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向北做好反击准备
鸿运2019-06-03 17:185,513

  月华集团

  向北知道,对于秦如新来说,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他知道秦如新的性格,是一个敢爱敢恨,爱憎分明的人,但是在自己的亲生父母面前,到底秦如新会做出什么选择,说实话,向北心里也没底。

  向北昨和秦如新打完电话就一直待在公司,在等待着秦如新的回复。就在向北焦急等待的时候,电话响了,是秦如新打来的。

  “喂,向北。”

  “如新。”

  “我答应你。“

  向北有些话到了嗓子眼,又噎了回去,“好。”

  “没什么事我先挂了,有情况我跟你说。”

  挂了电话,向北皱着眉头陷入了深思。

  对于向北来说,IG公司其实是月华集团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都将狭路相逢的对手,但是张芸的出现,让开战的日子可能提前了。在芯片研发领域,是一个国家乃至世界科技发展的基石,月华集团之所以能够参展其实是因为向峰科技,现在月华集团收购向峰科技之后,必定遭受来自全世界竞争对手的打击,而以IG公司为核心的西方国家的企业势必会在IG的邀请下,加入对月华集团的打击当中来,所以现在月华集团唯一能做的就是迅速的出击,先发制人。

  向北的手机响了,是杨娜打来的电话,“向北,钱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美国那边也已经给了信息,目前IG公司内部的人也沟通过了,张芸在美国股市也属于重点关注的对象,对于上一次IG公司资料失窃这件事情,其实美国警方多少是有些觉察的,而且我们现在找到了当年因为IG公司失窃而被裁掉的一位负责人,也是当时爱丽丝的上司,他给了我们很多有价值的信息,这两天我们会邀请他来一次上海。”

  向北点了点头回到,“好,那这件事情就麻烦娜姐了。”

  挂了电话向北拿起衣服叫上严乐走出来月华集团。

  严乐跟在身后,问道,“去哪里啊?”

  向北回过头笑着对严乐说道,“狼窝。”

  “狼窝?”严乐一脸困惑。

  “你到了就知道了。”

  向北驱车拉着严乐来到月华集团下属的一家酒店。

  两人乘坐电梯来到1808号房间。

  当门打开的时候,严乐着实吓了一跳,这是一间总统套房,有三个卧室,两个客厅。屋子里摆满了电脑,有差不多十几个人正在操作着什么。

  这时候从最里面走出来一个人,喊了一句,“向北,你们过来一下。”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严乐的父亲,严旭。

  严乐一脸懵逼的看着严旭,“爸?你怎么在这?”

  严旭看了一眼向北,“你没跟他说?”

  “您不是吩咐我这件事情不要告诉别人吗?”向北说完回过头冲严乐笑了笑。

  严旭笑了笑,“嗯,干得漂亮。”

  严乐赶紧走到严旭身边问道,“什么啊?什么不能告诉我?”

  “来来,进屋里说。”严旭边说边带两个人来到里面的房间。

  最里面的卧室里,有三名穿警服的公安人员正在电脑前处理着什么,同时在旁边是监听设备。

  严旭坐了下来,看着向北,“确实就像你说的那样,赵祖明不是真正的老大,真正的幕后老大确实是张芸,而且经过我们半个月的侦查,我们发现张芸不仅仅涉及到操纵股市,她的前任老公,也就是秦羽的死,可能也不仅仅是一次意外。”

  “那也就是说,这件事情已经不仅仅是一次为了并购月华集团而发起的竞争事件了。”

