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单元
涛清涛涛2019-07-23 17:424,805

  张员外在话刚刚说完,几个护院马上,出手对赵千元三人攻击而来,苏默寒上前连续挡了数招,动作潇洒,干净利落,三个人不能近身,赵千元眼急手快,鞭子马上向对自已的攻来的人打去。黄子蔻的武功不行,但是这几个护院的武攻也不是很高,黄子蔻一直防守,没有多大问题,而在外面暗中观察的张越查到大堂里面有动静,马上出来帮忙,从张府的高干墙马下翻了下来,看到大堂是一张乱战,先拉开一人,又是一脚踢了一个人,马上就解了黄子蔻身边的人。

  没有一会解决了护院,黄子莞的里面一直奇怪刚刚宝剑的反应,想去刚刚哪个地方,而突然间又出了一波人,这些人的打扮就是跑江湖的江湖人士。黄子蔻刚跑了两步,身前就出向一个身影响,赵千元马上攻过一个鞭子,没有想到,这一鞭子给攻击人接住了,赵千元马上往回拉了拉,江湖人笑了笑,放开手,赵千元失去重心,后退了几步,看着刚从后门出来的几个人。赵千元很是惊讶。刚刚在后面路过时没有感到有人在里面,怎么多出几个人。

  而几个人的身穿打扮各不相同,但为首是一个穿黑衣的的人,此人体形壮实,眼光狠辣,让人不敢直视的感觉。名叫严皜。后面跟着几个人,个个样子不凡。

  张员外说道“刚刚哪些家丁护院是不够你们打,不过这些是我请来对付你们的武士。”

  张越说道“看来张员外早早就是引我们进你的套啊”

  张员外说道“这附近的武馆道馆,就数你们妖妖馆的事多,早早为你们这群假道士做了准备。”

  严皜说道“张大哥,就这几个小娃娃吗。也不动作太大了吧,请我们黑煞门的人帮忙”

  张员外脸无表情的说道“别小看这几个娃娃,本事的很。”

  “看来张员外对我们也是了如指掌啊。即然知道我们是妖妖馆里的人,把我的朋友交出来,不然我们可不好说话”苏默寒冷冷的说道。

  “小娃娃这口气不小,哈哈。”一个江湖人说道。

  而赵千元小小的声的问黄子蔻“黑煞门是什么” 黄子蔻回了赵千元的话“黑煞门是在泰州的一个江湖门派,为非做恶的,但实力不小,黑煞门能听这个张员外的话,看来这个张员外在江湖上也是有很高的地位才行”

  “你们想以多欺少吗,可惜我们来了”突然间吴昊,千华子和叶媚,和三个看起来像官服的破张府大门而入。

  众人的眼光集中到刚进门的吴昊等人身上,黄子蔻看到他们来了,开心得不得了,马上跑了过去,暗暗的和吴昊说了刚刚的宝剑的反应的事,谢嘉惠的宝剑里面有儿狼妖的灵魂在里面,而狼妖视谢嘉惠为主人一般,只要有导常,这狼妖便有反应,在妖妖馆里面,这不是什么秘密。

  黄子蔻问吴昊带来的这三个人是什么人“吴昊哥,他们是什么人”吴昊说道“他们是天监司的人”

  天监司是我们大唐开朝时由李淳风和袁天罢两人为朝延创建的针对天文变数,地理变数,妖魔变数做掌控的衙门,看来高邮县最近发生的一切已经惊动了天监司。

  张员外听到是天监司的人,脸色轻轻有一点点变化,但很快又变回来了。

  一个天监司的人看了看张员外的脸色便宜说道“张员外你利用鬼魂集平民不义之财。害人性命,便杀害天监司之人,现已查实,还不就擒归案。”

  原来吴昊天一亮找卖黄符之人时,在审问之时,天监司的人来查这买黄符之人,这几天晚上被鬼魂所杀之人都是天监司的人,他们来到这高邮县没有先表明身份而已暗中查询,没有想到的是,在这高邮县里由于法阵压制法师的法力,而天监的人心高气傲的,不以为然。所以给鬼魂所害。

  严皜说道“张老头,看来这事情要复杂很多了哦。”张员外冷冷的说道“区区几个杂毛而已,难道你黑煞门解决不了吗”

  赵千元怒怒的说道“连天监司的人都敢动,不怕衙门的人抓起来吗”

  江湖人一波嘲笑。没有把几个吃皇粮的天监司的人放在眼里,可看这些人是如此的狂恶,这几个天监司的人也知道,自北方开战之后,虽已平复,但长安李室对地方从此管冶不力,加上节渡使的权利越来越大,各种乱像从生,现在官商勾结严重,此事杀人是为鬼魂所为,没有十足证据是搞不定这张员外,他早在这里县官和州官早已是结合一气了。但兄弟被害,怎么样也不会放手不管。只好和妖妖馆这平民道馆合作共诛这不法之人。

