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向峰科技遇转折
鸿运2019-03-03 16:027,215

  某写字楼内

  向北坐在办公司整理着什么。

  严乐从隔着办公室的玻璃瞄了一眼向北,张望了一下公司其他的人,站起身来走到向北办公室门前敲了一下向北的门。

  向北抬头看了一眼严乐,示意他进来。

  严乐是向北的发小,大小就住在一起,后来考大学也考进了同一所大学,最重要的是,严乐几乎知道向北所有的秘密,以前向北妈妈身体不好,严乐的父母对向北可照顾了不少。严乐是学财务的,曾经操盘过几个过百亿的并购大案,本来工作环境优越,收入颇丰的他,在向北的一通电话之后,毅然选择了跟随向北创业,在向北的公司向峰科技担任首席财务官。

  “听说昨天你去参加你爸的生日宴了?怎么样啊,关于投资的事情说了吗?”严乐凑到向北桌子前回头看了一眼门外说道。

  “别胡说八道,我没有爸爸,昨天没说,昨天现场太混乱,哪有时间说这个。”向北嫌弃的看了严乐说道。

  “啊?没说?!那你们去干吗了?真是去参加生日宴了啊”严乐有点着急的问道。

  向北抬起头,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严乐。

  严乐被向北这猝不及防的眼神吓了一跳。

  就在严乐还神魂不定的时候,铛~向北的门被推开了。

  “向北你想好了吗?”潇潇唐突的说道。

  向北歪了一下头,绕过严乐看了一眼端着咖啡,但有些踉跄的潇潇。

  潇潇抬起头,看见正在发呆的严乐,潇潇咧着嘴说道:“严总好,你们聊事呢?那我先出去。”

  一转身咖啡碰到刚打开的门上,撒了一地,潇潇看了看地上的咖啡,抬起头看了一眼严乐,伸出头,绕过严乐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向北。向北表情凝固的看了她一眼。

  “嫂子……你……坐那别动,我找人打扫”严乐憋着即将爆发出的憨笑。

  “那,那,麻烦了,不好意思哈”潇潇冲严乐一乐,顺势做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严乐安排人打扫了洒在地上的咖啡。坐在了潇潇对面的沙发上。

  三个人面面相觑,向北脸上依然没有表情。

  “昨天的事你怎么想的啊,这么大块蛋糕,你真的要扔掉啊?”还是憋不住嘴的潇潇开了口。

  “啥蛋糕啊?你们能不能说人话。”坐在旁边的严乐一脸懵逼。

  “就是昨天晚上吧,杨月华先生借着生日宴宣布了月华集团的接班人”潇潇乐乐呵呵的说道。

  “月华集团接班人?那现场是粉蛋糕了吗?怎么还扔蛋糕?”越听越迷糊的严乐赶忙问道。

  “接班人是向北啊!”潇潇一脸兴奋是说道。

  坐在办公桌前的向北一脸无奈的看着潇潇。

  严乐听完蹭的站了起来,看着向北,张开的嘴久久不能闭上,似乎是下巴脱臼了。

  “你干嘛?没听清还是不明白?需要再解释一下?”向北依然面无表情的看着严乐说道。

  向北说完站起身来,转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

  “向北,不要冲动,不就是百亿资产吗。不至于,坐下,别动,不要做傻事!”潇潇嗖的站了起来喊道。估计是声音太大,公司的其他人也齐刷刷往这边看了过来。

  向北一脸无奈的回过身来,看着潇潇说道:“大姐,我冲动啥啊,你能不大惊小怪,一惊一乍的吗?”说完走到两人面前。

  严乐好像还是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来,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你怎么就,就成月华集团接班人了???”。

  向北指着沙发说道,“大哥,你能坐下吗?”

