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一个打鱼的
公子小贺2019-07-09 08:053,544

  就在杨飞雪和小宛遇见孙子的那天,远在会稽的佘靓也遇见了一个老人——一个打鱼的老人。

  那天清晨,莫邪带着佘靓两人来到一条河边练剑。清晨练剑是两人现在必做的事情。两人练剑正酣时,河面上飘来一艘渔船。说是渔船,其实就是一叶扁舟搭了个棚子。船头上立着一位老人,估摸着八九十岁了,须发尽白,穿着一身缝缝补补的衣服,正在撒网。

  莫邪看见那老人后,立即停下练剑,朝着老人兴奋喊道:“喂!老叔!”

  老人年纪虽然很大了,但依旧耳聪目明,立即抬头回应道:“哦,是小莫邪啊!还在练剑呢?”说着,老人把船摇了过来。

  莫邪也跑了过去,笑道:“老叔,好久没见了,怎么还叫我小莫邪?我也快有白头发啦!”

  老人也笑道:“你的白头发能有我的多吗?对了,你家干将和赤儿现在还好吗?我可很是想念那两个臭小子呢!”

  莫邪道:“他们都很好!不过,要是干将听到你还称呼他为臭小子,他肯定不开心的。”

  “不开心是他的事!”老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继而又看着佘靓,道,“小莫邪,这位美丽姑娘是谁啊?”

  莫邪道:“她可是我的好妹妹!”

  老人不信:“我从小看着你长大,你哪来的妹妹?说吧,是不是干将那个臭小子嫌你年纪大了,又新娶的美妾?”

  佘靓一阵尴尬,这老人怎么不太正经啊?

  莫邪却很怡然自得:“老叔啊!娶小妾,你说干将他敢么?”

  老人大笑道:“哈哈哈!不错不错!当初我跟你父亲,也就是看到干将那小子老实,才同意把你嫁给他的。要不然,他能有这么好的福气?”

  莫邪却道:“就是你们不同意,我也会嫁给他的!哼哼!”

  老人又大笑一阵:“这倒是!这倒是啊!不然就不是你小莫邪了!快快上船来,陪老叔我喝点酒,也让我和你的好妹妹熟悉熟悉!”

  于是,莫邪拉着佘靓上了船。小船虽小,却五脏俱全。生活器物,一应有之。看来这个老人平时就生活在这条小船之上。

  老人笑眯眯地看着两人上了船,然后立马就把船摇到水中央,似乎生怕两人跑了。老人又吩咐道:“小莫邪啊,你们肯定还没吃早餐。这样,你先煮点酒。我这儿再捞点鲜鱼上来。然后,你们今天的早餐就在我这里解决啦!”

  莫邪却道:“可是,家里还有两个人等着我回去做饭呢!”

  老人却置之不理:“他们饿了,自然就会来找你。你就不用管他们了!快快,煮酒,一日之计在于晨,莫耽误了!”

  莫邪无奈道:“一日之计在于晨,原来就是为了吃喝,真新鲜!”说完又看着佘靓道:“来,我们煮酒!”

  老人打鱼很熟练。莫邪把酒煮上时,老人也捞了四条鱼上来。老人的鱼一上来,利利索索一阵杀刮剖洗后,就顺势扔进酒中。

  老人看到佘靓吃惊的表情,兴奋道:“姑娘不是本地人吧!这叫醉鱼!用会稽老酒来煮,吃了后,鱼醉人更醉,醉意越浓,滋味越足!”

  佘靓惊讶道:“这可还是第一次听说!”

  老人忙活完也坐了下来,对佘靓道:“敢问姑娘芳名?”

  “佘靓。”

  老人仰头思索道:“佘姓?少见,不知是源于人皇氏,还是源于姬姓?”

  佘靓汗颜:自己哪知道这些啊!

  老人却也不纠结姓氏起源,仔细盯着佘靓看了一会儿,又问道:“佘靓姑娘,还没嫁人吧!”

  佘靓被看得不好意思,只好点点头。

  老人摊着双手,无限惋惜道:“完了,又跟小越女那野丫头一样,既生得美丽,又会弄剑,可就是不嫁人!”

  佘靓问道:“您也认识小越女?”

  老人急道:“小越女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怎么能不认识?”老人忽然想通了什么,恍然道:“哦,我知道了。你肯定也认识小越女!难怪你俩都不肯嫁人!”

  莫邪插嘴道:“我说老叔!人家不嫁人是她们自己的事。您老这么大年纪跟着瞎掺和什么啊?要嫁人也轮不上你了呀!”

  老人被莫邪这话气得够呛,吹胡子瞪眼愣是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憋出四个字:“没大没小!”

  佘靓还以为老人真生气了,赶紧岔开话题,问道:“您老就一直住在船上吗?”

  老人早已和莫邪开惯了玩笑,当然不是真生气。只是,老人本想继续把场子找回来,见佘靓岔开话题,也只好作罢,回答道:“我住船上已经几十年了!”

  “那您一直在这条河上吗?”

  老人笑道:“江河湖海,我的船无所不往!”

  佘靓惊讶道:“那您的人生经历一定特别精彩!”

  老人的话突然变得高深莫测:“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是故,人生顺其自然,何来精彩一说?”

