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血帕
结网先生2019-03-17 15:278,203

  “还有这样一回事啊……”我失魂落魄,自言自语道。

  “是的,”肖剑飞长叹一声,“为了这件事,邢老师当初差点不想要霄辰了。是我觉得这孩子本质不错,就是一步行差踏错而已,才劝邢老师给了霄辰一个机会。这几年,霄辰各方面表现挺好,但是邢老师始终因为当年那件事耿耿于怀,对霄辰不是很信任,平时也很冷淡。”

  “这件事……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呢?”我问道,“为什么说他和叶萍的关系是不正当关系,邢老师对他们又反对到这种地步呢?”

  “霄辰和叶萍没有光明正大地恋爱,”肖剑飞说,“但是他们偏偏又经常秘密地约会,甚至后来,学校里还有了叶萍怀孕的传闻。而霄辰呢,完全不承认他和叶萍有任何关系,叶萍也不敢否认霄辰的说法。邢老师的意思很简单,既然霄辰不想和叶萍在一起,就干脆和她断绝来往,不要再见她。”

  “那么林霄辰为什么不想和叶萍真正在一起呢?”我问道。

  “大概是因为叶萍只是个打工妹吧,”肖剑飞说,“虽然霄辰当时很穷,但毕竟还是有前途的。两个人就这样在一起的话,也的确不般配。”

  “邢老师不想让林霄辰和叶萍再见面,”我问道,“是对叶萍负责啊,叶萍有什么好怀恨在心的呢?”

  “问题就在这里啦,”肖剑飞说,“叶萍对霄辰挺痴情的。别人都说,叶萍不说和霄辰有什么关系,是为了霄辰的名声和前程。可是叶萍偏偏愿意和霄辰这样秘密在一起,宁愿自己受委屈,也不愿意离开霄辰。邢老师这样做,是违背了叶萍的意愿,打破了她最后的一点幻想。所以她就恨邢老师,还对霄辰说邢老师坏话,劝霄辰不要去读邢老师的研究生。”

  “有这么严重?”我诧异道。

  “是啊,邢老师也对霄辰说,要么和叶萍彻底断绝来往,要么就不要读他的研究生了。他说他不能收这种品德败坏的学生。”肖剑飞说

  “后来呢?林霄辰怎么回应?”我问道。

  “霄辰再三辩解,说他和叶萍没有任何关系,可是没有人相信他。”肖剑飞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里,“霄辰没有办法,因为不能放过来之不易的保研机会,就和叶萍彻底断绝了关系。前程和爱情之间,他还是选择了前者。”

  爱情……我苦笑着摇摇头。

  “叶萍看到霄辰心意已决,”肖剑飞继续说道,“就没有再纠缠下去,而是很自觉地不再来找霄辰了。霄辰毕业后,也没了叶萍的消息,没想到,她是去家居坊打工了。难道她是因为这件事被损害了名誉,所以在淳阳师范呆不下去了吗?”

  “他和叶萍断绝关系以后,邢老师就肯收下他这个学生了吧?”我问道。

  “嗯,在我的劝说下,邢老师总算是肯了。他不只一次说,他已经有了一个丧德败行的儿子,不能再有一个这样的学生了。”

  我忍不住好奇:“邢老师的儿子?”

  肖剑飞说:“邢老师从前的性格非常随和,后来突然变得很偏激,又少言寡语。他甚至不肯回家,宁愿住在学校的教工宿舍里。”

  我一脸好奇。

  “你知道为什么吗?”肖剑飞问。

  “为什么?”

  “就是因为,”肖剑飞咬咬嘴唇,“邢老师的儿子和失足妇女有染,又始乱终弃,都被记者写到报纸上去啦!”

