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神
换种方式相遇2019-02-16 13:188,368

  很多东西,用眼神就已过招,无需言语,就结果。包括情和爱。经常,说话的时候我没有注视对方的眼睛。不是不懂礼貌。

  面试很糟糕,可是现场被通知录用。很是意外。它选择了我,最终我也选择了它。虽然不是热闹繁华的街区,但交通便利,去南山有直达的巴士和地铁。总喜欢每个角落都彰显繁华和明亮的一尘不染的市区,所以决定在宝安大道的这里上班,然后去市区逛街。这,也许是内心孤独和没有安全感的表现。在南山、罗湖或福田,深夜无人的路上可以无需防备,走很远很远的路。市区外,就不行,总给人不安全的感觉。我喜欢走路,喜欢每天上班从那一排傍着宝安大道延绵的大棵大棵开满不知名的花的树下走过。她们的盛开,让我想起木棉,也是木棉的那种红,一瓣一瓣地掉满一路。我会提前一站下车,把她们当成我的朋友,与之同行。

  有人这样评价我,说我深圳十年,还是白纸一张。我想,这可能是我至今还是一个人的根源所在,总是执着于心中的那种感觉,那种纯纯的、无关人间烟火的感觉。可是他们说根本不存在,再怎么爱得死去活来,都经不起熟悉和生活。

  这是一个不大的公司,起初给我的感觉是小而静。时间久了,也知道了它有每个公司都必不可少的纷争和矛盾。小冉经常抱怨与她有工作交集的赵经理和钱经理。

  “他们什么时候入职的?”

  “今年4月份,都是我从人才市场招进来的。”小冉说。

  “不会吧!都是你招聘的,那他们每天还那样对你,真是过分!”我的入职一直感谢3个人,一个是用邮件通知我面试的人事经理,一个是我的直接上司洪先生,一个是有最终决定权的general manager,在我心里,一直都记得。所以工作中需要我的地方我全力以赴,有冲突的地方我会退一步。觉得人要懂得感恩。就像人要懂得妥协一样,这是一种文明,一种美好。

  洪经理带着我,让我快速融进了同事中。工作用餐的时候,我们和资讯部刘副理、林课,还有宣传部的赵经理和钱经理每每都一起,在别人眼里,我们是死党,关系令人羡慕。

  如果说之前心智未成熟,那么可以说在这里知道了很多东西。譬如点到为止、话外有话、逢场作戏、口是心非等。

  我就是傻傻的,什么话都要说得很明白,直来直去的,非要撞得头破血流。

  相见易得好。有种人的好,好到你误会。最后你才知道,那是人家为了开展工作。我心中的好,与他们的有本质的区别。我认为的好,是觉得品性好,可以交心,可以延续到生活中的相互关心和帮助,是可以一直做朋友的那种。不是职场见惯的那种笑里藏刀,那种人走茶凉。

  “那个人我认识”。吃完中饭后我们在回公司的路上,刘副理看着从我们身旁经过的一个女生说。她和我们在一个写字楼,可是不知道是哪个公司的。

  “那怎么不打招呼?”我很好奇。

  “我们每天都在公交上见,面对面站着甚至有时候都坐在一起,可谁都不说话,谁都不打招呼。而我们彼此认识。”

  “固定的时间,固定的站台。这种缘分很搞笑!”刚开始是真觉得好笑,可笑着笑着,眼角有泪涌出。

  “媚,说句实话,我不明白你这样的女生为什么还没出嫁。”刘副理是一个已婚男,新婚不久。他是一个会让我忘记他是男性的那种朋友,有时走在街上,有想挽他手的错觉。

  从夏天到冬天,我在这里跨越了3个季节。感觉很久很久,有点腻了,想逃。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一天突然生长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四季轮回,如果有第五季,会是什么模样?

  我总是想着一些与钱无关的事情,所以没有成就,做着一些白日梦。觉得是时候该现实一点的年龄了。年龄堆叠,钱会变得重要,还有房子,车子。至于其他,变成奢望。翻阅N年前的日记,用笔刻画的想要的人还是没有得到。

  公司的厕所装修得像卧室,特别温馨,呆在里面不想出来。一天上厕所,闻到香烟的味道,而且发现那个人就在隔壁。脑海里过一遍,实在想不出来办公室的哪个女生有抽烟的迹象。

  “会不会是林课?”吃饭的时候赵经理说。

  “不能吧!不过今天跟刘副理吵架,心情不爽也有可能。跟自己的直属上司吵架,不找死吗?”钱经理带着一副800度的眼镜,深不可测。

  “那么好,说吵架就吵架。之前还以为刘副理喜欢林课呢。看来错了。”赵经理先吃完饭,为我们每个人到了柄水。

  “他们都是有家庭的人,可能吗?”其实我心里还想说,即使有那种想法,也不会表现那种行为。

  “你的单纯是装的吧。”

