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直接上岗
文刀佳爷2019-07-25 11:222,465

  正在我盘算如何不做这份工作的时候,隆古警局突然响起钟声。

  “你还挺守时的。”面试官嘴角上扬,“正好12点,很好,我欣赏守时的人,你被录取了!”

  “什……什么?!”我惊呼,瞪大了双眼:天内,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干了什么?我也没敢说,我也没敢问,咋就录取了?

  “别激动,我带你熟悉一下工作环境。”面试官缓缓起身,他双手插兜,优雅的向我走来,“我叫明朗,以后,我就是你的上司。”

  眼看着他越走越近,我的小心脏也开始砰砰直跳:肿么办,我能拒绝吗?可是,有个这么帅的上司……真让人难以抵抗呢。

  “咱们隆古警局同其他的警局不一样。”明朗绕过我走向咖啡机,我有点小失落,不得不继续听他接着说,“咱们警局主要是为‘牙主人’翻案的,其他警察局却是为‘受害者’翻案……你的工作内容就是听他们的描述,为他们把凶手画出来。”

  “我,我有点听不懂,而且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胜任……”

  “你当然可以!”明朗打断我,并把咖啡放在我手里,“我接触了那么多美术生,只有你能做到30分钟内把我的肖像画出来!”

  听他说完,我小小的自尊心仿佛收到了鼓舞。

  “把咖啡喝了,一会带你去审案,过程很无聊,我怕你犯困。”明朗的俊脸从我面前移开。

  我小口的喝了一口咖啡:哦?怎么这么咸呢?我诧异的看向明朗,只见他优雅的擦着手(我翻了个白眼:这是在嫌弃我吗?)接着,黄发小哥和粉发小哥分别给他端来了一银一金的手套,明朗庄重的戴上了。

  怪!太怪了!这一切都这么怪!可是……似乎很好玩呢……想到这里,我居然内心发痒,十分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审案过程。

  “咖啡喝完了?”明朗走到我旁边,问道。

  “嗯。”

  “什么味道?”

  “咸的……”

  “迦纳、汉吉。”明朗的声音突然冰冷的吓人。

  “主人。”黄发小哥与粉发小哥伸出左手握拳放于胸口位置,低着头。

  “把‘色难杯’收起来,顺便把雾子初的室友送回去。”

  “是!”迦纳、汉吉向雾子初走过来,扯过杯子,转身离开。

  我没有多说什么,根据我行走‘江湖’的多年经验,知道的越多越不好。

  “雾子初,跟我去审讯室。”明朗面无表情的说。

  “昂。”哼,男人,变脸比翻书都快,哼!大猪蹄子!

  我一直以为,警局审讯室只有桌椅,自从我看了隆古警局的审讯室以后,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壕。

  审讯室的棚顶有一个欧式琉璃大吊灯,天花板上面的龙纹图案更是栩栩如生,巧夺天工;审讯室的玻璃窗是拱形的,窗框是由金檀木打造的。更让我惊喜的是,审讯室的座椅是真皮大沙发,当然,主坐是明朗的,我坐在……红木椅子上。审讯桌是环形木桌,上面摆满了大小不一的毛笔和……一支铅笔?!

  “什么?领导!我就用一支铅笔作画吗?”我吃惊的问。

  “不,还有这些毛笔!”

  “可我不会用毛笔作画啊!”

  “嗯?”明朗不满的看向我,那眼神很是不好惹。

  “呵呵呵,身为优秀的美术生,我一直2b铅笔闯天下!一支就一支!包在我身上。”我满脸谄媚的看着明朗说道。

  明朗没搭理我,他用戴着金手套的左手打了个响指。

  牛逼,戴手套也能打响指。我心里暗讽。

  紧接着,飞过来一只大乌鸦,它嘴里叼着绑着黑带的紫檀方木盒。

  明朗接过盒子,乌鸦落在他戴着银手套的右肩膀上。明朗打开盒子,眉头紧皱,忍不住喃喃自语:“越来越多了,得尽快找到冥签。

  我看向盒子,吓了一跳,那盒子里全是人的牙齿!要这么多牙齿干什么?

  “叮🔔……”

  正在我懵逼的时候,不知哪里响起了铃声。

  明朗轻叹一口气,左手拿起一颗牙齿扔向乌鸦。乌鸦灵活的接过,将牙齿吞了下去。

  我心里一揪:WTF?!还有这种操作?!

  这时,对面的空木凳周围泛起阵阵白烟,一个人影也开始若隐若现……我认认真真的看去。

  —— “你不画吗?”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自己发呆了多久。

  “画!”我回过神来,“必须画!不过,我们要不要将她的头部包扎一下?”

  眼前是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她头部明显遭到过重创,她脸上都是血。

  我强忍着吓到抽搐的双手和想要呕吐的冲动,努力冲着明朗微笑。

  “不用。”明朗顿了顿,“你不认识她吗?”

  “我怎么可能认识她?!”我强咽了口吐沫。

  “她不就是你隔壁寝室的,郝琳琳吗。”

  听到这里,我倒抽凉气:我的天啊!真的吗?!她不是死了吗……这个警察局到底是干什么的?!不行,我要跑!我不干了!

  我想要起身,却发现浑身动弹不得,只有双手听着使唤。

  “你走不了的。”明朗冷冷的说。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警察局。”

  “放屁!而且,郝琳琳已经死了!”

  “阴间警察局。”明朗语气依旧冰冷,“等这件案子结束了,我会详细告诉你的。”

  我双手死死的握着2b铅笔,我就不画!

  “你若是再不听话,我只有让你奶奶来看着你了。”

  “你!!!我希望我奶奶长命百岁!”

  “看你表现。”

  呼……我心一横,开始作画:“描述一下凶手的五官。”我没好气的冲着郝琳琳大喊。

  谁知,郝琳琳像听不到我说话似的,眼神空洞的看着我们。

  这时,明朗用右手有规律的敲着桌面,然后郝琳琳才开始发出声音。可这声音,我……我也听不懂啊。

  突然,乌鸦用榫头将自己身上的羽毛拔下一根,扔向空中。说时迟那时快,明朗甩出左手扔出绿火,羽毛瞬间化为灰烬,紧接着一张人像呈现。

  “还不快画!只有十秒!”明朗严肃说道。

  “哦哦!”我急忙开始作画。

  虽然,耽误了点时间,但是我还是很争气的在画面最后消失的时候,画完了画。

  明朗拿起画看了一眼,嘴角满意上扬,他挥了挥右手,郝琳琳消失了。此时,他双手交叉,只伸出食指和中指,一簇蓝火升起:“汉吉,迦纳,寻找画中人。

  蓝火中的二人面露难色,强颜欢笑的‘爽快’答应了。

  “你可以动了,雾子初。”明朗放下左手,用右手揉了揉眼睛。

  我急忙站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你说这里是阴间警察局,难道说,我现在是死了嘛?!”我激动的大喊,十分生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像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摘像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