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会笑
陨落的牛肉2019-03-03 23:001,610

  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原地弯腰恢复了好一会儿,才在那人探询的目光下手一伸:“把我东西还我。”

  周管家诧异的看我一眼,拽过那人赔笑脸:“莫计较莫计较,大小姐回府时日短,不懂规矩,老爷在书房等着。”

  那人看着我半晌,随即对周管家道:“无妨,早听闻大人半年前找回失散多年的千金,我之前那段时间去外面办事消息得的不及时,在此恭喜大人了。”

  “哪里谈得上恭喜。”周管家一言难尽的摇了摇头,扯开话题:“我引你去见老爷吧。”

  那人点点头,跟着周管家后头走了。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什么鬼!

  他俩这是自动把我这个大活人屏蔽了?

  走什么走啊!

  我的玉扳指!

  我没追几步,两个衙差“刷!”地落在我面前,身轻如燕,要不是我感应不到灵力,极大可能当作是用的灵术。

  经验告诉我,哪怕输人都不能输阵。

  “闪开,知道我是谁吗,你们敢拦我。”我面无表情,冷冷道。

  这个时候,就要拿出气势和派头出来。

  俩衙差面面相觑,我依旧保持着面无表情。

  啧啧啧,没有表情就是最好的表情,不怒自威嘛,加上冷冷不带温度的声音,给了他们自行脑补的空间想象。

  天哪,我是天才哈哈,不过……脸有点僵了……

  我这才一会儿脸都僵的疼,想想面无表情了大半生的李南阙,突然觉得他的毅力真的好坚强。

  “怎么,活腻了。”我再接再厉,颇有李南阙附身的风范。

  两个衙差开始略微动摇,我背在身后的手轻轻晃动,灵力暗动,猛地捂嘴措恐指着一处大叫:“快看!什么东西!咦——过来了过来了!”

  俩衙差摆着一眼看破我,但仍旧赏脸和我玩儿的表情看去,然后像被人点了穴道,站在原地。

  我伸手在二人面前晃了晃,“切”了声,蹦蹦跳跳地往书房走,凡夫俗子能斗得过本姑娘,甭管套路多烂多过时,只要能用就是好套路。

  我贴着门听屋里的动静,愣是半分声响没有,奇怪了,到底在干嘛呀里面,我单手托腮靠着门,突然来了心思,走下台阶站在书房紧闭大门的正门口,两只手飞快舞动着,星光一点点散开包围住书房,将书房与外界无形中阻隔开。

  “吱呀——”紧闭的大门冷不丁打开,是那个身上揣着我玉扳指的人。

  “还我。”我直截了当道。

  他淡淡反问:“什么。”

  “扳指,我的玉扳指。”我没好气道。

  他摊开掌心,翠绿的扳指静静躺着,我走上前伸手想拿,他手一翻,扳指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你有病吧!摔别人东西做什么!”我愤怒的把他从头到脚审视遍,蹲下身检查扳指是否受损。

  一只手猛地掐住我的脖子,我结实的撞在柱子上,然后被轻松提起,脱离重心。

  我最先反应就是用灵术,结果失效了,真是所有倒霉事都挨着一起,我死命的扳着那只手,心里不住翻着白眼,没有灵术傍身的我居然两只手都扳不动人家凡夫俗子一只手,传出去我会被行里人笑掉大牙的。

  即使知道徒劳,仍旧想着挣扎,这是每个活物与生俱来的天性和本能。

  我逐渐没了力气,手垮垮垂在两侧,眼皮子耷啊耷的。

  我看见那人眼底满是悲伤,我看见枝头停栖只小鸟,透明的那种,我看见长廊里李南阙万年冰山的脸,绽放抹冰雪消融,初春将临的笑意。

  在最后失去意识以前,两个念头涌入我严重缺氧的大脑。

  一是早知道平时不仗着灵术,多学些本事好了,悔不当初。

  二是原来多年前我问李南阙的那句玩笑话,他没有骗我,扎心。

  那是很多年以前,我和他路过某镇子,碰上有户人家办白事,为首的一个年轻男人趴在半掩的棺材盖上痛哭流涕,周围好些人上前试图将他拉下来,都失败了。

  我问:“那个男人为什么哭。”

  他答:“死了人。”

  我问:“那是不是死了人,都会哭。”

  他答:“是这样。”

  我盯着男人看了许久,抬头看他:“那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样。”

  他看着我认真道:“会笑。”

  原来他说会笑,是真会笑啊,想想也是,他从不骗我。

  不过笑起来,的确比面无表情好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妾身缚灵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妾身缚灵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