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王天林被赶出月华集团
鸿运2019-04-07 19:115,490

  月华集团

  杨娜走进公司,秦如新跟在身后。

  会议室里坐满了人,大家在议论着什么。

  “什么时候开始啊,董事长住院了,今天谁给大家开会啊?”王天林得意的看着李悦。

  李悦抬起头,看了王天林一眼,“王总,既然董事长说了今天要开会,我只能按照规定通知各位了。”

  “但是我们也不能一直在这干等着呀。大家都忙着呢。”说完王天林看着大家。

  众人也开始起哄起来,李悦依然淡定的说道,“大家说的对,不能干等着,大家可以思考一下,一会该说点什么呀。”

  “不是,李悦,你什么意思,在做的大部分都是当年跟着我爸打江山的老臣,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王天林皱着眉头冲李悦嚷嚷起来。

  李悦冷笑了一下,“王总,你紧张什么啊?”

  王天林站了起来指着李悦,“我告诉你姓李的,虽然你是股东,但是这是我们家的公司!”

  “王总,请你坐下,还有不要在这吵吵,首先这是杨月华董事长创下的公司,不是你们家,第二,杨总的遗嘱已经公布了,如果算家族问题,那现在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向北向总,而不是你王天林。”李悦边说边站了起来,淡定的看着对面的王天林。

  王天林恼羞成怒,“李悦,你等着,这个会我不开了!”说完转身往门外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门开了,杨娜走了进来,和王天林撞了个满怀。

  “有病吧你!没长眼啊?”王天林气冲冲的瞪了杨娜一眼。

  杨娜微笑着看着王天林,“您是王天林王总?”

  秦如新刚要开口,有憋了回去,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王天林。

  “如新?你怎么在这?”王天林看了秦如新一眼,困惑的问道。

  秦如新冷笑了一下,“王总,您要去哪里啊,不是要开会吗?”

  王天林还没反过神来,杨娜和秦如新走进了会议室。

  杨娜径直走到了李悦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秦如新依次坐了下来。

  杨娜微笑着冲站在门口的王天林说了一句,“王总,您是要进来,还是要出去呢?”

  王天林气急败坏的在靠近门的地方坐了下来。

  李悦站了起来,“各位,因为董事长受伤住院,不能参会,其余应到人员15名,实到15名。给大家介绍一下,坐在我身边的这位是杨娜杨总,将会担任我公司总经理一职,负责接下来公司的所有业务,杨娜身边的是秦如新女士,担任总经理助理。向北董事长安排,接下来的日子里,除非向总发话,一切管理工作都务必听从杨娜杨总的安排。”话音刚落,会议室叽叽喳喳的开始讨论起来了。

  王天林显得有些恐慌,他非常了解自己的这个妹妹秦如新,自小智慧过人,要不是舅舅赵祖明,早就成就一番失业了,但是今天她入职月华集团,无疑是一把利剑刺向了自己,更重要的是她旁边的这个女人,从第一眼看见,王天林就能感受到无比强大的气场,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

  “大家好,我是杨娜,非常开心能来月华集团跟大家公事,一,我是职业经理人,只对董事会负责,二,初来乍到,还希望各位能配合工作。”杨娜微笑着看着所有人说道。

  “杨娜,杨总?”月华集团运营总监常青看着杨娜疑惑的轻语道。

  “常总,您好。”杨娜微笑着看了常青一眼。

  常青点点头,冲旁边的人说道,“我曾经多次参加过杨总的课程,可谓是女中豪杰啊。但是杨总怎么跑月华来了?”

  杨娜笑了笑,“承蒙常总谬赞,是呀,我怎么就来月华了呢?是这样的,我家老刘与杨月华总是世交,又是一起插队的队友,后来又是商场的伙伴,如今杨总遗憾离世,生前曾托付我家刘总帮忙,所以我就被派到月华集团来了啊。”说完杨娜拿起手中的册子,看了一眼,递给了秦如新。

  秦如新抬起头来,心领神会的看了一眼杨娜,“大家好,我是秦如新,接下来,我宣布一下杨总的一决定,首先,根据一周时间的深入调查,发现月华集团存在诸多的贪腐问题,甚至有相关同事吃里扒外,给月华集团造成了巨大的财产和名誉损失,今特宣布,依照公司规定以及相关法律开除王天林在内的12人,会后,行政部将会把通知发到各位主管手中。”秦如新还没说完,王天林站了起来,气势汹汹的冲杨娜走了过来,但是走了没有两步,门开了,公司保安走了进来。王天林停在那,破口大骂,“诬陷!胡说八道!”

