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今生是兄弟
公子小贺2019-07-01 06:183,574

  杨飞雪已经记不得这场决斗是怎样结束的了。

  睁开眼时,杨飞雪发现自己又躺在一张卧榻之上,身下软软的,不知垫着一张什么动物的毛毯。外头,正是斜阳残照。

  杨飞雪感觉浑身都疼,手脚都动弹不得,使着劲抬了抬头,看到小宛、花大姐和小公主都伏在一侧,神色疲倦地睡着。

  不过杨飞雪这一动,却惊醒了小宛。小宛脸上还残留着泪痕,看到杨飞雪睁开了眼,还以为是幻觉,使劲揉了揉眼睛,看到杨飞雪正对自己努着嘴笑,激动地扑到杨飞雪身上,开心地大呼:“杨大哥,你终于醒了!”

  杨飞雪却疼得龇牙咧嘴,喊都喊不出来,脑门上都渗出了汗滴。而小宛伏在自己胸口,也没抬头看看杨飞雪都疼成了个啥样,只管自个儿开心地又哭又笑。

  杨飞雪终于憋出一股子力气,柔弱地喊出几个字:“小宛,疼!疼!”

  小宛听到,这才连忙抬头一看,正看到杨飞雪的脸疼得都扭曲了,立马坐起来,十分歉然地笑笑:“对不起哦杨大哥,我看到你醒了,就——就忘了你还带着伤!”

  杨飞雪努力地把表情转换成笑容:“小宛,不怪你。”

  这时候,小公主也被惊醒过来,脸上也是梨花带雨,看到杨飞雪正笑着,又是一声大呼:“杨大哥,你醒了!”话没说完,又猛地扑到了杨飞雪身上,又哭又笑。

  杨飞雪却是欲哭无泪,这次连喊疼的力气都发不出来。脑门上的汗滴一颗比一颗大。

  小宛见状,立马把小公主拉起来,也顾不得责怪她的怒莽,毕竟自己也是那个样子,只好再次歉然地看着杨飞雪:“杨大哥,对不起哦!小梦梦她,没弄疼你吧?”

  杨飞雪已经疼得说不出话。如果他的表情能说话,一定会说:“你看我的样子,像不疼吗?小公主怎么变得和你一个样子啊!”

  小公主看到自己弄疼了杨飞雪后,也是无比歉疚,却不知道说什么了,偎着小宛的胳膊,拉着小宛的衣袖,不忍去看杨飞雪疼的样子。

  过了好一会儿,杨飞雪终于缓过劲,喃喃问道:“花大姐怎么没醒?”

  小宛道:“花大姐太累了。这些天她都没怎么休息过,就陪着你!”

  杨飞雪眼睛有些湿润,又问道:“小宛,我睡了几天了?”

  “已经是第八天了。要不是盗头领说你心跳还算平稳,我们都还以为你——”

  杨飞雪笑着打断:“别说不吉利的话了。对了,盗跖的兄弟军迁移了吗?”

  小宛道:“本来是要走,但看到你实在不能搬动,就没走。”

  杨飞雪又道:“对了,盗跖有没有说我们该何去何从?”

  小宛道:“这些天都没说。看到你这样,我们也都没提。”

  杨飞雪点点头,又问小公主:“小梦梦,要是留在这里,你愿意吗?”

  小公主正靠着小宛的肩头,幽幽道:“虽然现在盗头领他们一群人都待我们不错,但我还是想去齐国。因为我是燕国公主,我不能只为了自己。”

  “好!”突兀的一声大喊都外面传来。原来是盗跖带着几位头领到了。

  这一声叫喊却也把花大姐给吵醒了。盗跖看着吵醒的花大姐,有些歉然地拱了拱手道:“抱歉,吵到你了。”

  花大姐却浑然没在意他,只是看到杨飞雪醒了,开心地看着杨飞雪,眼里却泛着泪花,有很多关心的话语想要说,最终却只重复喊着:“小杨、小杨——”

  杨飞雪笑笑:“花大姐,让您费心了!”

  花大姐噙着泪笑笑,没有说话。

  这时,盗跖来到了杨飞雪卧榻之前,看了几遍他的身体,开心道:“嗯,不错,终于熬过来了。”又叹了一口气:“唉!怪我下手有些过重,又没想到杨兄弟的身子骨这么孱弱,恢复起来也很慢。要是我们山上的兄弟,即便伤成这样,也就用个两三天,差不多就可以走动了。不过,没关系,醒了就好。泰山之中有很多珍禽异兽,这几天,兄弟们拼着性命抓了很多,就是为了给杨兄弟强身健体。”

  杨飞雪又被感动:“这——如何敢当?”

  盗跖摆摆手:“杨兄弟不必客气。现在,我的兄弟们都认为你是条汉子,也全拿你当兄弟对待。兄弟情义,性命何惜!等你能下榻走动,我等一起祭苍天,成兄弟!好了,你先休息!”

  杨飞雪又问:“那人质的事情——”

  盗跖拍拍杨飞雪肩膀:“不用担心,等你恢复完全再说!”