  钱经理的话让我无语。其实很讨厌戴眼镜的男生。每天在这些结了婚的男人堆里混,混得我都不像个女人了。办公室的女生本来就不多,都结了婚,除了我跟小冉。可人家小冉是90后,而我呢,比人家差不多大了一轮。大家还是小媚小媚地叫着,尴尬无处藏。奇怪的是没人问过我工作以外的事情,到后来,从同事间的聊天中隐约得知他们都知道我还未婚。他们是如何知道的?

  我是一个特别在意别人对我看法的人。不自信的表现。

  2014的冬天,没有下过雨,也没降温。我不止一次说喜欢深圳。目前为止,我生命的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深圳度过。几乎这个城市的每个版图我都知道。可这个地方,熟悉我的人有几个?翻着通讯录,了解我的人里面,有2个异性。一个已婚,一个未婚。我与已婚男到下一年度刚好认识10周年,我们不多联系,但只要一方有求,另一方必应。未婚男,小我好几岁,他知道我的美好,也清楚我的糊涂,知道我的缺点还表白两次的人。感动,只好放在心里。

  另一个人。

  冬天才开始注意他。回想夏季,几乎没什么印象,只知道公司有他的存在,每次说话都很温和。秋天的时候,我们在外偶遇了两次。一次是在南山图书馆。我去换书的时候,看到他坐在人来人往的图书馆高高的台阶上低头玩手机。离公司40分钟车程的地方碰到同事,很是意外。他站起来,很高,我仰着头看他,他说在等一个朋友。忘记当时还说了些什么。

  还有一次是在公司附近。虽然不是很远,但在宝安大道的另一边,这片区的人很少去。一个周五下班后,没有要去的地方,于是沿着宝安大道信步走,不知花多少时间走了2站路,过了一个天桥,来到大道的另一边,树荫浓的路段拐角有一个咖啡馆。要了一杯拿铁,在二楼看到他,他和一男一女2个朋友靠窗而坐,正谈笑。看到我,很热情叫我一起坐。我也真不拒绝。他们是老朋友,叙着旧。后来我们又点中餐,慢慢吃慢慢聊。喜那个慢的过程。听他们说着以前的回忆,和现在生活。冬天黑得很早,夜色浓了又浓,他提议去看《京城81号》。我们坐计程车去了最近的电影院。当我知道是鬼片的时候已经晚了,每每看到恐怖的地方,我就不敢看荧幕,他坐在我左边,我把视线移向他,他津津有味地看着,而我看着他,然后他就一边看一边笑。我想他在笑我。

  “怎么,害怕吗?”

  “什么?”听不到他说话:“吴课,你说什么?”

  我问他说什么的时候,他把头靠过来,他的眼神离我很近,很清澈。后面再看他的时候,细致到他的眼睛、睫毛、一根一根粗粗的头发、、、、、、

  林心如照镜子的时候,我着实被吓了一跳。恨自己有点夸张。可真是吓坏了,尖叫一声,本能地用双手盖住了眼睛,不敢看。

  他这个时候又开始笑了。那种笑纯纯的。问我有没有关系。之后我一直不敢再看屏幕,然后一直看着他。感觉那场电影,突然熟悉了他。这或许只是我自己心中的猜想,把他猜想成一个美好高洁的男子。

  第二天他经过我办公室,抬头碰到他的目光。该怎么形容这次对视?总觉得与之前不同,可具体说不清,如果说之前是同事,那么现在,心里已把他当朋友。之后的一段日子,我们见面或谈与工作有关的事情时,总是远远地欲说先笑,那种笑,分明都有羞涩的成分。

  晚上入睡前,我想,这里面有爱情的味道吗?

  不知道。可第二天的事让我知道,他也和我一样猜对方的心思。

  半年的资料打包成一箱,要从2楼搬到4楼的天台上的小房间封存,我又去找他帮忙。他还是那样笑。其实我完全可以不用跟着去,可我就是跟了去。他走在前面,上楼梯的时候稍稍侧了头,用余光看我有没有跟去。

  年纪长了,我们都少了激情。有些东西就算喜欢,也不会主动争取,如果青春年少,会想方设法。是我们懒了还是处于某种惯性。

  直到有次去他办公室,突然看到他对别的女同时同事也那样笑。纯纯的。我才知道自己有多滑稽。

  接下来的事,让我莫名。当我再次有点鸡毛蒜皮的事去找他的时候,他没了以往的笑。一点笑容也没有。好像我们不认识。

  找不出原因。

  经历过青春,所以无睹街头牵手的男女;饱尝失望,所以再失败,也只是笑笑。这是一种境界。害怕达到这种境界,如果女人达到这种境界,男人就悲哀了,女人异常强大,强大到不需要男人而独立存在。

