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单元
涛清涛涛2019-06-24 14:095,633

  这一次,在带赵千元出任务的谢嘉惠到了宣州城来降一只历鬼,,谢嘉惠赵千元收完历鬼,回扬州这路上,由于错过了宿头,便到一个破损的月老庙里过夜,又刚好天下大雨,两个女孩,湿着身子进了月老庙,一进月老庙,看中堂的地方升起来一个火堆,坐在火堆旁边有两个男人,一个男身才魁梧,裸着一条大手臂,面色凶恶心,身边放着一把长刀,另一个是,身才比较瘦小,背着弓箭,左手拿着一把弯刀,一眼看出这是山上的猎户,离火堆远一点点,有两个道士,年纪大约在二十多到三十之间,赵千元的双眼看出,这两个道士是修行之人,身上有淡淡蓝光,说明这两个道士是正真的道士,并非江湖骗子。右边草堆上有一个书人,好像身上和赵千元谢嘉惠雨水淋湿了,给冷得发料。

  这时这两个猎户看到赵千元身旁有一个狐狸里,高兴的说起来,有猎物,赵千元一听,一看,这两个家伙正看自已的侍灵,叫了一声:“灵宝上来”赵千元狠狠的说了一句,:“这是我的宠物,不是你的猎物。”这时身体高大的猎人说道:“老子看上的猎物就是老子,你这小妮子,小心头把你头给拎下来了。”赵千元和谢嘉惠听到这话,都起动手,赵千元,的手放到了身后拿起来了鞭子,谢嘉惠而握起来拳头。这时,一个道长说道:“兄弟,这两个女人,你惹不起。别说这女人你惹不起,就哪只小小狐狸,你也惹不起,坐着吧,雨停了你俩就走吧。”

  而这猎户是粗鲁之人,哪听得道人如此说来,便站起来了,这时谢嘉惠正要出手,见刚刚说道的道士,飞快的到了这猎户身后,一只手放在猎人的肩膀上,猎人似乎给这道人的手压得,站不直,道士再出力,把这猎户压到地上坐着。旁边的瘦小一点的猎户感到这是高人,拉了拉这身才魁梧折猎人。意思是别多事。

  赵千元和谢嘉惠看猎户不再狂语,也在火堆旁坐了下来,烤起火来,赵千元看哪书生冷得发抖,便拉书生也过来,说:“这里有火堆怎么不来烤火。”书生看了看这个猎户,有点怕不敢过去,赵千元一眼看出这是怎么回事,欺负书生不让他烤火。赵千元说:“来烤火,不怕”这下赵千元故意把自已的鞭子露出来,本来这鞭子是装在外衣包着,毕竟一个女孩子家家,带在兵器在身上,有损形象。而这露出来给两个猎户看,是告诉这两个人,自已也是练家子,要打架,不怕。把书人拉到了火堆边烤火。

  这时雨水已停,但一样,天色到了傍晚时候,这时两个道士说道:“贫道,奉劝各位速速离去,此山不太平,有妖邪做恶,天色近晚,我与师弟两人是前来此山诛妖的。”

  两个猎人听到有妖邪,先是一吓,然后一灰溜灰溜的走了。书生听也怕,也正要离开,这是赵千元开口说:“书生你还是别走吧,这天色马上就黑了,如果真有妖邪,我看你也跑不出这山林。这里有道长,或许更安全。”

  两位道长听了赵千元这听大吃一惊,说道:“知道两位姑娘非普通人,当敢和妖邪所为敌并不多见。我还是劝两个姑娘速速离去为好。”谢嘉惠的直性子想骂这两个道士,切给赵千元给压了下来,

  赵千元说:“我们两个弱女子还是呆在道长身边吧,这样比较安全,不知这是什么妖物,是怎么害人的说来听听。”这是赵千元的八卦属性,并非为了解敌情。

  两个道人给赵千元说得无语,便回答了赵千元的问题说道:“这妖物是何物所化,尚不知,但这些妖物吸收男人精元为食。我们师兄弟追查多日,发现在这些妖物,正在此山中。本以我和师弟两人,以身做引,吸引妖物出来。”

  赵千元看看了哈哈大笑说:“就你两这身打扮,还做诱儿,我是妖物我可不出来送死。”赵千元在看了看书生,心生一计。走到书生面前说:“把衣服脱了,”

