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马行千里2019-07-25 11:223,071

  马虎回家向王小玉提了提主任空缺的事,马虎的意思是王小玉和副院长的老婆跟熟,看给走走后门,能把这事办成不,结果是招来王小玉的一通破骂,“一个主任的事你都搞不定你还能干什么,就这么小的一点事情你还让我托关系,你丢不丢人。”

  在马虎看来这是个好事,如果升职了就会长工资,按理来说王小玉会帮他这个忙。

  马虎说:“这大小是个职务,怎么是小事情。”

  王小玉瞪大了眼睛,手指着马虎的鼻子嚎道:“你看看你哪是当主任的料,你有那本事吗?你有那身材吗?你有那能力吗?”

  马虎本来就没想和她说话,原因是两人根本就说不着话,一张口不是你宰她就是她宰你,凡正是谁占不到便宜谁就不收口。

  这俩人一吵起来,马老爹和马老母就坐不住了,灾难又来了。俩人一个抱孩子一个去劝架,今天王小玉觉得自己得理,所以谁都不让。

  马老爹说一句“消停消停吧!”

  这句话的后半句还没出来,被王小玉截断,“消停个鬼,你儿子这个样子怎么让人消停。这个三级残废,主任都当不上,还想让我托关系走后门,主任是个多大的官用的着这么费劲吗。”

  王小玉说的话让马老爹受不了,说话的方式更让他受不了,平时说话在怎么冲都不会到这种程度,这都快赶上动手了。

  马虎用手指着王小玉说:“你做媳妇的这么给老公公说话对吗?”

  如果是别人家的儿媳到这里就事可而至,王小玉到这里可不行。她是一名人民教师,凡事都得把道理讲清楚,否则就是误人子弟和不称职。

  王小玉哭着说:“你们这是欺负人,我得找我爹评理。”

  一件很平常的小事情,由两个人说到了三个人,三个人说到一家人,一家人又拉进来了一个人。

  电话刚打通王老丈人张口就问“你是不是又受欺负了?”

  王小玉哭哭啼啼一句话说不完整,王家人又疯了,电话那头声音很大很杂。其女人的声音听来是在骂马虎爷爷奶奶,男人的声音嚷嚷着要揍马虎,老丈人在电话里骂马虎的爸妈。

  马虎老爹摇摇头回房里去,马虎看着王小玉足足哭了半个小时才把电话挂掉。

  第二天天还没亮马虎摸黑爬起来上班去,王老爹天刚擦亮就去地里,王老母等孙子醒来便带着孙子回娘家去。

  早上医院里很忙,马虎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

  中午临吃饭前王小玉二姑带着儿子来看病。马虎和王小玉二姑只见过一面,是亲戚见一面也记得。二姑家的孩子感冒了,这孩子七八岁了,一感冒就哭哭闹闹,一哭哭闹闹二姑被吓的哭哭啼啼的。马虎见是亲戚便帮着哄孩子,这孩子好赖不听,二姑让马虎吓唬吓唬孩子。马虎哄了半天憋了一肚子的气,听二姑这么说,他便很不客气的潮那孩子大吼两声,孩子被惊吓过度尿在裤子上。

  这下二姑不干了,“让你吓唬吓唬他,没让你把胆儿给吓破,你看都吓的尿裤子了,做人咋就这么恨心哩。”

  马虎被放了鸽子,马虎很生气,孩子哭闹了老半天,十一点下班,十点四十多医生们就不在看病。

  下午上班的时间是两点半,医生们又喜欢磨蹭,下午看的病例不多,二姑还想逛街,便让马虎耽误几分钟给孩子看病。

  孩子见马虎要给自己看病,死活不让马虎碰他,马虎说:“二姑你把孩子宠坏了,得好好管管。”

  二姑不理马虎,只专心哄孩子,半个小时过去了孩子终于睡着了,马虎都有点犯困。

  孩子睡着了二姑招招手让马虎过去给孩子打针,马虎拿起针管子,狠狠地扎下去。孩子“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马虎怕孩子动弹,便把药一下子推进去,不一会儿那孩子的半个屁股肿了起来。

