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泯我善
修眸2019-03-05 15:513,114

  黑色锦袍随风飘摆,长发披肩,双眸赤红,手持一把巨剑,直指天空。少年愤怒的看向和几乎和他身上黑袍一般黑的天空。阵阵寒风吹过他的脸,将他的长发吹散。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 “小子,这是我和你父亲的恩怨,和你没有关系,我不想跟一个小孩子动手!逃命去吧。”

  苍劲挺拔的巨松树下,一个人满身鲜血的躺在那里,周围出现点点光芒,那是强者即将陨落的征兆。

  一道白光射向黑云中央,轰的一声后,天空中的黑云渐渐散去,阳光再次洒向大地,树下的强者气息越来越弱,少年一个箭步扑向树下强者,悲声叫道:“父亲!”

  一道倩影从天空中落下,再次化作一道光来到巨树下。“祁!我来晚了!”……

  一场梦,将他送进号称魔鬼训练基地的魔导学校。原本是大家族的少爷,偏偏被自己的一场梦,送到那个地方受苦。

  魔导学校,魔灵学院组建的一所初级级习武学院。位于西方萧家势力范围。各个家族的子嗣都会被送进魔导学校进行专业的训练,其他的凡人也能进入这所学院,但是他们必须要和其他大家族一样通过进入魔导学院的三项测试,用那些普通人的话说,这几项考验下来,是人都得脱层皮,。

  萧遥,五大家族萧家的第三代子嗣,一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宠儿,从小生活在王府中,没吃过什么苦,更没有刻苦修炼过,他是除了萧家之外所有人都讨厌的流氓痞子,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借助家族通过魔导学校三项测试的五大家族人。

  萧家,影域之地五大势力中威名显赫的好战家族,掌控着西郡的商市和矿山晶石,家主萧墨拥有着玉虚境的实力,这是萧家成为影域之地五大家族的重要方面。

  阳光悄悄撒给大地万丝光芒,魔导学院前,熙熙攘攘散布着很多衣着白色衣服的学子,只是,学子的袖子上系着颜色不一的带子,很明显,这是实力的象征。现在刚刚打坐下学,众多学子早就饿的难受,都是富家子弟,有几个能明白父王们的良苦用心。

  一个手臂上系着白色丝带的少年穿梭在众人间,很多人都无视着他的存在,因为很明显,白色丝带,是整个魔导学院中实力最低下的,此人的装束更是引得几个女孩子的鄙视,因为这个小子,穿着很是破烂的黑色衣服,看不清楚那人的脸,那人的衣服连他的面容都给遮住了。

  黑衣少年走得很快,目光总是盯着那些佩戴者蓝色丝带境界较高的的学生,离他近的人很容易看出他的眼神中所散发出的藐视,那种眼神只有曾挥过汗水鲜血的成人眼中才能有的。整个魔导学院中,被这个其貌不扬的陌生小子所表现得庸俗不堪。

  魔导学院的一个角落,黑衣少年站在满头白发的老人身边,老人递给他一个包裹:“逍遥者,这是你的赏金,下个任务很不容易完成,同时也关乎着你的下一阶名号,你要小心了。”

  黑衣少年接过包裹,嗤笑道:“名号?我没兴趣。”说完,逍遥者转身离开了。

  老者深深叹了口气:“逍遥者!一路顺风。”……

  老者是魔导学院的摩多导师,境界为通灵境,比萧墨高了整整一个大阶,也是魔导学院内五大长老之一。

  逍遥者静静的走着,四周散发出冰冷的气息,他打开手中的任务册,眼神中的不屑瞬间消失,似乎,这次任务,要比以往难得多。西域的天气很是怪异,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的天空很快变得乌云密布,不过这里的人对这种天气已经习以为常,暗暗叫骂着找地方躲避似乎来临的倾盆。

  一道古街的中央,贴着一张字符,逍遥者抬手将字符撕掉。字符上写着:吾萧家六子萧遥以七个月未归,若有发现者速通报与萧家,赏田百亩,城池一座!

  逍遥者笑了笑,将手中的寻人启示撕了粉碎。“父王,我既然逃了出来,会让你们那么容易抓到么?”

