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木棉裘
犁田的蜗牛2019-03-06 11:121,155

  我姓……

  不可能啊!难道我连自己的姓名都忘了?年轻人心里一愣,连忙抬手按太阳穴,按了一气,脑子里也想不出什么来。

  半大小子不知道年轻人为什么不回答?有些尴尬地偏了偏头。

  眼光扫过床上,床上那件棉大衣映入眼帘,半大小子岔开话题问:“这物什可是……木棉裘?”

  木棉裘是啥?年轻人不懂,可“棉”字让他一触,记起了什么,回道:“是棉、棉大衣。”

  “棉、大、衣……这物什,想必就是木棉裘!”半大小子兴奋地拿起那件棉大衣,吟读起来:“江南贾客木棉裘,会散金山月满楼。夜半潮来风又熟,卧吹萧管到扬州。”

  诗吟读得昂扬顿挫,很有股韵味。

  忘了自己姓名的年轻人,正沮丧着呢,心里烦躁道:在黑咕隆咚的屋内朗诵诗词,这小子,什么毛病?!

  半大小子吟读完,略感叹地自言自语:“端的想不到,在这能见着,苏学士所说的木棉裘?”

  “你说什么?”年轻人略略不高兴:“说慢一点,快了我听不懂。”

  “你也、说慢些,不然,俺也、听不懂。”半大小子调皮地回了句。

  年轻人只好慢着重说一边。

  半大小子笑了,也慢慢地又说了一遍。

  “苏学士?”年轻人喃喃道。

  “是啊,方才的、《金山梦中作》,就是、苏学士所作。”半大小子看着手里的木棉裘,语气变得很孩子气了:“啧啧啧,这木棉裘,端的是……又暖和又舒贴!”

  再次听到“苏学士”,年轻人脑子像被什么刺了下,猛然记起来了,顿时兴奋得脱口而出:“我姓苏!”

  半大小子被惊了下,似乎想起了什么,赶紧又翻看手里那件木棉裘。

  年轻人的兴奋,只是一瞬间,因为,姓是记起来了,名字却是怎么也记不起。

  就在这时,中年汉子走了进来。

  “爹爹。”半大小子迎过去,拿着那件木棉裘对老爹兴奋地说着。

  他爹听着听着,竟然也兴奋起来,一把抓过木棉裘,凑到眼睛细看。

  年轻人敲了下脑袋,暗暗自嘲:我失忆了,有病,这两父子不会也有病吧?一件棉大衣而已,兴奋得捡了宝贝似的。

  他爹何止是兴奋?把木棉裘交到儿子手里,他紧走两步,激动地对着年轻人深深施了一礼。

  年轻人懵了,一时手足无措:“大哥大哥,别别……”想起他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年轻人又连忙有样学样地回了一礼:“大哥,要讲礼数的话,也该小弟在先。”

  “苏公子……”半大小子他爹见年轻人对自己施礼,似乎有些受宠若惊,都不敢直身了。

  年轻人不好先直起身来。

  两人一时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都那样躬着。

  半大小子见状,被引发了少年心性,“哼哼哼……”闷嘴笑了起来。

  他爹躬身训斥了句。

  半大小子这才忍住笑,脆生生道:“爹爹,你不起身先,又如何叫得苏公子起身?”

  他爹反应过来,将身直起。

  随后直起身来的年轻人,感觉腰有些酸,暗暗活动了下,心里直苦笑:这啥礼数?真是害人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自穿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自穿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