  三个人面对面坐下,向北点了一根烟,陷入了沉默。

  “大哥你赶紧说啊,到底是怎么回事,月华集团的投资下个月必须拿下啊,咋就成月华集团的接班人了,是不是投资这事就板上钉钉了?”严乐坏坏的问道。

  “啥投资,月华集团都是咱的了,还投啥资啊!”坐在一边的潇潇又一次惊诧的喊道。

  向北歪了歪头,看了一眼潇潇说道:“你要是再一惊一乍,我给你扔到北戴河喂鱼!”

  潇潇做了个鬼脸捂住了自己的嘴。

  向北看了一眼门外,回过头说道:“月华集团无论是谁的,投资是走正规流程,我们没必要靠谁,但是关于接班人这个事情是我的私事,我自己会处理”说完走出来办公司门口。

  留下严乐和潇潇,傻傻的看着彼此,看得出来,严乐已经准备好倾听一段荡气回肠的故事了,被向北这一弄,像是吃的太快,噎着了。

  写字楼门口

  向北坐在车里,吸着烟,看着窗外的人流。

  向北在想前几天,杨月华找他的场景。

  前几天的一个下午,杨月华打电话给向北,说约在某个咖啡厅,聊关于公司投资的事情。

  某五星级酒店楼下咖啡厅,杨月华的办公室就在楼上。

  早早的向北就来到了咖啡店。推开门,远远看见杨月华早就在角落的位置落座了。

  向北面带微笑,径直走向杨月华。

  “您好,杨总!”向北把手伸向杨月华

  杨月华看着向北,愣在那里,差不多有几秒钟。

  “杨总!”向北又说了一遍。

  杨月华这才缓过神来,伸出手握住了向北的手。

  两人坐在那里,气氛似乎有些尴尬,因为杨月华只字不提投资的事情,只是怔怔看着向北,像是魔怔了,微笑着端量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向北看着杨月华的表情和神态,头皮直发麻。

  “杨总,您看在投资这个事情上还有什么需要沟通的吗?”向北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哦哦,对,投资,投资!”杨月华缓过神来说道。

  向北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这个似曾相识但又务必陌生的男人。

  “您说什么?投资,是指您决定投资我们了吗?”向北有点小兴奋的说道。

  “投资什么啊?”杨月华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状态似乎不太合适,突然又一本正经起来。

  “就是月华集团针对向峰科技A轮投资的事情啊,您今天不就是约我来聊这个事情的吗?”向北突然被杨月华刚才的疑问惊到了,赶忙问道。

  “哦哦,对对,因为这个项目呢,前面我没有过多的关注,最近才了解到,他们推荐说向峰科技非常有潜力,我看了一些数据,觉得也不错,但是我还是想跟你见个面听你讲讲。”杨月华脸上带着迷之微笑说道。

  向北听到这,觉得今天的见面终于要进入主题了,刚才惶恐的心绪又回到正常状态。在这之前向北已经跟至少几十个投资人聊过自己的项目了。他胸有成竹的说道:“好的,那我简单给杨总汇报一下向峰科技的情况。”

