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弑天之罚
修眸2019-03-06 13:393,195

  那只火纹豹身体下压,再次做出了扑跃状,它长长的锋利的獠牙露出,冲着萧遥嘶吼一声,像是在挑衅。

  萧遥将北冥雪的长剑拔出,向着火纹豹的头点了点,以一种人畜皆知的姿态反驳着来自妖族的藐视。“畜生就是畜生!”他说这句话没有丝毫感情,像是在和一具死尸说话。

  火纹豹的听到萧遥的话显然怒了,那具完美的身躯剑一般的射向了萧遥,它将身体压得很低,演绎着它那令人赞叹的身法。

  萧遥身体迅速弓了起来,他反握剑柄,像掷标枪似得将那把寒光闪烁的剑爆射向火纹豹,剑身和空气摩擦发出了嗡嗡的声音,北冥家的剑属冰,剑芒一闪,空气中小的颗粒被瞬间冻结。

  嗖!利剑和妖体碰撞。

  噗!妖体上出现了一个血洞,正在潺潺的向外流血,长剑没入了妖体截。妖兽庞大的身体在空中扭了一下,因为特殊原因,火纹豹没有精准的击中目标,虽然说刚才萧遥的攻击伤到了它,不过对于它那变态的庞大妖体,这也是一点小伤。

  尽管火纹豹没有击中目标,不过它那看似很可爱的梅花型的脚掌已经弹出了长长的利爪。利爪向前一探,重重的搭在了萧遥的肩上,带着寒光的利爪毫不客气的刺入了萧遥的肩膀,肩膀处,瞬间绽出了几朵妖艳的红花。

  萧遥的身体被那火纹豹撞倒,身后便是足以刺骨的巨大荆棘丛。

  萧遥看着那张带着腥臭的血盆大口,无奈的躺了下去……

  北冥雪一只小队和轩萱小队顺利逃了出来,不过这次损失了很多队员,这都是意料之中的,在两支小队中,最重要的,无疑就是北冥雪和轩萱了!

  就在萧遥将北冥雪甩出来的时候,一滴滴滚烫的泪水从北冥雪的眼眶中流下。那娇躯不停地一颤一颤,似在打冷战,又像是抽泣。她知道,如果不是萧遥伸手拉她一把,她现在已经被撕碎吞入兽口了。如果单单是这些,她也不至于哭成现在这个样子,关键是在于,最危险的时候,萧遥选择了独自面对,但想想萧遥以前那卑鄙的行为,现在真不知道到底是该恨他还是感激他。

  彩姨将众人带出去后,清点了下人数。叹了口气,她看见了呆在一边发呆的轩萱,一向孩子气的轩萱很少像这种情况,少言寡语。

  “臭丫头!犯花痴啊!”彩姨毫不避讳的冲着轩萱说道。

  轩萱猛的一抬头,显然,她是被彩姨给吓了一跳。“讨厌啦!”轩萱羞红着脸搪塞着。

  彩姨在轩萱身边蹲了下来:“如果不是他,我们怎么会损失那么多人。这小子,当初我们就不该让他进队!”

  轩萱瞪大了眼睛,摄人心魄的眼眸看着彩姨:“那你当时怎么还出手救他!”

  彩姨一时被说的哑口无言:“我——”

  ……

  萧遥睁开眼,天空中灰蒙蒙的,像是拢了一层灰布,他转脸看看身边的那头妖兽,已经奄奄一息了!萧遥惊讶的看着附近:难道是有人出手相助,还是出现了什么其他状况!

  坐起身来,周围的古建筑龙钟般的排成片,灰色的天空中像是有几颗红色的星星,深吸一口气,浓浓的血腥味令人发狂。肩膀上的血洞已经结成血枷,不过稍微一动便是剧痛。

  正对着萧遥的,是个庞大的宫殿,宫殿的大门紧闭,内部时不时传出古老的钟声,门口是几堆白骨,有人的,好像还有妖兽的。宫殿的城墙同样是血红色的,只是是一种半透明的,殿墙像是用水堆积而成的,血水!那种红色液体已经蔓延了大半个殿墙,

  萧遥身后,出现了十几只小队,一场不可避免的争夺即将在宫殿大门打开时展开。

  “这恐怕就是弑天的遗迹了,真想不到,五大家族找了那么多年的古老遗迹居然在这里。”一个中年男人开口说道,话语中,难以掩饰着他的激动。

  一个穿着白色衣衫手持扇子的年轻男人风度翩翩的走向萧遥:“小兄弟,独自一人,不是也在打那两部诀印的主意的吧!”

  萧遥的样子有些狼狈,衣服也有些破烂,不过他那举手投足间所显露的霸气和高傲,令这里所有的人都不敢小瞧,毕竟一个看似和妖兽交手的武者,安全的来到了这个遗迹中,怎么是个平常人呢!

