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乔斌出资两亿力挺向北
鸿运2019-03-27 23:477,201

  潇潇家

  “向北啊,最近工作上有什么困难吗?”杨有民边吃边问。

  向北抬起头看了一眼潇潇,潇潇很无辜的回看了一眼。

  “没有啊,挺顺利的。”向北不知道为什么杨有民会问这个,最近公司的事情确实比较复杂,也不好跟杨有民说什么。

  “嗯,那就行,要是有什么困难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虽然帮不上你什么忙,但是毕竟我和你阿姨在商场也是打拼了大半辈子,无论是从阅历还是人脉上,都可以帮你参谋参谋。”杨有民心里有些话想说,但是又有些掩饰。

  “老杨啊,向北好不容易来家里吃个饭,咱就别聊工作了好吧。”潇潇妈妈李琴扯了一下杨有民。

  “对呀,爸,今天是你的生日,咱就不要聊工作了好不好啊。我去取蛋糕哈。”潇潇乐呵呵的起身去拿蛋糕了。

  “叔叔,您放心吧,如果工作上遇到问题,我肯定会跟您说的,到时候给我们参谋参谋。”向北说到这的时候,心里有些纠结,最近确实有好多事情,想跟杨有民说一下,看杨有民有没有好的建议,但是向北知道今天不是时候。

  “杨叔叔,其实吧,我们……”严乐刚要说什么,向北踢了他一下,严乐看了向北一眼。

  “其实吧,我们现在公司发展的挺快的,一切都很顺利,您就放心吧,要是有时间,欢迎杨叔叔来公司视察。”严乐把自己想说的话憋了回去。

  杨有民看着眼前的这两个年轻人,心里清楚,他们的担忧,“好,一切顺利就好。”

  潇潇把蛋糕拿了过来,“爸,准备吹蜡烛哈。”

  一家人其乐融融,夜幕下的乐城,充满躁动,但是在《生日快乐》的衬托下多了几分温暖。

  每一个创业者,最需要的就是家人的支持和陪伴,向北是个幸运的创业者。

  乐语轩

  乔斌最已经好几天没回乐语轩了,作为一个投资人,尤其是出了名的投资人,商务活动基本可以饱和每一天的时间。

  乔斌坐在沙发上,正在翻看手机。

  “乔总,乐童科技的张总找您。”嫣然走进来,端着一杯水,脸上挂着不耐烦。

  乐童科技张总张先宇是乔斌舅舅家的儿子,乔斌自幼失去双亲,是舅舅和舅妈把他抚养长大,高中毕业之后,乔斌就开始勤工俭学,几乎就不再从家里拿钱了。张先宇呢,这些年做生意做的不是很成功,主要是他好高骛远,总是做一些不着调的事情,钱呢赔的也差不多了,就在那时候乔斌进入投资行业,舅舅找过他,让他多照顾照顾自己的这个弟弟,所以呢,乔斌就投资了一个科技公司,基本也就是自己的企业了,让张先宇在这家公司担任公关副总裁,事实上,也就是没事喝喝茶,拉拉客户之类的工作,主要是张先宇不喜欢干杂活累活,所以呢,乔斌也没有办法,但是又碍于舅舅的养育之恩,所以出此下策。

  “嫣然,你说像张总这种人,你会怎么处理呢?”乔斌打趣的看着嫣然。

  “乔总,我觉得吧,这种人就不用理他,每次来就是闲聊天,还搞得跟您特熟似的,最重要的是他在这可没少捞资源,都快把这当办公室了。”嫣然一脸嫌弃,但是又有些忌惮的说。

  “哈哈,嫣然啊,那就交给你去处理吧,你就说我在忙。以后他来呢,你不用问我,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反正张总这人呢脸皮厚的很。”乔斌笑了起来,站在一边的嫣然一脸尴尬,“乔总,您别跟我开玩笑,怎么说张总也是表弟啊。”“正是因为是表弟,所以呢,我尽量不跟他接触,免得麻烦,他想在这干点啥呢,只要别太过分就由着他去吧。”说完乔斌从桌子上拿起一份协议,你去把这份协议复印两份,盖章拿给我。”嫣然笑着接过协议,“乔总,真的,有时候想想,我毕业之后就能跟着您,我觉得我挺幸运的。”乔斌突然抬起头瞪圆了双眼,“嫣然,你没事吧?”嫣然脸刷的红了,转身离开了。乔斌盯着嫣然的背影乐了起来。