  书生给赵千元吓得,哪里肯啊,赵千元做下吓人的姿势说:“你没有听道长说吗。这妖物专吸男人精气,你看这身打扮,肉美极了,我要是女妖精,我也选择吃你啊。”给赵千元拉到草堆里面,说:“快脱了,把衣服扔出来。不然妖精就来吃你啦”把书生给吓t听得,把衣服给脱了,扔给了赵千元。

  赵千元拿着衣服到了谢嘉惠面前,说:“嘉惠姐,换上吧” 谢嘉惠一看,头一转,说了句:“不换,要换你自已换。”

  赵千元回:“我都够想换上男装,调戏女妖精哦。但是你看咱俩我身材,你的高度和这书生差不多,你一直接是轻侠女装,不认真看,哪知道是女人啊,再说了我穿这书生的衣服也认得出来是女人啊。”手指了指谢嘉惠的胸,再指了指自已的胸。暗里的意是说自已的胸大,就算穿上书上的衣服,也是个女人。而谢嘉惠的胸小,穿上书生的衣服认不不出来。

  这下把谢嘉惠给气得,说自已的平胸。哪个女人都不接爱自已这个啊,但是事情到了这样子了,也只能这样子,拿过衣服哼了一声:“胸大了不起啊,胸大无脑懂不,哼”。

  赵千元看谢嘉惠接过衣服了,就是表示愿意扮上了,连连顺着谢嘉惠的意思说:“对对对。我无脑我无脑。”两个女人到了月老像后边,谢嘉惠换上了书生装。赵千元把谢嘉惠自已换下来衣服给了书生换上。这两人换上了装。

  所谓男生女相就是好看的,谢嘉惠直接来个换装,女扮男装,是种帅气自然的秀人,赵千元把谢嘉惠打扮了一下,更加的有书生和男子气味。

  谢嘉惠顺势起撩一撩出这烂主意的赵千元,把赵千元,一手抱进怀里,右手食指摸了一下赵千元的下巴,:“小美女,今晚陪小爷春宵一夜如何啊。”赵千元配合的说到:“受撩受撩,么么哒。”这下谢嘉惠切无情的左手放开赵千元,赵千元失重,趴一声摔到地上。

  赵千元从地上起来,狠狠的看着谢嘉惠,但没有说什么。

  这时两个道长说,:“如此不可,妖物非凡,你们如此,以身犯险境的。”而不知这两个女子也是降妖师,对妖物一事,他们不怕,还有闹着玩的心态。

  赵千元回道:“你们就等你们的妖物出来,捉妖便是,真啰嗦的”

  一阵妖风吹来,赵千元和谢嘉惠都意识到了,妖怪就要来了,赵千元,把谢嘉惠向外一堆,自已拉着书生,藏在了草堆里,看两个道士还站在中里,低声的骂道:“还不藏起来,等妖精来了再跑吗??”

  一个道士跳上的横梁,一个躲到月老像后面。谢嘉惠理一理身上的衣服,拿起了书生的一个本,假莫假样的,读起书来,不一会儿,外面就来了一个美女,这美人的打扮身姿都是非常魅惑人心。

  谢嘉惠看了看:“这深山老林的,又破老道庙的,夜晚来一美女,这是让小生遇鬼魅呢,还是妖邪呢。”这个美人听这书生如此说来。心里一惊,而赵千元,一眼看出是一只蝴蝶妖精所变。赵千元顺着门外看出,发现门外还有妖气,原来作怪的还不是一个只妖。给了两个道长暗示不要轻举妄动。

  这美女马上回神说到:“奴家是人,这错过了宿头,这才回来破庙过夜嘛”美女见这书生如果镇定。心里反而不安。

  而在一边的赵千元对谢嘉惠演技,是狠的咬牙啊,看了一下,这妖怪背向自已,这下给谢嘉惠拼命的提示,用辰语提示。撩他,撩他啊,身体也做出撩他的暗示。谢嘉惠看了看赵千元,白了他一眼。