  今年与去年的区别。去年周末,没事可以睡到九十点,甚至中午。今年,每天很早就醒来,有时候天还没亮。这是我身上明显的变化。还给自己列了作息时间和计划,计算着时间。

  周末不能呆在房间里。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来,特别想去爬山,流一身汗。打刘副理电话,他说周末要陪家人。林课,电话干脆关机。钱经理说要睡一天,不出门。不知道再打给谁。该结婚的已结婚,该生孩子的全都生孩子了。大家天各一方。近在眼前的无人可救我。顿时心里有点落寞。打赵经理电话会让他误会吗?前段时间,他经常发一些暧昧的信息。这是老男人的把戏,无聊的时候逗逗女生。虽然他会当着大家的面说一些让别人误解我们的话,可我没太多在意,不会脸红,也不会尴尬。因为他是故意的。

  “你怎么油盐不进啊,对我无动于衷呢?”大家围在一个桌子上吃饭的时候他瞪着眼睛一脸认真地说。

  “有种男人道德败坏,明明家有贤妻,在外却到处招摇拐骗。”

  “谁骗了?谁说假话了?我跟她关系真的不好,要离婚了。我离婚了想娶你?”

  这句话真好笑,我笑得一点都不含蓄。他们也都笑了。

  “等下辈子吧。”我说:“下辈子都不可能嫁给你!”我想说这话的时候,我的表情是骄傲的。就在我得意洋洋的时候,发现吴课就在邻桌,看着我。面无表情。

  还是决定打给赵经理。心清澈见底。我们去爬了笔架山。山很高很陡。我还是穿高跟鞋,引来一路目光。太阳很大,我的披肩根本用不上,和零食一起,全扔赵经理。2瓶水喝下去后,开始出汗。如果是夏天就好,更淋漓。

  回来的时候,已经下午。赵经理打开车门我下来的时候,吴课正趴在4楼的阳台上往下看着我们。电梯到4楼的时候,已不见他。觉得奇怪的是,我们同住一楼,其他同事经常碰到,为何吴课很少见?今天这样的见面还是第一次。知道他住几号房。每次上楼时,控制不了去看有没有他房间的灯。

  知道自己做的这些事没有意义。因为不会通过任何言语和表情流露出来,不会让对方知道。即使,即使我们两情相悦,那又如何。我们有跨越不了地理区域。一个在中国这一端,一个在中国的那一端。他不可能去到我想定居的城市,我也绝不可能远离家人生活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所以,所以就这样结果最好。

  周一上班,赵经理突然离职了。连道别都来不及。办公室炸开了锅,大家都围在一起谈论,想知道原因。我没有问,继续做自己的工作,好像没发生任何异常的事。

  见惯了人来人往,可仍忍不住难过。那些日子,我们,还有刘副理,林课,钱经理,我们一起钓鱼,K歌,吃饭,在宿舍天台上烧烤的日子、、、、、、、

  打开电脑,他发了一个拥抱。什么话也没说。

  镂空的镜子里,努力尝试微笑,比起我们五个在一起的欢乐,好勉强。

  爬山的时候他还说着下一年度的工作计划。

  猝死的原因无非就那几个,可具体细节大家都不确定。钱经理目光闪躲,离我们越来越远。

  少了一个在我百无聊赖可以说话的人,一个随传随到的人。我们曾经令人羡慕的TEAM慢慢散了。

  年底人事异动,兼管了行政。工作越来越忙,经常晚上加班。与吴课部门的工作交集也比以前多很多。

  我把之前的心思吐给何。我们是多年同学,她是女强人,工作和生活上都是,把他老公拿捏得很死。对男女的心理分析准确得吓人。曾经在她预言下要分手的几对同学,都分手了或离婚了,我们没看好的,但她觉得合适的,确实也都结婚并幸福着。

  我让她帮我分析,她说不了解他,如果能见上2面,且每次时间不能低于1小时,就能判定我们有没有故事。

  她经常说和她老公之间的较量,最后都是她胜出。从何那里,才知道男女之间的心理战术。情事,一种是纯的,就是简单的喜欢或爱;还有一种,有现实、利益和谋略的因素。

  何说,其实你也只是好奇,只是想知道他有没有喜欢你。就是追逐那种感觉而已。如果他真喜欢你,你也不可能远嫁。你觉得呢?