  不一会,嫣然拿着复印好的协议走进来,“乔总,我觉得吧,你真的该出去看看了,张总跟于总吵吵起来了。”

  嫣然提到的于总是乔斌多年的好朋友,也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名字叫于德峰,是天宇文化的老板,天宇文化早期靠设计起价,后来乔斌投资了天宇文化,现在是乐城知名的设计公司,涉及的业务也已经不仅仅是平面设计,现在已经是包括平面设计、时尚设计、产品设计、工业设计等多种设计服务的综合性设计服务集团。

  乔斌从椅子上蹭的站了起来,往门外奔出去。

  张先宇正在扯着嗓子跟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嚷嚷。

  “你谁啊,给你脸了是吧,你知道乔斌跟我什么关系吗?”

  “不是,这位先生,无论你是乔总什么人,我来找乔总,您非要跟我喝一杯,我真没时间啊。”

  “什么没有时间,乔斌在里面忙着呢,你是不是瞧不起我!”

  乔斌一把把张先宇拽了过来,“张先宇,你没事吧你,赶紧离开这,以后别来了,你要是不想自在,公司你也不用去了!”乔斌愤怒的瞪着张先宇。

  “不是,乔斌,这人瞧不起人,不陪我喝一杯。”张先宇已经微醺了,继续嚷嚷道。

  “滚!”两个工作人员把张先宇驾了出去。

  “于总,实在不好意思。”乔斌走到男子身边抱歉的说着。

  “乔总,你这什么人都有啊。”男子笑了笑跟乔斌走进办公室。

  乐语轩是一共有三层,一楼大厅是一个小酒吧,对外也营业,对内是给员工的福利。二楼是乔斌公司的办公空间。三楼是乔斌的独立空间,可以住宿,可以办公。

  两人上了三楼。

  “于总,实在抱歉,刚才那是我表弟,喝多了。”乔斌有些尴尬的给于德峰。

  “哈哈,没事,原来这就是你那个表弟啊,那我就不奇怪了,这些年他给你通的篓子可不少啊,哈哈”于德峰笑了起来。

  “于总,您这是在笑话我了。”乔斌走到于德峰身边坐了下来。

  “乔总,还真不是,其实业界基本都知道你有这么个弟弟,为什么你这么担待你这个弟弟,大家也很清楚,所以大家其实更多的是钦佩你和赞赏你。”于德峰边说边拿出一份资料。

  “好了,好了,咱说正事吧。”乔斌岔开话题。

  “哦哦,把正事差点忘了,这是你要的资料,我们现在跟月华集团的合作主要在产品设计和所有月华集团所有包装以及UI的设计上,我们目前一年的合作金额大约在1000万左右,但是最近我们的份额开始下滑,这就要从王天林来到月华之后,作为月华最大的设计服务供应商,因为没有按照王天林提出的5个点的回扣满足,所以我们这个月截止目前还没有收到任何一个跟月华集团新增的合同。”于德峰有些焦急。

  “那这五个点的事情是王天林说的吗?他找得你?”

  “不是,是王天林手底下一个人找到我们的副总,你也知道,这种事情基本到不了我这,要不是你前一段时间找我,我其实都不知道。”

  乔斌仔细看着材料,“你问过当时跟月华集团谈过的副总具体情况了?”

  “对,他们现在还在谈,因为我们还有大量业务还没完成,所以他们也不会轻举妄动,只是说最近公司调整,所以合作模式也做了调整。”

  “你这样,回去跟你的副总说一下,告诉他,让他找机会接触一下王天林,我想这是很简单 事情,然后把交谈的内容录下来,主要是王天林要回扣的内容录下来。还有就是一定要落实到纸上。”乔斌放下材料,思考着什么。

  行,我这就回去安排。

  于德峰起身离开了乐宇轩,乔斌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手托着下巴,眼神中透漏出得意。

  过了一会,乔斌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拿起电话,拨通了向北的电话。

  “向北,在哪呢?”