  谢嘉惠:“小娘子穿着如果轻溥,难道是小生取暖不成啊。”女妖精听到这话,认为这只是一个轻溥书生。便说:“哪是自然为公子暖身”说话语气妖媚。

  谢嘉惠一手把这女妖精拉到怀里,发出哈哈大笑,另一只手,偷偷在女妖精的腰下面起了手个手势。同时谢嘉惠眼光刚好看到赵千元哪里,赵千元,马上给谢嘉惠暗示,外面还有妖怪,谢嘉惠看了赵千元几个手势,猜了大概的意思。因为知道赵千元的眼睛非常不凡,可以看到常人所看不到的妖气。把手的法阵消了,反手摸起了这女妖精的脖子调起情来。

  但同时发现这女妖精的脖子到肩膀这些有好多牙印,有旧的,有新的。谢嘉惠发现这些牙印,心里马上想到,以前馆主讲过,有一些深行比较高的妖怪,或者是妖道,练邪术,以吸食别的妖怪或人的精血为食。让自已的修练达到快速提升。

  不如先制服此妖,然后在想办法引出面后是惑有大妖精之类。

  女妖说道:“原来公子正是性情中人啊,”说完想亲一下谢嘉惠的脖子,但是谢嘉惠可知道女妖这下是要吸自已的血。哪有这么简单给女妖精吸血,右手一翻,身体一转,把女妖放在自已的大腿上,笑笑的说:“这美人怎么急呢”说完右手的食指在女妖精的胸前,画来画去几下。这看起来是随便画,其实在这女妖的身体上画符咒。

  谢嘉惠:“小美人,身才真美,就不知这胸口痛不痛。”女妖精的胸口,突然一紧,胸品非常痛苦起来。这下女妖知道自已碰到了高人。双眼盯着谢嘉惠。一个反手想攻击谢嘉惠,但是以谢嘉惠身手武攻,一手就把女妖精要攻击的手给抓住了。还是笑的说:“听话,不杀你,刚刚在你身上画了灭妖咒,我现在一起咒语,你可完了,把你外面的姐妹叫进来吧,让她们一起服待爷如何。”

  女妖精这一下,感觉自已的命全在这书生的手里,只能按照这书生说的话做,于是大声的说:“姐姐们进来吧”

  从外面飞进来三个女妖,个个打扮的妖里妖气,三个女妖同时也感到不对,便问:“妹妹为何如此之久。”谢嘉惠接话说:“因为我想同你们一起玩啊。”

  三个女妖看起不对,便发起攻击想攻击谢嘉惠,但是两个道士看这情况马上就出手,一个手横梁下来,一个从月老像后面出来,和三个妖怪打斗起来,赵千元看到这情况,也站了起来,想要出手帮忙。谢嘉惠对赵千元使了眼色,又摇了摇头。

  这两个道士的道行虽然不是非常高深,但是还是认真修练了几年,对付这三个女妖,还是略占上风。

  谢嘉惠看这三个女妖打不过,便说:“打不过,还不跑”心里想刚好可以把这两个道士引开,盘问这个女妖。这些牙印是怎么回事。如果真有大妖在练小妖,为自已提升攻力的话,这事情就不简单位了。

  三个女妖给两个道士打得节节败退,退里了庙宇,到了外面緾斗。这是谢嘉惠见两个两道士出去了,便叫赵千元出来。赵千元从草堆里出来,便问谢嘉惠:“为何故意放哪三个女妖走。”赵千元可知道谢嘉惠的本事,就算没有道士,这几只小妖也是谢嘉惠弹指一挥间的事。

  谢嘉惠把女妖的有牙印的衣服拔开,给赵千元看,赵千元看了一下,这些牙印中,新咬的牙印发出一丝丝的黑烟,这黑烟肉眼是看不到,只有赵千元这双眼不凡的眼睛才可以看到。便问:“这是怎么回事”

  谢嘉惠对给自已经制服的女妖说道:“说说这牙印是怎么回事吧,老娘一开心或许不杀你。”同时放开这只女妖。

  女妖见到这两个侠女,如此本事,目前也没有要杀自已便老实的回答:“我们本来是这周边的山上修练的小妖,自已名叫小蝶。大多都是以彩花粉为多的小妖。但前此日子,来了几个穿黑袍的人,他们法力高强,把已修练有内丹的妖,和有一些小妖反抗的小妖,也给吸收了精血,最后留了我们这些还没有修练成内丹的小妖。他们便让我们去吸收人类的精元修练,但是我们吸收人类的精元。第二天刚和我们身体融合,他们便生饮食我们的血液,为他们提升功力。我们也是被逼无奈的。请两位女侠放过我。”

