计起发阵的人自已也没有办法用法术灵力,咱们和他们这些拼武力,或许有得一战”苏默寒说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这法阵把我们这些人的灵力基本上全压制了,他们法力再高强,在如些法阵之内也不好使。”张越说道

  众人都同意如些做法,为了保证安全让张发连夜起程回妖妖把已知的情况报告给馆主。毕竟对于这次敌人的数量,实力都不清楚,做好万全的准备。

  第二日一早,吴昊等人天未亮就发出卖黄符之人,卖黄符的假道士刚出门不久就给吴昊,千华子,叶媚三人给堵住了,假道士一看来者不善,想跑,叶媚上去二话不说,先来胖揍。然后再逼问,假道士本是混生活之人,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然而苏默寒,赵千元,和黄子蔻三人便应张家公子之约前来高邮湖边上的张府上做客,通过家丁的通报,张家公子自已前来大门迎接三人,张家公子看到黄子蔻前面开心得不了,领着苏默寒等人进了张府。张越切在暗中相互。

  张府果然是高邮县的甲富人家,分前中后三院,前院有大空地,客厅也大,房连房,有大街有小巷,单单客房就有十八间,家丁数十人。有好几个护院,丫环十来人。大户人家。

  三人进了张府跟着张公子进了张府,进了前院大露台,走过大街,穿过小巷来到了后院。后院非常大,相继几个房子,有花园,有水池。在水池边的凉亭里休息了起来,张公子命下人拿来小食,水果,供大家边吃边聊。

  聊了一之后,张公子对黄子蔻非常上心,苏默寒见机,便说“我与赵姑娘未见如此大户,现在张公子府上观看一翻,增加眼界。”这张府虽大,但和赵千元自家相比,基本算不上什么,但为了可以查找线索,配合着苏默寒。

  张公子的全部心思都在黄子蔻身上,心里想你们俩早早走开便好。苏默寒和赵千元在家丁的带领下,家丁带路下在这张府四处观看,千元表面是在观看实地是在查找起线索起来。

  赵千元和苏默寒两人在家丁的带领下一边逛着这张府一边查找线索,无意之间,几个护院从他们身边路过,赵千元看到一个院护脸上有伤一眼看出是鞭子打伤的,细语说给了苏默寒知。

  这脸上有伤护院见了赵千元似乎有意的避了一下,把头低了下去。参观完了张府回到了后院的凉亭。见张公子正为黄子蔻介绍自已收藏的字画,而黄子蔻本非才子佳人,对字画是一翘不通,只是装作非常赏识的样子。为了是配合赵千元和苏默寒。

  赵千元和苏默寒刚走到凉亭就跑来一个家丁气急喘喘的说“老爷有请公子与三位贵客到客堂”

  张公子先是感到惊奇一翻,平时请朋友来家里做客也没有老爷有管过,怎么这次还请朋友上客堂坐客了呢,心里不明但是老爷子吩咐,便带赵千元等人走向大堂。张公子带着赵千元等人进了房门,走了房内通道,右转左拐两下,便到了前院客堂房,到了客厅后的房间通道,走着在这通道上,黄子蔻手中的剑突然躁动起来,黄子蔻明显的感觉到,停了脚本。

  张公子看黄子蔻不走了便问为何不走了

  “张公子,这里是住什么人啊,这么多房间”黄子蔻问

  “这里都是家中护院和家丁住的地方。”张公子不为然的回答

  此时知道这院里的护院有问题的赵千元和苏默寒两人双目相对,但不知道为何黄子蔻停在这里。赵千元想小声问黄子蔻为何停了脚本,是不是有什么发现时。

  “咱们还是先去大厅吧,家父还在等候大家呢”张公子对这里太熟悉感觉没有什么希奇的。

  苏默寒给赵千元和黄子蔻一个眼色,意思先去见这张员外先。赵千元和黄子蔻会意的跟着张公子后面,从客厅的后面门进来,张员外一人正在客厅等候。见众人不是从大门进来,而是从后门而出“怎么带客人怎么后门进大厅呢”

  苏默寒一看这张员外的脸色,脸带杀气,发觉这房子四周已有不少人在。

  “我们不是从后院来的嘛,近一点,不会走个大圈”张公子不耐烦的说着。

  张员外让众人在客厅坐下说话。“玉儿去给你母亲请安去。”张员外急急的打发张公子走开。

  “我的好友在这里呢,我在这里陪我的朋友”张公子不解的回答,平时也没有叫我给母亲请安啊。

  “叫你去你就去,你别多事。”张员外脸上有怒气的回

  “张员外即然叫公子前去,公子前去就是了,想必员外有话和我们几个说”苏默寒想必刚刚看到哪个护院也已查觉到我们。

  张公子百般不愿的从后门走了,苏默寒看了张公子走开,未等张员外开口,自已先说“看来张员外有很多事连自已的儿子都要满着”双眼目光看着张员外。

  张员外哈哈大笑说“你们即然来到我这里,想必高邮县的事你们也查得差不多了,哪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赵千元和黄子蔻两个对视了一下,再双眼看着张员外,苏默寒切轻轻的笑了笑说“哪张员外下来准备怎么样子呢”

  张员外双手轻轻的两下拍了掌声,大厅四周突然出现了四五个护院,这里也有昨天给赵千元打伤的哪个。“就知道你们妖妖馆会有人来挡我好事,这些人专门为你们准备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妖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妖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