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杀人的感觉
公子小贺2019-07-25 11:143,727

  盗跖站在山脚的隘口前,只发布了一个简单的命令:“死守待援!”

  上山的路只有一条。虽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但也架不住齐军的连番猛攻。盗跖的兄弟军在半个时辰之内,就被逼的放弃了三重隘口。

  山脚到达山腰攻修筑了五重隘口,几乎是十步一重,重重险关。丢了三重隘口虽然可惜,但兄弟军却以百来号人的性命,一比十摧毁了齐军千余人的歩卒。只因兄弟军一个个悍不畏死,更兼身手敏捷。武器装备虽然差点,但只要拿在手里的家伙,就必然发挥出百分之百的作用。

  对付这种攻山军队,最好的武器当然是弓箭。但,奈何兄弟军没有一把好弓,全都是自己在山上砍了树木藤条自制,力道不足,弹性也差。弓不咋样,箭更不咋样,有时候锋利点的箭射完了,随便捡起一根树枝也要接着射。没有弓箭的人,便就着山上石头多,猛扔石头。直到树枝和石头都用完了,再拿着武器短兵相接。就算没有武器的兄弟,拼尽全力也要死死抱住一个敌军,咬也要把他咬死。

  杨飞雪一行人在山腰处看得都傻了:天哪!这就是战场吗?太残忍了吧!虽然杨飞雪、小宛和花大姐都一直在心里默念:这是游戏,不是真的!但亲眼看到那么多鲜活的生命,在一次次搏杀中怒嘶狂吼鲜血四溅,然后不甘心地倒下,他们还是无法接受眼前一幕幕惨烈绝寰的血腥画面。

  山脚下,田雉也无法接受。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伙贼寇竟然这么疯狂,硬生生把自己的守军队伍耗光了。田雉也不管后面齐军的继续扑压,一屁股瘫坐在一块石头上。他的心也在滴血。这千余守军,大部分都是田氏子弟啊!

  战斗仍在持续,太阳已经慢慢升上正空。

  齐军的三千余前军已经打光了。姜石眼睛也充满血丝,退至后军前,继续疯狂地发令:“中军,继续上!上!”

  这三千余前军性命,换来的是对方近千人性命和四重隘口。因为只有一重隘口可守时,更多兄弟军开始一命抵一命式的搏杀。

  盗跖站在第五重隘口前,凝重地注视着眼前,又时而眺望远方。终于,远方地平线上,飘起了漫天尘土,是兄弟军的泰山主力到了!

  盗跖站在高处,大声喊道:“兄弟们,随时听我号令,准备发起反攻!”

  躲在齐军最后面的姜石怎么也没想到,这伙贼寇竟然还有援军,援军竟然还有这么多人!而自己所在的后军,却刚好成了抵御这伙援军的第一道防线。

  姜石这时又很庆幸,还好带来了战车。于是急声发令:“战车,冲锋!”虽然此时的战车,已经没有了标配兵力,但面对兄弟军散乱的农夫队伍,还是颇具杀伤力的存在。

  就在姜石的后军调转方向,与前来救援的兄弟军混战在一起时,盗跖猛然发令:“兄弟军,反攻!”

  原本齐军的攻山队伍,见第五重隘口久攻不下,早已是异常烦躁,此时又看见山下一片混战,对于继续攻山就已经没有了多大兴趣,斗志低迷。

  而在此时,齐军目瞪口呆地看见,隘口寨门突然大开,连绵不断冲出来无数贼寇,嗷嗷叫活像一群狼。

  于是,兄弟军在士气高涨的时候,又占据居高临下的冲锋优势,片刻之间,如秋风扫落叶,把山腰至山脚一路的齐军杀得片甲不留。而薄姑城守将田雉,目光呆滞,依然瘫在一块石头上,像只小鸡一样,突然被盗跖一把拎起,做了俘虏。

  山上形势大好,山下形势却很惨淡。

  齐军的百辆战车,如同一只只蛮荒猛兽,无情地吞噬着兄弟军的性命。而兄弟军,往往要牺牲十倍的兵力,才能捣毁一辆战车。

  当山上的两千余人,悉数冲进山下战场时,兄弟军的情况才得以好转。因为战车优势在于正面冲锋,一往无前,要掉头却是颇为费力,更别说掉头后,还要重新构筑战车兵力配置。

  一时间,兄弟军两面夹击,气势大盛,不到半个时辰,便把战场上的齐军杀得所剩无几。剩下少数齐军,都做了俘虏,包括统军大将姜石和几个裨将。

  胜利了,但没有欢呼。

  杨飞雪等人还站在山腰,沉默地注视着同样沉默的战场。战场上活着的兄弟军,开始清理尸体,开始挖坑,开始掩埋。掩埋的尸体,有三分之一是自己的兄弟!

  直到夜幕降临,繁星漫天,尸体才掩埋完毕。活着的兄弟军没有离开战场,一个个举着火把,站在兄弟们矮矮的坟堆前,喝酒、流泪。直到酒喝完、火烧尽,疲累的兄弟军才沉沉地睡去,就睡在地下兄弟的坟堆前,做着同样的兄弟梦!

  次日,太阳升起时,盗跖和几个头领,带着留守山上没有杀敌的兄弟,准备好三牲,走到昨日战场。战场上的兄弟军已经醒来,全部看着盗跖。

  盗跖拄着青铜剑,慷慨道:“兄弟们!世人皆以为我们是恶人,生吃人肉,行禽兽之事。我们无法反驳,也没必要反驳。天地知道,兄弟们的心是清白的。盗亦有道!因为这个信念,兄弟们聚集一起,劫富济贫,反抗暴政,流血流泪,死不旋踵。但,没有统治者的鲜血,不足以抚慰逝去者的英灵!今日,我们将以俘虏的鲜血,祭祀兄弟们的亡魂!带俘虏!”

