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杨月华离世
鸿运2019-04-03 16:424,902

  乐城国际机场

  向北下了飞机走出航站楼,潇潇已经在出站口等着了。

  潇潇焦急的张望着。

  向北远远看见潇潇,急忙走了上去,“你知道吗?这次上海之行,不仅解决了这一次出货的问题,还……”向北咧着嘴,满脸兴奋的讲着。

  潇潇皱着眉头,着急的打断向北,“向北……”

  向北望着潇潇,看得出潇潇有些慌张,“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向北离开乐城的时候心里其实是不踏实的,他知道赵祖明肯定会在自己不在的时候,继续搞鬼。

  “张总他……”潇潇难掩内心的悲伤,吞吞吐吐说不出来。

  向北听到张总两个字心里咯噔一下,“谁?张总?哪个张总?”向北双手抓着潇潇追问道。

  “杨月华,月华集团的张总,他……今天下午去世了。”潇潇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但他不知道向北听到后会做什么。

  “什么!?”向北差点忍不住喊出来,“在哪?”

  “在张总家里。”

  “快!带我去!”向北边说边拽着潇潇跑了向停车场奔去。

  潇潇的车子还没停好,向北急匆匆的下了车,奔进杨月华家。乔斌正在跟吴阿姨说着什么,楼上传出杨宇阵阵的哭嚎声,王天林和王天木正在跟王天木妈妈说着什么,乔斌走了上来,“向北,张总他……”乔斌难掩内心的悲伤,几近哽咽。

  向北直愣愣的看着乔斌,“为什么?”说完向北走上楼梯,这个时候身后传来王天林的声音,“你谁啊?你给我下来!”王天林边说边往楼上跑,乔斌一把抓住王天林,“小子,我告诉你,我忍你很久了,你今天要是再敢造次,我对你绝不客气!”乔斌的两个助理走了上来,王天林知道,自己不能得罪眼前的这个人,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就在这个时候,赵祖明走了进来,“这不是乔总吗?”边说边走到乔斌身边,把乔斌的手从王天林的领子上拿开了。

  “赵总,我觉得你是时候好好教育一下你这个外甥。”说完乔斌走上楼了。

  赵祖明瞪了王天林一眼,“滚!”说完跟随乔斌上了楼。

  向北站在杨月华卧室的门口,看着眼前的杨月华,此时,杨啊月华已经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已经穿好寿衣,杨宇正在一边哭泣着,听到门口有动静,转过身看着向北,“你来干嘛?!”向北没有理会杨宇,一步一步走近杨月华的,走到一半咣当就跪到了地上。

  杨宇被吓了一条,站起身来看着向北,“你有病吧?你要干嘛?”

  向北跪在地上,眼睛里的泪水在打转,或许这是向北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亲情,但是这份亲情却是来自自己生父的离世,终于向北忍不住压抑了近三十年的情绪,放声痛哭起来,这哭声,情真意切,惊天动地。

  就在这个时候,李晓雨走了进来,望着跪在地上痛哭的向北,眼睛里噙满泪水,李晓雨当年离开向北的真正原因是自己发现了向北是小时候自己回老家看完爷爷时偶遇的小伙伴,更知道向北身上所发生的一切,她深爱着向北,但是她不希望善良的向北卷入一场血雨腥风的家族旋涡当中,所以她选择离开了向北,走进了月华集团,并且成功获取了杨宇的信任,她知道,这辈子她跟向北有缘无分,哪怕是向北和他身边的人骂他,她也愿意,她想让张月华遭受当年向北所经历的苦,在跟杨宇一起的日子里,李晓雨挑拨他们父子二人的关系,并且想方设法让杨宇获取月华集团更多的权利和财富,但是李晓雨是被爱冲昏了头脑,杨月华早有安排,而且对于向北来说,他可能需要的是像潇潇一样,无论如何,会陪在自己身边的一个女人。

  潇潇跟乔总说了两句之后,听到楼上向北的哀嚎声急匆匆上了楼,在房门口撞见了李晓雨,两人擦家而过的时候,潇潇的眼里满是悲伤,眼神锁定在向北的身上,而李晓雨的目光中是慢慢的嫉妒,与其说李晓雨是为了向北离开向北,倒不如说是李晓雨内心的嫉妒心作祟,她的爱太自私。

  潇潇跪在地上搀扶着向北,向北已经哭的精疲力竭。

  杨宇走到李晓雨面前,悄悄的凑到李晓雨耳朵边,“不是,我爸走了,这向北是来闹的哪一出?”李晓雨无奈的看着杨宇,“大哥,你爸死了,你懂吗?你脑袋里在想什么呢?!”说完转身离开了房间。

