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陷害
结网先生2019-03-06 15:023,435

  等我回到宿舍,电已断掉了。我咬咬牙,洗了个冷水澡。

  这一夜,我睡得很不踏实。

  在梦中,我看到林霄雪一个人,蹲在这南方冬天的冻雨里,抱着自己的膝盖嘤嘤地哭泣。朦胧中,我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我很想问问她,究竟在我睡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我想朝林霄雪走过去,但是我的双腿迈不动了。

  这时,在林霄雪的身后,出现了一个模糊而清瘦的身影,我渐渐看清,是林霄辰那苍白而俊秀的面容。

  林霄辰哭着对林霄雪说:“妹妹,你怎么了?妹妹,你不该那样对待方蘅的。”

  接下来,蒋杰屹出现在林霄辰的旁边。

  他对着林霄雪哀求:“霄雪,你不要走,你不要走!你要是走了,我会……我会恨你的。”

  一个哀怨的身影又出现在了蒋杰屹的旁边。

  罗姗恶狠狠地望着林霄雪,咬牙切齿地说:“林霄雪,我要你,死无全尸!”

  又一个女生出现了,她站在了林霄辰的身边。我定睛一看,是叶萍。

  她幽幽说了一句:“霄雪,好久不见了。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啊?”

  林霄雪像没有看到这四个人似的,依旧哭得断断续续。

  突然,在林霄雪的身后又出现了一个人,一个佝偻着脊背的老人。他低着头,卖力地磨着斧头,发出“霍霍”的声音。忽然,这个老人猛地一抬头,我看清楚了,是学校里的“打更人”。他发出了“呵呵”的两声阴笑,那笑声如同一双幽灵之手,把林霄雪那柔弱的哭声挥散了。

  我“啊”地大叫了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已经是早晨了。我的室友们还没有睡醒,都被我这一声尖叫吓得魂飞魄散。

  “方蘅,你做噩梦了?”汪晓寒关切地说。

  “对不起,”我低下头,“我吓到你们了。”

  “没事,”杨紫陌说,“你昨天亲眼见到……换了谁都会做噩梦的。”

  不管怎么说,新的一天开始了。我期盼地望向窗外,呼!太好了,是晴天。大家纷纷起床。周静姝还坐在阳台里织起了围脖。

  “咚咚咚”,有人在敲我们宿舍的门了。开门的是我。门外是我们班的团支书菲菲。

  菲菲一见到我就说:“方蘅,冯老师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冯老师是我们的辅导员,这个时候叫我去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一路上,我和菲菲没有什么交流。鸟儿兀自欢快地叫着,看来今天真是一个难得晴好的日子。

  来到辅导员办公室,我立刻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两个警察。

  其中一个走到我面前,迅速地给我戴上了一副手铐。

  “这……发生什么事了?”我吃惊地说,“警官,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我回头看向冯老师,冯老师也流露出不满之色。

  那个警察说:“方蘅,我们怀疑你和林霄雪被杀一案有关,现在正式拘捕你,这是拘捕令。”

  二十分钟以后,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的我,已经被带到了警察局。

  我先是被安置在一个审讯室里,有一个年轻警员负责看管我。他正在看一段魔术师吃硬币的视频。

  十分钟的等待,却因为我煎熬的心情,仿佛被拖得格外漫长。

  门“嗞啦”的一声被打开了,一个警察进来说:“小李,叫你看管嫌疑人,你怎么在这里上网?”

  我听这个警察的声音耳熟,抬头一看,原来正是王队。

  “方蘅,我们又见面了,”王队说,“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把你带来吗?”

  我看了一眼自己戴的手铐:“你们的同事讲得很清楚。”

  王队说:“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给你做笔录吧。”

  我说:“我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王队说:“可是我们怀疑你就是凶手,而且昨天,你对我说了假话。”

  “能说一下……你们为什么会怀疑我吗?”我问道。

  “首先,尸体被发现的地方,就是你的身旁,而凶器,就在你的手边。”王队很干脆地说,“你说你是不是嫌疑最大的人?你说你之前一直在睡觉,可是一个人在教室这么不舒服的地方睡觉,居然能睡上两个小时,而且达到身边发生凶案都不知道的程度,你认为这个可能性大吗?”