  “对,月华集团其实只是个引子,据我们现在掌握的证据,张芸不仅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她还有一个身份,就是一个全球性走私组织的首脑,根据美国方面的国际刑警组织的信息,他们已经对以张芸为首的一个全球性走私组织进行了侦查,时间长达两年,已经掌握了大量的张芸以及其组织通过非法手段走私包括枪支以及毒品在内的大量证据,而且根据国际刑警组织的线报,张芸最近频繁出现在美国的原因,跟IG公司的上市有关,而且,根据我们队IG公司内部的渗透,IG公司已经制定了详细的计划,张芸要求在半年内实现对月华集团的强行控制,而月华集团作为国内最大的芯片生产企业,加上现在拥有向峰科技的核心技术,可以使是国内芯片领域的龙头,所以,他们很难通过跨境方式实现对月华集团的控制,所以天风基金就成了他们的工具,这就是为什么赵祖明对月华集团虎视眈眈的原因了,其实是张芸的指示。”

  向北听完严旭的话,一脸震惊,严乐更是一脸懵逼。

  “不是吧?那秦如新不是很危险。”

  “关于秦如新的问题,我们已经联系了美国方面,对其进行全天候保护,但是毕竟不是在我们的国家,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让秦如新尽快回国,但是一定不能打草惊蛇。”

  “好,我明白了。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呢?”

  “你们就当什么不知道,继续正常的工作,但是我相信,在很短的时间内,IG公司会通过某种方式开始对月华集团进行收购的邀约,所以你们最好做好准备,一旦开始,你们就务必做好他们通过各种方式进行打击的可能性。我也知道任何一家公司都有漏洞,最重要的是,我觉得你们公司内部应该已经也渗透了他们的人,所以做任何事情都要主要,尤其是我们这个地方,一定不能暴露。”严旭很严肃的看着向北和严乐说道。

  向北点了点头,就在这个时候,杨娜走了进来。

  严乐一脸懵逼的看着杨娜,“娜姐?你怎么也在这?”

  杨娜笑了笑,“你不知道吧,我跟你爸是大学同学,而且我们结婚的时候,还是你爸给当的证婚人呢。”

  严乐睁大双眼看着严旭,“真的啊?”

  “这些后面再说吧,我主要是配合严旭警官办案而已。”

  向北拍了拍严乐的肩膀,“哥,你说你还知道点什么呢?”

  “好了,不开玩笑了,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IG公司的财务已经开始有动作,最重要的是他们好像已经成立了一个小组专门对月华集团进行分析,从法务到财务,所以我们现在要做好准备,第二就是IG公司一旦因为张芸被抓,将会是失控的局面,我们在美国有几家公司,我们希望通过这几家公司来进行IG公司的反收购,钱的事情我已经跟老刘说过了,我们的几家合租伙伴可以给我提供大约30亿美金的贷款,但是这一次,我们并购的主体可不是我们,是月华集团,所以,我们可以在近期尽快完成月华集团对我们在美国公司的收购,然后通过VIE架构完成对IG公司的收购。”

  严旭笑了笑,“这些事情你们私下聊吧。我们主要负责抓捕,尤其是协助国际刑警队张芸安排在国内的人进行抓捕。”

  杨娜笑了笑,“好,那这件事就交给严警官了。”

  严旭笑了笑,“我们应该做的。”

  杨娜带着向北来到另一个房间,“我们现在对IG公司的了解,他的财务状况很难会完成对月华集团的收购,但是他们现在能够启动,说明一定是得到了其他的公司的支持,我们现在了解的情况是这样,张芸通过上市公司的方式,进行并购基金的募集,然后将资金注入IG公司,而且现在IG公司的大部分股份已经在张芸手里,所以我们完全可以理解为,张芸是通过这家上市公司完成了IG公司的收购,或者说是张芸通过IG的操纵,完成了借壳,这样一来,IG的跨境收购,尤其是对月华集团的收购就会变得合理,所以我们一定要在IG公司装进这家上市公司之前完成战斗,不然对于我们来说非常不利。”

  向北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这是好大一盘棋啊。“

  杨娜笑了笑,“你还年轻,未来会遇上更多这类事情的,但是一定要记住,不忘初心,记住自己当初为什么接手月华集团。还有一件事情我要跟你说一下,明天我们的钱可以打入美国的公司,你要是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一周后,我们签一下协议,完成月华集团对我们这几家公司的收购,这样就可以做好准备,按照目前的进度,张芸应该在半个月内将会伏法,所以我们要在半个月内完成前期准备,一旦张芸被捕,我们就启动IG公司的收购。”

  向北皱了皱眉头,“如果按照现在的状况,IG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张芸或者是张芸手中的上市公司,月华集团目前的实力或者能力是不是会稍微有点吃力啊?”

