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单元
涛清涛涛2019-06-21 13:5411,537

  赵千元不解的看道苏默寒,苏默寒切示意让手给他。赵千元慢慢的手右手伸了过去,老人又甩甩头,似乎是在去醉意,拿起了自已的左手的食指和中指,两指并陇,按压在了赵千元的右手的手背上,问道:“就印在这里吗,算了就在这里吧”话一说完,两指和赵千元的接触的地方,发出了一道金光,老人醉醉的说:“好了,哈哈”停了一下,打了个酒隔,又说:“臭小子,大半夜的跑出去,现在才回来,才回来。”然后就醉步三分走的走到了后堂去。赵千元一看,这还真是一个怪老头

  赵千元拿起自已的手一看,手背上,多了妖妖两个字,双眼不解的看着苏默醇。

  苏默寒发出哈哈声,说道:“欢迎你加入妖妖馆。”赵千元一听,心里这下好像给雷打了一样,什么妖妖馆啊,这不是一家客栈吗?” “这是怎么回事啊。”

  然后苏默醇说:“这就是妖妖馆啊,你现在是妖妖的正式降妖师了,你看你这就你的印记了,漂亮吧”

  赵千元说:“你不是要带我去客栈吗,怎么是妖妖馆啊。”苏默醇说:“妖妖馆本来就是一家客栈啊。还有给我你介绍一下,这是庄莹儿,我们都叫他莹儿姐,妖妖馆的基本常事都是她管理的。让他给你介绍吧。”想借机溜走了

  庄莹儿看看了情况,一把手把苏默醇拉了过来说:“什么情况,大半夜出去,一大早的带个这么漂亮的姑娘回来,难道想给你爹续香火啦”虽然庄莹儿小小声的说,赵千元可听得一清二楚。

  苏默醇说:“什么啦,快给她找一个房间啦。什么情况你自已问她。”庄莹儿对赵千元说:“不用理他,跟我来,我给你找个房间,让你好好的的休息休息”

  又大声说:“小保,你去烧一些热水来,让姑娘好好的洗一个澡。”一个正在外面干活的小二,大声应了一声:“好”又对苏默醇说:“臭小子,看着店啦。”

  苏默醇说:“知道啦知道啦。”

  庄莹儿拉手赵千元的小手上二楼。赵千元对庄莹儿说道:“这里真的是妖妖馆吗?妖妖馆不是一家帮忙除魔降妖的道馆吗。”

  庄莹儿说:“也算一家道馆吧,我们就是接这些事情来做,赚讨生活的,但也是一家客栈啦,因为,妖妖馆大多接的都是外地的妖事。,大算人来妖妖馆都要住宿,吃饭。所以馆主就把妖妖馆做成了客栈的原由吧。”

  赵千元说道:“馆主真有生意的头脑,连住宿和吃饭的钱都赚了。”说完两个姑娘哈哈的发笑。

  庄莹儿说:“好像也不全是这样子吧,我听馆主说过,说他称不上道士,我们妖妖馆对外不是说道士或道姑的,而已自称降妖师。”

  赵千元不解的说:“这是为什么”庄莹儿说:“我听馆主说过,妖妖馆的人好像只学了一奇门逓甲,降妖除魔之法,对于道家的道藏,道经,修为并不是很高。所以好像不称道士吧。”

  庄莹儿好奇的问:“你身后这只小狐狸是你的宠物吗。”赵千元说道:“这是我的灵侍,叫灵宝,由于现在的修为很低,只能我和说话,还不能和你聊天说话。不过咱们说的,他都听得懂。”

  庄莹儿说:“这样不是只有你才能和他沟通说话了。”赵千元说:“是啊,不过他应该很快可以修到和大家说话的。灵宝可聪明。”

  庄莹儿奇怪的问:“能做灵侍的动物都是修了几百年以上的修为的,怎么不能说话啊,而且他看起来是还很幼小也。”

  赵千儿说道:“灵宝今天才十二岁,跟我一起,根本没有去战斗过。他一生下来就给他母亲,打了印记,给我当了灵侍,所以才会这样子。”庄莹儿又好奇的问:“他是什么品种狐狸啊,我看他的毛色怎么有青色,又有点红色”赵千元说:“哦,他是火狐,技能也是火焰。”