  向北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似乎接下来是一场只有一个观众的演讲。

  “向峰科技是三年前成立的,主要从事的是芯片研发和软件开发。我们现在主营的业务也是芯片研发和系统开发,我们这一次融资是因为最近我们刚刚开发了一套数据系统,是关于个人数据分析和管理的,结合我们的芯片技术,可以延伸到社会当中的各个环节。针对这套系统我们做了一个分类,基本上是涉及到衣食住行四个方向。首先我讲一下关于我们的系统在服装方面的应用,在过去我们所有的服装行业都是先生产后销售,最近也有人开始使用众筹的方式来进行预售。但是在整个的过程中,销售和生产之间其实存在多重的信息不对称,关于服装的大数据应用,并没有很好的被利用,或者因为技术问题,实现不了对服装类产品数据的实时跟踪和追溯。我们提出的解决方案是,首先我们目前跟国内众多知名服装品牌已经达成合作意向。在服装生产的过程中,将我们研发的天峰芯片植入到服装袖标或者领标或者其他隐藏部件当中。首先我们的芯片是防水,热能蓄电,可以实现出厂3年续航,除非是焚烧,我们的芯片都是可以进行正常工作的,我们已经经过了大量的测试,数据传输和硬件安全性趋向于零误差。所以,当消费者进行服饰购买时,可以自愿选择是否将衣服上传到我们开发的软件进行管理。开启数据管理的方式很简单,就是将手机靠近我们的芯片,选择开启追踪就好了。这样我们的后台就拥有了大量的服饰相关数据,譬如尺寸,款式,颜色,风格等。我们所存储的数据都是多重加密,不会使用户数据泄露,这样当用户数据足够多的时候,个体用户可以通过我们的系统获得通过大数据测算出的相关产品,譬如他们常购买的品牌,风格,颜色,款式的服饰,这样,方便用户可以第一时间获取他们喜欢的服饰的信息,并且通过线上可以直接进行厂家直购。”向北说到此处已是兴高采烈,就像是在展示自己的成就一样,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产品充满了信心。

  杨月华的表情一直是充满欣慰的微笑。

  向北喝了一口水继续说到:“这只是在大数据便利用户采购的价值,其次呢,因为我们后台拥有大量服装采购数据,那么我们现在有大量的用户在采购服饰的时候都是冲动型消费,有些衣服可能就穿几次,但是家里的空间是有限的,所以现在市面上存在大量的二手服饰交易平台。但是有个问题,二手交易存在最大的问题是产品真伪难辨,用户对待出售的产品信息一无所知,更无法辨别发票真伪,甚至对产品目前的状态都没有清晰的认知。所以针对这个事情呢,我们的系统可以为已开启数据追溯管理权限的服装进行数据存储及展示,当用户想要出手服装的时候,只需要简单的填写相关信息,就可以通过我们的平台进行二次销售,这样,我们的数据可以保证让买方可以知道该衣服的购买地,购买时间,生产时间,被穿着时间等信息,这样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安心的购买。”说到这向北已经进入了自己的世界,但是他还是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看了杨月华,杨月华只是微笑的点头,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变化。向北缓了口气,继续说到。

  “这套系统目前已经完成了测试,就等上线了。刚给您讲的是关于服饰方面的应用,那么接下来再给您讲讲关于食品方面的问题。首先一点因为我们在生活中,吃饭这件事情是高频的事情,所以如果我们通过芯片来解决,可能您会觉得成本是不是太高,首先呢,我们目前在芯片研发方面已经取得了巨大突破,按照我们目前技术,完全可以替代目前在食品安全追溯方面的方方面面,这一点我们已经获得了全国和海外多个机构关于食品安全方面的技术认证。举个例子来说,我们目前在市面上购买的大量蔬菜,我们很难知道这些蔬菜的药物残留和食品安全级别,那么我们在蔬菜种植及蔬菜运输和存储的过程中,将我们的芯片以不同的产品形态植入到相关产品上,依然通过我们后端的系统进行数据抓取和数据分析,这样用户可以很清楚的知道我们购买的和食用的产品相关的安全数据,这样就可以安心的食用了,同时如果出现因为运输和存储过程中的食品安全问题,后天数据可以准确的找到问题所在,就给消费者提供了维权的最原始和最真实的依据。”说到这,向北的电话响了起来。

  向北示意了一下杨月华,接听了电话。

  “您好王总,我现在在开会,稍后给您回电好吗”向北微笑着问道。

  杨月华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在思索着些什么。

  “不好意思杨总,我接着给您说”向北不好意思的说到

  此刻已经距离他们两个见面过去了快一个小时,而杨月华端坐在哪里,表情从未发生变化,一直都是面带微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表情显示他对向北说的每一句都充满了兴趣。

