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冷府战令
脚踏小马驹2019-02-24 16:252,186

  冷雉下达命令之后,将士们也都安静了下来,有妻儿者随即褪下了战甲,他们清楚的明白,情卫都已经出现,那局势真不是多我们这几个人就能有所好转的,一定要留下一点火种,哪怕忍辱偷生<p>  这一个时辰是漫长的,慢到所有等待的人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p>  冷府外,刚刚逃离冷府的典平带着冷战小心翼翼的前行着,这时候的典平已经发现了异常,立朝第二天,本应普天同庆,万家灯火,可是现在除了一队又一队巡逻的士兵,街道上安静无比,此时的典平内心是复杂的,想我们跟随请将军十数载到头来就落的这个下场,二人快速移动到城门前,城门紧闭看守是平时的几倍<p>  “冷战,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要带你出来了吗?这一路九死一生啊!不管如何你一定要活下去,找到情将军,不然我愧对冷大哥啊!”典平郑重的对旁边七八岁的孩子说道<p>  冷战生于将军府,将门虎子,稍微联系一下前后的时间就明白了现在的局势,我冷府完了,就算冷战在怎么坚强,他毕竟是个孩子,当即留下了泪水<p>  “父亲,母亲为什么不逃?”冷战哭着道<p>  “那座将军府不是你父亲的将军府,这十几年来已经有了太多的羁绊,是你父亲不能割舍的了,你一定要坚强,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回去也是死,现在趁他们不备可能还有一点机会,我先去叫城门,若是有机会你趁乱逃走,若是没有,你就躲在城中,真到了那一步,一切就靠你自己了”说罢,典平便冲向了城门,冷战只能流着眼泪看着典平一步步跑向虎口<p>  “守城将领何在,我乃将军府统领典平,速开城门,将军有领,要我出城办事”典平站在城门下大喊<p>  “统领,是将军府的人,怎么办?”城楼上一名将士问道<p>  这名统领沉思了片刻,“开城门”<p>  “可是统领,这是将军府的人啊!陛下下令一个不留的啊!”将士又说道<p>  “这只是一些小鱼小虾,不要因为这些小事,坏了陛下的大事”统领说道<p>  这名将士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看着统领那不容置疑的眼神只好下令开了城门<p>  典平看着缓缓打开的城门,心里更没了底,但是没有办法,龙潭虎穴他也要闯上一闯,他回头看向躲在角落的冷战招了招手,本想一场大战后要冷战趁乱逃走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只能带着他一起走进去了,生死有命<p>  冷战看着典平的招呼,擦干了眼泪,他知道,自己的眼泪从今天开始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他快步跑到典平的身边<p>  典平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拉着他的手,慢慢走向了城门,典平和冷战永远记着,那短短的城门城门口是他们今生走过最漫长的路,但是典平二人心中所想的激烈战斗并没有发生,当他们走出城时,典平回头看了一眼城楼上,只见守城统领正直直的盯着二人,这时候的典平尽管心里有万般不解,也没有心思去思考这些问题了,抓紧时间回过头带着了冷战走了<p>  守城统领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们二人逃走,眼神没有任何的变化,尽管现在他的属下看他的眼神有了一些变化,他紧紧的握了握手中佩刀,转身离去了<p>  冷府内<p>  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九名情卫,这时候只回来了四人,或灰衣或白衣,衣衫褴褛浑身血级斑斑,目光坚毅,血红站在冷雉身后,浑身气机涌动,双眼血红,四人什么都不用说,在冷府内的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这个任务,或许只有情卫能做得到,生死不论<p>  冷雉看着回来的四人,颇为动容,这其中还有自己的下属,这时候他的身后走过来一个妇人,妇人衣着华丽,体态姣好,冷雉回身看向妇人,眼中尽是懊悔,悲痛<p>  “雉,我都明白,你我生死与共”<p>  纵横战场十数年的冷雉眼圈泛红,紧紧握住自己的妻子,回过头道<p>  “兄弟们,抽刀,出发”<p>  众将士没有应答,纷纷抽出手中的刀剑,转身便向冷府门外冲去<p>  “血红,丽儿就交给你了”冷雉看着血红道<p>  血红点了点头,三人便追随众人冲出府外<p>  府外,在一个时辰前,监视冷府的眼线看到众多将军府的将士,跪在将军府前便将情况报告给了温老国杖<p>  “哼!这莽夫到是很警觉,还是老夫大意了,免不了大动干戈了,吩咐下去,从将军府到城门的路上,个街道设下伏兵,让冷雉插翅难逃”温国杖阴狠的说道<p>  冷雉随众将士来到将军府门外,看着昨日才刚刚立起来的将军府牌匾冷冷的笑了一声“目标,城门,杀”<p>  众将士不贵是在杀场上厮杀十数年的老兵,虽都不是士卒,都已位列将领职位,但是此时众人就仿佛像从前职列士卒一般,于此同时,一个时辰之前情卫所到的个将领府内,皆是形色匆匆,有几个将领府邸内,各摆着一具尸体,就是刚刚没有回到将军府的情卫,只是没有了头颅,头颅已被砍下,送往皇宫,以表决心,还有些将领府内,刀剑寒芒尽闪,也有些将领府门关紧闭<p>  冷雉一行人没等行出将军府百步,街道内涌出无数人马<p>  “大将军,你这是何苦呢?放下兵器,陛下一定会给你们一个说法的”一名将领喊道<p>  “杀”冷雉只说了一个字<p>  众将士便冲了出去,这是一条鲜血铸就的逃亡之路,后方褪下战甲跪于门前的将士们,听着那一声声的嘶吼声,肝胆欲裂,皆低声嘶吼<p>  冷雉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心神晃动,大声嘶吼,冲到最前,以一挡百,冷雉若不是在朝堂内,立于江湖内,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不是他手下战场上厮杀的将士所能比拟的<p>  冷府将士在冷雉的带领下,一路杀的昏天暗地,面对城内街道上源源不断阻截他们的士兵,拼尽全力,鲜血洒满街道,一行人马在厮杀中缓缓的来到城门前,后方无数的追兵<p>  冷雉看着以往凯旋归来时进出的城门,合适曾想过,有一日这里会成为自己命中的一道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文朝武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