  聊到这,他们就到二楼东北角一个房间。庄莹儿打开了房间,把赵千元领了进来,一个是这个房间很精至,还有洗澡盆,和桌椅板凳。是一间上房。

  庄莹儿让赵千元先坐一会说:“我去给你拿两身衣服,小保一会就拿洗澡水过来,给你洗个澡”

  赵千元,赶出家门,在街上游逛了两天,昨天还打斗了一个晚上,全身疲惫极了。全身也臭死了,现在无疑就是洗澡热水澡,再好好的睡上一觉,对现在的赵千元来好,是最好的事情了。

  然于庄莹儿观人入微,看看了赵千元的状态就知道赵千元现在最需要什么了。不一会,小保挑着水,进来了,对赵千元说道:“小姐,我给你放洗澡水。”说完把水倒进了洗澡盆之内。来来回回几次,洗澡水放满了,小保便说道:“洗澡水放好了,你慢慢享用。

  还有什么跟我说,大声的叫小保就行了,”说完便出去了,也把房门给带上了。赵千元看看小保,小保就是一个十七岁的小伙计,为人都很热情。

  庄莹儿刚刚自已需要的都在我没有要求下做好了,虽然苏默寒这个小伙子骗了自已来了妖妖馆,但也是出了好意。虽然再自已没有完全不知情况下成了妖妖馆的降妖师,但自已冒名妖妖馆的事,切得了最好的解决方案。

  又想到自已的修为怎么可能完成得了妖妖馆的任务嘛,赵千元脱了衣服,进了澡盆,洗起澡,不一会,庄莹儿,在面外叫呼着,赵千元一听是庄莹儿的声音,便应了一声。

  庄莹儿就进来了,看到正在洗澡的赵千元,便说道:“这温水泡泡,特别的解乏。”又问起:“你怎么跟着臭小子回来的”赵千元才把昨天事情,头头尾尾的说给庄莹儿听,事情说完后,赵千元的澡也泡好了。

  换上了庄莹儿的衣服,庄莹儿平时是穿着酒保的衣,不过女孩都爱漂亮,也有好多漂亮的衣服,又帮了赵千元好好的打扮了一下,赵千元本来就长得漂亮,身材又很好,这下梳洗过后的赵千元,可把在自家府里的气质美貌都显示了出来。

  虽然庄莹儿也很漂亮,但和这时的赵千元对比,暗然失色了,连庄莹儿对赵千元赞不绝口,说:“有天仙美貌。自已是男人,也会喜欢上赵千元。”赵千元对自已的容貌也是向来自信。但是女生也有害羞的时候,便说:“宝儿姐,别取笑我啦。”两个女子一般戏闹之后,

  庄莹儿便说:“你好好的休息吧,在这里有什么事问我就可以了。”然而赵千元切说:“你还是带我了解了解这妖妖馆吧,我刚来妖妖馆,还是有一点点怕,还有馆主刚刚醉得哪样子给我印记,我怕。”

  庄莹儿哈哈大笑的说:“馆主早就知道今天咱们妖妖馆里有新人加入,才再柜台哪里等着的,至于醉成这样子,你以后就了解了,”

  便领首赵千开始对妖妖馆的介绍了,一边向大堂走去,赵千元也跟着在后面。而灵宝,已经累到不行,房间里找了个地方,好好的睡起了觉。

  赵千元跟着庄莹儿来到了大堂,苏默寒见到这时的赵千元,直接这姑娘的美貌给阵住了,自已都没有想到带回来的是这么一个大美人,由于回来的时候天色很早,赵千元的脸还有一点点脏,衣服也脏污,发型之类有一点乱,苏默醇根本没有注意赵千元的容颜如何。

  眼直直的看着赵千元,现在快到响午的时候,一些降师门也来了,也有一些客人了。看到庄莹儿身后一美女,都眼前一亮,都在问庄莹儿这美人是谁,客人只是看看,这里可是妖妖馆的降妖师的大本营,这些降妖师看到莹儿后面一大美人,可不老实,都去问庄莹儿,这美人哪来,是你家哪个门远亲之类的。

  个个上前和庄莹儿套近呼、庄莹儿切不理他们,和赵千元偷偷的说:“你看这些单身狗,你说他们能称道士吗。”两个女子都在笑,笑完之后。

  庄莹儿对这群降妖师说:“看你们这一个个样,好色登门之徒,还敢说是降妖师。没有过美女啊”这些降师异口同声的说道:“没有。请莹儿姐介绍介绍。”

