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单元
涛清涛涛2019-06-21 14:298,708

  妖妖馆

  美丽的扬洲城里,有着一家非常特别的道馆,这个道馆是一个三不类的道馆,像酒馆也像茶馆,也像客栈。怎么看都不像一个道馆,但扬洲城的百姓都知道这是一家道馆,而是一个生意非常好的道馆。它的名字叫做妖妖馆。而故事就在这里妖妖馆里。

  一

  扬洲城里有一家赵员外,有一个女儿,身怀异能,一直在家里人视为不祥之人,然而在父亲失踪几年,母亲病重去世,这个女子给视为不祥之人在失去了父母亲的护庇,给赵家人合力赶出家门。这个女子名叫赵千元,长得天生丽质,所谓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胸大臀翘还腰细,漂亮是漂亮,可惜命不太好,因为天生可见鬼魅,妖物等邪物,给家人视为不祥之人,陪受冷视,还养了一只狐猩。而这狐狸更奇怪,跟了赵千元十二年,一直都不长大,一直这么呦小,不让人感到不祥才怪。

  被赶出家门的赵千元,在街上游走,没有目的走,以前在家里,说不受挡待见,但是家还是员外家,有钱人家,不用愁吃穿,但是这一赶出来,连银两都没得带,赵千元现在为吃饭而发愁,身上没有银两的他,在街上逛了两天,饿得肚子一直发叫,一直到了晚上,无奈的赵千元带着小狐狸有气无力的在街上游走着,来到一家新宅,新宅门口放着了祭坛。

  燃着梵香,放着红烛,黄符,但这里吸引赵千元的是坛上的贡果和贡食,饿疯的赵千元和小狐狸看食物,眼睛是直勾勾的,放出了星星眼。饿到顶点的赵千元便想前去拿贡食吃,刚接近祭坛,切给两个穿着仆衣的男子拦了下来,说:“你们来这里干吗,没有看到在做法事。快走快走。”给食物勾了魂赵千元这才回神过来。

  一看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家是在做新宅净土法事。赶走宅里不干净的东西。赵千元透过大门对新宅子看了看几眼,这是新宅在进住前必做的法事。避凶化吉。

  这时从宅里跑出一个道士和一个道童,跑着急促,脚步不实。连法师帽都歪了。道士跑出来,急急对门外右边一个夫人:“新宅邪崇过凶,别请高明,别请高明。”一灰溜的跑走了,小道童连法物器件也没有收,也跟着跑了。这下可把妇人,和两个家丁给吓坏了。

  两个家丁想跑,切给赵千元一手一个给抓住说:“你俩该不会扔下一个妇人自已跑吗。”两个家丁给赵千元一说,连忙说:“没有没有,怎么会扔下家主。没跑没跑”脸上切露出害怕的神情,

  赵千元的身边的狐狸对赵千元:“小姐小姐这下有肉吃了,把这档子接下来,不是就是有钱吃肉了吗”

  赵千元又看看了这个妇人,这位妇人倒没有显出害怕的神情,反是很发愁的表情,赵千元心里想就知道,这新房子明天就要请做入住新宅,这个时候要是出档子事,不发愁才怪。

  赵千元惴怀妇人的心意说道:“我可以帮你赶走你新宅的邪崇,不过嘛•我要相应的报酬••••”

  妇人看看赵千元,满怀心疑的说:“你一个小女子家家的能干这事么”

  赵千元灵机一动心想到,名满扬州城的妖妖馆,里面可是有一个出了名的女法师叫谢嘉惠的,自已冒名妖妖馆的女法师便可说了过去。便说道:“我可是妖妖馆里的女法师,这小小净士法事,对我们来说不难不难,不过我接你这个可算是私活,你可不能告知他人。”

  这话一下你就妇人给打实了,因为妖妖馆里的谢嘉惠的名气可大了,最近苏州城里名门,都是请他去降魔。事到如今天,过几个时辰就又要做过新宅事情,如果一错过,这看好黄道吉日等等情事都要重新来过一次。不如就信这小故娘一回,看小女子的神情,并不怕这些鬼魅。应该能行。

  便说道:“如果姑娘真能我这新宅赶出邪气,我愿付二十两银子报酬作为回报。但如果不能我便要到你们妖妖馆了说理了。”