  “失足妇女?”我惊诧道。

  “是的,当时邢老师因为在学术上造诣很深,所以在教育界享有盛名。他的儿子突然被传与失足妇女有恋情,那个失足妇女还扬言非他儿子不嫁。媒体添油加醋,整天在报纸上写《知名教授之子嫖娼狎妓》之类的文章,不但让邢老师颜面无存,还一度阻滞了他儿子的升学和就业。”肖剑飞说。

  “那么他儿子怎么说?”

  “和林霄辰一样。”

  “这话怎么讲?”

  “就是打死不肯承认,”肖剑飞说,“可是那个妓女却不像叶萍那么好说话。她言之凿凿地说,邢老师的儿子每个星期都会来找她,在她身上花了很多钱,给她买了许多贵重礼物。她还说,那男孩明明承诺过会和她结婚。”

  “也就是说,”我叹道,“邢老师的儿子当时是百口莫辩了?”

  “是啊,当时那个女人还说她有个秘密武器,包管做得到邢家的儿媳妇。”

  “什么办法?”

  “那就没人知道了,”肖剑飞摇头道,“不久之后,那个女孩就死了。”

  “死了?”我大为惊骇。

  “不错。有一天早上,那个女孩子在坐了一夜台之后回家,死在自己居住的大厦的楼道里了。”

  “被人……谋杀了吗?”一片阴云笼盖在我的脸上。

  “不是,是意外。”

  “是什么意外呢?”我松了口气道。

  “那个女孩有心脏病,”肖剑飞说,“而那天早上刚好大厦里的电梯坏了,有维修工人过来修理电梯。那个女孩只好自己爬楼梯回家,可是她住的楼层太高,以她的身体状况无法承受,她就心脏病发作死了。”

  “唉,有心脏病还要出来坐台?”我有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现在的这些女孩子啊,谁知道呢?”肖剑飞说,“说不定她的心脏病,就是生活不规律,夜夜买醉造成的。”

  “那么后来呢?那个女孩死了,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吗?”我继续问道。

  “差不多吧,”肖剑飞说,“可是从始至终,邢老师儿子就是不承认他和那个女孩有过关系。”

  “那邢老师相信吗?”

  “如果邢老师相信,他就不会和儿子决裂,也不会不肯回家了。”

  “这件事发生在什么时候呢?”

  “几乎,与邢老师和我去淳阳师范选学生,是同一时间。”

  “怪不得,”我说,“怪不得邢老师对林霄辰和叶萍的事反应那么激烈。原来,他们正是撞在邢老师的枪口上。”

  “是啊,这两件事的性质又差不多。”肖剑飞说。

  我沉默了半晌。

  最后是肖剑飞问了我一句:“方蘅,你还有什么事要问吗?”

  “哦,没有了,”我急忙说,“老师,对不起,耽误您回家了。”

  “呵呵,没事,”肖剑飞说,“能帮到你就好。方蘅,我就先回家了?”

  “好的,老师,谢谢您。”我笑道。

  肖剑飞转过身,刚走了两步,他又停住了,回过头来。

  “方蘅,”肖剑飞把声音压得低低的说,“嗯……你可不要告诉别人,更不要告诉邢老师,我把这些事对你说了啊。”

  “好的,老师,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我答应道。

  肖剑飞终于离开了,夕阳斜照,他的背影消失在一片浓浓的阴翳中。

  我回到宿舍,向我的三个室友如实说了林霄辰和叶萍的往事,却对邢向东儿子的事情绝口不提。

  “看,我就说林霄辰有问题吧。”汪晓寒说。

  我说:“这只能说林霄辰个人品质有问题,但是无法证明他和本案有所牵连。”

  “这倒也是,”汪晓寒说,“可是说不定他和叶萍的往事,与林霄雪的死真的有关系呢。谁也不知道,林霄雪当初对他们的关系抱着什么态度。如果她因此冒犯了叶萍,导致叶萍处心积虑地想杀了她呢?”

  “怎么会呢?”杨紫陌说,“苏倩不是说叶萍和林霄雪也是好朋友吗?”