  “你们可以怀疑我,但是不能因此而拘捕我。”我强抑着自己的慌乱说。

  “不错,这只是一个初步的怀疑。”王队继续说,“我们问过你的同学,也问过死者的哥哥,死者生前和你有过冲突,人尽皆知。昨晚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你和林霄辰本来对彼此有好感,可能发展为恋爱关系,因为林霄雪对哥哥过分依恋,坚决反对你们在一起,你们才被迫结束。后来,林霄雪找上你,你被林霄雪当众打了一巴掌,又泼了一脸的可乐,是不小的耻辱吧?你绝对有杀人的动机。”

  “警官,动机不可以做证据。”

  王队掏出一本便笺丢给我:“你还是自己看吧。”

  我翻开便笺,因为手铐的缘故,我双手的活动很不灵活。

  便笺上是警察询问另外一个证人的笔录,这个证人就是我的心理医生,证明我有抑郁和焦虑症。有一段是这样的:

  “方蘅有暴力倾向吗?”

  “没有。”

  “如果有人非常过分地羞辱她,比如当众谩骂她,打了她一巴掌,泼了她一杯水,你认为她会不会对这个人产生仇恨心理和报复的欲望?”

  “有可能。”

  “你认为她会不会因为精神状况的原因,丧失辨认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在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杀人?”

  “不可能。”

  “你认为她会不会基于仇恨和报复的心理,在激情状态下杀人,然后表面上又非常平静呢?”

  “有可能。”

  “谢谢你,徐医生。”

  不是决定性的证据,但是让我非常难堪。自己的伤疤,被自己信赖的医生撕开了。

  我说:“警官,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任何人都不能被排除有杀人的可能。”

  王队摘下自己的帽子放在桌子上:“你自己说过的一句谎话,让你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我说了什么谎话?”

  “热水。”王队淡定地说,“你说你是七点左右去打过热水,之后就睡着了,直到9:40左右的时候醒来。”

  “那又怎么样?你为什么说我说谎?”

  “你还记得我曾经把你的杯子还给你吗?”王队问。

  “记得。”

  “我说你说谎,那就是因为,”王队用坚定的目光凝视着我,“当我在现场的桌子上,发现那个水杯的时候,水杯里的水还是热的。水被打出来之后,在这个天气下,从7:00到9:40这么长的时间,不可能还是热的!唯一的解释就是你在说谎,你所谓的你‘发现尸体’的时间之前,你是醒着的,并且去打过热水不久!”

  我吃了一惊,如果真的如王队所说,我恐怕是不折不扣地被人家给陷害了。

  无数个问号从心头升起。

  为什么尸体就在我的脚边?为什么凶器就在我的手边?我明明睡了两个小时,是谁替我打的热水?凶手在我身边作案,不怕我被惊醒,也不对我下手,难道就是为了陷害我吗?是谁要置林霄雪于死地,又要栽赃到我的身上?

  “警官,请你好好想一想,”我尽量温和地说,“如果我杀了林霄雪,我为什么不立刻离开现场,或者处理尸体?我优哉游哉地去打了热水,还回到那个教室里喝,是做什么?”

  “这就是你可怕的地方!”王队声色俱厉地说,“因为你根本没有把这条人命放在心上,因为你已经病态到连生命都可以漠视的程度。否则,你怎么解释,你在自习室里睡觉醒来看到尸体之后不尖叫,也不惊慌,而是非常冷静的表现?”

  “警官,我认为,冷静是一个优点。你不能因为我有一个优点,而说我杀人。”我冷冷道,“警官,你说的这些都不是确凿的证据。我承认那杯水你怀疑得非常有道理,但是那杯水任何人都可以去接。你有没有想过,除了我,你们还有一些别的可以怀疑的对象?比如说叶萍,她很有可能是死者生前接触过的最后一个人,她不是很有可能是凶手吗?而且我记得林霄雪的死亡时间是晚上7:30到9:30,正是她和叶萍在一起的时候啊。”

  “我当然怀疑过,我也派人去家具店查过,而叶萍……那个晚上之后就没回过家具店,也没回过宿舍,这也确实很可疑。但是再可疑,也可疑不过你。何况张老伯,呃,就是你们学生常说的‘打更人’说,叶萍9:00的时候就走了。也就是说,9:00到9:30的这个时间,别人也很有机会做案!你很有可能在这个时候见到林霄雪,因为想起之前和她的冲突,临时起了杀机,取出消防斧,把她杀害!因为仇恨,你不只杀了她,还毁了她的容。她的伤口从额头一直到头顶,显然不是用消防斧劈一下造成的,斧刃又不是弯的。而是你没有力气,一下砍不死她,才会有第二下,第三下!而我之所以认定你是凶手,不是单凭一杯热水,不是只靠一点推测。”

  “那是凭什么?”我凌然问道。

  “那是凭,”王队几乎一字一顿地说,“痕检科的人,在那把消防斧的斧柄上,也就是在凶器上,发现了你的指纹!你的从拇指到小指的,一整套的,非常清晰的指纹!”

  “什么!”我“腾”地一下站起身,“这不可能!”

继续阅读:第四章 遗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鹰眼之谁是麦克白(已完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