  赵千元听到了二十两银子,马上就掉钱了钱眼里了,又想到自已并不是妖妖馆里的道士,再说一个新宅能几只孤魂野鬼啊。虽然自已没有法术灵力,但从小就能见到灵魂之物,自然也知道鬼魂怕什么东西,自已还有只小火狐,这小火狐可以青丘的九尾火狐所生的小火狐世间难见的灵物,也是自已的灵侍。现在虽然呦小,但对付几只孤魂野鬼也不在话下。

  便说:“放心,如果赶不走邪气,误了你们进住新宅,你找妖妖馆便是了。”

  说完便走到祭坛前,把祭坛里的食物吃了起来,这饿疯的赵千元,终于吃上了东西,一边看东西一边看看这祭坛上有什么东西可用,看了坛上的黄符,摇了遥头,这根本就是画错的无用的黄符,又看看了招魂铃,直接扔到了地上,现在是要赶鬼,又不是要招魂,看来看去就三只在燃的梵香,和两只红烛有用。

  原来妇人原先请的这个道士,只是一个半知不解混饭吃的假道士,说全不懂也不是,说懂连黄符也画错了,当是梵香之时,切给我梵香和火烛请借用了上天神明的神气。但是三只梵香一对红烛。因为赵千元的双眼不单单是阴阳眼这么简单。能看到这梵香和红烛燃烧发出的金光。

  赵千元又看看四周。发现东边不远处,有杨柳树,这下可找到东西了,叫上一家丁命他去折一珠柳枝过来,赵千元就带着本只梵香,和一对红烛,一技柳枝和自已的小火狐进了这新宅之中。

  赵千元进到外院一看,一切风平,未见一只鬼魂,一切正常,心里就是从西边则房开始驱鬼,打开侧房一看,东北角两三个鬼魂,赵千元一见是鬼魂,又不多说,叫了一声灵宝,小火狐灵宝上前,一个天生技术火狐焰火,吐了过去,这几个鬼魂在灵宝的焰火中。消失了,也就是灰飞烟灭了,赵千元看西侧房干净了,这么向东房侧房去了。

  再说梵香也快燃完了,只能更快,赵千元打开东侧房门,一打开,就从里面出来了几只鬼魂,个个做出凶相,意思就是叫赵千元快走,别在这里打忧他们,赵千元从小就能见鬼魂妖灵,凶灵也见了不少,所以几只鬼魂对他来说,不能吓到千元,小火狐见状,马上就向一只鬼魂扑了过去,赵千元也有用三只梵香中一只梵香燃头,对一个鬼魂攻击过去还灭了两只鬼魂。

  几个鬼魂一看,这个小姑娘不但没有给自已吓到,反而反攻过来,还对自已的同伴进行了有效的攻击,说了几句鬼语,又从东侧房里出来了几只恶鬼,把赵千元和小火狐给团团围了起来,这时赵千元对小火狐说到:“灵宝,看你的了。”

  小火狐自信的对赵千元:“是青丘火狐,几只小鬼当然没有问题。”说完便口吐蓝色火焰向鬼魂恶鬼烧去,这几只鬼魂见状打不过,马上服软下来,说道:“我们实在出不去,没有办法在才在呆着。”

  赵千元看了情势知道是怎么回事,便说:“知道本小姐的历害了,就老老实实着呆着,一会我想办法带你们离开。房里还有没有。”一他恶鬼说:“这房里没有了,但是大堂和后院还有很多,而且很历害。我们打不过他们,只能占这个东侧房。”赵千元一听,正堂里的才是最历害的鬼。赵千元从腰间拿出了柳技,这下可以这个几个鬼给吓坏了,连忙说了好多好话,这柳枝可是鬼魂害怕之物。

  赵千元:“别说了,又不是要打你们。”

  赵千元和小火狐,一步一步向正大堂走了过去,而堂内的恶鬼凶灵早就听到外面打斗的事,来了一懂一点的道士准备和这个小姑娘斗上一斗。

  个个凶灵恶鬼都挣着力给这小姑娘给一击。赵千元小心的来的正堂的大门,心里想了一想,如果冒然进去,一定会受到攻击,自已没有灵力法术。

  一个猛力打完了大门,而身子马上转到门角的一边,果然不出所料,大门一开,各种凶灵恶鬼的攻击随之而来,这一下由于大多的凶灵发出攻击,造成一股凶气,直冲天上。

  正在这时,妖妖馆的房顶上有一个在正喝闷酒不睡觉的小伙子,看到来自扬洲成东城边的极大的凶灵之气,小伙子看了看,便向这凶灵之气的地方跑了过去。

  赵千元躲过这合技后,一个翻身进了大堂,马上用手上两个梵香和两个火烛,在自已周边东南西北四个方面各放上一技,放出了一个四角形状,由于这于这梵香和红烛在前一个老道做法时。也相当于先给自已一个全安区。