  “呵呵!这么多人!看来想要的到这个遗迹中的宝贝真是麻烦了!”萧遥大声说道。

  那白衣男子挥了挥那把扇子:“兄弟看来对那宝贝势在必得啊!”

  萧遥微微一笑:“能不能得到,也得进去再说啊!我们光在这等,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白衣男子点点头:“等到了弑天重塑肉身,世间必然会有一场惊天劫难,所以这个机会我们不能给他!不如我们联手,将这道门给打破!”

  “哈哈!好大的口气!”远处又过来了一道小队,全都是一身金色龙纹战袍,手握长剑,气势逼人。

  “上官翎羽!”

  “上官家来的这么快!”

  ……

  众人看见这一个小队,顿时感到不妙,上官家位居影域之地中央,实力极大,真正的皇家!

  开口说话的那位眉清目秀,皮肤白皙,令人感觉的他是个女人。不过谁都不敢小看这位女人般的男人。因为他就是上官家最很辣的上官翎羽!他的实力,已经是一只脚迈入印凝境的人位巅峰!

  那白衣男子将手中的扇子合住:“原来是上官皇室啊!看来这次我白家能抢到宝贝的几率不大了!”

  上官翎羽冲着白衣男子灿烂的笑笑:“不过你的提议真不错,既然该来的人都来了,我们就破门而入吧!”说着,他看着身后的那些小队:“有修学诀印的朋友,一起出手啊!”

  上官翎羽上前一步:“斩龙决,降龙斩!”他全身印元澎湃而出,所习练的诀印,将他所凝练的印元淋漓尽致的运用出来!

  那白衣男子同样大吼一声:“灵咒决!灵咒掌!”四周冒出屡屡白眼,浮现出复杂而又古老的咒文,然而一瞬间,那些复杂的文字迅速凝结,形成一个大大的手掌,呼啸着撞向那古老的大门!

  一时间,众多武者咿咿呀呀的纷纷使出了自己所修炼的诀印,一时间,灰暗的天空中变得缤纷多彩起来。五花八门的诀印带着呼呼风响残暴的击向那所宫殿的大门。

  大门一时间变得扭曲,但没有破碎,更多的武者出手,使那所大门的颜色渐渐变的更红。

  萧遥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这个大门只是厚的话,这么多人的攻击,早就打穿了。而现在看看,这个大门似乎在积累他们的力量,并且轻易地化解掉了他们的攻击。

  就在萧遥疑惑的时候,那所大门猛的闪出了刺眼的红色光芒,并且在一瞬间弹射出无数道实质光线。

  萧遥突然趴倒在地,险险的躲过了致命的印元光线。

  大门闪了闪,恢复了原样,就在大家都认为危险消失的时候,天空中出现了数十条火红色巨龙,盘旋着,咆哮着。

  上官翎羽的脸色巨变,他很清楚那是什么。“快撤!是罚!”

  众人光看那阵势就直冒冷汗,就在上官翎羽喊出话之后,众人纷纷掉头逃跑。

  不过传说中的罚这么会那么容易逃脱呢!天空中的巨龙晃了几下庞大的身躯,消散在天空中血红色云朵中。

  大地一震颤抖,一道道红色条丝从土地中钻出,毒蛇一般的缠绕在了刚才出手的那些武者腿上,又似割肉道一般锋利,将那些武者腿上的肉硬生生的剥了下来,只剩下血淋淋的白骨,令人毛骨悚然。

  上官翎羽看这阵势,分明是人罚!这次,他真的是栽了,早知道就不那么冲动了!

  那个白衣男子现在躺在地上,早已没了双腿,不过土地中钻出来的那些条丝好像并没有就此善罢甘休,原先立在白衣男人周围的那些光条突然趴在了白衣男人的身上,在一阵嘶嚎中,白衣男人瞬间变成了一堆白骨!

  一些年龄不大的小武者被吓得乱窜,口中大叫着:“救命啊!父亲,母亲!”

  像人罚和地罚这一类的罚一般都是有灵智的,它会主动寻找攻击目标,但不同的人所创造出的罚的凌厉程度是不同的,弑天的这个罚,已经快赶上地罚了!

  萧遥苦笑,看来心急真是吃不了热豆腐啊!

  又过来一个小队,萧遥远远地看见,那是彩姨所带的一只小队,她们狼狈的拜托了众妖兽的围剿,可现在损失了很多人。轩萱紧跟其后,这几天,很少看到她笑了。

  “轩萱学姐,你不会对那小子一见钟情了吧!”一个略显稚嫩的男孩跑到了轩萱身边,悄悄问道。

  轩萱白了他一眼:“见你妹啊!我一剑刺死你!”

  “轩萱学姐,那边好像是那小子!”那个男孩伸手指向不远处地萧遥。

  轩萱顺着他指得哪个方向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旷世邪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旷世邪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