  不错,魔导学院的暗杀精英逍遥者,正是萧家六子萧遥,萧家将萧遥软禁了,原因是萧遥将北冥家的小郡主给戏弄了,萧家觉得不能再放纵萧遥了,所以,萧家想到了一个办法,将萧遥送到碧影池,派了几个萧家高手看着萧遥,萧遥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将那几个萧家高手支开跑掉了,谁知道,他这一跑,就是七个月。

  就在萧遥离开家的这几个月,萧家发生翻天复地的变化,并且,萧遥自己,也同样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此期间,他以匿名为逍遥者的身份通过了魔导学院的三项测试,并且成为了魔导学院中实力强悍行为低调的精英杀手。

  七个月里,逍遥者先后接受了二十多个任务并出色的完成。他接的每个任务都面露轻松,可是眼前手中这项任务,很明显有些棘手。任务中的暗杀名单是一个有着地境中期境界的女人,她的身份很不简单,似乎和大家族有关系,不说其他,单单是境界,萧遥和那个女人判若鸿沟,这个差距,绝不仅仅是瓶颈而已。

  萧遥径直走向西方,萧家的西方,是无尽洪荒。

  大雨毫不吝啬的泼下,顺着萧遥的长发划过脸庞,打湿他的衣服。衣服很快贴在了萧遥的皮肤上,健壮的肌肉一块块凸起,他迈开长腿,跑向一个山洞,一头栽了进去。

  “师怪!师怪!你在吗?“萧遥进洞之后便大喊。“咳咳,咳。臭小子,皮又痒了!”山洞中传出一个老人的叫骂。

  石洞内的石壁渐渐温暖起来,整个石洞的冰寒气息渐渐消失,石洞深处,广阔明亮的空间映入眼帘,石洞很大,很干净,中央是坛清泉池水,清泉的正上方悬着一团橙色火焰,令人看一眼就会感觉到整个灵魂都被温暖着。对面是一张巨大晶玉做成的床,床上正做着一个与这室外桃园格格不入的老人,老人看上去并不干净,并且枯瘦如柴,可他那长长的白胡子令他多了那么些仙风道骨。

  萧遥看见老人后便跳了过去,那团火似乎和下面的清泉产生某种力量,将大地的引力削弱了不少。萧遥整个人都在空中飞着,他从怀中掏出一个油纸,里面似乎包裹着什么好吃的。

  “师怪,我给你带来了你最爱吃的叫花鸡。莫要生徒儿的气。”萧遥很是随意的坐在老人的身边,将油纸打开,递给老人。

  老人笑眯眯的伸手去接,萧遥却又将叫花鸡放在身后:“师!你说很快教我修行,什么时候开始啊?”老人的脸马上冷了下来,他伸手对着萧遥一抓,萧遥身后的鸡突然出现在老人手中“竟然敢威胁我,你小子也太小看我了!”……

  萧遥挠挠头:“徒儿知道错了!不是我没耐心,只是我真是太想跟您修行了。”老人边吃边摆手:“还不是时候,现在你最重要的是把身体练结实了,达到要求后,我自会帮你将境界提上去。”萧遥失落的点点头,在他心中,这位老人似乎在前世和他认识,所以那天在街上,他才会出手给老人买那些东西。

  “你我有师徒之缘,你有修行之份,只要你努力修行,定能取得成就。”老人慢吞吞的说道。萧遥心中产生了丝丝的感动,在他的记忆里,除了父亲外,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一个不求上进自甘堕落的小混蛋。没有任何人和他说话,他也没有一个小伙伴。对他态度稍微好些的,就是他的两个大哥和一个姐姐。离家之后,他曾许诺过,来日他大成之时,会让所有人抬起头看他。眼前的这位老人虽然总爱体罚他,可是萧遥知道,老人真心对自己好。

  他的目标,是超越父亲,也就是超越渡劫境。可是现在的他,体内没有一丝印元,连一个小武者都算不上,唯一能自保的,便是他的血肉力量了,前些魔导任务,他曾经杀掉过先天境中期的武者,当然,他不是靠蛮力取胜的。

  老人很快将东西吃完,随手用袖子抹抹嘴:“遇到难事了?”他很容易的看出了萧遥的心事。

  萧遥笑了笑:“没有,只是有点、嗯……想家了。”他不想老人知道他在帮魔导做任务的消息,老人对魔导,似乎有很大的偏见。老人站起身:“家,我也想家了!”他将萧遥拉起来:“哪儿来那么多多愁善感,在我这里,你只能被训练。进去吧!别那一次都让我提醒。”

  萧遥看着石洞中央的池水,咽了口唾沫。慢慢走了过去,然后一咬牙,扑通一声跳进池水,刺痛感瞬间袭便全身,那种感觉在折磨着他的每一寸肌肤,每个毛孔甚至每个细胞。萧遥整个人都在颤抖,几个月的磨练,他已经对池水有很大的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旷世邪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旷世邪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