  先让鬼魂无法近自已的身子,一些看赵千元进来的马上攻击的鬼魂们一看,马上回收的攻击,怕这个东西,会伤到自已,赵千元这下冷静的看了下,这大堂的鬼魂,这下可把赵千元给吓到了,这大堂里面有三四十只凶灵恶鬼,而且法力都比刚刚在外面的要高出很多。赵千元马上命小火狐用火焰攻击。

  而这里的鬼都比较历害,看到小火狐,马上就注意,一攻击就马上躲避,小火狐攻击了几次,都没有成功,这下也跑到赵千元的身边。和赵千元说道:“小姐小姐,这下怎么办啊。”

  二

  赵千元拿出柳技条攻击了几下,发现这大堂里的鬼魂要比外面的鬼魂要历害很多,不但速度快还有非常高的警界心里,几下攻击都给躲开无效攻击。这下赵千元心里也慌了,对着小火狐说道:“灵宝,这凶灵太多了,怎么办才好。”灵宝说道:“打不过,跑啊,这不是咱俩的一惯作风吗。”

  灵宝看看和赵千元说:“小姐小姐。我的火焰他们能躲掉,但不敢碰我的火焰,我一会从正门方向攻击火焰,咱们顺着火焰之势出去,出去再说。”赵千元听了之后,说到:“还是灵宝的你办法多”哪咱们马上就实行吧。小火狐吸满了一个口气,向正门的方向喷出火焰,赵千元顺首火焰跳了过去,火狐是赵千元的灵侍,所以这个火焰对赵千元来说是无效的,小火狐,也顺着火焰跳了过来。

  可是赵千元和灵宝,都跳出来,出来的地方并不是院子在前院,而是后院,赵千元和灵宝四目相对,异口同声的说:“鬼打墙,怎么办怎么办。”赵千元一时慌着乱磞乱跳的,。这一下后院的恶鬼看到他们,向他们攻击过来,赵千元和灵宝这时虽然很慌,但后院的恶鬼没有大堂里的鬼这么历害,赵千元又是小从能见这些鬼怪,灵宝更是灵侍,赵千元又会一些武力低子,对攻击来的恶鬼几个回击你,把哪些恶鬼给打到了,赵千元还在乱磞乱跳中说怎么办怎么办中,灵宝看到后院有一处金光,这时大堂里的凶灵和恶心鬼也出来了。

  大声说:“小姐小姐别磞了,一慌就磞,再磞这些凶灵带你去见你娘了,哪里有一处金光,咱们攻过去,他们不敢碰到金光。”赵千元这下回神过来,拿着柳技条,左边打一下,紧着右边也打一下,灵宝的火焰补上空白处,让这些恶鬼凶灵无法靠近他们身子,一路打过来,终于在金光的护罩,而这金光就是邻居家有神物光照过来的,然虽面积位置不大,切刚好可以让赵千元和灵宝不受到攻击。

  这下赵千和灵宝给这些凶灵们给团团围着,但由于你些凶灵聚结在一起,上空出现极大的邪气,这时正在让扬洲城西边的妖妖馆赶来的小伙子,给一个定位,和认识这里有极大的邪气,加快了脚步,赵千元和灵宝两个人在金光有保护下,商量着怎么办,商量了半天也商量不出一个好法办,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就是等待天亮。

  这些凶灵恶鬼,基本上都是一些孤魂野鬼,都怕见到太阳光,回去层里躲阳光时才可脱身,但是任务就完成不了,银两也拿不了,还要妖妖馆来背这个黑锅。

  赵千元这两天给赶出家门,发现只身在外没有钱,真的是步步难行,连最基本的吃饭都成了问题。又想想有二十两银子,难过的哭了起来。

  这时把赵千元和灵宝团团围住的鬼魂们说了起来,有的说:“来这里做法术的是个小娘们。哈哈出来啊,做法事啊,”用首挑衅的口气说着。

  赵千元生气的回到,:“你们鬼多,打不过你们,哼。”