  杨宇站在门口不知所措,又回到杨月华身边,静静的看着向北。

  向北躺在潇潇的怀里,“我找了他30年,我以为我会杀了他,让他不得好死,但是我现在觉得我是如此的愚蠢,这30年来,他其实没有离开过我和我妈,是我的仇恨害了他,在他最后的时间,我却没能有机会见他一面。”向北哽咽着。

  “向北,节哀,杨叔叔已经走了,咱们送他最后一程吧。”潇潇扶起向北。

  两人缓缓的站了起来。

  杨宇睁着眉头,思考着什么,向北和潇潇正要转身离开,“向北,你什么意思?你真把自己当月华集团的继承人了?月华集团姓杨不姓向!”杨宇扯着嗓子喊着。

  向北回过头来,气冲冲的想要动手打杨宇,被潇潇一把拉住了,“向北!不要。”潇潇狠狠的瞪了杨宇一眼。

  “我告诉你杨宇,月华集团对我来说,分文不值,但是我要让你知道,月华集团属于爸!如果谁要是想要毁了月华集团,我跟他势不两立!包括你!”说完向北和潇潇下了楼。

  杨宇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门口,心里在想,爸?谁的爸?向北难道真的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

  乔斌走上前去扶了一把向北,“向北,节哀。”

  “乔总,谢谢。”向北和乔斌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爸的后事,都安排好了吗?”向北转过脸看着乔斌。

  “向北,放心吧,杨总早就料到,如果自己走后,你还是怨恨他,那这个家里估计就没有人帮他料理后事了,在之前杨总就找过我了,后事都安排好了,还有一件事,在这不方便说,等这几天料理完杨总的后事,你来乐宇轩,我跟你详说。”乔斌的脸上充满欣慰,乔斌知道,当他听到向北把杨总喊着“爸”的时候,杨总在酒泉之下也就瞑目了。

  赵祖明从书房走了出来,“这不是向北吗?别来无恙啊。”

  向北笑了笑,“托赵总的福,一切顺利。”

  “哦?是吗?最近还在跟手下的人说,上次去过向峰科技之后,差不多有一个月了,准备安排人去尽调一下了呢。”赵祖明露出得意的表情。

  “那可好,但是赵总啊,我们这一轮的融资早就完成了,乔总投了我们。下一轮吧,等下一轮赵总再好好看一下我们的数据,再做决定。”向北淡定的说道。

  赵祖明笑了起来,“原来是乔总啊,哎呀,这么大一块肥肉,让乔总先下手了。”乔斌笑笑说道,“是呀,商场如战场,天黑路滑的,有肉就赶紧吃啊,等到馊了,仍舍不得,不扔又吃不得。”

  “对了向总,听所最近向峰有批货出了问题,我这边正好有几家公司,如果你们愿意,我可以帮你对接一下,也算是缓你们燃眉之急啊。”赵祖明坐了下来,眼睛盯着向北。

  “哦?连这种事情赵总都知道,看来在这商场上,要跟赵总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啊,但是不知道您说的这个问题具体是什么事情,我们的货?什么时候出问题?”向北装起了糊涂。

  “听说前一段时间凯越科技从向总这采购量大量的芯片,向峰科技委托的工厂也做完了,但是凯越违约不付款了,这事满世界都快知道了。”赵祖明有些得意。

  “哦,您说的是这个事情啊,确有此事,这件事差点把向峰科技搞垮,但是这个事情就不劳赵总帮忙了,已经接近了。”向北说完笑了笑。

  “向北啊,我也算是看着你们这家公司从创业走到今天的,要是就这么看着它挂了,实在是可惜,如果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说。”

  “谢谢找总,您放心吧,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现在还是一家小公司,船小好调头啊,但是这一次,凯越也不算是伤到我们了,毕竟他们是按照协议的违约金照单全收了,虽然产品没盈利,但是这笔违约金也算是我们净赚的了,还感谢凯越呢。”

  “哦?那如果凯越退单了,你们生产了如此大订单量的产品不是会损失不少嘛?”