  一行头领离开后,又有几个兄弟军端进来好几陶罐肉汤,什么虎鞭熊掌、蛇胆鹿茸不一而足。杨飞雪让三人也赶紧喝些。花大姐又坚持先用木勺喂杨飞雪先喝。

  如此又过了七八日的时光,杨飞雪的伤口愈合的七七八八,留下一身疤痕后,终于能不用搀扶下榻走动。

  入秋后的泰山,风景如画,登高揽胜,美不胜收。

  山腰面东有一处开阔地,曾是黄帝登山、舜帝巡狩祷告天地之所在。这天日出时分,杨飞雪被盗跖请到此处,参与祭天盟誓。几位女子和其他人质则不在邀请之列。

  山崖边,猎猎朔风,砌着一座简单的青石祭坛,上面摆着三牲等祭祀用物。

  盗跖并杨飞雪站在最前列,离祭坛最近。两人身后站着几位头领,也是一列。几位头领之后则是其他兄弟军,也是成列站定。每个人手中一只硕大的陶碗,脸上都带着期待的笑容。他们都知道,只有重要的人物加入兄弟军时,盗跖和几位头领才会举行如此隆重的盟誓大典。而此次的主角,便是杨飞雪。

  一名司仪官角色的兄弟,郑重走向祭坛边站定,面向众人,朗声道:“吉时已到,上酒!祭天!”

  于是,好几位兄弟各自拎着大酒坛,开始给各位兄弟的碗中倒酒。一时间,酒香飘满泰山。

  继而,盗跖走向祭坛边,面对天宇,大声喊道:“悠悠苍天,泽披万物;愿享三牲,为我一怒!伐——”

  “伐”字出口,盗跖用力将碗中之酒洒向空中。身后众位兄弟也跟着大吼:“伐——”接着,也都将酒洒向空中。杨飞雪觉得可笑,祭天搞得像伐天,但还是跟着做。酒水落下来时,还洒了一身。

  司仪兄弟继续道:“上酒!盟誓!”

  于是,几位倒酒的兄弟又开始一阵忙活。忙活完,盗跖又开始大声道:“天命昭昭,吾等一聚。既为兄弟,死生何惧?心之所向,执剑提刀。承天之名,护我大道。生则同欢,死则同眠。人生十载,情义万年!”

  说完,盗跖一口干完碗中酒。众兄弟跟着念了一遍:“人生十载,情义万年!”而后,也干完了碗中酒。杨飞雪自然没有例外。

  祭天盟誓完毕,盗跖又对众兄弟喊道:“众位兄弟!今日我等祭天盟誓,只为一人。他是谁?”

  众兄弟齐喊:“杨头领!杨头领——”

  杨飞雪却愣着不知所措。他实在不知道兄弟军竟对他如此看重。

  盗跖却是开怀大笑。他知道杨飞雪能获得众位兄弟的认同,实属意料之中。只因为,连他自己也没见过,任何一位贵族,从刚开始连见到死人都会呕吐,到几天之后,竟能悍不畏死、与自己决斗。此等人杰,自然能令众位兄弟倾心。毕竟,就挑战自己一条,就不是每一位兄弟都敢去做的!

  盗跖对杨飞雪一招手:“杨兄弟,来,向前来!与众位兄弟敬酒!”这时候,倒酒的兄弟又已经给各位碗中满上。

  杨飞雪应声向前,转身面对众位兄弟时,心脏剧烈地抖动起来。即使以前在现实世界,杨飞雪也没有站在这么多人面前过,更甭说现在面对几千血气方刚的汉子!

  但经历过生死之战后,杨飞雪毕竟胆气增长了不少,很快便镇定下来,端着酒碗先对着盗跖一躬身,再对着众位兄弟一躬身,而后大声道:“兄弟一生,情义不灭!干!”说完,一仰头,把酒给干了。

  盗跖和众兄弟也是一齐大喊:“兄弟一生,情义不灭!干!”然后,齐齐举起酒碗,全一口气给干了!

  干完酒,盗跖问杨飞雪:“杨兄弟!我等将要离开泰山,前往燕晋一带,不知杨兄弟是否随行?”

  杨飞雪见盗跖终于谈起这事,不禁正色道:“此前,我问过梦姬公主:她不愿留在兄弟军中。她是燕国公主,身上肩负着燕国子民的期望。所以,她希望去到齐国,完成联姻使命。而我,愿意伴她走完这段路程,也完成我的使命!”

  “好!”盗跖听完倒很开心,“想不到梦姬公主小小年纪,竟有如此大义!好!虽是一个小小女娃,但我很敬佩!好,兄弟!既然你等已经决定,明日我们便送你等下山如何?”

  杨飞雪倒没想到盗跖能答应得如此爽快,开心道:“多谢盗头领!”

  盗跖拍拍杨飞雪肩膀:“别再叫我盗头领了,我比你年长,叫我一声大哥就行!”

  杨飞雪立马叫了一声:“大哥!”

  盗跖大笑:“好!兄弟,明日我为你们送行!”

  杨飞雪又有些歉然:“大哥放公主走,却是白忙一场,白白牺牲了几千兄弟了。”

  盗跖正色道:“兄弟千万不要如此说。我们兄弟军本来就是每天头顶悬着刀斧过日子,但为正义,死何足惜?而到此时,区区钱财又怎么与兄弟相提并论?万望兄弟以后不要怀有愧疚,否则便是我等不对了。”

  杨飞雪恭敬地抱了抱拳。突然,杨飞雪想到一个重要的事情:“大哥,有一个隐患还得先除去。”

  “什么隐患?”盗跖皱眉。

  “人质里那些齐国人必须得死,因为他们见到我杀了齐国俘虏。若是让他们回到齐国,我恐怕性命难保。”

  盗跖点点头:“嗯,兄弟说得有理,是大哥考虑不周。好,兄弟今晚只管休息好,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

  杨飞雪一拱手:“有劳大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