  杨月华点头示意向北继续。

  就在向北刚要开口的时候,杨月华的手机响了。而杨月华看了一眼是助理打来的,就直接挂断了。

  “杨总,是不是占用你时间太多了,您要是有事情,我改天再跟你汇报?”向北看了杨月华一眼说道。

  “没事,你继续讲”杨月华笑了一下说道。

  “行,那我继续讲,关于住这个方向,我觉得我们目前的系统已经可以与国际一线团队相媲美了,因为这是我最早想到的方向,也是我从小梦寐以求的事情,因为小时候家里穷,总是幻想有一天,我可以让我的家变得神奇,就是这些小时候的胡思乱想也给了我很多的启发”向北说到这的时候看了看窗外,似乎有什么情绪需要缓解。

  而此刻的杨月华的脸上也露出了些许的变化。

  向北深呼一口气,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继续说到:“我们现在的芯片因为体积以及可续航时长的问题,已经收到了多个国际大型智能硬件厂商的邀约,我们也已经给多家国际知名厂商提供了相关的解决方案,我们的芯片在实际应用中已经取得了大量的成功案例。所以我们很有信息,在住这个领域带来新的突破。首先我们来说一下,关于智能家居,我们已经与国内一家做空间利用的家居厂商达成了合作协议,通过他们目前的成熟技术,完成我们智能化的改造和升级,譬如多功能组合家具,这些家具可以随意的组合和组装,因为我们的系统植入,我们可以让用户通过手机遥控,一个差不多50 平米的空间,可以通过智能家具和系统完成多种功能的转换,目前他们已经拥有大约1万多个家庭用户使用,我们通过这些数据进行清洗和升级,打在我们目前合作的3D打印技术,在15天内就可以完成差不多100平米以内的整个家居设计和生产以及安装。这样既节省了成本又为用户提供了更多的可使用空间。”向北说到这的时候,以及口干舌燥,其实讲这么久,杨月华这个年龄坐在这里似乎也是一种体能的考验,其实向北知道,杨月华基本上是不可能听哪一个公司将项目的,因为月华集团高管云集,而且个个都是精英,怎么突然就约自己聊项目了呢?但是既然约了,向北心想,那就抓住这个机会,赶紧把能讲的都讲完吧。

  “杨总,要不,咱歇会儿,一会再给您讲?”向北弱弱的问道。

  杨月华笑着说道:“你是觉得我老了,体力不行了吗?我可以的,你要是觉得累咱就歇会儿”

  向北明显能够感觉得杨月华是有点累了。

  “那咱歇会再聊项目吧,您可以问我些问题,我给你解答一下”向北腼腆的笑道。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杨月华端正了一下坐姿微笑着看着向北说到。

  “你为什么要创业?”杨月华的这个问题问起来迫于压力,以为语气中带着多少年江湖的硬气。

  向北被问过很多项目的问题,但是这是头一遭被问及为什么要创业。

  “我,创业最开始的时候是因为我的前女友,她叫李晓雨,我很喜欢她,她也很喜欢我,但是她的爸妈不同意,那个时候,她为我付出了很多,受了很多委屈,本来是要去国外读书的,但是我觉得我希望留下来,陪她。我从小呢没人管我,我自己自由惯了,所以上班呢,可能不太喜欢,所以就选择了创业,也是因为有一帮好兄弟支持,所以才走到了今天。”向北说到这的时候脸上洋溢着骄傲。

  “那快结婚了吧,有没有计划啊”杨月华微笑的问道。

  “去年我们分手了,现在还没有结婚的计划”向北露出了些许的失落。

  接着又说道:“不过,您好像认识她“

  杨月华诧异的看了一样向北:“我?认识你前女友吗?”