  “田林,只是开除而已,这个决定其实已经是念你是杨总的后子了,按照杨总的遗愿,开除你,但不要让你身败名裂,所以你还是好自为之吧,现在请你回去收拾东西,办理手续后,离开公司,如果你胆敢胡闹,那就不要是开除的问题了,就你那点破事,要是抖出来,坑怕三五年估计不够吧。”杨娜站了起来,瞪着的看着王天林。

  王天林气急败坏的走出来会议室,行政总监跟在其后,看着他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完,让他签完字之后,看着他离开了办公室,月华集团一片哗然,所有人都知道杨月华走后,公司肯定会经历一场换血之痛,但是没想到,第一个被干掉的是王天林。

  其实大家都知道,王天林的存在一直是杨月华的心病,但是碍于家庭,杨月华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王天林在月华集团可谓是肆意妄为,据杨娜调查,王天林在月华集团期间,以权谋私至少1000万人民币,收受贿赂至少200万,而且杨娜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对于王天林来说,杨娜开除他已是对他最大的宽容了。

  王天林拎着包走过会议室,突然推快门,指着杨娜,“我告诉你,我跟你没完,你等着。”

  杨娜冷静的看着他,“好自为之。”

  保安驾着王天林走出了公司,王天林转过头看着月华集团的logo,眼睛里充满杀气,瞪了一眼之后,转身离开了。

  会议室里的人东张西望,此刻的气氛,令人窒息,每个人都在等待着。

  “接下来,还有一件事情,公司目前作为一家生产制造型为主的现代化企业,却在移动化上及其陈旧,所以接下来,按照杨总的要求,各部门在一周之内提交各部门关于移动化办公的解决方案,目标是提升整个公司的办公效率。”秦如新继续说道。

  杨娜微笑着看着大家,“首先,我并无他意,杨总帮过我和老刘,他找我们帮忙,我既然答应了,就一定要帮到底,所以,各位,杨总待你们不薄,大家洁身自好,不要被我发现有什么事情,否则我只能秉公办事。”说完,杨娜站起身来,离开了会议室。

  李悦点了点头,他被刚刚离开的这个女人折服了,杨娜所为雷厉风行,从容不迫,最重要的是魄力令他汗颜,“好,今天的会议就到这吧。”说完离开了会议室。

  会议室剩下的人脸上无一不是惶恐,他们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但是也有人想,终于有机会大展身手了。

  杨娜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李悦跟了进来,“杨总,果然是大奖风采啊,你看王天林走的时候,气急败坏。”

  杨娜坐下看着李悦笑了笑,“李悦,你觉得王天林会怎么做?”

  李悦看了一眼杨娜,“杨总,王天林都被开除了,他还能怎么做啊?”

  秦如新端了杯咖啡走了进来,站在李悦身后,“李总,开除王天林可不是杨总的本意,开除王天林也不是目的,开除王天林是让他回去告诉赵祖明,月华集团正式向他开战了。”秦如新把咖啡递到杨娜手中。杨娜接过咖啡冲秦如新笑了笑,“如新啊,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竟然懂这么多。”

  李悦在一旁笑了起来,“原来如此啊,但是我们现在就要跟赵祖明开战吗?你们两位刚刚上任,这样未免有些仓促吧。”

  秦如新看了一眼杨娜,没说什么,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本册子,递给了李悦。

  李悦接过册子,一头雾水,“这是什么?”

  “杨总在来乐城之前就对月华集团做了一次深入的研究,包括目前的财务状况,人力资源状况,还有我们的业务和发展状况。所以我们可不是没有准备,而是已经准备充分了。”李悦说完看了一眼杨娜,杨娜微笑着看了秦如新一眼,秦如新意识到自己好像说的有点多了。

  “确实,在来月华之前,我就对月华集团的状况了解了一下,因为刘总在帮月华筹备借壳上市的事情,所以,公司的资料我手里还是比较全的。但是我想说的是,虽然我们队月华集团足够了解了,但是对于赵祖明现在的状况,我们还不是很清楚。”杨娜说到这的时候略微有些担忧。

  秦如新听完,面露难色,思考着什么。

  李悦知道,秦如新是赵祖明的女儿,杨娜这么说,未免太直接了吧,但是乔斌跟他说过,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秦如新之所以能够得到杨娜的信任,最重要的就是向北对她足够信任,至于原因,李悦其实并不知情。

  “这样吧,赵祖明那边,我来搞定。”秦如新扭过头看着杨娜,目光坚定。

  “好,这件事情,交给你最好不过了。”杨娜长舒了一口气。

  “杨总,为什么叹气?是信不过我吗?”秦如新看到杨娜长舒了一口气问道。

  “当然不是,我只是替赵祖明可惜,有你这样聪慧的女儿,如果他心胸开阔一些,能有你这样的女儿协助的话,定能成就大业。”杨娜看着秦如新,意味深长的说道。

  “什么?女儿?”李悦惊讶的问道。

  秦如新转过身看着李悦,“对,赵祖明是我的父亲,刚刚被开除的王天林是我的表哥。”秦如新失落的看着李悦。

  “这?”李悦有些不知所措,“杨总,你们这个局有点大啊。”

  “李悦,这里面的事情太复杂,我就不给你解释了,但是如新肯定是自己人,你不要再过问这件事了,还有就是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我晚上约了人,我先出去了。”杨娜边说边拿起包往外走。