  庄莹儿笑笑的说道:“这是我们新来的降妖师,是城东赵员外的千金哦,你们感觉一下,你们配得上吗”。

  赵千元一听到庄莹儿说到自已家族,不好意思的站出来说:“没有啦没有啦,我现在只不过给赵家赶出家门的野丫头啦。”庄莹儿切一边哈哈大笑。

  这些降妖师们一个个上来拾话,都给庄莹儿给赶了回去,和赵千元说道:“别拾理他们,过两天就好了,现在看你生眼,自然这个样子。”

  领着赵千元来到了一个榜文旁边上,指着榜文说:“这就是我的妖妖馆里的任务接受榜了,有甲级任务,这里的任务由馆主认为的甲级降妖师的才可以接,当然甲级的也可以下面的乙级丙级的任务。中间这里的是乙级的,下面的这里的丙乙。”

  赵千元听后,说:“哪我是什么级的”庄莹儿拿看起赵千元的右手看了看赵千元的妖妖印记,说:“我们的印记有黑色的丙级,银色的就是乙级,然而金色的就是甲级。你现在的是黑色的,所以你现在丙级的。”

  赵千元说:“哪我可以接丙级的任务哦,”赵千里看看了丙级里的任务,丙级里的任务大多是小任务,连私熟代教的任务都有,但最多就是为平常百姓家的事,净土啊,看日子之类的,还有帮忙照看家里老人都有,里面写着时间地点。报酬也相就应低。

  又看看了乙级的任务,乙级的大多是降妖捉鬼的任务,报酬也相应的高一些,

  又看看甲级任务,甲级的任务也是降妖和捉鬼。还有一些大的法事之类的。

  庄莹儿看看了赵千元说:“你也可以给乙级的法师当助手,去做乙级的任务,不过钱呢,就看乙级法师怎么给你分了,在这里接了任务要和我记报,做完事,和我拿银两,不过降妖法拿不到这里所记得银两,只能拿到九成,还有一成给妖妖馆。”

  赵千元说:“馆主还真是管理有道啊,这么周密。”庄莹儿说:“其实妖妖馆开馆到现在都几十年了,当然有他的规定啦。”

  两个女子聊着着,走到了,柜台前,这时我的苏默寒还在盯着赵千元看呢,还是盯着赵千元的胸看,赵千元虽然才十七岁但是,发育着非常好。十七岁也是女子最好看的年华,然而。苏默寒刚刚二十岁,大赵千元三岁,这时正是血气方刚,一下子就给了赵千元美丽的样貌给迷住。

  庄莹儿看到这个情况,直接给了苏默醇一锤打到了苏默寒的天灵盖上,这下苏默醇一下个满眼星星了。

  庄莹儿对他说:“看够了没有,”这一下子苏默寒算是从赵千元的美色中出来了,一下子变成很不好意思。

  机灵的他想到,便说:“刚刚城西二十里地的王家庄来活了,说王家庄前面五里地有一处古宅,说哪里闹鬼,有村民到哪里路过时,见过,用了神算机算了一下,这是神算机给的图案你看一下,降妖金在这里,”伸手给你庄莹儿一个袋子。

  神算机是妖妖馆馆主用周易和法术结合做出一种可以测算出任务大概情况的一种机器,再由馆主,或是庄莹儿来分难道为几级任务。

  庄莹儿接过图案看了一下,说:“有一只凶灵,算是历鬼,道行有一百多年,当是下面这一线,应该指的是有别的东西,或许是妖,或许是阵法,也有可能是结界”

  苏默寒说:“莹儿姐,这是几级任务啊,”庄莹儿说的:“正常这算乙级任务,不过要等馆主要决定是不是乙级任务。”

  苏默醇听到是乙级任务:“哪这任务就给我做吧,我是乙级降妖师。可以接这个活。”庄莹儿说:“要等馆主来确认。”苏默醇说:“确认什么啊,一般不都是你定的。而已这次有19两银子,我带上赵千元一起去,。”

  庄莹儿看了看图,这个图显示的的确不难,再说乙级任务里能有19两银子的报酬算是很高的了,大多都在十两左右。近水楼台先得月,自已便决定了。便说道:“好吧,哪我就记你接了这任务。”