  汪晓寒喝了一口水,摇了摇头:“林霄雪肯和叶萍做朋友,说不定是在还不知道叶萍和林霄辰的关系的时候。或许她后来知道了,就和叶萍绝交了呢?然后她也非常反对林霄辰和叶萍继续来往,于是叶萍就像恨邢向东那样,恨起林霄雪来了。”

  “也有可能是这样,”周静姝说,“林霄辰当年为了升学,一心想摆脱叶萍。现在时过境迁,林霄辰研也读上了,再次遇到叶萍,就忍不住和她叙叙旧情。林霄辰想到,如果林霄雪死了,他可以得到五百万的巨额保险赔偿金。于是,他和叶萍串谋杀了林霄雪,事后,叶萍就为了避风头失踪了。或者,干脆被林霄辰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如果要知道,林霄辰和叶萍的往事,究竟和林霄雪被杀有没有关系,只有一个办法。”杨紫陌说。

  “什么?”周静姝问。

  “明天我陪方蘅去一下淳阳师范学院,问问那里的学生和工作人员。说不定有人两年前也在那里,见证过这件事,可以给我们提供更可靠的线索。”杨紫陌说。

  “淳阳师范学院……”周静姝说,“那可是在淳阳县呢,不在山城市内。”

  “淳阳县也不是很远,”我突然说,“紫陌说得对。如果我直接拿这件事去问林霄辰,他一定不会回答得很坦率。至于叶萍,已经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只有亲自去淳阳师范问一问了,如果有人知道些什么,一定能给我提供比较客观的信息。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线索,不如明天和紫陌一起去。”

  “好!那今晚我们就早点睡觉吧。”杨紫陌说。

  这天晚上,我做的梦很奇怪。

  我先是梦见林霄雪的室友,质问我为什么会有她们宿舍的钥匙。

  “是林霄辰给我的啊,”我解释说,“他给钥匙,让我去看林霄雪的遗物,好查案的。”

  “我看,你是杀了林霄雪,然后还要对我们图谋不轨吧?”一个女孩说。

  我拼命解释,可是林霄雪的室友怎么也不肯相信。这时,我看到林霄辰,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距我一步之遥的地方。我急忙唤住他,想让他帮我澄清这件事。

  可是林霄辰却说:“我什么时候给过你霄雪的宿舍钥匙了?我没有啊!”

  我急道:“明明就是你给我的啊!你快和她们说清楚啊!”

  林霄辰决绝地把头转向一边:“我没有!”

  林霄雪的室友们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叶萍。她站在林霄辰的身边,一段白嫩的手臂绕住林霄辰的脖子。然后,两个人就当着我的面,纠缠在一起。任我千般呼喊申辩,仿佛这世界上,就从来都没有过我这个人。

  从梦中惊醒的时候,我冷汗淋漓。

  白天,我和杨紫陌去了淳阳县,在一个还算繁华的地段找到了淳阳师范学院。

  淳阳师范的建筑十分古旧,校园里的树木多是四季常青的品种,而且都很老了,碧影参天,摇摇如鬼魅。

  “林霄辰从这里毕业,应该两年了吧?”杨紫陌说。

  “是的,”我说,“叶萍在那之后不久,也离开了。”

  “那我们应该找谁打听他们的事呢?”杨紫陌有点发愁。

  是啊,无论当初林霄辰与叶萍,如何在这个学校里闹得满城风雨,两年过去了,也该人走茶凉了。如今,应该找谁问一问呢?

  我和杨紫陌来到食堂,看到门口一个小姑娘,身穿褪了色的工作服,在洒扫台阶。

  “小妹妹,打扰一下。”我上前说。

  尽管小姑娘身材瘦小,脸色暗黄,我还是能够一眼就看出来,她应该比我小着两岁。

  “你们……有什么事吗?”小姑娘问。

  “我们想问一下,你在这个食堂里工作多久了?”我问。

  “三年前,我就在这里了。”她脸上闪过一丝不耐之色。

  “那你应该认识叶萍了?”杨紫陌兴奋地说。

  “你们是谁?”小姑娘停下手中的活计,放下喷壶和扫帚说,“你们想要干什么?”