  “乔总,我在潇潇家呢,怎么了?”向北正坐在沙发上跟杨有民聊天。

  “一会有时间吗?”

  “额,行,在哪?”

  “你来我这吧。”

  “好。”向北深呼了一口气。

  潇潇从厨房端着一盘水果出来,嘴里已经塞了一块西瓜。

  “来来,吃点水果。”潇潇乐呵呵的看着杨有民。

  “我这个宝贝女儿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事实上内心还是很细腻的。”杨有民把一块哈密瓜放在嘴里。潇潇拿起一块西瓜放到向北面前,向北刚要吃,又被潇潇拿了回去。

  向北无奈的看着潇潇,“叔叔,我有点事,我先回去了。”

  “哎哎,不就是没给你吃嘛,不至于生气吧。”潇潇紧张的看着向北。

  “什么呀,乔斌找我。”向北的眼神中夹杂的担忧。

  “大晚上的,乔总找你干嘛,明天不行吗?今天我爸生日啊。”潇潇嘟起嘴,有些生气。

  “潇潇,别闹,既然向北有事就让他去忙吧,创业的路上忙点很正常,你可别不懂事。”杨有民拿起一块西瓜放到潇潇嘴里。

  “爸,我发现你们怎么没搞清楚,我才是你们的女儿,为什么你和妈妈老是向着向北呢。”潇潇双手叉腰站在那里。

  “好好,那我给乔总说一下,明天再说好吧。”向北有点尴尬。

  “向北,别听她的,你有事赶紧去忙吧。”杨友明严肃的说到。

  潇潇听得出杨有民开始严肃起来,赶紧扭过头,“嘿嘿,爸,我怎么能那么不懂事呢,去吧,快去吧。”潇潇突然笑嘻嘻的冲杨有民说到。

  “那行,叔叔,我先回去,改天再来看您。”向北起身穿上外套,跟严乐走到门口。

  潇潇妈妈从厨房走出来,“哎,向北,怎么,要回去了吗?”

  “阿姨,我有点事,先回去,改天再来看您。”

  “好好,路上注意安全哈。”潇潇妈妈走到向北身边。

  “阿呀,你看,我爸妈这股劲儿,也没跟我说过注意安全,哼。”潇潇走到向北面前一把把抱住。

  向北只是傻乐。

  “去吧,回家跟我说哈。”潇潇松开向北冲向北出了个鬼脸。

  向北和严乐两人开车来到乐宇轩。

  乔斌正在跟嫣然说着什么。

  向北推门走了进来。

  “向总,您喝点什么?”嫣然见到向北进来,像个小迷妹似的。

  “来杯水吧。”向北冲嫣然笑了笑。

  “严乐也来了啊。”乔斌拿了杯子做到沙发上。

  “我说我不来,向北非要拽上我。”严乐笑着说道。

  向北转过身,看着严乐,眼神中是无限的鄙视。

  “向北是什么样子的人我可是清楚的,你想来就来嘛,咋还要找个说辞啊,你跟向北在我眼里都是孩子,以后想来不用非得向北带你来。”乔斌脸上挂着微笑,话里夹杂着几分调侃。

  向北有些得意的笑着坐了下来,严乐有些尴尬,但他知道乔斌只是在调侃自己。

  “乔总,这么晚了,叫我们过来,是什么急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喝喝茶聊聊天了啊?”乔斌眯着双眼说道。

  “以我对您的了解,你可不是闲来无事喝喝茶的人。”

  “看来你还挺了解我的,嫣然把合同拿过来。”乔斌示意嫣然合同在桌子上。

  “什么合同?”向北有些困惑。

  “你先看看。”

  向北接过合同,仔细的看着,突然喊了一声,“什么!?”

  乔斌端着杯子,差点呛到,咳嗽了起来,严乐赶紧上前给乔斌锤着后背,“向北,你没事吧,一惊一乍的,天塌下来啦?”