  兄弟军没有为这番话叫彩,只是沉默地注视着一个个带上来的俘虏,眼睛里充满仇恨。

  所有俘虏站成一排,每个俘虏背后站着一个行刑手。盗跖大喊一声:“杀!”

  兄弟军也齐声大喊:“杀!”

  “慢着!”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都吃惊地看着说话之人,原来是人质杨飞雪。杨飞雪等人质是随盗跖一起下山的。杨飞雪在俘虏都排好后,顺便看了下他们的价值,结果竟有两颗值10万的橙色钻石和十多颗值1万的红色钻石,以及上百颗值一千的绿色钻石。

  杨飞雪脑子转得很快,意识到:如果自己和同伴去行刑,不仅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赚到这三十多万,或许还可以获得盗跖一伙人的尊重。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让自己和同伴熟悉杀人的感觉,为以后当杀手迈出这关键性的第一步。当然,首先要得到盗跖的同意。

  盗跖皱着眉头看着杨飞雪:“你不同意我杀这些齐军俘虏?”盗跖这么想,是因为自古以来已约定俗成:杀俘虏是大忌。

  杨飞雪正色道:“不!这些俘虏的鲜血确实该流尽。只是,若头领同意,我愿意做行刑手。”

  盗跖很吃惊,兄弟军很吃惊,小宛、花大姐和公主更吃惊。

  盗跖问道:“你不是看见死人都会呕吐吗?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做?”

  杨飞雪已经想好说辞:“我想亲手放出齐军俘虏的鲜血,表达我对逝去兄弟们的敬意。他们都是英雄!”

  盗跖大笑:“好!”又问周围兄弟:“兄弟们,你们同意吗?”

  “同意!”众兄弟们一齐喊道。

  盗跖笑着对杨飞雪道:“既然兄弟们都同意,那就由你来行刑。记住,拿刀的手一定要稳!”

  杨飞雪凝重地点点头,又问道:“在此之前,我想对同伴说几句话,可以吗?”

  盗跖一摆手:“说吧!快点就行!”

  杨飞雪于是又走到同伴面前。小宛当先问道:“杨大哥,你疯了吗?”

  杨飞雪低声道:“小宛,花大姐,你们看看这些俘虏,可值三十多万呢!我们平分怎么样?反正杀俘虏不费力,还可以让我们学会杀人,并适应杀人的感觉。你们觉得怎么样?”

  花大姐道:“小杨,你怎么敢杀人了?杀了人,手就洗不干净了!”

  杨飞雪提醒道:“花大姐,这只是游戏!”

  小宛突然说道:“杨大哥,你看这像游戏吗?在这里学会了杀人,回去以后,你同样还会杀人的。我们不是只求自保就可以了吗?”

  杨飞雪正色道:“小宛,花大姐,这里是战国!不学会杀人,就会被人杀!”停顿一会儿,杨飞雪却又笑道:“不过,你们不愿意杀人也没关系。但我要学会,不然,以后谁保护你们呢?”

  小宛和花大姐看着杨飞雪,没有说话。她们一瞬间感觉到杨飞雪变了,变得陌生,却又变得有了安全感。

  杨飞雪已经向着齐军俘虏走去,从第一个行刑手中接过一把断刀,刀刃上还残留着鲜血,是昨天留下的。

  曾经,在现实世界,杨飞雪也幻想过犯罪杀人,手里也常常玩弄着一把水果刀。但现在,他真正面对杀人时,手还是不自觉的抖了起来。

  杨飞雪站在第一个俘虏背后,闭上眼睛不停地深呼吸,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两只手紧握着断刀的刀把,已经渗出了汗水。兄弟军们都在看着他,没有人笑话他,反而也随着他一起紧张,生怕他会承受不住。

  终于,杨飞雪睁开眼睛,双手不抖了,缓缓举起断刀。此刻,盗跖却突然大声喊道:“慢!”

  所有人都诧异地看着盗跖。盗跖却继续道:“杨飞雪,站到俘虏正面行刑!”他的语气突然冷漠又不容反对。

  杨飞雪看了一眼盗跖。盗跖无动于衷。终于,杨飞雪还是缓缓移步,站在第一个俘虏正对面。他看到这个俘虏正是田雉。前天,田雉还陪同薄姑城城守招待过他,一起有说有笑。

  田雉看着面前的杨飞雪,突然大笑道:“哈哈!好啊!好啊!一个相识的人送我最后一程,总好过死在那些贼寇手里。哈哈!来吧!用点力!别再让我受罪!”

  田雉的话说完。杨飞雪只感觉到脑中一片空白:看不到任何人,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感觉到手中拿着一把刀,一把断刀。刀很轻,很锋利,像是自己延伸的手。这只手,慢慢扬起,像是要去抚摸一个人的脸庞,又像是对一个人再见。然后,这只手在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弧线,猛然落下,没有感觉到任何阻力,就像是划过了空气。

  自始至终,杨飞雪什么也没感觉到,静静地摆着刀落下后的姿势,任凭田雉心脏的鲜血喷满了自己的面庞。直到兄弟军的一声欢呼,打破了杨飞雪脑袋空白的状态。终于,杨飞雪看到了眼前的一切,用手一摸脸上还带着温度的鲜血,看着田雉慢慢倒在自己的身前。

  这是杨飞雪第一次杀人,杀的人叫做田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