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吴王末路
公子小贺2019-07-07 12:063,436

  时节已是十一月份。苍茫大地,万物萧条。

  三千越甲已经轻装出发,目标直指吴国都城姑苏。

  当此之时,越国的大部队已经海陆两线全面封锁了敌人的逃窜之路。越国的水军分三部分,一部分封锁东海岸,一部分北上长江堵截吴军北逃,还有一部分开进五湖(今太湖),围逼姑苏城。越国的步兵则走陆上,步步为营,也已逼近姑苏城。在战国初期以前,没有攻城,从来都是交战于野。

  从会稽到姑苏,有近四百里的路程,若是三千越甲急行军,不到两日便可到达。但是为了保持最高战斗力,三千越甲昼行夜伏,明火造饭,用了四日的时间才到达姑苏。

  吴国残存的兵力,包括一路上败逃的吴兵、姑苏城的守军和吴王夫差的禁卫军,差不多还有四万人,此刻都聚集在姑苏城下。这是吴国的最后一道防线。

  这四万吴兵面对的是由范蠡统帅的十万越兵。但是,这十万越兵只是围住姑苏城,没有动。他们在等,等三千越甲。

  若让十万越兵去打,胜利是必然的,但这种方式,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范蠡不愿见到这种结果。所以,这就到了三千越甲显神威的时候。

  范蠡有这个自信,用三千越甲打垮四万吴兵。当然,靠这三千人全歼敌方不现实。这三千越甲只要击溃吴兵最后一丝殊死搏斗的斗志,就算大功告成。

  现在的吴兵有些躁动不安,他们原本看到越兵围拢,决定死战,但是对面的越兵却只围不攻,这种摸不清头脑的战争方式让他们很是不耐。

  时间已近中午,就在吴军统帅决定率先发动进攻的时候,他看到对面的越兵让出一条通道,从后方钻进来三个千人方阵。当他又看清这三千军的统帅时,不禁颤颤巍巍大喊道:“越——越王!”

  两军间隔一箭之地。

  越王威风凛凛,身披黄金甲,手提三尺剑,坐下一匹烈焰神驹,冲着敌方大喊道:“夫差何在?”

  吴军统帅应答:“我王万金之躯,岂能亲临两军阵前?”

  勾践大笑道:“夫差缩头乌龟,却教他人拼命。尔等为此君王而死,不得其所,白白辜负父母养育之恩。若尔等降我,我愿以越人待尔等。”

  听到这话,吴军起了骚动。吴军统帅见势不妙,立刻大声喊道:“莫听勾践胡言!我等江东子弟,生为吴人,死为吴鬼,岂能降他!”

  勾践却又笑道:“好!宁死不降,男儿本色!既然如此,我令:独以三千越甲,迎战四万吴兵!”

  听到这话,吴军中又掀起波澜,人人脸上皆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尤其是吴军统帅,更是犹疑不定,心下断定是勾践诡计,于是大声喊道:“此乃勾践诡计,众将士莫听!”

  越王以行动证明了自己所言,缓缓举起青铜剑,威严下令:“三千越甲,听我号令,分左中右三军,三线进攻!杀!”

  越王的“杀”字一出口,三千越甲中瞬间爆发出一股无与伦比的杀气,齐声喊道:“杀!”然后随越王冲出。

  胡一色和侯雷也在三千越甲中,此刻跟打了鸡血一样,奋不顾身。他们看到了,整个战场是彩色的,没有丝毫白色,绿色不计其数,红色数不过来,橙色也有近百,只是紫色却很少。不过,胡一色和侯雷两人已经不在意这些,只要每杀死一人就是赚到,至少一千。若杀他百来人,那就至少是十万啊!这要到以前现实世界中,得忙死忙活搞多久才能搞到十万?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两人觉得战场才是他们的存在之地。

  当对面吴军看到,真的只有三千人冲过来时,竟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发起冲锋。毕竟,以四万人对三千人,就算胜了,以后传出去,脸上也挂不住啊!

  一箭之地很短,三千越甲瞬间冲进吴军中。

  三千越甲中弓箭手配备的都是擘张弩,虽然射程短,但是装机快、机动性强。接近吴军时,每个基本单元中的两位弓箭手负责开道,甚至无需射死对方,只需要射伤即可,因为接着剑士便可利落地给予致命一击。同时,剑士还有另外一个任务,便是时刻护卫弓箭手,防止敌人接近危险范围。

  吴军没见过这种打法,想拼拼不过,想躲躲不掉,而对面丝毫不动的十万越兵,却在不停地喊着:“杀!杀!杀!”这听在吴军的耳中,就像是葬音。三千越甲就像是一头猛虎冲进了羊群,所向披靡。

  每个人都杀疯了,包括胡一色和侯雷。胡一色舞动着十斤巨剑,简直是恶魔一般,所到之处,摧枯拉朽。而侯雷,就像一只灵巧的猴子,雷剑在手,杀得敌人四处逃散。两人被钱蒙了双眼的人,从未想到,杀人竟然如此痛快!