  张员外不耐烦的对黑煞门的江湖人说道:“处理干净点,不要留下痕迹。”说道自已从后门走去。

  赵千元看这张员外要走,一鞭子便是过去,没有想到张员外身体一欠,视赵千元的攻击为无物,身体进入门内。原来这个张员外是一个高手。赵千元心里一愣,突然一个壮汉向赵千元打来一掌,这时在赵千元怀里的灵宝突然出动,从赵千元的怀里出来,向壮汉的正脸攻去一抓。壮汉给赵千元怀里的突然出的狐狸吓得连忙后退几步。

  这下动手,众人也开始动起手来,进入了大乱斗之中,苏默寒和张越两个在里面打起了头阵,对付几个武功比较好的几个人,赵千元和灵宝一人一狐的配合,相当有效果也是让人近不了身,内堂打成一锅粥似的。

  苏默寒主要緾斗着严皜,两人打得难解难分,两人都是赤手空拳,实力相当,每一次的发招对方马上化解,反手攻击。赵千元和张发两个二敌四,打得也是难解难分。

  而大堂外面吴昊,千华子,叶媚,黄子蔻和三个天监司的人,对付众多小喽罗。叶媚和黄子蔻两人,虽然没打得着他们这么激烈,但是自保还是没有多大问题的,但是这些是江湖人士,比刚刚的护院的身手要好的多。

  在打乱斗之中,黄子蔻子突然把手里的剑给了吴昊,“吴昊哥,你攻进内堂后面的通道,在哪里宝剑有反应,可能嘉惠姐在里面。”

  吴昊接过宝剑,在外面在撕杀了一会打倒几个小喽罗,千华子大声说道“你攻进去,外面的小喽罗有我们几个顶着。”

  吴昊见千华子也这么说,吴昊两三的攻击,进了大堂,吴昊先帮赵千元和张越两个给四人围攻之形势,利用宝剑快速攻击,数十招斩杀两人。心里面又非常急于黄子蔻说的宝剑在后门通道里有反应,谢嘉惠应该在那里。杀了两人后,观看战局,有所变化。

  杀完便迅速的向后门跑去,严皜看吴昊要进后门,解了苏默寒的攻击便一掌向吴昊攻击向去,吴昊机制的拿宝剑挡在胸前,一掌打在剑身上,吴昊不受这掌力,连退数步,赵千元见状马上一鞭子甩了过去,苏默寒也马上攻击而上,两个夹攻严皜一人。而张越是以一敌两。

  吴昊给严皜这一掌打着,头晕脑旋,还是给在用剑挡住了,如果实实的在打在了身上,不死也是重伤。可严皜这功夫了非常了得,久久不能动,缓和一点时间,精神才回复了正常,心想急看了没有用,一定要把这些人给灭了才有机会进去后门去。马上挥剑帮张越。

  严皜看吴昊起身后的攻击非常凶一定是要先把自已两个助手给杀了,然后集合力量来打自已,在赵千元和苏默寒二人加上一个狐狸的合攻下,严皜并没有手忙脚乱,防守着每一招,突然一个退后招式,连退出大堂到了外面的空地。可见轻功也不差。赵千元和苏默寒追打不上,只能跟着出大堂。

  严皜大声的说“连山五邪”自已连忙三个急跳,跳上了房顶。

  苏默寒想追上去,给赵千元拉住了,赵千元看到这里四周有黑气,这黑气赵千元非常了解了,上次打五个东瀛人时,哪五个人就身有黑气,是练了邪法禁术所制的。把看到的情况和苏默寒说。

  而这连山五邪几个字也引起了黄子蔻的注意,大声的说道“先把小喽罗解决了,再对付这五人。”赵千元苏默寒马上快速的清理大堂外面的小喽罗。一个武功高强,一个手握神兵利器,加上一个小狐狸的助攻,三下两除二的,打到了一片小喽罗,千华子和三个天监司的人压力大大减少,千华子本来可以说是一人对这些小喽罗,天监司的三个人的武攻根本不行,对付小喽罗也只能一对一的打,这有了赵千元和苏默寒的加入,发招狠辣。外面的小喽罗清了,大堂里面两个相对武功好一点的人也给吴昊和张越两人杀死。出来外面集合。

  苏默寒说道“看来这个大法阵起布者出现了。大家小心应战。”手握又拳,目看四周观察变化。黄子蔻说道“连山五邪,可不是等闲之辈,不过最近几年没有听到他在江湖上的消息,这时出来,看来这张员外做好了要灭我们的准备了。”

  赵千元看看了四周的黑气,这黑气可比上次对敌五个东瀛人的黑气要浓很多,而且人到现在还是没有出现,说道“咱们还是先想办法,把嘉惠姐救出来再说”