  又有比较心思的鬼魂说:“这小娘们长得真好看,不如给我当鬼夫人吧”这话把赵千元气得,赵千元在金光内打出一柳技条,向这个说话的鬼魂打了过去,但这鬼魂速度相当快,早早就躲开。

  又有一个色鬼说道:“你瞧这小脸蛋,长得多好看,这胸够大,这屁股够翘,哈哈”又把赵千元给气得,对这色鬼打过去一柳技打,不过一样还是没有打。

  这时灵宝对赵千元说:“他们就是故意气你,让你出金光的护罩,你别上当。”赵千元当然知道这是故意气他的引他出来的,但是想想,自已长这么大,还长么好看,没有男人爱慕就算了,第一被调戏还是鬼,想想就又难过起来了。拿起柳技条对金光外面的鬼魂乱打一通,而外面的鬼魂发出一阵阵淫笑声,无奈的赵千元只能在金光内等待天亮。

  约过了半个时辰,从城东赶来的妖妖馆的小伙子到这个新宅,看到新宅内里的邪气严重,半空都出现一团团黑雾。新宅外边站着一妇人,和两个家丁,一看便知道是这新宅的主人,便上前拾话,问起这是怎么回事,有这个大邪气,妇人回说:“我们这房子今天晚上做净土法事,赶走宅内邪崇之物。但哪妖妖馆的小姑娘进去都快二个时辰了,这天都快亮了,他还没有出来,不知成不成。表情上有点挡优,更多是的烦愁,

  妖妖馆的人接了你这法事,哪你放心,我是妖妖馆的苏默醇。这天都快亮了,你现在拿着梵香,去土地庙,告知你进住新宅,桥迁之喜外,另请一个土地公公的一个分身进家门,为你镇守家宅保平安,再去城隍告知神明就可。

  你现在去,我这就进宅帮我同门驱邪。应该还没有天亮。不会烦到你明天进住新房的进程,妇人听了这小伙子的话,变成十分有底,命一家丁跟,让别一家跟在这里看着。

  苏默寒说完,注意四处有金光光照个体,用轻功上了大堂上面的房顶,四周一看,这里的每户人家都有金光护宅,应该是有神物镇宅,而这里刚好是一个新宅,刚修建不久,自然没有金光护宅。看了金光的户罩的分布发现,西边有一小小的没有金光的区外,而东边切给柳树档了去路。

  这里变成一个邪气能进而不能出的地方,由于修建房宅要时间,积累就越多鬼魅,怪不得刚刚的邪气冲天,又发现后院北角落处有大量鬼魅在金光边处围绕,前院有几个小鬼切站在原地不动。

  苏默寒,跳到前院问起这几个给赵千元降住的鬼魂问起情况,问完情况的苏默醇,进了大堂,见现大堂里面没有见到鬼魂,便在大堂里的布起了灭魂阵,只要一进阵法,就马上灰飞烟灭了,然后又发鬼魂布的鬼打墙,顺手一破。

  走进了后院,一进后院便听到一群恶鬼在挑衅着一个女子,而这个女子躲在金光的护罩之内,便哈哈大笑道:“调戏挑衅一个姑娘家多没有意思,不如来挑衅一下我呐。”

  这话一说,把众鬼和赵千元都吓了一跳,什么时候来一个男子,还一点发觉都没有,连众鬼魂都没有发现。

  只见苏默寒不慌不忙的从腰间拿出一个黄色布袋子,对众鬼说道,是你们你自已进来呢,你还等天亮自灭呢,有几只恶鬼看到苏默醇这个样子,反猛攻过去,但是还没有近到身子,就给袋子收了进去,只见这个男子说道:“这几只比较主动一点,真好。还有吗,要进来的快一点,一会就要天亮。到时就灰飞烟灭了哦,这话的口气非常傲慢。”

  有几只恶鬼见到这是高人,一怕更跑回了大堂,但没有想到的是大堂给苏默寒布了灭魂阵,一进去,就听到一阵鬼叫声,随之而来的就是几点金光飞上天去,这下把众鬼给吓坏了,又有几只鬼魂向苏默醇攻去,一样还没有到身子又进了布袋之中。

  而这时引起苏默寒注意的是在赵千元身边的灵宝,苏默寒直接跑了过去,抱起了灵宝,又抱又摸的说到:“是一个只狐狸,真好看。”