  这个问题确实把我问住了。

  何说,你先晾他一段时间。

  我想也好,也许就这样疏远和淡忘了。

  我把他那边的工作,全交给助理去处理。还想删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包括电话和QQ。最后忍住了。这样暴露的是自己。

  他也感觉到了变化,从他路过的眼神得知。我们又变得客气起来,下班用餐的时候偶尔单独碰到,会礼貌地打招呼。

  其实从简单的工作用餐也可以看出我们办公室的分流结派。钱经理和老板的弟弟走得越来越近,每天估计就是冲凉的时候没在一起。

  刘副理和林课由之前的暧昧变得只剩下工作上的生硬。大家又找到了吃饭时的新搭档。只有吴课,始终不参与大家,跟所有人保持不热不冷的关系。旁观一切。

  无风无雨的天气,我喜欢在饭堂外的露天餐桌上吃饭。不喜欢里面的嘈杂。小冉座我对面,我一边吃一边看着几个熊孩子踢皮球。

  还是会在人群里迅捕捉到他的身影。他从花圃上空架的那条木板路向饭堂大步走来。意外就在这个时候发生。大约8岁的男孩,猛的一脚把球踢在环卫大爷孙子的身上,四五岁的身子,受不了那种冲击,一下子就倒地,头磕在花坛的石头上。小冉随着我的尖叫看过去。

  “走,去看看。”

  等我们跑过去的时候,吴课也到了。小孩拼命哭,吴课把他抱起来,发现后脑勺在流血,滴到地上、衣服上。大家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吴课把外套脱了,接着把白色的棉衬衣脱下来包住孩子的头。只剩一件灰色的打底衣在身上。他抱起孩子就走,说去医院,叫我给他请假。我追上去叫他把外套穿上,但是他没办法穿,孩子在他身上撕心裂肺地哭,而且身上和手上还有血渍。

  “我跟你一起去医院吧。”

  “不用了,你工作很忙。帮我联系孩子家人就好。”

  上班的时候,对着镜子发呆。然后给何打电话, 告诉她发生的事。

  “又心动了是吗?被他的品质吸引了?”何说。 “想想哈,一个下午的假,工资好几百,还有那件棉衬衣,也不便宜吧,身上还弄那么脏,而且还要挨饿受冻。”

  “确实是个好男人。这样的人很少了现在。如果你能抓住就好,可是不知道他的择偶要求,要求应该很高。”

  “何,为了他,我要不要做一次远嫁的尝试?”

  “你要先确定他是否对你也有意。”

  “我可以直接表白吗?”

  “没必要。自己创造机会,试探和感觉就好。”

  这样的事情,对同事说不出口。我只能抽象地说,女生是否可以向男生表白。

  小冉说:“那是自己一生的幸福,要勇敢地说出来。”

  “万一他拒绝呢?”

  “那也没关系啊,你该争取的都已争取过,不管什么结果,以后都不遗憾。”

  她们都有理。可我还是没有冲动。生命里,从来没有这么想要得到一个人。何说我应该跟他一起去医院,多一次接触的机会。其实我想如果能跟他一起去爬山就好。想过很多次。何说,他冻了一个下午,可能会感冒,到时候你可以找到话题。

  第二天,他确实感冒了。咳嗽不停。想去为他买药,最终没去。而且连问候也没有,趁他没在位的时候,把外套放在了他办公室。

  那件外套他经常穿。浅蓝色的西装,带点休闲风,袖口和左胸处有精致的手工刺绣,看起来价值不菲。一直喜欢他那件衣服,而昨晚它就在我宿舍过夜。原本想还给他,但是发现手机里没了他的号码,也懒得去敲门,大晚上的总觉得不好。

  他经常用那件衣服配一条蓝色牛仔裤。是我喜欢的风格。

  公司每季度都评优秀职员,奖金让人羡慕。年度优秀职员更是奖金丰厚。而优秀职员由行政部结合考勤、绩效及工作表现进行提名申请,通过副总审核后,再通过会议对提名的10人进行投票表决,选票数高的前3名作为年度优秀职员。

  公司又炸开了锅。没有被提名的人一脸失望,被提了名的人,已经暗地里为周五的表决会议在拉票了。只有吴课没有动静。听到许多声音,说凭什么吴课被提名,他没有多久的工龄,比他资深的人海了去了。