  苏默寒开心的说到:“哪我这就去准备,明天一早便出发王家庄”又对赵千元说:“你先去休息休息,明天一早我带你去降妖去。”赵千元看着苏默寒的自信。自已本身也非常想见识一下,正真的降妖师是怎么降妖的。于是点点头。

  第二天,苏默寒和赵千元便一大早便起来了,两人在妖妖馆门口相等候,两人一见,赵千元见苏默寒胯着一个黄色布衣袋,赵千元一好奇便问了你这袋里装着什么。于是苏默寒给了赵千一个鞭子当作武器,说:“这个是我在扬州城找到一个比较合适你用的武器了,昨天泡了一个晚上的。艾叶,茱萸,无患子的水,攻击鬼魅妖邪有一定的伤害,”

  因为普通的武器没有特殊处理过的对鬼魅妖邪的攻击是无效。又给了赵千元一个竹筒子,说道:“这里面装的是,桃木粉,可以把桃木粉散在你的鞭子上,或者,直接散在鬼魅身上都可以”

  一个时辰左右便到了,王家庄,毕竟才二十里地,就扬州城外的村庄。属于扬州城直属管辖的村庄。这一路上,苏默寒向赵千元介绍了鬼魂和妖邪的分别的有效方法,总结一下就是,一般情况下,鬼魅是在灵性之物死后,而灵魂离开身体,有效攻击为法术,阵法,有让鬼魅害怕的之物的攻击为有效,简单来说就是魔法攻击。而妖邪一般是动物或其它物种和吸收天地灵气,到一定修为而成为妖物,对一般的法术和阵法来说攻击效果不大,当然也是降妖师的修为有多高,但最直接就是武力攻击,因为他碰不是死后的灵体。本身是活物,简单来说就是物理攻击。

  苏默寒和赵千元来到了王家庄,王家庄的老少男女,不少人在村口等待,来接他俩正是村长,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村长向苏默寒和赵千元介绍大约的情况,目前还没有伤到人命,有几人都是人带着牲口在哪里路过古宅时,地面会动,古宅有发出怪声,而未见人影,人跑得及时,然而牲口切不见踪影。都认为是妖邪作怪。劳请大师作法驱邪。

  随后,村长便宜带着苏默寒和赵千元来到古宅,苏默寒对四周,前后,都观看了一下,这个宅子虽然离王家庄有五里地之远,周边没有人家,这宅子之大,可见以前是大户人家,或者是武林人家,才有的房子。

  苏默寒对村长说:“你们先回去,我要先查看地势,查明是什么妖邪,然后再收妖,你们在这里,我们要分心”老村长和几个村民告辞回了王家庄。

  赵千元认为这就要开始干活了,便要大步的向层里走去,一把给苏默寒给捉住的说:“咱们在没有开始之前有一条工作是必须要做的,哪就是查看地势”其实是苏默寒在教他最基本的路子。

  赵千元看了看苏默寒,眼睛大大的望着他。赵千元在降妖这方面是绝对面的萌新,突然感觉到,这里面有满满的套路。

  苏默寒说:“进宅之前先看一下这地方的地势风水如何,不过这房子,你看,我们站的这石板路,并非直直一通到低,略有弯曲,这宅子坐北朝南,南面和西面,都是两边是农民作地,而东边是未开荒的草地,三面开阔,而后面是一片子林子,而此处地势较高,有一种后靠山,而望平川的感觉,阳光充分,通风。在这里建房子的,是很看中这个风水的,是一块福地。而已这种地方一般不藏鬼邪为多。看这房子样子,和破旧的样子,怎么样都有上百年的时间了,比后面这林子还要早一些,咱们进林子看看吧。”

  苏默寒和赵千元进了林子查看一下,发现这林子的树木都不是很大,粗细都差不多,但同时发现,这些树木下半面,主杆这里,异常光溜。一颗树都没有分出支叶来,连一些正常的树木常见生茵,都不见,地面上一颗草都不长,全部是落叶,苏默寒感觉到奇怪,灵宝一树林子,就一直在刨土,好像地里有东西。

  赵千元问灵宝,“怎么回事”。灵宝和赵千元说道:“自已能感觉到地里好像有东西。好像很大,但不知是什么”。 苏默寒查看一下,灵宝刨出来的土,查看了一下,土里有白色的粉尘,一闻便看是石灰。