  “你别紧张,”我连忙说,“我们没有恶意。我们打听叶萍的事情,只是想帮助她。”

  “叶萍怎么了?”那姑娘仍然一脸狐疑。

  “她……她失踪了。”我说。

  有一瞬间,难以置信的震惊,和仿佛在心底隐藏了多年的伤感,掠过小姑娘的眼睛。接下来,她神情一黯,继续扫地。

  “你们找我是找错人了,”小姑娘冷冷说,“我和她好多年没联系了。她就算现在失踪,我也不可能提供什么帮助。”

  “是两年吗?”杨紫陌问。

  “嗯,”小姑娘点点头,“那个人毕业,她就跟着走了。”

  “你说的那个人,”我嘴角弯起一个悲凉的苦笑,“是林霄辰吧?”

  “你在意他?”小姑娘捕捉到了我的苦笑。

  “不,我几乎不能算是认识他。”我怔怔说。

  “林霄辰有什么好?”不理会我的分辩,小姑娘恨恨地说,“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这样在意他?你是这样,叶萍也是这样。叶萍不惜和我绝交,最后被他害得几乎身败名裂!”

  “你是叶萍的好朋友?”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李淑华。”小姑娘叹了口气。

  “淑华,你能告诉我,以前叶萍和林霄辰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我现在也不能肯定,但是说不定那段往事就与叶萍的失踪有关。”我说。

  李淑华深吸了一口气,垂落的目光渐渐伸向远方,徐徐地说:“叶萍认识林霄辰的时候,我还没有来这个学校工作。我只是听叶萍说,林霄辰是一个很好的男孩子,打饭的时候非常有礼貌。可惜,他家境贫寒,父母双亡。所以,每次他唯一的妹妹来看他的时候,他都会把中午打的饭,让给他妹妹吃。毕竟,他每个月只有100块钱,可以用来吃饭。叶萍就每次多给他打一些,林霄辰很感谢她,和她成为了非常亲密的朋友。同时,林霄辰的妹妹,也这样结识了叶萍,几乎把她当自己的亲姐姐。叶萍对林霄辰日久生情,可是她知道以自己的身份,无论如何都配不上他,所以从来不告诉他自己的感情。我是在林霄辰大四那一年,也就是叶萍在这里工作的最后一年,来到淳阳师范的。开始,我只是觉得叶萍单恋林霄辰,每个女孩子都会经历这么一段,没什么大不了。叶萍和我说了那些事以后,我也觉得林霄辰是个好男孩,就是两个人没缘分。可是后来……”

  李淑华停顿了一下,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后来怎么样了呢?”杨紫陌追问道。

  “后来,”李淑华继续说,“林霄辰说要去考研,叶萍一个人默默伤心了好久。她大概是觉得,林霄辰去读研了,毕业了就不会留在淳阳,她就见不到林霄辰了吧?可是没有办法,为了心上人的前程,她也只能支持他。可是有一天晚上,我经过食堂外面的小树林时,无意中听到了一男一女的对话。”

  “一男一女的对话?”我问道,“和他们两个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我一开始也以为没什么关系。可是第二天早晨,我再经过那里的时候,发现前天晚上在那里说话的就是叶萍和林霄辰!”李淑华说。

  “为什么是第二天早晨发现的呢?”我奇怪道。

  “因为,之前刚下过雨不久。而那天早晨,我在小树林的泥地上,发现了叶萍的鞋印。前一天还没有。你说,那么晚上在那里说话的人,不是她和林霄辰,还能是谁?”李淑华道。

  “可是鞋印这个东西……你有把握吗?”我将信将疑。

  李淑华点点头:“那双鞋是我陪她去买的,鞋底有心形花纹,上面还有丘比特之箭,绝对错不了。如果说有人穿着和叶萍一样的鞋子,那也太过碰巧了。”

  “那么那天晚上,”我说,“他们两个到底说了什么话,让你这么悲伤呢?”