  吴课自己也觉得诧异,复印资料的时候,他问,怎么会有他的提名。

  我说,我只是按照客观条件来筛选。

  他定定地看着我。

  周五的投票,他以第3名的票数被评为优秀员。大家都羡慕他的时候,他没有惊讶和喜悦的表情。

  离春节还有一个月左右,我想,在这一个月里,我和他是否有发发展的机会和可能?因为中国的春节是很多事情的终结和开始。比如,如果单身,春节回家就有可能相亲。相亲无非2种结果,一种是继续单着,一种就是闪婚。

  林副理辞职了,辞到腊月20号。小冉说,说是辞职,其实是刘课把他挤走了。林副理走前请一些同事吃饭,里面果然没有刘课。曾经关系密切得让人怀疑,如今却你死我活。我不得不对林课刮目相看,一个年纪轻轻的女人。很快,她晋升为副理。

  时间过完,我期盼的事也没有发生。于是把希望寄托在回家相亲上。千辛万苦地回去,回来还是我一个人。回深的火车上,座位满满都是人。以前会跟周围的陌生人天南海北地聊着天,心如蓝天。如今,塞上耳塞,闭着眼睛,世界就安静下来。

  新年第一天上班,为了渲染喜气,我以私人的名义准备了一些红包发给碰到的同事。走到公司楼下,吴课斜靠在玻璃门上,就有他一个人。旁边是两盆很大的金桔。我开始变得不自然。走过去。

  互道新年快乐。我发了第一个红包给他。他有点不好意思,可能是他没什么可送我。

  “别客气,分享你的家乡特产就好!”我说。

  “抱歉,除了我自己,什么都没带过来。”

  “那不行,请我吃饭吧!”

  第一天来上班的人很少,办公室空落落的。实在找不到可以做的事,很是无聊。这时候他发来QQ,问我想去哪里吃饭,他好预定。

  “把吃饭改为后天周末的爬山吧。不可以拒绝,就这么定了!”鼓起很大的勇气发了这个信息,然后紧张地等他回信息。

  QQ显示他在回我的信息,但是他打了字又删,过会又显示他在输入信息。这样反复几次,信息终于发了过来。

  “好。”他就发了一个字。我还是很高兴。不管怎样,我把它当做约会。隆重而谨慎地对待。于是还在上班,就在大脑里搜索衣橱里的服饰,

  穿什么衣服好?发Q问何,她说,智商为零吧。我自嘲地笑了。

  终于到了约定的时间。他一身休闲,没有背包,表情平静。倒是我的双肩包里装满了水和零食。公交不是很多人,他走在前面,选了单排座。我坐在他后面。这样没有什么对话,近一个小时。

  上山时,他把我的包拿了过去。

  “怎么这么重,里面都装了些什么呢?”

  “一人2瓶水,其它都是零食。”

  “还是你细心。不过你怎么穿高跟鞋爬山?能行吗?”他说。

  “我从来都是高跟鞋爬山。不用担心!”

  “待会可别哭哦!”他终于幽默了一次。又见久违的笑。

  一路都说着我们各自的以前,说着自己的家乡。

  大概到山三分之二的时候,我有点跟不上他的步子。他走一下又停下来等我。他没有汗的痕迹,我却一个劲地冒汗,于是脱了外套。他从包里拿了纸巾递给我,这时,手机响了。我一只手抱着衣服,一只手拿手机讲电话。我对他说等一下。

  汗像雨水一样滴到衣服上。没想到的是,他用纸巾帮我拭掉额头和下颌的汗滴……虽然动作有点生硬、粗糙……

  甜蜜之处,突然醒了过来。窗帘布在我眼前飞舞,碰到我的脸。是邻座的小孩在把玩窗帘。原来只是火车上的一场梦。窗外还是株洲。

  下了火车,冲了澡,一觉睡到第二天上班。早上到公司的时候,惊讶不已,吴课正倚靠在大门上,嘴里含着烟,旁边是两盆很大的金桔……我摸着大衣口袋,也确实为大家准备了红包……

  惊人相似,说不出话。

  开年上班,办公室冷清了很多。也许是心境的问题。小冉春节回家,从相亲到领结婚证,只花了一个月时间,于是一来上班就急辞。钱经理从部门经理突然晋升为董事长特助,即刻高高在上。其他岗位,压缩的压缩,没压缩的也是陌生人来填补。

  吃饭的时候,我坐在以前我们经常坐的桌子。左边,经常是刘副理和林课,对面,是赵经理和钱经理。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说笑的场景……

  而今,偌大的桌子就只有我自己。

  “看起来有心事哦。”吴课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看来他胃口不错。我象征性地吃了几口,更多是看着他吃。坐在对面的他,真知道我的心思吗?还有一个红包仍躺在我的手提包里。这个红包本应该属于他。

  离开那家公司的时候,何问我,如果当初把红包给他,会怎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眼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眼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