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生活乐无忧
公子小贺2019-07-09 21:113,226

  一个月后,又是年关将近。

  这一个多月来,每天清晨,莫邪带着佘靓在河边练完剑后,便上渔父的船,准备早餐。干将和赤俩父子自从第一天后,每天也会准时来到渔父船上——蹭早餐。早餐吃完后,一家子便回去了,单留下佘靓跟着渔父,准备学习。

  渔父见一家子走后,也不先说学习的事,而是偷偷摸摸地从船舱夹板里,拿出一个包裹。渔父抱着包裹,就跟抱着宝贝似的,爱不释手。渔父打开包裹后,是一个陶罐。渔父又把陶罐的盖子打开,一阵异香扑鼻。

  渔父吩咐道:“小徒弟,快把鼎装上清水煮开。”

  佘靓不知道师父要干什么,只得照做。

  水开后,渔父从罐子里倒出一些粉末进入鼎内,然后又把罐子包好放回夹板内,接着用一支木匕在鼎内搅拌。一会儿,鼎内散发出阵阵奇香,闻着便让人通体舒泰。

  佘靓问道:“师父,这是什么?”

  渔父小声道:“小徒弟,这可是我的宝贝。按照一张古药方记载,我采集了几十种珍稀药材,配制而成。平时,我可舍不得喝。一般也要十天半月才煮上一小撮,然后美美喝上一次。你说师父快九十岁了,身体为什么还这么好?就是因为有这个东西。这个东西可不仅对男人大补,对女人的好处更大呢!女人每天喝上几口,到了四五十岁,依旧肌肤似水笑靥如花。要不是为师没有见面礼给你,才不舍得把这个给你喝呢!”

  佘靓听完一阵哑然:敢情这就是补药!不过,自己已经年过三十,也确实需要好好补一补了!

  半鼎药汤,师父喝了一小半,徒弟喝了一大半。

  渔父喝完一抹嘴,问道:“好了,小徒弟,说吧,想跟为师学什么呢?”

  佘靓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渔父表情苦恼,思索了一会儿,然后问道:“为师教你拿捏之道,如何?”

  “拿捏之道?”佘靓根本听不懂,但是,师父教的总是有用的,于是也点头答应。

  渔父见佘靓答应,开心地像个孩子,连忙道:“好好!想我的大徒弟,也就是你师兄,他就是个傻子!当初我想教他拿捏之道,他就是不学,硬是要学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还是小徒弟开窍,嘿嘿!不愧是异数!”

  佘靓突然对拿捏之道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渔父继续道:“要学好拿捏之道,就得分三步走。当然,前两步可以同时进行。第一歩,练习指尖力道;第二步,熟悉人体筋骨穴位;第三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就是不断练习。”

  佘靓一听,倒觉得很有用的样子。自己不是来当杀手的吗?跟着莫邪练习剑术,跟着师父练习指力,再熟悉人体筋骨穴位,这简直是完美的一套杀手教程啊!

  直到后来,进行到第三步的时候,佘靓才明白:什么拿捏之道,不就是按摩嘛!师父这老头子还非要拿自己来当练习对象,说是只有为师才能检验自己的指法和力道是否完全正确,简直是——

  不过佘靓也没办法拒绝,毕竟师父平时对自己也确实很好,不仅每天喝补药,还抽空教自己许多知识,简直包罗万象。师父说:“总有一天,你会用到!”

  当然,这些事情,莫邪一家子却不知道。现在,他们又在准备新春佳节呢!前些天,他们接到小越女传信,说是今年,她要拉着范叔和西施一起来家里过年,当然,还有两个臭屁王胡一色和侯雷。

  现在,说起胡一色和侯雷两人,小越女就很鄙视。两个大男人,自从把西施带回来后,就整天嘻嘻哈哈地跟着范叔。范叔和西施在哪,他俩就在哪。即使晚上范叔和西施就寝,他俩也要站在门外,说是为了保护范叔范婶的安全。

  本来小越女说服范叔和西施一起去干将莫邪家过年后,心情是高高兴兴的,还想和范叔西施一起上街买些年货。但是,范叔说西施不便让国人看见,于是买年货的事情就让胡一色和侯雷两人代劳。结果,小越女心中一百个不痛快地带着这俩货开始逛街。

  越国刚灭了吴国,又是年关将近,所以会稽城里也是热闹非凡。但是,小越女对热闹没有丝毫兴趣,见到合适的年货,直接就用“买下拿上”四个字,命令胡一色和侯雷,搞得两人苦不堪言。

  除夕前几天,五人开始出发去干将莫邪家。小越女骑白马,一马当先。其后是胡一色驾着一辆青铜篷车,车内坐着范蠡和西施。最后是侯雷驾着一辆牛车,车上是各种年货。

  下午,到了干将莫邪家,又是各种打招呼——“莫邪师姐”、“干将大哥”、“赤儿”、“靓姐姐”、“姨娘”、“小越女”、“范大哥”……

  最后,范蠡又给众人介绍了西施。佘靓直叹道:“古人诚不欺我!真漂亮!”