  这场战斗只持续了一个时辰,三千越甲以几百人的伤亡,换来了吴军的大溃逃。

  一直看热闹的十万大军开始对四处逃逸的吴兵进行清剿。一部分还找得到方向的吴兵,则开始逃进城中,但他们也逃得不安生,因为后面的越王率领着一群疯子跟着追进了城。

  越王骑着马高声大喊:“杀入王宫,活捉夫差!”

  吴王夫差在吴宫中,原本还期待着奇迹发生,但听到越军已杀进城时,吓得一屁股跌在地上,面无人色。这时,吴王突然想到:要死也要和王妃西施死在一起啊!然而,西施不住在吴宫,而是住在城郊外不远处姑苏山上的姑苏台中。

  吴王立即下令:“立即赶往姑苏台!”

  吴王身边的一班近臣、内侍原本都想投降了,但是一听吴王铿锵有力的命令,还以为吴王在姑苏台私藏有重兵,于是欣然答应,立即围着吴王从后宫逃了出去。要是他们知道,吴王只是念念不忘一个女人,怕都要气得吐血。

  姑苏山并不高,只有六十多米。吴王带着一班人狼狈赶到时,姑苏台已经空空如也。一群人都愣住了,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吴王发疯似地四处乱窜。身边的人不知道吴王在找什么,又不敢问,只好跟着乱转。最后,吴王颓废地坐倒在地上,嘴里喃喃道:“王妃不见了!王妃不见了!”说着说着,竟流下了眼泪。

  这一幕看在身边的人眼里,却是另一种感受。所有人都感觉被吴王欺骗了,再也顾不得君臣身份,大骂了吴王一通,然后各自跑得无影无踪。整个奢华的大殿中,就只剩下吴王夫差坐在地上,一代强国霸主瞬间变成了一个孤寡老人。

  很快,越王带着越甲军团,包围了姑苏台。其实包不包围已经无所谓了,反正这里只剩下一人。胡一色和侯雷也跟着,见到了这位末路君王。

  越王见到吴王失魂落魄的模样,本来想手刃仇敌的心,竟一瞬间变得不忍,灭国之战带来的畅快,也一时间变成了五味杂陈。越王最后淡淡开了口:“夫差,念你当年未曾杀我,今日,我也不杀你。我将流放你至甬东,食邑百户。如何?”

  吴王微微抬起头颅,空洞的眼神望着越王,忽而笑了:“越王啊!孤老矣!不能再侍奉您。孤悔不听子胥之言,陷落今日地步。哈哈哈!”说完,吴王夫差猛然抽出腰间青铜剑,自刎而亡。

  看到这一幕,越王重重地叹息一声,然后命令道:“以伯候之礼葬吴王夫差于城北阳山,军士每人负土一筐,以做陵冢。”

  所有士兵点头应命,只有胡一色和侯雷却依然在惋惜:夫差百万头颅就这样白白没了!

  灭吴之战结束了,吴国全境都成了越国土地。

  每个越国人都很开心,只有一人除外,他便是上将军范蠡。当范蠡听说西施不见了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是担心西施死在乱军之中,二是担心西施已逃亡他国。若是如此,今生便不复相见了。

  原本范蠡向越王献出美人计后,便四处寻找美女。当他在苎萝村见到正在浣纱的西施时,就已经深深被她迷住。同时,西施也被范蠡身上的气质吸引了。那时,范蠡已经三十多岁,而西施才二八佳龄。

  不可遏制的,两人相爱了。但是一段时间后,范蠡还是忍痛说出了自己的使命。西施留着眼泪道:“你将我送去吴国吧!此生,我的身与心都已经属于你。来日,若你助越灭吴,我们复再相见!”

  范蠡紧紧抱住心爱的女人,发誓道:“我一定早日灭吴,与你相见!若违此言,天诛地灭!”

  西施点点头,又道:“我还有一个好姐妹,名叫郑旦。她姿色不弱于我。你可将我们一起送去吴国,以让吴王更快沉迷。”

  范蠡听得此话,便去见了郑旦,果然又是貌若天仙。于是,西施和郑旦两人经过一番训练后,就被送去了吴国。

  两位美女令吴王很是开心。可是,吴王更偏爱西施,便让西施住进姑苏台,把郑旦留在吴宫。从此,郑旦每日闷闷不乐,最终抑郁而死。吴王心存怜悯,将她以王妃之礼葬在了黄茅山。

  在四处找不到西施后,范蠡终于想到了:西施会不会也去了黄茅山?

  但是,灭国之战刚结束,范蠡脱不开身,要去找西施还得另外派人。并且这事得保密,不能让越王知道。范蠡知道,越王决不允许服侍过夫差的女人再回越国,尽管西施是为了帮助越国。

  最终,范蠡想到了胡一色和侯雷。这俩人是犯人从军,与王室无纠葛。同时,这俩人又发誓愿意追随自己。毫无疑问,派他们去找西施最为合适。

  于是,范蠡向身边侍卫发了一道命令:将胡一色和侯雷二人找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