  “叶萍对林霄辰说,他别想拿钱打发她,一走了之。她最看不惯他们这种读过书的人,那副道貌岸然的面孔,明明自己什么责任都不想负,还要强调和炫耀自己的身份。”

  “拿钱打发她?”我感到有点奇怪,“林霄辰不是很穷吗?他拿什么钱打发叶萍?”

  “或许,林霄辰被逼急了,就算砸锅卖铁,四处借债,也要买断和叶萍的关系,保全自己的前途吧。林霄辰那天晚上的声音,听上去很沙哑,应该是情绪太激动吧。他说,‘我会用其他办法补偿你的,但是结婚绝对不可能。’”

  “叶萍居然想和林霄辰结婚?”我诧异道,“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因为叶萍怀孕了,”李淑华厌恶地说,“我亲耳听到她说,‘如果你不成全我,我就在你学校所有老师和学生面前,送你一份大礼。当你打开礼盒的时候,会看到里面装的是,从我肚子里取出来的死胎!’”

  “啊?”我和杨紫陌同时惊呼。

  一阵风起,一片落叶擦过我的耳根。天气是这样的萧索,我的脊背处也感到丝丝寒意。

  “那林霄辰怎么回答?”我保持冷静问道。

  “林霄辰说,”李淑华的眼睛里再次闪过一抹狠戾之气,“‘如果你真的那样做,我必杀了你!’”

  我们三个人同时沉默。

  “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说话的人就是他们。我虽然感到好奇,但是也很害怕,我就没有继续听下去,自己走掉了。”李淑华说。

  “第二天,你发现那个女的就是叶萍,你问过她这件事吗?”我说。

  “问过。”

  “她怎么说?”

  “她看上去很紧张,要我把这件事忘掉,不要再管。我当然说我管是为了她好,告诉她林霄辰并不爱她,叫她找林霄辰出钱帮她把孩子弄掉,以后不要再和林霄辰纠缠了。”

  “她不听吗?”

  “她还没有说什么,这时候有两个教授经过我们身边。叶萍看到他们,就叫我不要再说了。”

  “两个教授?”

  “嗯,”李淑华点头道,“外校来的两个老师,听说是要在我们学校,选择他们自己的研究生。”

  “是山城市法政大学来的吗?”我沉着脸问。

  “不太清楚,好像是的。”

  “后来呢?”杨紫陌问,“后来发生什么了?”

  “后来那两个老师就把我和叶萍说的话听去了呗,”李淑华说,“本来那两个老师对林霄辰的印象不错。可是听到这番话之后,其中一个老师对林霄辰很不满,差点不要他了。”

  “叶萍对此什么反应?”我问。

  “她?”李淑华略带痛惜又非常鄙夷地说,“她还能什么反应?继续维护林霄辰呗。她怕老师对林霄辰印象不好,怕事情传出去让林霄辰声誉受损,就宁愿自己背着一切责任。自己不对别人说这件事,也不让我说,更不许我当着任何老师面去说。”

  我心头起疑:“这么说,前一天晚上,叶萍说的送林霄辰一份大礼什么的,都是气话了?”

  “应该是吧。”

  “那叶萍到底支持不支持林霄辰读研哦?一会不想阻碍他,一会又不希望他离开。”杨紫陌挠头道。

  “我也不知道。”李淑华苦恼地说,“不过后来,我又听到他们两个吵架了。”

  “他们吵什么?”我问。

  “林霄辰说,有一个导师发话了,要想读上他们的研究生,就必须断绝和叶萍的交往。叶萍却说,是那个老师自己人品不好。如果林霄辰跟他读研,以后一定会后悔。”

  “可是林霄辰坚持,是吗?”