  赵千元把灵宝说的话,也说给了苏默寒听。查看完了之后,苏默寒和赵千元回到了,决定进古宅。

  古宅正门前,苏默寒正要在这古宅的正门布阵法,没有想到的是,阵法的手势才做起来,还没有做两个手势,咒语也没有念到一半呢,地就动了起来。古宅内发出一阵,恐怖的历鬼的声音,说:“哪来的臭道士,敢来我这里散野。”

  这一声把赵千元给吓得,小声说:“这鬼魂都不是怕阳光的吗,怎么大白天的,就敢出来啊”

  苏默寒回赵千元说:“鬼魂通过修练,可以在一定的时间内在阳光低下。不过再高的修为,也怕阳光,。他还没有出来,只是在古宅里面。”

  苏默寒一步一步的走进古宅,赵千元也是跟着。一步一步的走着。苏默寒这时用了两片叶子,在自已的眼睛擦了一下,这是开通眼,让自已可能是看到鬼魅,的一种方法。

  他没有赵千元,天生能见万灵的双眼。苏默寒再起手势布个阵法,可是手势一起,地面又动了起来,马上又停止布阵,本来阵法是苏默寒拿手绝活,但不知为何,这里一起阵法,地里下就好像有东西,让苏默寒不敢乱布阵法。

  苏默寒推开古宅门,进了古宅,但没有看到鬼魂,然而赵千元的双眼不一般,一眼便知这鬼魂正在苏默寒的前面,下意识直接就一鞭子过去,这一鞭子过去,打到这鬼的右肩膀上。

  这下破了鬼的隐蔽之法,显出形来,穿一身黑袍,苏默寒是有见识的人,一眼看出这是一个方术士死后变成的鬼,显出形的鬼气恼的说道:“原来有天生通圣眼的人要,怪不得可以破的我隐蔽之法。”

  苏默寒从布袋里拿出一条红绳,这是染了朱砂的,红绳两头都有两枚铜钱,拿道红绳的一头,便向鬼魂扔了过去,这鬼魂生前是这个方士,也懂这些,不怕,拿起身边的木头,就对扔了过去。

  苏默寒这个攻击落空了,赵千元一看,马上叫出:“灵宝”一只小火狐,迅速的从门外跳进来,对着鬼魂攻击自已的天生技能,火焰。鬼魂,这一下又没有躲开,这下受到火焰的攻击之后,这鬼魂算是受了一大重伤,但还是站起:“还有青丘火狐,怪不得,不过你们今天都要死在这里,便发出鬼叫:

  这一鬼叫,整个古宅都在动,机灵的赵千元,一下就感觉到这不对,地下好像有动,拉着苏默寒就向外跑,苏默寒本来不想跑,还想和这鬼魂斗一斗,结果给赵千元一拉,出去了,不过,赵千元有一种天生的带来的危机来临感。

  两个人和小火狐,刚出古宅不久,整个古宅,塌了下来,扬起了一大阵的灰尘,慢慢的从灰尘显出一个形状,一人半多高,两三人长的大东西出现了。

  灰尘过后,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个大蝎子,这下把赵千元给吓到直说:“妖怪两字” 苏默寒一看,起手势,口说咒语,起了一困妖阵。一张黄符从布袋里飞了出来,苏默寒大声一叫:“起”黄符飞到蝎子妖的面前,把蝎子妖给困了起来。

  赵千元的眼睛能见万物的他,看到这只鬼魂在蝎子妖精的脑壳里,便和苏默寒说:“鬼藏在妖精的脑壳里面”没一会的工夫这困妖阵给蝎子妖给破了。

  苏默寒连退三步,赵千元连忙上去,就是一阵鞭子攻击,赵千元学过一些武术,但是这鞭子是软兵器,对这个大妖怪,还有硬甲的动物妖怪,伤害真的太低,灵宝也出去攻击,一样,现在的灵宝纯魔法攻击,对这妖怪的伤害也是不高。

  蝎子妖的一钳子过来,向赵千元打了来过,赵千元,轻功还是不错的,马上躲开,回手就是一鞭子向蝎子精的脑门打去,赵千元这一攻击,心里要试一试能不能给鬼魂有务害,但是这是一只成精的蝎子,哪有这么容易给出伤害啊,蝎子回来就是一尾巴的攻击了,横扫过来。