  这下可把二姑吓坏了,二姑赶紧给大哥打电话,王老丈人听二妹说完,气的只咬牙。说马虎不是个东西,大人惹了你你拿小孩子撒气。

  二姑也边骂边走了,从他们的骂声中马虎没听出老丈人有什么举动。

  晚上马虎很犹豫,到底要不要回家,王小玉却来电话叫马虎回家吃饺子,她亲自下的厨。

  王小玉这么一说马虎倒心动了,好久没吃王小玉包的饺子。

  马虎回家发现有两件事是真的,晚饭确实是饺子,而且还是王小玉包的。但吃的人却不是他家人,王老丈人吃完饺子靠在沙发上抽烟,二姑父和王愣愣还在吃。

  马虎见到这些人头皮发麻,这是兴师问罪来了,马虎给每人发了一只烟,然后坐在沙发上等待审判。

  二姑父吃饺子的时候很感动,说马家饺子皮薄肉多,又滑又润,一咬还有汁流出来,而且很新鲜,吃完饺子二姑父很激动。

  “那么小的个孩子,你就下这么重的手,看那屁股都肿成啥样了?”

  马虎想解释但被老丈人制止了,“你先别说话,先听你二姑父怎么说。”

  二姑父说:“马虎我今天来说的不是孩子的事,我想通过孩子的事说说做人的事。这做事跟做人一样,做事要讲原则,做人要有道德。你说你有气撒哪里不行,非要撒孩子身上,孩子那么小的一点,他又没招你惹你,你给下那么重的手干什么?”

  马虎听出来了,这说的的确不是孩子的事情,而是想通过孩子的事情说王小玉的事情。老丈人和小舅子就是连环马,二姑父就是马后炮,这是想将死自己。

  马虎说:“既然来了我们就把话说明白,昨天我只是提了提儿科主任的事,我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又没有逼着她去干什么,你们有必要这样吗?”

  老丈人说:“虎儿,这不是有必要没必要的事,这是行为上的事情,是行贿,是在破坏组织原则,会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你这是坑害群体,贻误众人啊!这是多大的事我们很有必要这样。”

  马老爹见天要黑了,这家伙再这样喋喋不休下去,今晚又不得安生。便恭维王老丈人“对对对,你说的对,这是做人的头等大事,是马虎不对,马虎你老丈人今天说的话你可要全记住了,想升职咱要凭实力,可不能动歪心眼走后门。更何况主任又不是多大的官咱们没必要这样,你看你就这点小事还惊动你老丈人在咱家吃了顿饺子,你说你干事咋这么不要脸哩。”

  马虎委屈的说:“爹我只是提一提而已又没逼着她去做什么,咱们有必要这样吗?”

  王愣愣从进门端起饺子碗就一直没说过话,这次终于插了一嘴。“你提这事就已经不对了,你还想逼着她去做,你是想一错再错吗?”

  王愣愣说的话让王老丈人很吃惊,这一向一身匪气的人今天能说出这么斯文的话,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王愣愣的表现让王老丈人很不满意,“这孩子说啥话哩,一顿饺子就把你给收买了,你是没过饺子还是怎么的。”

  王愣愣听后琢磨了半天然后一拍桌子道:“姐夫你今天必须给我姐道歉,否则咱们就没完。”

  二姑父也不高兴了,“这孩子吃了人家的饺子说话底气都不足了,早知你这个熊样,这饺子你别吃了。”

  二姑父这么一说伤着王愣愣的自尊了,王愣愣尽对着干,“那你家请顿饺子我今天就收拾我姐夫。”

  王老丈人也愣了,平时这家伙只叫马虎,叫时恨的咬牙切齿,今天这是怎么了一口一个姐夫,叫的这么亲切。王老丈人感叹说:“这顿饺子真不该吃,最不该让你吃。”王老丈人用手指了指王愣愣。

  王愣愣马上意识到父亲在说他,便问父亲:“咋不该让我吃哩,里面下药了,那你们也不吃了吗?我怕什么。”

  王老丈人气的干瞪眼睛。

  马老爹说:“孩子你听你爹胡说哩,饺子我们都吃了别怕别怕,虎儿他娘快给孩子煮两个鸡蛋,要个大的。”

  二姑父说:“回去吧!”

  王愣愣说:“这就回去,我那两个鸡蛋还没拿哩。”

  二姑父气愤的说:“咱家出了个叛徒,不回去还想咋地。”

  王愣愣一听愣了,这话像是在骂他哩。他指着二姑父的后背说“老二家的你以后来我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王家窝里起了内乱,王小玉的目的没有达成,吃完饭便自动刷洗锅碗。马虎感到很奇怪,明天的太阳真要打西边出来,这姐弟两转变的也太快了。王小玉刷洗完锅碗便回房睡觉去了,事后一切归于平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