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儒家大佬
公子小贺2019-07-25 10:103,751

  没人搭理小宛,小宛只好悻悻地又缩回去。

  杨飞雪问老缪:“鲁国有燕国驿馆吗?”

  “据我所知,燕国和别国往来很少,只在齐国设有驿馆。我们只得先找个客寓先住下。”老缪一边驾车一边瞧着街道两边。

  不一会儿,车便停在一家客寓门口。四人都下了车,一看招牌:“朋来客寓”。

  这时,打门里小跑出来一个年轻小伙,先垂手弯腰,然后恭敬笑问:“四位客官,远来辛苦,里边请。车,我来停好!”

  四人也笑了笑,便往里边走。同时,小伙牵着马绳,将马车放在“朋来客寓”专用停车处。

  进门后,是一间大客厅,装扮古香古色。这时,一位装扮淡雅脱俗的女接待款款而来,先施一礼,然后巧笑嫣然,问道:“客从何处来?”

  老缪也施一礼,道:“燕国。”

  女接待笑道:“哦,我这儿燕国人可来的少呢。客官需要几间房?”

  老缪看了三人一眼。小宛道:“我和花大姐一间房就可以了。”

  杨飞雪于是开口:“三间房。”

  女接待又唤来一位穿着朴素些的侍女,吩咐道:“给客人预备三间燕居房。”

  侍女应声而去。

  女接待又问四人:“客官使用哪国货币?”

  老缪道:“齐刀。”

  女接待报价:“一间房一日六个齐刀,可以退房时再结。若需要饮食,可另行结算。”

  杨飞雪也不知道贵不贵,也不知道车上带着多少钱,反正只要有吃有住就可以,其他事还是让老缪操心去吧!

  老缪也没多想便答应下来,大概是觉得这个价格还不错。

  接着,四人被引进第二进的一个偏院,林木葱茏,格调雅致。四人很是欢喜。由于时间已是黄昏,四人便又吩咐侍女去做一些饭菜送来。等到饭菜到齐,四人便围坐一起,边吃便商量今后的打算,总不能一直住在客寓,光花钱什么事也不干。

  小宛惊讶道:“总不至于我们来到这里,还要为别人打工吧!要知道,我们可是来当——”

  花大姐拉拉小宛的衣袖。小宛立即闭嘴,吐了吐舌头,心道:差点说漏嘴了。

  老缪听得不明不白:“打工?”

  杨飞雪解释:“就是为别人干活。”

  老缪道:“你们本是使者,为别人干活太委屈了。更何况,这有损燕国的尊严。”

  杨飞雪心道:燕国除了那个小公主,其他尊严什么的关我屁事!无奈笑道:“想不到,我们来到这里,一样会为钱财发愁。”

  花大姐道:“没关系,明天我出去找找,看有什么可做的。你们两个小娃娃就由我来养活。”

  杨飞雪和小宛对视一眼,连忙摆手:“花大姐,你把我们想像成什么人了?”

  老缪思索片刻,又道:“这里有个儒家,我们不如去儒家求学,成为儒家弟子。据我所知,儒家弟子在官道上还是很吃香的,尤其在鲁国。”

  杨飞雪问道:“要学多久?”

  “不知道。”

  小宛又问道:“包吃包住吗?”

  “不知道。”

  花大姐又问道:“要交学费吗?”

  “不知道。”

  杨飞雪笑道:“老缪大哥,你这不是一问三不知吗?”

  老缪有些不好意思:“我也没来过这里。这样,明日,我出去打听一番,再回来跟你们说。”

  杨飞雪道:“那就有劳了。”

  次日,杨飞雪和小宛照例是睡到日上三竿。花大姐倒是早醒了,想到无处可去,便在房间里守着小宛。只有老缪这个地道的战国人,此时已经从外面回来,并吩咐好客寓备好饭菜。

  老缪敲杨飞雪的房门,里面没有任何声音。老缪不禁感叹:这样的世道,竟然还有贪睡之人么?于是又去敲花大姐她们的房间。

  花大姐开了门,道:“大哥,您可真早!”

  老缪无奈笑笑:“我已经让人备好饭菜。现在要不,麻烦您把他们两人叫醒?”

  花大姐笑道:“行!”

  半炷香后,四人才凑到拼案前坐定。小宛还打着哈欠,一副迷迷茫茫的样子。

  老缪道:“来,一边吃,我一边讲打听到的消息。”

  杨飞雪惊讶道:“这么快就打听好了?”

  花大姐道:“他起得早!”

  老缪摆摆手:“我也不算起得早。我出门时,出城劳作的百姓,都已经忙碌半上午了。”

  杨飞雪拍拍迷茫的小宛:“听到没?以后,我们要学会早起啦!”

  小宛神游似地点点头。

  老缪道:“儒家孔圣人五年前去世,弟子端木赐坚持守孝六年,所以城里许多人也跟着他一起守孝。现在,代替孔子教学的主要是曾子,同时还有一帮师兄弟帮忙。至于学费,他们是不收的。只要肯用心学习的人,他们就肯教。他们学堂那里倒也有住处,只不过是几人挤在一起。吃饭也是各自管各自的。至于要学多久,就得看自己的用功程度和自身悟性。至于走向仕途,还是很容易的,经常有官吏前来招人。只不过许多弟子觉得自己学识不够,或是志向不在那里,所以就没去当官。”

  花大姐问:“女的收不收?”