  乔斌示意严乐坐好,“我预料到你会惊讶,但是没想到你这么惊讶。”

  严乐拿过合同看了一下,“我去,真的假的,两亿?”

  乔斌突然变的很严肃,“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乐语资本希望可以以20亿估值,注资2亿人民币到向峰科技。”

  向北脸上挂满疑惑,“乔总,您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上次您说到要投资我们,我其实就有很多困惑,今天您突然说要以这么高的价格投资,我觉得您是不是不太理智。”

  乔斌突然放松下来,“向北,你觉得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向北看着乔斌的眼神,眼神中透露让人敬畏的坚定。

  “乔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您是不是需要再好好考虑一下。”向北有点紧张的说到。

  其实在现在的这个关口,向峰科技继续资金注入,首先是向北前面答应陈超群收购开泰科技的事情,至少需要2000万,其次是天风基金的事情,如果没有一个亿的资金,向北的局也就没有办法成。

  “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想过无数次了,而且对于向峰科技,我觉得你们比我更清楚,最重要的是你们这小团队在这么短的时间成长速度已经令人羡慕了,我呢,只是近水楼台先得月,那就要看向北你愿不愿意给我这个机会了。”向北有些调侃的说道。

  “向北,我觉得这事可以,既然乔总这么信任我们,那就这么定了。”严乐在一旁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说道。

  向北扭过头看了一眼严乐,严乐看着向北的眼神,有限敬畏的低下了头。

  “我能考虑一下吗?”向北虽然有各种困惑但又觉得自己特别想要拿到这笔钱。

  “当然,今天晚上急着找你过来,就是想跟你说一下这个事情,我明天下午飞美国,所以你要是能在明天我离开之前确定下来最好,不然就要等到下周我回来再聊了。”乔斌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期望。

  “行,那我们回去考虑一下,合同我能带走吗?”

  “可以,你们回去研究一下,明天早上告诉我结果。”

  说罢,向北和严乐起身离开了。

  乔斌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发呆,但是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欣喜,他今天晚上把向北叫过来就是因为知道前一段时间向北和陈超群的对话,以及最近向峰科技的财务状况。按照杨月华的要求,刚刚打入乐语资本的一亿元,将以基金投资的方式注入到向峰科技。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向北今天网上的表现,体现出向北这个年轻人背后的成熟和稳重。虽然他急于用钱,但是这份沉稳,给了乔斌一份惊喜,这么多年,乔斌一直是看着向北一路成长起来。但是成长的速度也是乔斌所诧异的。

  向北和严乐没有回家,两人径直去了公司。

  向峰科技

  向北已经通知了向峰科技另外两个股东,虽然这两个人的股东加起来不到1%,但是向北觉得这种事情还是要跟他们商量一下的。这两个股东其实是向北刚开始创业的时候给与向北和严乐支持的两个人,一个叫刘伟,一个叫白涛。两人都是向北的大学同学,但是两人还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富二代。刘伟的父母是做房地产生意的,在过去的二十年,算是乐城比较有名的房地产开发商了,但是最近因为行业不景气,生意越来越难做。白涛的父母是做跨境贸易,做了三十几年了,最近在做互联网转型。

  刘伟和白涛坐在向北办公室,白涛在打电话,刘伟在玩游戏。

  “都来了啊。”向北推开门。

  “向北啊,你说你大晚上的,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啊,我晚上约了妹子,但是呢,兄弟一句话,我只能赶紧过来了。”刘伟满脸的得意。