  “是的。也是大概从那时候起,学校里隐隐约约有叶萍怀孕的传言。叶萍很生气,问是不是我说的。我发誓说我没有,可我真的很想说出来,很想为叶萍讨个公道。没想到,叶萍居然说,‘既然你那么想把这件事说出来,我就和你绝交好了。我们不再是朋友了,我的事也就与你无关了,希望你把一切都忘掉,别再掺合进来。’听了这些话,我很伤心。不过,既然人家都这样说了,我也无话可讲,就如她所愿,绝交。再后来,林霄辰终于去读研了,叶萍也因为流言蜚语离开了淳阳师范。”李淑华一口气说完了这些。

  可是我心中还有一个疑问:“我想去你说的那个小树林看看,就是叶萍和林霄辰那天晚上吵架的地方,可以吗?”

  “可以。”

  由于小树林就在食堂附近,我们没有走多久就到了。

  “你是在哪里看到叶萍的鞋印的?”我问道。

  “那丛灌木前面。”李淑华为我比划着说。

  “那么林霄辰的鞋印呢?”我道,“不可能只有叶萍一个人的鞋印啊。”

  “在灌木后面。”李淑华道。

  “两个人隔着这么茂密的一丛灌木说话?”

  “是的。”

  “你还记不记得……”我边思索边问,“你看到的鞋印,是什么样子的?”

  “叶萍的鞋印,从树林外面到这里只有两串。而林霄辰的,在灌木后面,有好几对,很不规则,有的重叠在一起。”

  “林霄辰的鞋印是什么样子的?”

  “大大的啊……男生的脚都很大吧?还有就是普通的皮鞋花纹底啊。”

  “好了,我知道了,谢谢你啊。”我对李淑华说。

  接下来,我和杨紫陌辞别了李淑华,又在学校里四处打听了一下。认识他们的人已经不多了,少数还了解一点当年事情的,告诉我们的,也都不如李淑华所说的那么有价值了。

  于是,我们返回了山城市。

  回到法大,我听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所有在图书馆,租有自己的储物柜的学生,都要马上去整理自己的东西。明天,学校要检查储物柜里是否有图书之外的杂物。

  我想到我的储物柜里堆满了枕头、报纸、热水袋这些东西,不得不拖着疲惫的身躯去图书馆。

  出乎意料地,我见到了一个人。她好像是一直在图书馆门口等我似的。

  这个人就是罗姗!

  “师姐?你在这里干什么?”我疑惑道。

  “我刚刚租了一个储物柜啊,”罗姗笑道,“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检查。更巧的是,我发现我的储物柜就在你的旁边,就想约你一起整理。我知道你今天去淳阳了,我想如果我在这里等你,一定可以见到你。”

  我警觉地看着她。

  这个事情不对,很不对!不就是整理个储物柜吗?用得着约在一起吗?还为了这么小的事,在图书馆门口等上这么久?

  我不动声色地说:“那好吧。”

  我和罗姗一起进了图书馆,她不停和我聊天,却绝口不提案子的事。

  我专心整理自己的东西,从始至终,目光没有离开自己的柜子。

  走的时候,我亲自把锁头上好,检查了一下有没有扣牢,才和罗姗一起离开。

  第二天,学校卫生员来检查。她用自己的备用钥匙,一一打开了学生的储物柜,每个人的柜子里都很整洁。

  当她打开我的储物柜时,我万万想不到,我的柜子里除了几本摆放好的书,竟然还多出了一样本不该有的东西!

  那是一块手帕,一块染着血迹的手帕!

  这时,站成一列的学生中,有一个颀长的身影窜了上去。那是林霄辰。

  林霄辰从卫生员手中夺过那块手帕,颤声说:“这手帕是霄雪的!是她平时带在身上,却在案发当晚不见了的!”

继续阅读:第九章 幽灵的指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鹰眼之谁是麦克白(已完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