  “哦,是呀,如果说我们的货没有了买家,这么大的库存,无论是仓储还是运输成本,都足以让我们这样一家小小的公司挂掉,但是,跟凯越交接完成之后呢,就有买家,一口气把我们跟凯越合作生产的一亿订单产品采购了,而且还追加了2亿的订单,接下来可够我们忙活的了。”向北内心知道,赵祖明本想来羞辱自己一番,听完自己这么一说,一定很生气,但是又怀疑。

  “哦?国内还有这样的公司,一口气吃得下这么大一笔订单?敢问是哪一家啊?”赵祖明凑上前来。

  “你猜。”向北直勾勾的盯着赵祖明的眼睛,赵祖明被向北的眼神惊到了,有些慌张,赵祖明万万没想到,向北年纪轻轻,但是却展露出令人生畏的胆识和老道。

  乔斌一旁静静的说道,“赵总,今天在这谈生意的事情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对对,等哪天,我登门造访,咱们再聊。”赵祖明感到自己被眼前的两个人戏耍了,说完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了。

  向北摇摇头,看了一眼乔斌,“乔总,你说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乔斌笑了笑,“世人谁我装B心,有大有小而已,不要放在心上,同样都是B,装上见高低。商场呢,就是战场,尤其是在今天这样一个环境,你只管走好自己的路,但是要记住,天黑路滑,要学会抱团取暖就好了。”说完乔斌站起身来,也离开了杨月华家。

  杨月华的去世,让原本平静的月华集团掀起了滔天巨浪,以赵祖明、王天林为首的篡权夺位之辈和守城护权的杨宇、李晓雨一族,其实还有第三只队伍隐秘于战事之外,那就是以乔斌为辅佐,刘德贤为援军的向北大军,只不过战火率先从赵祖明和杨宇双方烧起。

  月华集团

  总裁办公室

  杨宇坐在杨月华的办公桌前,李晓雨坐在沙发上翻看着什么。

  “杨总,这是您要的材料。”月华集团董事会秘书李悦抱着一摞材料走到杨宇面前。

  “行,辛苦了李悦。”杨宇站起身来把材料递给了李晓雨。

  “杨总,您要是有什么事情,您招呼我。”李悦说完转身出了办公室。

  李晓雨睁着眉头,“为什么财务报表上没有月华恒通的数据,难道杨总把恒通从月华剥离了?而且这些报表上的数据都少的可怜,诺大的月华集团上季度的营收才不足1000万?”李晓雨一个嘟囔着。

  “你说什么呢?”杨宇皱着眉头。

  “杨宇,你爸临终前有没有跟你说什么?”李晓雨焦急的抬起头看着杨宇。

  “跟我?没有啊,他平时都不怎么跟我说话的啊,你知道啊,我也没有什么话好跟他说。”杨宇不屑的回应着。

  李晓雨正困惑着,王天林走了进来,“谁允许你们查阅报表的?”说完走上前去一把把报表拦在怀里。

  “哎,我说姓王的,你是不是上次挨打没挨够啊!”杨宇指着王天林,又准备要动手。

  李晓雨一把拉住杨宇,“走!”李晓雨拉着杨宇走出了办公室。

  王天林得意的笑了笑。

  就在这个时候,李悦走了进来,“王总,这些报表,我是不是可以收起来了?”

  杨宇看了一眼李悦,“嗯,快收起来吧,财务报表可不是谁想看就能看的。”

  “对,王总说的对,除了股东会和董事会成员,都是不能随意翻阅的。”李悦笑了笑说道。

  王天林一脸尴尬,把手中的报表递给了李悦,王天林虽然是月华集团的副总裁,但是并不持有公司股份,而且王天林也不是董事会成员。

  目前月华集团董事长离世,集团需要一位董事长代理人,所以月华集团这两天可谓是热闹务必。月华集团是杨月华一首创建的综合性科技制造企业,虽然没有上市,但是股东众多,有十余位大股东,董事会成员十余位。股东会当中,杨月华以75%的股权比例拥有公司的绝对控股权,乐城市城市创新投资集团拥有10%股权,杨宇间接持有月华集团4%股权,原因是月华集团因为是科技生产类企业,早在多年前,月华集团就自建了物流体系,公司名字叫月华恒通,杨悦持有这家公司的40%股权,而月华恒通又持有月华集团10股权,所以,杨宇间接持有月华集团4%股权。还有11%股权是由月华集团早期跟随杨月华创业的几位元老持有,其中李悦持有2%,其余9%由9位高管持有,但是这9%的高管与杨月华签署的协议中有一致行动人协议,所以,杨月华拥有公司的绝对控制权。董事会成员基本和股东会成员相同。在杨月华卧病在家期间,他曾委托上海广海集团的刘德贤帮助月华集团借壳上市,在杨月华临终前一天晚上,刘德贤正在约见向北,吃完饭之后,刘德贤与杨月华通了个电话,只是告知杨月华,上市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向北的事情也安排好了,杨月华在这一通电话里,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静静的听着刘德贤说,直到听完刘德贤的话,杨月华只是说了一句,可以瞑目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