  佘靓没读过《道德经》,只感觉这句话特别厉害的样子,于是觉得这位老人也是一位非常厉害的人,于是轻声念道:“查看人物!”结果老人的头上出现一颗紫色钻石。紫色的浓郁程度比莫邪还高。

  佘靓瞬间对这位老人肃然起敬,不由得问道:“还不知道您老大名?”

  老人拍着额头笑道:“哎呀!见到美丽姑娘,我只顾着发问,竟然忘了介绍自己,真是太唐突了!姑娘见谅,叫我‘渔父’就行了。一般人都这么称呼我!”

  “渔父?”佘靓实在想不起历史上还有这么个厉害人物。其实,对于历史上的人物,佘靓压根也不知道几个。

  这时,莫邪掀开鼎盖,用汤勺搅拌了一下鼎内鱼肉,喊道:“好了好了,快吃吧!”

  佘靓在鼎盖掀开的刹那,就闻到一股酒香鱼香混合的气味扑面而来,令人如痴如醉。再看渔父,已经眯起眼睛,陶醉得忘乎所以!

  面对美味,三人谁也顾不上说话了,开始大快朵颐。眨眼功夫,鼎内鱼就没了。莫邪摇着渔父,嚷道:“老叔,根本不够吃!再捞再捞!”

  渔父虽然一个人吃了大半,但自己也觉得还不过瘾,于是也不推辞,卷起袖子又开始撒网。

  不得不说,这醉鱼还真是够劲!佘靓和莫邪才吃了一小半,此时就已经晕晕乎乎,脸颊跟扑了胭脂红粉一般。

  很快,几条肥鱼又下到酒中。

  在等待的过程中,渔父却突然问佘靓:“你愿不愿意做我这个老头子的徒弟?”

  “啊?”佘靓和莫邪同时惊讶地张大嘴巴。

  莫邪不敢置信道:“老叔!这是你吗?你这一辈子也就收过一个徒弟。现在都快九十岁了,怎么还收徒弟?”

  佘靓也眨着疑惑的眼睛,问道:“为什么要收我做徒弟啊?”

  渔父急道:“你先告诉我愿不愿意!然后,我再告诉你们为什么?”

  “这——”佘靓不知道该不该答应。按理说,有这么一个老妖怪级别的人物为师,对自己肯定有莫大的好处。只是,佘靓心里忐忑:这渔父看中自己什么啦?自己除了长得漂亮一点,也没什么优点啊!要论剑术,莫邪还比自己厉害呢!这个快九十岁的老头子,不会真的好色吧!

  渔父当然不知道佘靓脑袋里复杂的想法,看着佘靓始终没说话,还以为是她嫌自己什么也不会,就只会打鱼,于是开始自夸:“佘靓姑娘,老夫可不只会打鱼。这并不是老夫自夸,小莫邪也可以作证。老夫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博古通今能掐会算,更不用说什么诗书礼仪济世安邦。总之一句话,你想学什么,老夫便能教你什么!”

  莫邪笑道:“我那套剑法,你也能教?”

  听到这一句,渔父又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小莫邪,你这不是存心挑刺么?你师尊那套剑法规定只传女不传男,我怎么会?要不是你师尊去世得早,我一定让她去掉这破规矩!”

  “切!”莫邪却撅着嘴,“师尊可告诉过我,您一直想学那套剑法,甚至没脸没皮地去求她老人家。可是啊,就是没用!”

  莫邪所说是事实,渔父也知道没法反驳,索性不搭理她,继续问道:“佘靓姑娘,你到底答不答应啊?”

  佘靓仍然不说话。

  渔父双手一摊,叹息道:“算了,我就告诉你们为什么吧!你们可知道,天上星辰无数,共分四象二十八宿。世间万物皆可对应之。然而,当我第一眼看到佘靓姑娘的时候,却突然感觉不对,一经推演,却猛然发现,你竟不在二十八宿任何一种排列演算当中。也就是说,你是这个世间的异数!我从未听过更从未见过这样的人。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既然你我相遇,就应自然结为师徒关系。冥冥之中,我感觉到你就是我的道果!”

  莫邪再一次听得目瞪口呆,说道:“老叔啊!你这哪是自然结为师徒关系啊?明明就是你在求着——”

  渔父向莫邪投去一个凌厉的眼神。莫邪瞬间闭嘴,忙着去翻看鱼肉好没好。

  佘靓虽然很多话没听懂,但听到渔父说自己是这个世间的异数时,却被吓得不轻,暗道:这个老头也太神了吧!好在,老头也不知道具体真相。最后,佘靓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答应他。若不答应,他肯定会纠缠不清,甚至更加猜疑。这样就麻烦了。于是佘靓道:“好吧!我答应了!只是,我也要住到这条船上来吗?”

  渔父见佘靓答应,开心得手舞足蹈,连忙道:“不用不用!今后,我的船就在这条河上。你只要每天花一段时间来找我就行!”说完,渔父又看着莫邪道:“小莫邪啊,鱼肉好了没呀!说了一大堆,才得到一个徒弟,简直要饿死了!”

  莫邪笑道:“好啦好啦!赶紧吃!”

  三人正吃得酣畅淋漓时,岸上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娘,娘,爹喊你回家做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