  “能不能不嘚瑟,向北,这么晚叫我们来,是有什么事情吗?”白涛挂了电话站起来。

  “坐,确实有点事要找你们商量。”向北边说边把从乔斌那带回来的协议放在了桌子上。

  “你俩喝点什么?”严乐端了两杯水,一杯递给向北,一杯放到桌子上了。

  “给我来呗意式浓缩。”刘伟乐呵呵的冲严乐说。

  “你有病吧,来杯水就行。谢谢严总。”白涛瞪了刘伟一眼。

  白涛和刘伟在大学期间是室友,论财富,刘伟父母的财富远超白涛父母的财富,但是刘伟从小就是一个纨绔子弟,但是呢又胆小怕事,大学期间没少惹麻烦,白涛虽然也是富二代,但是从小就比较懂事,大学期间,刘伟惹事都是白涛帮忙摆平。他俩和向北以及严乐大学就是好朋友,一起上课,一起逃课,一起追女生。后来向北创业,那时候严乐还不在,因为实在融不到钱,白涛听完向北的项目,非常感兴趣,更重要的是白涛非常看好和信任向北,就把刘伟也拉上,一个人出了一百万,一个人占公司5%的股份。

  “刘老板,要不,你先把游戏放下,咱们聊聊正事?”向北乐呵呵的跟刘伟说道。

  白涛一把把手机拽过来,关了机。

  刘伟一脸委屈但又有苦不敢言,“凶啥嘛,我这不正准备退出吗?你说吧向北,这次需要多少钱。”

  白涛无语的看着刘伟,“从现在不让你说话,你就闭上嘴。”

  “哈哈,刘伟啊,不需要钱,咱们现在公司不需要钱,但是有个事需要你们两个参与决策。”向北从桌子上拿起合同递给白涛。

  刘伟拿过合同,“啥啊,我不用看,你俩决定就行,我又不懂。”

  白涛仔细的看着合同,“这是乐语集团乔斌乔总跟你们谈的吗?”

  “对,我和严乐刚从那回来,但是他明天下午要飞美国,所以需要我们明天中午之前回复他。”向北说罢回过身从桌子上拿起来笔记本电脑。

  “其实像这种事情你自己做决定就行,我和刘伟当年只参与了一点而已,这种决策我们听你的。”刘伟放下合同看着向北说道。

  “对,听你的。”刘伟附和着。

  “行,无论参与了多少,你们是我的贵人,当年要不是你们出手,也没有今天的向峰科技,这一次让你们两个过来呢,就是为了以后避免因为你们时间上的不方便,影响到决策,我有个建议就是咱们三个人签署一份《一致行动人协议》,但是前提是你们两个做决策,这样以后,如果你们信得过我,我就代替你们两个行使决策权了。还有就是关于这次乐语资本投资的事情,你们有什么想法。”向北淡定的说道。

  “我觉得挺好的,我们肯定是绝对支持你的,再者说我们只是出了点钱,其他的事情我们也帮不上忙。你就说需要我们怎么做吧。关于这次融资我们也没有什么意见。”刘伟坚定的说道。

  “行,如果是这样,我们把一致行动人协议签完,明天我去跟乔总把合同签了。”

  严乐把《一致行动人协议》拿到三个人面前。

  三个人都在协议上签了字,摁了手印。

  “刘老板,你们现在可不仅仅是富二代了,按照你们当时投资占的股份5%,如果明天跟乐语的合同一签,你们俩每个人在向峰科技持股的价值可就是1亿人民币了啊。”严乐乐呵呵的冲刘伟和白涛说道。

  “啥?1亿?什么时候啊?真的假的?”听严乐这么一说,刘伟瞬间坐直了身子,脸上满是兴奋。

  向北和白涛四目相对,傻傻的笑了起来。

  “啥意思嘛,什么时候给啊,那以后是不是我就不用问我妈要钱了?”刘伟兴奋的继续说道。

  “打住,1亿的是价值,不是你要拿到1亿,还有就是我们那时候投资的时候,说好了,只有向北他们上市了,我们再推出,也就是你就好好盼着向北他们早一点上市,这样你就有机会拿到签了。”白涛笑着冲刘伟说到。

  “哦,就是有钱不能花呗。”白涛无奈的说道。

  严乐、刘伟和向北笑了起来。

  在创业这条路上,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但是只要努力了,总会有一天得到收获。在这条路上,每一个创业者都无法逃避面对一切从未想象的困难,但是一个人面对永远是最后的方式,正是身边的亲人、朋友和合伙人的激励的支持,才能够在今天这样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环境中有一席之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