  众人相互看了看,向后门跑去,吴昊跑在第一个,刚到这个后门门口,突然感觉到一个强大力量过来,吴昊习惯性的拿宝剑在胸前挡住,苏默寒,千华子,张越,三个感到这股力量马上运功相对抗,叶媚走在黄子蔻和赵千元的后面,感到这股力量,马上抓住了黄子蔻和赵千元两个,后退几步在运功相对抗。这力量到了叶媚这里没有前面这么强大。三个人都没有受伤,而三个天监司的人,反应不急时,连后向个翻斗,摔在了地上。

  只见从后门走来一个身长七尺的男子,脸上有黑色斑纹,长相难看。缓缓的一步步走出来,脸带怪笑。手据一对金拔。黄子蔻看了此人说道“此人是五邪之一,看脸上的斑纹,应该是螅蛇邪。善于用五毒邪物做法术。”

  在螅蛇邪后面走出来一个长高四尺的男子,脸色全青,也有黑斑纹,级为难看,脸尖而嘴大,黄子蔻观察了一下说道“此人应该是青脸邪,善于旁门左道,心狠无耻。”

  而从大堂走进三个人,两男一女,打扮各不同,两个男人有各不相同的黑斑纹,一个手拿一个金色圆盒子,脸笑肉不笑,双眼小得看不见。头发一束白束黑,一种阴阳怪气。一个手拿八尺长的骨颅拐杖。脸四四方方国字脸,不带笑容一脸严肃,全脸快是黑斑纹了。看着非常恶心。女人和他们全不同,打扮十分妖绕,透着一份邪气,脸上没有点一黑斑纹,脖子上才有,而这黑斑纹让他这更加有一份诱惑力。

  黄子蔻看了三人说道“拿金色盒子的是蛊也邪,善于蛊虫之术,非常阴险,拿拐杖的是巫也邪,善于巫术,这两个是兄弟,而已哪女应该荡花子,此人吸收男子精气练自已的邪门法术。”

  螅蛇邪哈哈大笑的说道“这小娃娃对咱们还蛮了解,这样子算杀了一懂点江湖的人哈哈”

  赵千元看看了荡花子哈哈大笑的说道“不就一个老巫婆嘛,脸上的胭脂粉未都有几斤重了。”这话一出,把本有笑脸的荡花子说得全脸变色。赵千元看了荡花子的脸色,哈哈大笑,拉起黄子蔻,和叶媚故意的摆了摆身段。这三个女子正值青春年华,而且黄子蔻长相甜美可爱,叶媚和赵千元更不用说,是妖妖馆里面公认的两大美女。而且对自已的外貌是向来自信。把荡花子给气得脸都是青气的。

  青脸邪也哈哈大笑的说道“这几个小女娃长得不错,一会好好的奸淫他们,让咱兄弟好好的甞一下这几个女娃的肉香味”说完哈哈大笑,千华子听了大气一九节鞭子打了过去,青脸邪身体一欠,说大笑道“哇,这个女个的脾气倒是不小,哈哈”这一鞭子打了空。千华子马上收回。

  苏默寒看了看这形势说道“吴昊你不用管怎么样,这几个人我们来对付,你和张越两个进去救谢嘉惠。”吴昊嗯了一声。

  青脸邪哈哈大道的说道“死到临头了还想得救人,不错不错,妖妖馆的人真讲义气。”荡花子发姣的说道“这几个小弟弟的精元不错,给我练功正好不过了。”

  吴昊听完之后非常生气说道“连山五邪,还是连山五淫虫吧” 苏默寒切轻轻的说“这法阵如此强大,怕是你们也无法用法术吧,比武功,谁胜谁负不不一定吧。”青脸邪,螅蛇邪,荡花子给苏默寒一说脸色变,而巫也邪,蛊也邪一点都不在意。

  黄子蔻见了这兄弟的脸色,知道巫术和蛊术在这个法阵里是不受法阵影响,切轻轻笑笑的说道:“叶媚姐,你和我一起对付哪个用蛊的,千华姐,这茅山对巫术,你应该有办法对付吧。”千华子看了看黄子蔻笑笑的说“没问题”

  赵千元看了看这荡花子对他说道“老巫婆,别装嫩了,骚气都十里地了也没有见得你可以勾引一个男人,乞丐都看不上你这老女人”赵千元在妖妖馆里和张发里面斗嘴常有的时,张发哪些毒舌,赵千元可学了不少。把花荡子给气得起手就赵千元打来。

  赵千元见花荡子的攻击,灵活躲开,回手就一起鞭子回击,两个过了数来招打到了大堂外面的空地,赵千元经过几个月的练习,加上手有神兵,又有助攻灵宝,而花荡子在阵法里面,自已的邪术用不了,此消彼长的,两人打得是难解难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妖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妖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