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与盗跖决斗
公子小贺2019-07-25 11:073,866

  杀了田雉后,杨飞雪已经没有力气去杀第二个人,甚至没有力气继续站着。他就这样昏倒了,直到三日后的下午申时才醒来。这期间,杨飞雪一直做着各种噩梦。

  花大姐正坐在卧榻之侧,见杨飞雪醒来,急忙扶他坐起,关切地问:“小杨,感觉怎么样?”

  杨飞雪迷茫地看看四周,点点头:“还好。花大姐,这是在哪儿?我睡多久了?小宛他们人呢?”

  花大姐笑道:“你都睡三天了。我们都被那盗头领带到了泰山。这三天,我、小宛还有公主轮流守着你。这时候,小宛和公主去山顶看日落了。你能不能走?要不要去看看?”

  杨飞雪笑问道:“盗头领是谁?我怎么没看到看押我们的人?”

  花大姐微笑着:“盗头领就是盗跖啊!他也来看过你几次。我们四个人和其他人质分开了。对于我们四个人,盗头领吩咐说,只要不下山就行,看守的不严。”

  杨飞雪听完点了点头,开始站起身,还有些摇摇晃晃。花大姐立即扶着。两人缓缓走了出去。

  这里是泰山南山腰处,大部分兄弟军也扎营在此。花大姐说:“小宛和公主去看日落的地方,还得往上爬老长一段山路。”

  杨飞雪道:“没关系,三天躺着没走路,这时候好好走走。说起来,我一直盼望着去泰山玩玩,想不到在游戏里实现了这个梦想。”

  花大姐笑道:“我也一样。不过这三天,小宛和公主倒几乎转了大半个泰山。等明天,让她们带着你好好玩玩!”

  杨飞雪问道:“花大姐,难道这三天你都没去玩玩吗?”

  花大姐笑道:“我已经不是个小姑娘了,哪有那么多精力去玩呢?”

  杨飞雪笑道:“花大姐,你在骗我吧!我知道,你肯定是为了照顾我。”

  花大姐反问道:“难道你不需要照顾吗?”

  忽然,杨飞雪的心里暖暖的,没再说这个话题。

  花大姐也没再多说什么。几十年的经历,让她知道一个道理:说话拣该说的说,并要适可而止。所以,花大姐对杨飞雪杀人一事也闭口不提。

  古时,泰山的山路很不好走。杨飞雪和花大姐,几乎走了一个半时辰才到达最高峰,也就是今天名为“玉皇顶”的地方。

  小宛和公主俩人正背对着他们,坐在一块大青石上,肩并着肩有说有笑。杨飞雪纳闷:这俩人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

  花大姐在身后当先喊道:“小宛,公主,看谁来了?”

  小宛和公主一齐转头,看到杨飞雪的瞬间,又一齐大喊:“啊!杨大哥,你终于醒了!”喊完,俩人又一齐跑过来,左一个右一个挽着杨飞雪的胳膊,开心地问个不停。一边问,一边坐到了青石之上。杨飞雪被两个小女生夹在中间。花大姐则坐在小宛旁边。

  杨飞雪八卦地问:“你们两个在说些什么呢?这么开心?”

  小宛神秘地笑道:“嘻嘻,不告诉你,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

  公主也笑道:“小宛姐告诉了我很多新鲜事物呢!”

  杨飞雪惊讶道:“小宛姐?”

  小宛得意笑笑:“对呀,是我让她这么喊的。我呢,就叫她小梦梦!”

  杨飞雪再次惊讶道:“小梦梦?”

  公主也得意道:“对呀,小宛姐说这样称呼显得亲切!她还说我是她的小闺蜜呢!”

  “小闺蜜?”杨飞雪一阵无语,低声对小宛道,“小宛哪!战国时候的姑娘可都很单纯,你不要把人家给带坏了!”

  小宛听到这话不高兴了,松开杨飞雪的胳膊,撅着嘴:“杨大哥,难道你觉得我是个坏姑娘?哼!”

  杨飞雪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

  小宛得理不饶人:“那是什么意思?哦,我知道了。你是想着,单纯的姑娘好欺骗,是不是?”

  杨飞雪一阵头大:“我什么时候欺骗人家了。”

  公主见两人叽叽喳喳,又见小宛姐脸色严肃,也插嘴道:“杨大哥,你是不是在欺负小宛姐啊?”

  杨飞雪头大地看着公主:“你哪里看出我欺负她了?对了,你怎么叫我杨大哥?”

  公主狡黠地笑笑:“也是小宛姐让我这么叫的。难道叫杨大哥不好么?”

  杨飞雪确实觉得公主叫自己杨大哥很是受用,只是不能太显得受宠若惊,否则就有点猥琐了,只好道:“我觉得杨大哥这个称呼,也还凑合。好了,你就这么叫吧!”

  公主愉快地点点头:“杨大哥,你也别叫我公主了,跟小宛姐一样,叫我小梦梦吧!小宛姐说,这样很亲切!”

  杨飞雪心道:这哪是亲切,分明是亲昵,但这样称呼一位小公主,也确实很不错嘛!于是点头喊道:“小梦梦?”

  “诶!”公主笑盈盈地应道。

  小宛见杨飞雪又不理自己,撅着嘴对公主道:“小梦梦,我们走!我们再去说点悄悄话!”

  “诶!”公主又笑盈盈地应道,同时松开杨飞雪的胳膊,站起身。

  突然,一阵粗犷的笑声传来:“几位这就要走吗?夕阳西下,不欣赏完整个过程,岂不可惜?”

  四人站起身,回头,原来是盗跖带着几位头领到了。花大姐、小宛和小公主都笑着打招呼:“盗头领好!”

  杨飞雪一阵错愕:“你们都叫盗头领?”