  这下苏默寒又起手势,布起来,万索困阵法,这一阵法一下用了十四道黄符,赵千元和灵宝连连躲开蝎子妖的攻击,没有回攻的能力,见苏默寒叫声过来时,马上到苏默寒的身边来,这下蝎子精进了苏默寒的万索困阵。进了万索困阵后,苏默寒正想大显身手,展示自已的武艺的时候到,也正想给赵千元面前表现表现,刚握起拳头来。

  哪知,赵千元,刚刚给蝎子妖精的一顿追打,可把他打怕,当然也不知苏默寒起了这个阵法,赵千元的个性可是,可是打得过打,打不过跑的主。

  一手拉住苏默寒的手,进向林里子跑,苏默寒给赵千元给拉跑,连连说:“别跑别跑,”这时的赵千元哪听到苏默寒的话啊,心里想的就是跑。

  跑了一会,进了林子深处了,赵千元也跑不动了,回头一下,蝎子妖精没有追来了,半噂着大口大口的喘气,而这时的苏默寒说:“你跑什么啊,累不死我啊,”

  赵千元:“这蝎子精太历害了,打不过打不过,皮太硬了,怎么打啊。”赵千元大口喘气大口说话。脸气给这一跑,变得红通红通的。这里的赵千元在苏默寒眼里就是一个天仙一样。

  休息一下的苏默寒看看了这林子,和自已的位置:“这片林子,的土里有石灰,蝎子怕这东西,一会我来正面对付他,你找一重物绑在你的鞭里未端,这样子攻击就比刚刚的攻击有效很多。

  不一会,蝎子妖精挣开了,万索困阵法,便向苏默寒和赵千元这里追加,苏默寒一下就查觉到了,再起阵法,想布个起扬阵,这个阵法就是可以阵法里吸收大量风力,让阵法里的土飞扬起来。好让土里的石灰也扬起来,对蝎子有效攻击。

  但是这个坏事的赵千元,正在给自已的鞭子绑一个石头时,完全不留神妖怪来了没有,一会的时间,就蝎子就到了赵千元的面前,一尾巴过去,把赵千元给扫到空中,苏默寒见状马上跳起去接赵千元。连阵法都没有起来。

  赵千元给这一扫,本来胆子也不大,加上是深到骨里的打不过就跑的性格,又来一出,拉苏默寒就跑。

  苏默寒的无奈啊,连正面和这妖怪过招的机会都没有,心里叫一个苦。就算不用法阵,就双拳这个妖怪打,也未见得输啊。然而一招都没得出。

  不一会跑到了山脚下,苏默寒说:“不可以向山上跑,这可跑不过哪妖怪。”赵千元急急的说,哪向哪里跑。

  苏默寒指东边的未开荒的草地说:“只能向哪里跑了,现在是正午,阳光最烈的时候,蝎子怕强光,一会我来正向对付他,你在一边看的行不行,别怕。”

  说完两个人向东西的草地跑了去,不一会,就来个草地上,苏默寒叫赵千元自已身后一些,心里想,自已就在这里好好的在美女的面前表现一下自已。这次不打算起法阵了,就可算双拳痛打这个妖怪。

  不一会这只蝎子精又追加上来,这时个苏默寒正想向着这时的太阳强光。就要出手刚起跑两步,从空中飞来一个宝剑,而这宝剑,自已还认识。再仰头一看,一个身影从自已的上空而过,这妆扮,苏默寒再熟悉不过了,只见身影一脚踢在了蝎子精的脑门正中间。蝎子精不受这力量,连退好几步。而这身影落在了苏默寒的面前。

  这时的苏默寒脸如死灰,心里串过几个字:“宝宝心里苦啊”,这家伙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大这个时候出现,这不是来抢自已的光辉形像吗???