  莫邪又把佘靓介绍给范蠡道:“恭喜范大哥,这位可是你的师妹哦!”

  范蠡惊讶道:“师妹?”

  胡一色和侯雷也很惊讶:我们拼了命才和范蠡拉上关系,怎么佘靓眨眼之间就成了范蠡的师妹?要是真的,这也太气人了吧!师兄妹的关系可不是俩跟班能比的!

  莫邪笑道:“你还不知道吧!上个月,你师父回来了,在河边遇见我们,就把佘靓妹妹收做了徒弟。所以呀,我现在恭喜你们师兄妹相遇!”

  佘靓一听,原来范蠡就是师父的另一个徒弟,也立马行礼道:“见过师兄!”

  范蠡也从惊讶中清醒过来,想到师父终于又收一个弟子,也是非常开心,立即回礼道:“见过师妹!”

  这下师兄妹关系实锤了,胡一色和侯雷却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但也只好盘算着:以后一定还要进一步和佘靓处好关系,这样才会得到范叔更好重用!

  这时,范蠡又道:“我也已经快二十年没见过师父。师妹,现在我们去见见他老人家如何?”

  佘靓道:“好啊!”

  这时,胡一色和侯雷连忙道:“我们也去!”

  佘靓突然想起师父的可怕,万一他见到这两人,算出他们也是异数,那岂不天下大乱了?于是,佘靓赶紧把胡一色和侯雷拉到一旁,小声道:“你们两人不能去!”

  胡一色道:“为什么?孝敬范叔的师父,也是我们应该做的!”

  佘靓道:“你们不知道,那师父是个老妖怪。他一见到我,就算出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要是他再见到你们,算出你们也不属于这个世界。这种怪事,出现一次还说得过去,连续出现岂不让他怀疑?到时候,他再将这件事告诉别人,一传十,十传百,传的这个世界的人都知道了。那时,我们就只有躲起来了。否则,我们肯定要被别人抓起来,不是做研究就是被杀掉。你们知道吗?”

  胡一色和侯雷听完这番话,直冒冷汗。侯雷道:“胡老大,这种老妖怪,我们还是离得远一点吧!”

  胡一色也连连点头。毕竟,和范叔拉关系的时候多得是,但是被人瞧破秘密,却完蛋了。

  最后,范蠡、西施、佘靓、莫邪和小越女一起去见渔父,留下干将、赤、胡一色和侯雷四个男人在家。

  船正靠在岸边。渔父正在船上,负手而立,眺望远方,像个世外高人。忽然间,渔父见到一行人,眼睛立即直冒星光:四个大美女啊!要是都学拿捏之道,该多好啊!而范蠡,直接被他略过去了。

  直到范蠡走到渔父跟前,双眼湿润,恭敬行礼:“师父,您老了!未能近侍您老人家,徒儿不孝啊!”

  渔父这才看了范蠡一眼,没好气地道:“你也知道不孝啊!谁让你当初尽学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算了,没空搭理你!”说完,渔父赶紧又把四位美女请到船上,然后自己就扎到了女人堆里,欢天喜地地聊着。

  船舱里已经没有范蠡坐的地方,范蠡只得站在船头。但是,他看着师父依然谈笑风生,心里却比灭了吴国还开心。毕竟,自己终究还有时间尽尽做徒弟的孝道!

  几人一聊就聊到黄昏。佘靓问道:“师父,您老饿了没?”

  渔父这才摸着肚子道:“小徒弟这么一说,我倒真饿了。”然后,渔父一转头看向范蠡,喊道:“臭小子,趁着天没黑,赶紧捞鱼!美女们都饿了!”

  范蠡于是开始张网捞鱼,只听得师父又对着四位美女说自己的坏话:“这臭小子当初尽学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好在,他也终于学会了捞鱼这项好本领。要不然,我现在都懒得搭理他!”

  四位美女听完这话,又是一片娇笑连连。笑声传到渔父耳朵里,直让渔父喜不自禁高声唱到:“美女满船坐,生活乐无忧!”

  好在,鱼肉好了后,做师父的终究没忘了徒弟,让范蠡自己动手,解决温饱问题。而渔父,却殷勤地为四位美女,分别盛上一盘鱼肉肥美汤汁浓厚的鱼羹。

  不过,范蠡还不是最悲哀的。最悲哀的四人还在家里,吃着午餐剩下的残羹冷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