  灵宝现在的毛色是青色,但有也红色的毛出现,刚刚进行攻击实战后,灵宝的红色毛也多了,心细的人一下就发现了,这是一只火狐,也叫赤狐,是天外之境青丘的灵兽,更大声的说:“这是青丘的九尾火狐吗???真漂亮”赵千元给默醇这以问有一呆呆着。

  嘴唇硬硬的动了动说道:“是的”给吓得不轻,还拿自已的灵侍这样把玩,还视这些凶灵恶鬼为无物,这是什么人物啊,好人还是坏人啊。这一瞬间千百个问题从赵千元的脑闪过。

  苏默寒又对灵宝又是一度把玩,玩着玩着,又发现这小火狐的尾巴上有印记,又说:“它是你的灵侍吗。真可爱,我也想要一只”玩了一会又有发现的说道:“啊,是母的,哇,这脖子的毛发是白色的,好漂亮,”苏默寒一只手托灵宝的后椎,一只手,摸着灵宝脖子到肚子的白色毛发。灵宝给苏默寒摸到烦到不行对赵千元叫到:“赵千元,我都快给这个怪人,玩死了。”

  赵千元眼睛大大看苏默寒,脑子一闪,这要抢灵宝吗。马上就抢过灵宝到自已怀里大声说:“你想干嘛,要抢我的灵宝吗”眼睛凶凶的盯首苏默醇。

  这下苏默寒才反应过来,还有一个姑娘,好像刚刚有一点点失礼了,马上礼貌的说:“我是妖妖馆的苏默寒。”

  然而这妖妖馆三个字刚说完,赵千元的脸色马上失去刚刚生气的神彩,脸色变成了青白青白的,连名字都没有记住,好像一下给吓破胆一样,因为赵千元为了接这活干,赚哪二十两银子,冒名是妖妖馆的道士,还今天晚上完成不了,妇人就要找妖妖馆的人讲理去。赵千元心里想,完了完了,这下不给打死也,也要给送官府了。他的法术这么高,我现在又跑不掉,怎么办怎么办,又急又慌。

  又开磞了起来。这一磞起来,把苏默醇给磞得一脸懞啊。然而众鬼魂听到妖妖馆三个字时,所有的鬼都像石化了一样,一动都不敢动。过了一会。赵千元越想越怕,就哭了起来,这一哭。

  苏默寒更懞了,心里想了一想,一定给是这些鬼魂给欺负哭的,于是便回头看着这些鬼魅,凶凶哼了一声。想问是怎么把姑娘给惹哭,但一见所有的鬼魂,像跑命一样的往黄色的布袋里钻,好像跑慢一步就要给灰飞烟灭一般。苏默醇本想问一下情况,没有想到,所有到鬼魂一瞬间都进了黄布袋,连自已也看傻眼了,本认为这些鬼魂要到天快亮才会进去,没有想一下就都进去了,然而,赵千元看到所有的鬼魂都怕成这样子,心里想这法术是强到多强啊,连三四十只凶灵恶鬼,连手都不动都投降了,自已冒名妖妖馆,这更不是必死无疑了吗?

  想想更是大哭起来,这一嚎嚎大哭,直接吓到苏默寒连忙道赚,说了不知多少好话,也不知说了多少安慰的话。过了一会,赵千元不哭,估计是没有眼泪了,还是吓傻了。

  赵千元顿了一顿,安静了一会,苏默寒看了他一会,当是天黑,除了一个人影,啥都没有看看清楚,但赵千元的慧眼是能看清苏默寒,心里面想着,今天冒名妖妖馆怎么都是一个死的了。

  这两天也给饿个够惨的了,不如来个痛快点的,深深的吸了一个气然后三快于常人三陪的语速说:“我是城东赵员外的孙女,因为天生能见邪物,给视为不祥之人,被赶出家门,几天没有钱吃饭,刚好碰到这家人说要做净土法事,给我二十两银子,所以我冒名妖妖馆的女道士接了这私活。下面的你都知道了,要杀要剐,随便你,但是我喜欢漂亮希望你用毒,让我有一个完美的身体。”松了一口气,再说:“来吧,我准备好了”

  苏默寒给说的一脸懞的回:“这是自我介绍呢,还是在说遗嘱啊,妖妖馆的名字有这么邪门吗?”