  而这个身影,是一个女人,面容㪛好,婷婷而立,打着发巾,穿着轻装,小手部和小腿部,都带防布条,这是一身,侠士的打份。苏默寒口里小小声的说道:“谢嘉惠”

  谢嘉惠回过头来就是大骂:“臭小子,连一只蝎子精都不过,还给追了几里地,你佩不佩当降妖师了啊”

  苏默寒低着头,脸如死灰,不敢说话,连退了几步。可见谢嘉惠这女人之强势。

  这里蝎子里面的鬼魂说:“打不过还来一个帮手,哈哈,一样吃了你。”而不知自已大难临头了。

  谢嘉惠转回身来对蝎子妖精说:“灭你,我都不用法术和武器”说完直线走近蝎子妖,蝎子妖一钳子过来,向谢嘉惠迎头咂下去,谢嘉惠身体一欠,躲过这一钳子,随手一拳打到这钳子上面,听到一非常清脆的声音(这声音如同吃螃蟹钳子夹碎螃蟹的大钳子一样的声音)

  谢嘉惠又速度跳起,一个回旋踢,打到蝎子妖精的下巴这个位置。蝎子精整个给打翻了起来,落地马上又抱住了别一个钳子,硬硬的把这个母钳给拔了下来。蝎子一下的痛苦到了极点,蝎子回身想跑了,用尾巴进行攻击谢嘉惠,想边打边退,哪知,谢嘉惠的身体左欠一下右欠一下,都躲过的攻击,又快速的再尾巴的第三节处,一脚足彩下,听到非常明显的一声骨折的声音。一个蝎子精,就这么三下给谢嘉惠搞定了,用时不到三分钟。

  看赵千元目瞪口呆的,灵宝给吓得直跳到赵千元的怀里,这也太凶残,然而苏默寒的脸色极为难看,因为本来就想在赵千元的面前好好的表现的,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谢嘉惠的突然杀了出来,把自已要表现的风光,一下子抢的刚刚净净的。

  蝎子精的一对钳子和尾巴都给谢嘉惠打完了,已经没有什么攻击力了,然而在这蝎子妖精里面的鬼魂也给谢嘉惠的战斗力感觉非常的害怕了,但自已不能在这里呆着,赵千元的双眼是看得到自已的,现在应该逃跑,刚出蝎子的身体,向林子跑,就给谢嘉惠一手给抓回来的,一脚踩在鬼魂上,拿起一张黄符,口中说几句咒语,扔在鬼魂身上,在拿一个黄色袋子,打开袋口,又口念咒语,念完一句大声:“收”把鬼魂收进了袋子里面。

  谢嘉惠叫一声:“臭小子,接着,”把黄袋子给了苏默寒,苏默寒接着袋子,对他说:“嗯,咱们馆新来的,赵千元。”声音有点小,表情有点无奈。又说:“这是女魔头谢嘉惠。”

  谢嘉惠一听女魔头三个字,一脚踢过去,拍一声,踢再苏默寒的屁股上,:“找死是吧,臭小子,给你一次机会好好说话”

  苏默寒看了看谢嘉惠,再对着赵千元:“女侠谢嘉惠,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说了不停,这话都不是说给赵千元的听,其实都是说给谢嘉惠,最后的总语就是:“啥都好,就是凶了点。”故意气谢嘉惠。最注要是抢了他在美女表现的机会,生闷气,然而没有办法,打不过谢嘉惠,现在只能过过嘴瘾了。

  谢嘉惠太了解这苏默寒,故意抢他的任务,让苏默寒再美女面前当不了光辉形象,心里看到苏默寒倒霉,心里很是开心,其实也知道苏默寒的实力。这时的谢嘉惠不和苏默寒胡闹了,把目光注意转到了赵千元,一见赵千元,这女孩长得真好看,还抱着一点小狐狸。便走到了赵千元的前面。

  灵宝看谢嘉惠走过来,吓给得直直发料,而赵千元也给谢嘉惠的气势给压得,不敢乱动。灵宝央求着赵千元:“你要保护我啊,要是他把我当成妖怪,还不把我撕吧撕吧给吃了。”赵千元回:“我也怕他啊,感觉他就是一个大魔王一样。”

  谢嘉惠过来对着小狐狸看了看,说了句:“可以抱抱你的宠物吗”,灵宝听了这,本来就怕,灵宝对赵千元说:“你不要答应,他会把我吃的了”而赵千元感觉谢嘉惠没有对灵宝有恶意。而且心里害怕他。说了句:“好啊”

  谢嘉惠抱过小狐狸,开心得小孩子一样,又模又玩的。灵宝吓得直直发抖,谢嘉惠感觉到灵宝怕自己,拿出肉干,和小狐狸说:“咱们当朋友好不好啊,小狐狸。”灵宝本来哪怕,但给谢嘉惠这么一说,心安了一点,有爪子探了探肉干,看谢嘉惠是不是真的给,谢嘉惠把肉干放在灵宝的嘴边,灵宝吃了一块肉干。这时谢嘉惠再问灵宝,你能不能听懂我的说话,如果听懂你点点头。灵宝点了点头。