  盗跖笑着走过来:“几位不如再陪我赏完落日,如何?”

  小宛道:“好啊!”

  盗跖又一阵大笑,对着杨飞雪道:“你恢复得如何?”

  杨飞雪道:“现在感觉好多了。”

  盗跖点点头:“兄弟军很快就要迁移。我们的决斗定在三天后的日出之时,如何?”

  四人突然听到决斗,直感觉美好心情瞬间没了。

  小宛不客气地责难道:“盗头领,你现在提起决斗的事情,不觉得大煞风景吗?”

  杨飞雪觉得小宛也太大胆了些,怎么敢这么对强盗头子讲话?但是,盗跖却不生气,反而大笑:“众位,目前兄弟军中只有两件大事。第一件是迁移扩充队伍。第二件便是决斗。你们说,我不提决斗提什么?”

  花大姐却想着另外一件事,问道:“盗头领,你说你们就要迁移,那我们和其他人质怎么办?”

  盗跖摆摆手:“这事决斗后再说。”

  听完,花大姐没再继续追问。

  盗跖又把目光移向杨飞雪:“你还没回答我呢!”

  杨飞雪正色道:“好!就在三天后的日出之时。地点呢?”

  盗跖把目光移向远方:“地点就在此处。”

  杨飞雪点点头,没再多说,该来的总会来。

  盗跖又向着远方自言自语道:“漫天的红霞,多像我们流过的鲜血。不过,我们的鲜血却只能染红脚下的大地,染红不了统治者的天。悲乎!叹乎!”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小宛、花大姐和小公主都心情沉重。她们知道,杨飞雪不可能战胜盗跖。小公主最是伤心,偷偷抹着眼泪,认为如今的后果都是因为自己造成的。

  杨飞雪安慰小公主:“小梦梦,别哭了,这不是你的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你还记得我们刚见面吗?你还说自己是个侠士!侠士怎么能流眼泪呢?并且,与盗跖这等英雄人物一战,也是我的期望。纵然死了,也死得其所,不是吗?”

  小公主没说话,也没停下眼泪,只是抱着杨飞雪,像个不愿撒手的小妹妹。

  杨飞雪摸摸小公主的头,叹了口气。

  而后,杨飞雪又笑着对小宛和花大姐歉然叮嘱:“小宛、花大姐,抱歉我不能完成保护你们的承诺了。以后,你们可以跟着小公主在宫廷生活,至少远离战场,安全得多!对了,以我为鉴,别动不动就找人挑战,这样不好!哈哈!”

  小宛和花大姐却笑不出来。小宛道:“杨大哥,我不知道能帮你什么。我答应你,一年后,我把我的报酬给你一半。”

  花大姐也附和:“小杨,我也给你一半,反正也用不了那么多。”

  杨飞雪很感动,笑道:“两位,不用这样!想到一年后,我有两个有钱的好朋友,就已经足够开心了!好了,我先静一会儿,想想有没有办法获胜。毕竟,我还是要拼尽全力一战!”

  三日后,泰山顶。日出之时,云海翻涌,金光万丈。

  山顶站满了人。小宛、花大姐、公主、几个头领以及众多兄弟军,围了一圈。杨飞雪和盗跖站在中间,对面而立。

  盗跖身材魁梧,双手拄着那把大青铜剑,如不动山岳,巍峨肃立。

  杨飞雪拄着一根生铁长矛。这是他从白面头领那儿借来的,一直被白面头领视为宝贝。因为战国初期,铁制品还是不多见。杨飞雪之所以选择长矛,是因为自己不会什么武技,只好靠着一寸长一寸强来拼一拼。

  所有人都秉着呼吸注视着他们。一阵清风吹过,杨飞雪率先发动攻击,两手握持长矛,直刺盗跖腹部。所谓“先下手为强”,正是如此。

  盗跖双脚都没有动,只是双手提起剑身一格挡。只听得“当”的一声,杨飞雪手中长矛被震飞,打在两兄弟军的身上。

  杨飞雪只感觉双手发麻。两兄弟军又把长矛递过来。杨飞雪接过,稳稳心神,又挺着长矛,斜刺盗跖右脚。

  盗跖一直没有动,眼神冰冷,直到长矛接近,这才单手提起青铜剑一挡。又听得一声清脆的“当”,杨飞雪手中长矛又飞了出去,又打在两兄弟军身上。

  杨飞雪的双手麻得发抖,再次接过长矛,摆个架势,再次直刺过去,却在相距半尺之时,矛头方向一变,斜向上猛刺盗跖头部。

  盗跖动了,后退一步,提剑再次格开长矛后,一个转身到了杨飞雪背后,单手提剑一划。剑落下时,剑尖正滴着鲜血。

  小宛和小公主都一声惊呼,立马捂着嘴巴。

  杨飞雪一个踉跄,感到后背火辣辣地疼,用手一摸,一手鲜血。这时候,看到鲜血,杨飞雪本来还有的一丝恐惧,反而完全消失了。大喊一声,挺矛再战盗跖。

  盗跖感受到杨飞雪的变化,冰冷的表情终于融化,继而哈哈大笑,也持剑主动攻击。

  两人的战斗打得很简单,进攻一次停顿一次。两人的战斗却也打得很粗暴,进攻一次飙一次血,但都是杨飞雪的身上在飙血。

  小宛和小公主都低着头哭了。花大姐也侧着头不忍看。

  没过多久,杨飞雪像个血人,身上已不知多少处伤口,但却还是拄着长矛挺立着,目光坚毅,歇了一会儿,再一次握着长矛刺向盗跖。

  盗跖没有丝毫留情,一挡一躲一划拉,血人杨飞雪的身上又多了一道口子。

  决斗一直在持续,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