  “杨总,那王天林?”李悦追问道。

  “没事,要是有什么事情,你问如新就好了。”杨娜笑了笑。

  秦如新知道,虽然自己深的向北信任,但是在这复杂的商场,无论是李悦还是杨娜,对自己还是会有戒备之心,毕竟,赵祖明是自己的父亲,“放心吧杨总,我会处理好的。”

  “嗯,那我走了。”杨娜转身离开了。

  李悦看着秦如新,“那我先去忙了,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随时跟我说。”

  秦如新点了点头,拿起包也离开了。

  李悦一个人站在那里,一脸蒙蔽,“我靠,这是搞什么啊?”自言自语道。

  乐城人民医院

  向北病房

  向北躺在床上,翻看着手中的资料。对于向北来说,这次住院给了他一次休息的机会,因为在过去的这些年,好像没有休息过几天,借着这次机会也算是休息了一回,但是向北也闲不住,这不又开始看公司资料了。

  严乐推开门,拎着水果走了进来,“老大,怎么样了啊?还痛吗?”

  向北抬起头,“好多了,你这是干嘛啊,怎么还拎个果篮?”

  严乐嬉皮笑脸的把果盘放在桌子上,“怎么了,我就不能来探望一下病人了啊?”

  “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肯定不会给我买果篮。”

  “我在你心里是这样的人吗?”严乐掰了一个香蕉给向北。

  向北边吃着香蕉边说道,“嗯,你在我心里还就是这样的人。”

  严乐瞅了一眼向北,“确实是真兄弟,我刚才来的时候,在门口遇见李晓雨了。”

  向北愣了一下,“谁?晓雨,她怎么不进来啊。”

  严乐做到椅子上,乐呵呵的看着向北,“那谁知道啊,我看她在门口转来转去,就问她怎么不进来啊,她说怕不方便,让我把果篮拿进来就行了。”

  向北沉默了,其实向北心里有好多话想跟晓雨说,但是她知道李晓雨的性格,没有人可以强求她做什么。

  “干嘛呢?谁拿来的水果啊?”潇潇拎着一个饭盒走了进来。

  严乐瞪着眼睛看着潇潇,“那个,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哈。”说完看了向北一眼。

  向北无奈的看着向北,“你不是刚来嘛,下午来一下,我跟你说点事情。”

  “知道,知道,我来就是找你说事的,但是不着急,下午我再来,就不打扰你俩吃饭了。”

  “哎?刚来就走啊?”潇潇有些疑惑的看着严乐。

  严乐使了个眼色,然后离开了。

  潇潇瞪着向北,“说,你俩背着我是不是干什么坏事了?。”潇潇边说边把汤倒了出来,“快,趁热喝,我妈在家煲的。”

  向北往前凑了一下,“好香啊。”端起来就要喝。

  “哎哎哎,等会儿,这有勺子呢。”潇潇把勺子递给向北,“水果谁送来的啊?”潇潇双手抱在怀里问到。

  向北抬起头看着潇潇,“我能先把汤喝完吗?”

  潇潇开始撒起娇,“不要,快说,谁来看你了。”

  向北坐直了看着潇潇,咽了一口唾沫,“是,李晓雨。”

  潇潇乐了起来,“就知道是她,那你跟我说不就行了吗?”说完走到向北旁边坐了下来。

  向北傻傻的看着潇潇,“她其实……”

  “其实什么啊,来就来呗,咋地,我这么优秀,我还怕她啊。”潇潇自信的说道。

  “不是,她没进来,在门口把水果给了严乐就走了。”

  “为什么啊?来都来了。”潇潇突然皱起眉头来。

  “可能是怕你看见尴尬吧。”

  “尴尬什么啊,哎呀,我觉得李晓雨人吧,其实挺好的,改天我约她吃个饭,把话讲开了,而且她过去对你那么好,我是不是应该好好谢谢她。”潇潇笑着跟向北说道。

  向北一愣看着潇潇,“潇潇,你要干嘛?人家就是来送了个水果。”

  潇潇叹了口气,“啥干嘛呀,我没说啥啊,你快喝汤吧,不然一会该凉了,快。”

  “真的?你不许生气哈。”向北一脸无辜的说道。

  “好好,不生气,快喝吧,下午我不能再这陪你了哈,我公司有事,晚上我再来。喝完你就放旁边就行了,一会有人收拾。”说完亲了向北一口,笑着离开了。

  向北目瞪口呆的看着离去的潇潇,心里莫名的好奇,潇潇这是大度呢,还是在暗示我大战在即了啊。但是向北可能觉得汤更重要,不一会,就一饮而尽。

  经历了这一场闹剧,对于杨宇而言,让他想明白了很多事情,而对于李晓雨而言,或许是这次杨宇动手打向北之后,才搞清楚,自己真的爱上了杨宇,哪怕是为了杨宇向向北求情。在这个世界上,爱情是个奇怪的东西,有时候因为爱情你会选择离开自己深爱的人,但有时候又会因为爱做一些不可思议的选择。爱情就像风筝,如果你选了放手,找回的机会就变得渺茫,但你会选择重新放飞一只新的风筝,只要你的手不松开,爱情变会飞得越来越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