  赵千元听完这话又嚎嚎的大哭起来。苏默醇回想了刚刚赵千元的话,又想了一下妇人的话,哈哈大笑的起来说:“别哭啦别哭啦,一会把脸哭花了,天又亮了,看你怎么见人,借用一个妖妖馆的名气而已,没什么的。”

  默寒有月光下大约看个人脸,给了赵千元擦了擦眼泪,在苏默寒为赵千元擦眼泪时,认真看看了苏默寒,赵千元的双眼能夜视的,原来是一个比自已大几岁的小伙子,长相不算很帅,但也是算可以,脸上还是有一丝丝的孩子气,全身看不出一点是道士高深的人,反正很平近人。

  过一会,天有一点点亮了,苏默寒拉着赵千元的小手走到的大院门外,路过外院时,也把赵千元降住的几个鬼魂纳入黄代之中。妇人早在外院等着他们两人。

  苏默寒说道:“你现在可以请土地公的分身进家门了,里面再没有不干净的东西了,你最好找一件可以护宅镇邪的宝物放在家中,在宝物未放之前,你可以找一点老松柏叶和柳枝条,挂在你家外墙的四个角中。明天进门时贴了门神,就再没有什么鬼魅入门了。”

  妇人口中连忙道谢,拿一个袋子,要交给苏默寒,苏默寒说道:“这个活是赵姑娘接的,理应给赵姑娘,不过你要记得你们之间的约定哦,如果还有什么事的话,你可以直接到妖妖馆找我,我叫苏默寒”。

  三

  苏默寒又拉起赵千元的手,向城西走了过去,说:“今天是不是请我吃早餐啊,你看天都亮了。”一点都不把赵千元冒充妖妖馆的事当回事,赵千元给拉了一会小手后说:“你放手啦,咱们去哪里吃早餐啊”赵千元和苏默寒来到一个早餐,点了一些东西便聊了起来,苏默寒原来是在妖妖馆里长大的孩子。

  他的爹爹正是这妖妖馆的馆主,从小跟父亲和馆里的降妖师们学习一会法术武术之类的,到现在也学会了一些法术。苏默寒对赵千元的身世感到同情,真是在富贵人家穷苦命。原来赵千元的母亲没有和父亲成亲之前也是一降妖师,还收了一只千年火狐做了自已灵侍。千年火狐还把自已的孩子给的赵千元当了灵侍,几年前父亲又外出经商后失踪,再也没有回来,母亲相思成疾,最后病重去世,但是没有想到,在赵千元失去他父母的庇护后,马上就给赶出家门。连衣服细软都没得带走,就带着灵宝在街上流浪了。

  苏默寒对赵千元的遭遇全面了解后,心里就想要不就把他带回妖妖馆,但以现在的了解,赵千元对冒用妖妖馆的事很是在意,怕给妖妖馆的人得知有不好的后果,不如直接带回去,让老爹给他妖妖馆的降妖印记,这样一来,他就是妖妖馆的降妖师,心里也没有负担。便说:“吃完了,我先给你找一客栈吧,这样你也有一落脚的地方,以后的事,再慢慢打算如果。”

  赵千元心里想,也对,总不能夜里上总在街上逛吧,连一个住处都没有,再说现在身上也有钱了。便说道:“好吧,不过你要给我找一个最便宜的客栈。”苏默寒大声说道:“放心我知道哪里的客栈最便宜的。”

  于是就把赵千元带到了妖妖馆,而这妖妖馆刚好像一个酒馆,茶馆,和客栈的合体,没有一点道馆的味,虽然不大,但有两层,下面一层有一个柜台,柜台前有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女子穿着酒保的服装,女子旁边。

  站在一位有了大约有五十多岁的老人,手拿着一个酒瓶子,看来一大清早就喝酒了,但面目看起来切很随和。苏默醇一进面,就给前柜的女子打了一个安静手势,而女子看苏默醇手势便知道这小子又不知要搞什么鬼,但也由他去。

  由于现在还很早,酒馆里没有什么客人,一眼也可以看出这也是才开的门。女子正准备着,今天要做生意的事情。几个酒保在忙上忙下。

  苏默寒带着赵千元来到这个老人前面说道:“老爹,给这姑娘一个印记呗”老人好像醉意三分的甩甩了头说:“哦,哪姑娘你的手给我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妖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妖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