  老缪道:“孔圣人虽然是有教无类,但三千弟子却无一女子。我也不知道他们收不收。现在孔圣人既已逝去,或许这个约定俗成的惯例可以改。”

  杨飞雪道:“行,那我们都去。即使不想当官,靠上儒家这棵大树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花大姐也赞同:“只要不四处漂泊就好了。”

  上午巳时,四人坐着马车来到孔府。现在,曾子便接替孔子在此教学。

  老缪下了车,先走到孔府大门前,与家老一番介绍,然后带着三人随家老进了孔府。

  孔府很大。跨入第一进,四人便听到朗朗读书声。许多宽衣大袖、戴冠束带的年轻士子,或三五成群,或独自一人,站在露天处,或跪坐书案前,热热闹闹,对进来的四人完全视而不见。

  杨飞雪不禁感叹:这用功程度比我那会儿考大学强得不是一两点。

  四人又随家老来到第二进。第二进多是有人讲学,或露天讲学,或室内教学,下面许多同样打扮的年轻士子,则认真地听着,或思考着。

  杨飞雪心想:前面像早读课,这里像正常的老师上课。

  家老又带着四人进入了第三进。第三进也是有人讲课。只不过这里只有一人在讲,下面一大群人在听。

  杨飞雪心想:这里倒像大学的大班讲座。

  家老先让四人在第三进的一处偏房稍坐。自己则不疾不徐穿过了第三进,进入后面。

  不一会儿,一位身披青衫头的儒雅中年人缓步走了进来,步调从容,神色平和,见着四人,当先弯腰拱手道:“老夫这厢见礼。”

  四人不知所措,也连忙学着样见礼。

  家老介绍:“这位是曾子大师。”

  杨飞雪心道:曾子也是牛人啊!只是年轻的相貌怎么显出老态的神色呢?

  老缪恭敬道:“我们四人前来求学,还望曾子大师收下。”

  “我们坐下谈。”曾子平静道。

  待四人坐下后,曾子先脱下鞋子,然后小心翼翼跪坐,扯扯褶皱的衣角,挺直腰背,双手规规矩矩放在身前。

  四人看完这一套流程都傻眼了,坐下来都这么麻烦!即使是老缪这个燕国人,也没有这么标准,更不用说其他三人。

  曾子却不在意,平淡开口:“矢志于学者,老夫愿不遗余力教之。只是二女子,还请回去。”

  小宛气道:“你瞧不起我们女子吗?”

  曾子依然平淡:“子曰‘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是故,儒家弟子没有女子。老夫也不能破例。”

  小宛怒道:“孔子不是已经死了吗?”

  家老呵斥道:“不得对孔圣人无礼!”

  曾子对家老摆摆手,波澜不惊:“吾之学问不如先师,万不能打破先师规矩,还请见谅!”

  小宛站起来:“我就不走!有本事,你把我们赶走!”

  家老气道:“你这女子好没教养!”

  小宛哪受过这种骂,就要发作时,杨飞雪连忙站起来,拉住小宛。这时候,从门外又进来一人。

  小宛见这人虽也神态儒雅,但披头散发衣着散漫,走起路来也大气许多,全然不似曾子那般。小宛于是指着家老得意道:“你还说我没教养。你看这人,也是衣冠不整,怎么不说他没教养?”

  家老对进来这人恭恭敬敬地行礼,听到小宛这么说,却是不好反驳,只得干瞪眼。

  进来这人年纪也和曾子相仿,对曾子笑道:“子舆,这姑娘所说也没错。我们何必拘泥于男女之别?”

  曾子站起身,对来人一拱手:“子张,男女之别自古有之,不加区别,谈何礼仪?”

  这时候,杨飞雪想起两句反驳的话来,对曾子道:“曾子大师,子曰‘有教无类’,不知这‘类’字是否包括女子?另外,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是否只要与女子保持不近不远的距离则万事大吉?”

  曾子从没这样想过这些问题,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神态尴尬。

  被叫做子张的人捧腹大笑:“想不到大师曾子竟被问得哑口无言!哈哈!好!”笑完又对着杨飞雪道:“小兄弟,才思敏捷,他日必成大器!”

  杨飞雪淡淡一笑:“未敢请教大名?”

  “大名不敢当。姓颛孙,名师,字子张,师从孔子。”

  杨飞雪又一拱手:“久仰大名!在下杨飞雪。不知现在能让她们也听学?”杨飞雪指指小宛和花大姐。

  颛孙师笑道:“无妨,我答应了!”

  这时,曾子又道:“既然子张答应,那我还有个条件,便是二位女子听学时,须得藏在屏风之后,不得让其他弟子看到。”

  小宛还没发怒。颛孙师却不乐意了:“子舆,你这是为何?何必多此一举?”

  曾子没有正面回答:“这是唯一必要条件,不答应便不允许。”

  “我答应。”花大姐站出来,又拉拉小宛,“只要能有个地方学到东西,躲在屏风后面又有何妨?”

  小宛心底老大不乐意,听花大姐这么一说,也只好勉强点点头。

  曾子见状,松了口气,对四人道:“你们明日再过来,正式入学。”转头又对家老道:“登记四人入册,先让他们跟着子容学习礼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