  谢嘉惠大喜,哪你到我肩膀来,灵宝一下上了谢嘉惠的在肩膀,这下谢嘉惠更开心,说一句,到这边的肩膀来,灵宝就照做。一会的时间,谢嘉惠和灵宝玩得开心得不得了。

  赵千元看得无语,灵宝怎么这么快就接受他呢,心里正在疑问时,苏默寒说:“谢嘉惠就是这么一个人,女强人,同时也是少女心。”心里正想着,占着自已武功高,了不起啊,一个小蝎子精,老子一样可以打趴下。

  谢嘉惠听到苏默寒说自已。把灵宝还给了赵千元,说:“别听臭小子乱说,刚刚这小子想在你的面前表现,给我抢先了,心里正在不服气呢”直接把苏默寒小九九说穿了。

  苏默寒:“够了够了,打脸也没有这么打法的。”不耐烦的说着。

  谢嘉惠,赵千元发哈哈大笑,一阵笑声后。谢嘉惠看看了赵千元腰间的鞭子,只是一个平凡的鞭子,刚好这次去苏州得了个宝物鞭子。

  从包里面拿出一个鞭子。这鞭子还漂亮,赵千元看到这鞭子发出淡淡的金光,一眼看这是神器。

  谢嘉惠把鞭子递给赵千元:“这次我去苏州城,帮苏州城里,武器世家诸葛家消灭一条千年蛇妖,没有想他们把蛇妖的筋,抽出来,结合了,金丝,天蚕丝,钢线等,鞭子尾端是一块朱丹石,威力不凡,鞭子把手是桃木所制,长一尺三。”是降妖除魔的好利器,送给你,当见面礼吧。

  苏默寒:“大手笔啊,诸葛家的神兵利器,可千金难买的。”

  赵千元,不敢收这么贵重的物品:“这么贵重的,我不敢收,”

  苏默寒一口掐话:“收着收着,她平时赚几百两的任务回来,请吃一个好的都没有,难道一见大手笔,收着收着。”

  谢嘉惠:“你收着吧,我用的是剑。不善用于这软兵器。”手按赵千元的手,意思就是收下。:“这鞭子还有一把武器” 谢嘉惠在把手最未端,有一个像桃子一样的形状,谢嘉惠用手拎了两下,从鞭子把手拉出了一把长一七寸的三角凌匕首。非常锋利,有一点寒气逼人。

  赵千元的双眼看这匕首,发出的金光比刚刚的鞭子还要强烈,接过来细细一看,这匕首里刻录,道家葳经,伏魔经,在里面。这鞭子可以说是千年难得一见的降妖法器了。

  这时都快过了午时了,三个人回了王家庄,交待了完事了,王家庄也备好了饭菜。三个人在吃饱喝足后,便起程回妖妖馆。这一路上,因为同样是女人的关系,赵千元和谢嘉惠两人玩得好得不得了,而把苏默寒冷漠在一边。赵千元也自已的情况大约的说给了谢嘉惠听。

  本来赵千元想求谢嘉惠教自已法术等。谢嘉惠给赵千元出了个主意,让馆主教。因为馆主的道行,在妖妖馆里面是最牛的。还告诉赵千元。馆主最怕的就是女生发嗲。

  三个人回到妖妖馆时,已是傍晚时分,这时的妖妖馆是最热闹的时候,昨天赵千元这个时候去休息了,没有见识到这热闹的场,不过他来妖妖馆的消息已在妖妖馆里传得开,都说妖妖馆里来了一个大美女降妖师。妖妖馆内,基本上都是男的,毕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职业,不是出身不好的,或许家里本来就是做相关行业的,大多都是道馆里出来的。毕竟在妖妖馆里赚的银两要比道馆里赚的多,妖妖馆是任务发配,得相应银才,而道馆大多是馆主发配。很多有本事的道士就来妖妖馆当降魔师。但是做这职业的男人讨女人,一般还不好讨,一出任务,几天不回家,有时任务危险,连回来都难说。一听妖妖馆里来了个大美女,哪还不是众星捧月。当然妖妖馆里面也有几个女的降妖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妖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妖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