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马行千里2019-07-25 11:093,144

  从王小玉请马虎看电影可以看出王小玉确实稍有改变。不过这要感谢上次的家庭矛盾,如果一个人胡作非为不讲理,尚可说通,倘若她后边再站几个人,一群人合伙胡作非为不讲理,那事情就难办了。

  上次最应该感谢的是王愣愣的叛变,由于他的叛变,才导致了这个胡作非为群体的散伙。才是王小玉的脾气有所改变,这段时间,王小玉老实了不少。

  以前在家不哄孩子不做饭,你说不哄孩子也就罢了,关键是她还听不得孩子哭,只要是孩子一哭她就大发雷霆。孩子没被照顾好,经常哭会影响声带,你们不能老让他哭。

  孩子起初哭的慢,只要是王小玉扯着嗓子一骂,孩子就会哭得更厉害。最后连孩子都不放过,这个小混蛋跟他爹一样,都是没出息的东西。骂过瘾了便去做自己的事情。

  这段时间让马虎的母亲很意外,王小玉回家肯带孩子,说话也不那么冲,做事不乱摔东西。这种改变除了让马家感到意外,还让他们忐忑不安,好事来的快了,就离坏事不远了,果不其然。

  这种改变没让马家人享受多久,另一种改变紧接着来了,王小玉又还原到原来的脾气。

  马虎当着王小玉的面不敢说什么,却在他母亲面前敢说,“我就说狗改不了吃屎,装了几天装不下去了又露馅了。人的脾气怎么说改就改,更何况这种坏脾气,改掉比登天还难。”

  前两天王小玉和副校长出去考察,副校长是个胆小怕事且又闷骚的人,有些事情他不敢做。但别人怂恿他做的时候,不管这件事是对是错他会毫不犹豫,这样看来,副校长不但胆小怕事且闷骚,他还是一个无主见没原则的人。总结出来一句话,“他就是个无能的人。”

  无能的人只要有点小权利就会乱用,走时校长还专门把副校长和王小玉叫到办公室开了个小会。

  校长说:“这次去说是考察,其实是去学习,你们要多做笔记,留心观察,虚心请教。时间只有三天,学校经费紧张,吃住等开销都得节约。”

  最后校长半开玩笑的说:“本来这次学校是要派一个男老师和副校长去的,结果人家抽不出时间,所以就派王老师去。一男一女有点危险,你们可以在一个碗里吃饭,但不能在一张床上睡觉。”

  王小玉直肠子好要面子,听校长这么一说,觉得自尊心受挫,当着校长的面提出抗议。“那要这样的话你就换个人吧!”

  校长怒了“听这话的意思你还真想睡咋的。再说了这是学校做出的决定,都要出发了,你临时改变,上哪里找人去。”

  副校长也开玩笑说:“小王老师认真了不是,校长就是跟咱们开个玩笑,咱哪能那么干呢,再说了咱真那么干了也不能回来报告给校长。”

  校长听后气得往外干人,话就说到这里,快走……

  上了车后王小玉对副校长说:“既然自尊心都受挫了,咱干了又能怎么的,不干白不干,只要你不说就行。”

  王小玉的一番话把副校长噎的眼睛瞪的老大。副校长在心里暗骂,“我的娘哩,活了大半辈子,见过不要脸的女人,这么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

  到了考察的地方已经是下午,两人先吃了个饭,然后把房间定好。副校长开了两个房,他让王小玉老师先在自己的房里休息,然后他去向校领导打招呼。

  副校长回来时他发现王小玉已经把自己的房间退了,然后搬到副校长的房里去了。

  副校长被王小玉的举动吓的头皮发麻,自己虽然不检点,但还没到这种地步。这你他妈的太疯狂了,把柄直接交到别人的手里。

  副校长开导王小玉说:“小王老师,你是女人不能太直接,你得推推搡搡,推推搡搡才有意思吗。”

  王小玉说:“咱俩同事这么多年,没必要推推搡搡,还是直接一点痛快。”

  副校长被王小玉的一席话说的倒近了胃口,副校长坐在椅子上没有任何表示。

  王小玉说:“校长我今年才二十五,正青春,是性爱的好年龄,你错过了这一次,再没地找这便宜货去。”

  副校长说:“我没别的意思,就觉得你这房间不该退。”