  “她现在应该是跟杨宇在一起了”向北有些遗憾和失落的说到。

  杨月华脸上露出些许的严肃,眉头皱了起来,但转而就变成了微笑。

  “年轻人嘛,分分合合,正常,我觉得你现在做成这样,一定会有很多女孩追的。”

  “您说笑了,追的没有,但是我现在有女朋友了,一切都过去了”向北微笑着说到。

  “向北,关于你的项目呢,我觉得我没什么好说的,因为关于核心的技术啥的,我年纪大,也听不懂,但是,你刚才给我讲的时候,我很被你打动,年轻人无论做什么,要喜欢,要热爱自己的事业,这样才能成功。”杨月华坚定的说到。

  向北一个劲的点头。

  “这个项目,月华集团投了,等我安排投资部的负责人找你。”杨月华脸上露出欣喜的微笑。

  “真的吗!?”向北兴奋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不要激动,坐下”杨月华笑着对向北说到。

  向北也意识到自己有点得意忘形了,因为向北这是第一次见到杨月华。

  “但是今天我还有其他的一些话想跟你说”杨月华突然严肃下来说到。

  “其他的事情?”向北坐下来疑惑的问道。

  “是,我想了解一下你的过去,你的家人,你的故乡,你的童年“,杨月华表情严肃的问道。

  “我?我的过去可简单了,我出生在一个小镇上,我刚出生的时候,爸爸就离开了,至于为什么离开,我也不知道,我觉得对我而言,也没有什么意义,但是我妈妈估计很爱他吧,每天都会提起他,我的童年就是在给妈妈买药,陪妈妈聊天中度过的吧,因为妈妈身体不好,平时呢我会去镇上打些零工,赚些家用。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有人会往我家里寄钱,我问过妈妈,她说是好心人,让我以后长大了赚钱了也要做个好人,但是每次她收到钱的时候就会哭,好几天不能平复。不知道吧,或许是因为感动,感谢这世界还有好心人吧。其他的我就很简单了,上学,创业,跟其他人没有什么不一样。”向北很平静的说到。

  “你不想了解你的父亲吗?或者找过他吗”杨月华在听向北说的时候眼睛里带着些许的泪光,突然问道。

  “既然我出生的时候他就离开了,我觉得我跟他也没有什么关系吧,而且他在哪里,他是谁,跟我可能也没有什么关系吧,所以我早就当他已经死了”向北很冷漠的说到。

  向北突然觉得话题有些沉重,岔开话题说到“那如果杨总您确定了的话,我这边就安排投资协议什么的啦?”

  杨月华的眼睛里已经被泪珠充满,似乎摇摇欲坠,看得出他在压抑自己的情绪。

  向北很诧异的看着杨月华

  “我,就是你的,父亲”杨月华用尽力气说了出来。

  向北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所有的画面都停留在了杨月华刚才说话的那一瞬间,向北像是晴天霹雳,他迟疑的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杨月华擦拭了一下眼睛,语气温和的说到:“我就是你的父亲”。

  “杨总,您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向北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些许的冲动。

  “三十年前,我去你妈妈的镇山支教,认识了你妈妈,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但是我一直没有勇气面对你们,我现在老了,不知道哪天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了,我今天找你是想跟你说,回来吧,接管我的月华集团”杨月华满是愧疚的说到。

  向北的表情凝固愤怒的一瞬,那一刻向北,像是被激怒的公牛,但是这些年创业的经历告诉他不要失控,向北就这样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但又或许就几秒钟,向北站起身来,转身要走。

  “向北,答应我好吗?爸爸错了?原谅我好吗?“杨月华声音颤抖着说道。

  “我!没!有!爸爸!”向北停下转过身来恶狠狠的看着杨月华说道。然后转身气冲冲的离开了咖啡店。

  杨月华一个人坐在那,泪水已经流满了双颊。

  咖啡店门前,车水马龙,每个人都有梦想,来回穿梭的人群中,向北是那样的普通,但他的身影却是坐在咖啡店里杨月华最大希望。

  天雾蒙蒙的,淅淅沥沥的小鱼掩盖着这座城市的无奈,但却藏不住每个人的忧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