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罗盘来历
妖颜祸重2019-05-19 10:072,615

  第六十五章 罗盘来历

  楚王得此宝剑自是百般炫耀,不断召开各种的剑术比武。莫邪宝剑自是让其出尽风头。死于此剑下的剑师名流和剑术高手更是不计其数。

  曲由应铸剑师将所托领回他的遗体,用剩下的材料合铸了另外一柄宝剑。它宽大厚重钢形极致,刃口钝坚可损矛伤盾。剑气呼啸灼热,可破世间万刃。曲由则以好友干将之名命名此剑。

  赤一年年长大,剑术也被调教的非常出色。曲由便在赤的成人之日,说出了其父母族人与楚王的过往。指着屋内铸剑炉,把其父当年如何铸剑。后来又如何被楚王杀害的事,讲给了赤听。

  赤听了悲愤万分,歃血撒炉对天盟誓要为爹娘报仇。一届武夫诛杀一国之君何其难也。赤在曲由好友的推荐下,投奔了一向与楚王势均力敌的吴王,也就是哪位曾经力挫楚王的吴王。吴王不止剑术高强,也是一位珍惜人才重视人才的国君。吴王对赤委以重任,赤也在吴楚多次军事纷争中屡建奇功,手中这炳干将剑也自是沾满了楚军将士的鲜血。在吴军的多次惨胜中,战火最终引入到了楚国境内

  楚王生性残暴不堪,即使楚国战事节节败退,依然热衷武将比剑血洒当场的快感。楚王看得正高兴,忽见一路吴军将士杀到。见一眉清目秀身材结实的小将,背着一柄宽大的宝剑,死死的瞪着他。

  楚王不悦斥责道“这乃本王比剑场所,你是何人?敢持剑来此。”

  赤指着楚王骂道“暴君,你十几年前杀死的干将就是我父亲,今天我是来为父报仇的!”楚王大惊,在场的武士纷纷跑来与赤进行围斗,纷纷被赤的利刃斩杀。楚王急忙抽出引以为傲的莫邪剑向赤砍去,赤也手持以父身所炼的干将宝剑全力抵挡。谁知两柄宝剑在几番厮杀后,尽然会齐刷刷的断掉了。楚王愕然,赤趁机掏出曲由赠予的匕首,将暴君的头颅斩落在地。

  赤替父母报了仇,取回残剑交于师傅。并希望父母所化之物,不在打造那杀人利刃。曲由将二剑合炼后,这两大闻名于世的神兵利刃也就此消失了。

  两剑融化后,形成两道金属融流,久久的旋转于熔炉之内。多日凝固后形成了阴阳太极八卦。故被曲由借势打造为阴阳八卦罗盘,又被命名为玄天莫干罗盘。据传此物曾杀气过重,重铸后灵力依旧非凡,并逐渐演变成一种道家法器。赤自此大彻大悟退出朝堂,成为了方外之人云游它方,这莫干罗盘也跟随其不知所踪。

  这罗盘在隋唐时期曾短暂出现过,据说被王远知所拥有。此物由于是道家法器,并不受文人墨客喜爱,自始至终都未并入文玩古董之列,一直在外也没有任何实际估值。但一直却被道家奉若珍宝。

  后在我国破四旧时期,徐州一座损坏的道像中发现此物,由于此物十分坚韧刀劈斧凿都不能将其损坏,也就躲过了这一劫。后被一南方瘸子所得,辗转被带到了北方。由于此物长期处于使用状态,表面被摸索的十分光洁。已看不出是一件春秋时期的物件。

  而这瘸子也就是民国时期盗墓行业赫赫有名的赛活猴,原名赛青侯。此人深得南京曹定邦的真传。他八岁独自流浪到南京,过着顺路盘活的勾当也就是跟人掏包。一次意外偷了一个不该偷的钱袋,钱袋的主人就是曹定邦。曹定邦作为金陵地区有头有脸的人物,尤其是那一身好功夫是无人不识无人不服的,而这么一个耳聪目明听八方的人,尽然被这么一个七八岁的小毛孩子给偷了。当曹定邦反应过来时,赛活猴已经跑出了几十米开外。当一群彪形大汉捉到抓到这小孩后,就要现场处置他。作为当时环境的小偷只要被抓到,基本都是当街打死,最少也是砍掉一只手。这都是那个年代常有的事。此时的赛活猴也是被吓得瑟瑟发抖。