  王小玉说:“副校长你不会算账是不是,校长可让咱们节约开支。你想想一个房间一晚上八十,两间就是一百六,咱两个人开一间,一个晚上省八十,三个晚上就是二百四,二百四咱们能卖二百四十个避孕套。这钱你不出我不出,咱们只好少开个房间省出来了,难不成还让学校报销。”

  副校长被说的干呕了几声然后出去了。

  第二天晚上副校长又偷偷的开了一间房,由于第一天晚上把钱都省出来了,第二天晚上副校长没理由不去睡觉。

  三天考察完回去,副校长给王小玉升官当班主任,这不挑明了告诉校长副校长和王小玉发生了关系。但校长也不好说什么,心里却想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糊涂,放在一起难免会发什么点什么事,最好别让他们家人知道。一个班主任算不了什么,就怕她带坏了孩子。

  王小玉荣升为班主任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可马老爹和马老母没什么反应,这两人没什么反应倒不奇怪,关键是马虎也没什么反应,“升为班主任又不加工资,有什么好高兴的。”

  这话可把王小玉惹怒了,“不加工资是不假,但是他大小也是个官儿,管四五十个孩子哩。你那儿科主任又算什么,手下就那么几号人,你还抢着当,最后怎么样,你送礼都没当上,你就不觉得丢人吗?”

  “我什么都没送还当上了,你还不高兴,真不要脸。”

  说着王小玉给她家打电话报喜,王老头一听可乐坏了。“闺女都当主任了,可得庆贺庆贺,你现在离校长只差一步,只要你当了校长,将来你弟的孩子在学校里想干啥就干啥,没人能管的着。”

  王小玉见父亲误会自己的意思了,忙解释,“自己当的是班主任,管孩子的。”

  王老头高兴的说:“在学校里当什么官都不得是管孩子吗,不管是什么主任总之都得高兴,你通知你们家人我要下来吃宴请,让他们准备准备。”

  王小玉说:“爸,是我当班主任,你怎么还吃宴请。”

  王老头说:“就是为你高兴,你看我这棋都不下了。”

  王小玉告诉马虎,“这个班主任大小也是个主任,咱得摆上一桌子,我爹也要来,没准我弟也会跟来,你去准备准备吧!”

  说完王小玉去房里抱孩子,孩子一见王小玉就哇哇大哭起来,马老母笑着说:“你看这才几天不见就变的陌生了,不认亲妈了。”

  王小玉说:“变的陌生了又怎么的,陌生了我也是他亲妈,最终还是我对他好,还得我教育他长大成人。”

  王老母就说了一句很平常的话却遭来王小玉一连串的讥讽。

  饭都上桌了,孩子却还是哭闹不止,要让他奶奶抱。王小玉顺水推舟,这孩子就喜欢让他奶奶带,去吧,正好别耽误我吃饭。

  在酒桌上,王老头一个劲的说他女儿的好。是教师也就罢了,现在还当了班主任,现在的年轻人能找到这样的好媳妇,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王愣愣只顾着埋头吃饭,一句话也不说,王老丈人说话没人接茬。马老爹是个实诚人,假话不会说,说真话又怕得罪人,嘴眨巴了两下又接着吃饭,马母在哄孩子装做没听见。

  马虎很生气,过了半饷才说:“我上辈子没修什么福分……”

  王老丈人笑眯眯的说:“听你说话的口气你是不高兴小玉当主任,还是人家当上主任你不服气。”

  紧接着王老丈人严肃的说:“男人要大度,不要小肚鸡肠,这样怎么过日子。你媳妇升官了你应该替她高兴,这要是脑子好使的男人今天肯定送老婆件贵重的东西。你不但没送还在哪里瞎哼哼,这像人吗?”

  这句话又一下子点醒了王小玉,我都当班主任了,你什么表示都没有,还敢顶撞我爹。

  王小玉当场要一条金项链,项链今天不卖,饭就不吃了,不吃饭谁也没有压力,关键是王小玉还要搬到学校去住。

  马虎和王小玉平时一个礼拜回一次家。跟孩子还能照个面,这一搬走十天半个月不回来,时间一久疏远了孩子,日后怎么办。有一天二老不在了孩子见谁都不亲,这一家子人还怎么相处。

  马虎思前想后决定破费这一次,老丈人当场就表扬马虎,你这步走对了。要使当初你肯这么破费的去讨好老婆,到现在你们就不会是这么个结果。

  马虎干瞪了瞪眼睛却在心里暗骂“破鞋还想让我怎么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