  赵千元听到这里说:“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放过你,恐怕黑袍人也不会放过你。”谢嘉惠便问道:“哪你知道这穿黑袍的是什么妖怪吗。”女妖说道:“他们是人,不是妖。”谢嘉惠和赵千元同时一惊,谢嘉惠说:“有人练用禁术练妖,不好,哪两个道士有危险,赵千元,你带的灵宝,快去阻止他们对打,回来庙宇。”我在这里布个法阵。

  谢嘉惠拿起了一张黄纸,又拿了笔,点点刷刷的写了几个字,又点点刷刷的画了一道符同时对女妖说道:“以你妖身的法力和你天生飞行的技行。这里离扬州不远。你现在快去扬州城的妖妖馆里找人,把这写字的给一个叫庄莹儿的人看,他就会安排,务必让他们速来这里助我。这道黄符你带在身上,可以自由进出,妖妖馆和我这里面的阵法。速去速回。”

  赵千元从未见谢嘉惠如此紧张过。马上追了出去,用灵宝的嗅觉,追踪他们的打斗的地方,赵千元经过几个月的练习,在法术和武攻上都有不少的提高,加快速度的查找中,查到两个猎户已经给吸了精元。死妆非常惨不忍睹。

  发现不远处有人,赵千元凭直感,跳上一颗大树,在树枝上面观察情况,看到两个道士给几个黑袍人给挡住了,和两个黑袍人在动手,但一看实力差太多,没有两下两个道士就给黑袍人的制住了,然后黑袍人让女妖去吸收这两个道人的精气。赵千元远远的看着,女妖精没有骗人,果然有黑袍人做怪,没有点一会的时间,两个道士变成两具干尸了,然而这些女妖精非常恐怕这些黑袍人。

  远远提听到了女妖精和黑袍人的说了些话,离得有点远听不清说了些什么。过一会,三个黑袍人一人捉着一个女妖,便向女妖的脖子咬了下去,非常凶残。三个女妖发出了一阵惨叫。又过一会,把三个女妖扔在地上,黑袍人便离去。

  赵千元看黑袍人已经走远,过来查看,这三个女妖都只有一丝丝的气息,两个道士已经惨死,赵千元一下子于心不忍受了,感觉到人心比妖怪的心还要坏。把三个女妖带回庙宇,赵千元把自已看见的一切说给谢嘉惠听,这时有一女妖让再和道士的打斗中受了伤,让吸精血过多,眼看就要烟飞了。另两个女妖看自已的姐妹就要死了,伤心的哭泣了起来。同时也在央求谢嘉惠赵千元他们。”

  谢嘉惠让两个女妖别在伤感,同时也和赵千元说,做好战斗的准备,这些黑袍人很快便会找到这里,如果黑袍人来了,不可以出了庙宇,自已的布的阵法就要这个庙宇之内,同时解释:“这此黑袍人吸收了妖怪的精血,身上就有了妖气,自已布这个阵法是驱散妖气的法阵,只要他们进了法阵里面打斗,身上的妖气就会散去,这样可以减少对方的战斗力。”

  小蝶用法术加速的赶跑,不用半个时辰,就来了扬州城,找到了妖妖馆,这时的妖妖馆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还好的是,庄莹儿,千华子,叶媚,黄子蔻,这几个在妖妖馆里面喝酒聊天,吴昊,苏默寒,没脸没皮还在这里蹭吃蹭喝的。身为甲级法师的庄莹儿马上就查到有妖气,一看是一个蝴蝶妖怪,可以进妖妖馆的法阵,心里想一定是出了什么事。马上说:“小小蝴蝶妖,敢来妖妖馆,所谓何事。”话气淩历,暗藏杀机。小蝶把谢嘉惠写的纸条给的庄莹儿,庄莹儿接过纸条打开一看,里面写着“速跟小妖前来助我,谢嘉惠。”庄莹儿一看这是谢嘉惠的笔记上说道:“谢嘉惠遇上麻烦了,这是求助信。吴昊,苏默寒,千华子,叶媚,黄子蔻,快快准备,马上出发前去助谢嘉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妖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妖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