  曹定邦看墓看物是一把好手,看人也自是差不到哪去。他觉得这孩子有一身奇骨,好好培养今后必然是继承自己衣钵之人。尤其是曹定邦知道这孩子也是一个苦命的孤儿时,总会联想到自己那苦难的童年。遂将其带走收了关门弟子。赛青侯十六岁就艺高人胆大,独自一人盗掘洛阳八处大墓,这一战另其在行业内威名远扬。赛活猴向来都是独来独往从不与人搭档,无论多么大型的墓穴也都是一人进进出出。

  民国时期也是赛活猴和曹定邦的沉沙帮最巅峰时期。往往战乱时期处于无政府状态,也是大中小墓葬最危险的时候。大墓往往被那些地方军阀和一些帮派给大规模盗掘。中型墓葬就被那些成群结伙的有组织的专业盗墓者挖掘了,小的墓葬则被一些乡野村夫莽汉们给直接挑开天顶,露天挖掘甚至都不带避人的。

  而这赛活猴绝对属于这行业中的异类,一个十七八的半大小子可以独挑这些大中型墓葬。这要得益于他所受的专业训练和在这行业的天赋。此人个子不高,上身长下身短属于典型的鼹鼠身材。配套上专业的盗掘装备鬼风爪和溜肩铐。入地的速度一点不比那独龙通天钻和旋风莲花铲慢。他基本就是现实版的土行孙。

  这赛活猴不只是依靠天赋和五短身材,它受了曹定邦的真传,懂得一些南派的风水地理和机关破解之法,所以出入这些陵墓如回自己家一样。当然这类人是没有家人也是居无定所的,基本也是成年留恋于花街柳巷。尤其这秦淮河上即使是战争状态,依然是那些有钱的达官贵人们买春卖醉的好去处。

  再加上曹定邦老爷子这么一死,赛活猴没有了管束,每天又过着纸醉金迷的日子,身上的钱财也逐渐散尽。赛活猴带领沉沙帮期间,不断有不三不四的人加入帮会。把偌大的沉沙帮,搞得乌烟瘴气起来。人在盛名之下往往就会膨胀,慢慢的手艺生疏了。一个擅长单打独斗被管束的人突然带着几百人的帮会,去盗挖南京城外的一处大型陵墓。可想而知这一众散兵游勇无序盗挖后,死伤自是惨重。最后也只有其一人安全回来。这偌大的沉沙帮百年基业就被赛活猴几天就给败光了。显然这曹定邦死活都不会想到,自己死了不到两年,几代帮主苦心经营的沉沙帮就这么消失了。

  贫困潦倒的赛活猴,又想铤而走险一人独盗大墓,那知道这二年的糜烂生活已经改变了一个人精气神。每天都是吸着大烟住着青楼,又在摧毁着一个人的身体。赛活猴在大墓中和以往有所不同,已是力不从心。在翻襄王墓金龙闸时被压到了一条腿。命虽是保住了,但这盗墓的行当是再也做不成了。还落下了终身的残疾。

  自此这开了挂的人生也就草草结束了,只能四处流浪以装可怜乞讨度日。一晃整个中国解放了,这些道上混的人一个个被揪了出来,坐牢的坐牢该枪毙的枪毙。这一时期整个中国的盗墓之士也是一下子绝迹了。

  赛活猴身残人不傻,现在天下清平已无法在熟人众多一地混了,这要是哪天被认到揪出来坐牢枪毙都是轻的,他立马去外地流浪了。有段时间露宿徐州的清宁观,当时的道观和寺庙都在轰轰烈烈的破四旧。道士和尚也都跑的不知去向,连旁边摆摊卖香烛的也都没了影踪。

继续阅读:第六十六章 师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天机之夜陷沙猢峒,口含银棺吞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