  杨娜扭过头看着向北,“是,我跟老刘商量过这件事情,所以,我们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向北皱着眉头看着杨娜,“什么事情?”

  “我和你刘叔年级都大了,而且现在我们还没有找到一个可以接我们班的人,广海集团是我们一手创建的,也是你刘叔的一生心血,但是你刘叔最近的身体和精力已经跟不上了,上次我跟你讲过,我们想趁着我们现在还行,想去世界转转,所以,我们跟你刘叔商量,把公司并购到月华集团,从产业角度来讲,月华集团现在的业务和能力可以让广海集团更进一步,甚至是更上一层楼,最重要的是我们觉得可能你是我们现在能看得见的最合适接手广海的人了。”

  严乐听完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杨娜。

  向北也是震惊的看着杨娜,“杨总,这可不是开玩笑,我觉得这件事情咱们后面可以再商量。”

  杨娜笑了笑,“你要是瞧不上广海集团,也没事。”

  向北赶忙说道,“杨总,我不是那个意思。”

  杨娜笑了笑,“我明白,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广海集团,IG公司并购的事情就很难完成,而且,月华集团现在确实需要一家上市公司作为主体,来进行跨进收购的资金募集,如果一直靠借款,这个风险实在是太高了,成本也不是月华集团能够承担的起的,所以我跟你刘叔商量了这个对策,更重要的是我们觉得你肯定不会辜负我们。”

  向北看的出来,杨娜的话非常诚恳,更重要的是向北也知道单凭现在月华集团的实力,很难与IG公司抗衡。

  “你先别想了,老刘明天会来一趟乐城,到时候,我们再详细聊,好吧。”杨娜笑了笑看着向北说道。

  向北点了点头,“行,那我们先回去了。”

  严乐跟在身后,转身走到严旭的房间,“那我们先回去了。”

  严旭点了点头。

  向北和严乐走出酒店,向北站在车前,看着严乐,“严乐,我们去喝点吧。”

  严乐点了点头。

  两人驱车来到向北的餐厅。

  向北看着严乐,“我们从创业做向峰科技,到现在这个地步,无论未来什么样子,都要感谢老天对我们的恩惠,来,干了。”

  严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三下五除二,两个人一口一个,不一会,一瓶白酒下肚,两人已经喝的醉醺醺,餐厅的经理见状,给潇潇打了个电话,“喂,潇潇姐,向总和严总在店里喝多了。”

  潇潇着急的问道,“怎么喝多了呢?都谁啊?”

  “潇潇姐,没别人,就他们两个。”

  “什么?就他们俩?你帮我看着点,我现在就过来哈。”

  潇潇挂了电话给嫣然打了个电话,“嫣然啊。”

  “潇潇姐,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啊?”

  “严乐和向北在我们餐厅喝多了,你来一下?”

  “啊?行,我现在过去。”

  潇潇和嫣然驱车来到餐厅,向北和严乐还在喝,但是已经喝醉了。

  “我跟你讲严乐,你就是我兄弟,你知道嘛!”向北搂着潇潇说道。

  潇潇苦笑不得的看着嫣然,“你看,这是已经喝到不知道我是谁了。“

  嫣然笑了笑,“这俩人是啥情况,自己兄弟也这么狠。”

  严乐闭着眼嘟囔道,“这个啊,我觉得吧,人在江湖走,不狠不出头,向北,我跟你讲,这辈子我就跟定你了,虽然我觉得吧,你没我帅,但是我不计较。”

  嫣然噗嗤笑了出来,“这个事情,我信哈。”

  潇潇笑了笑,“得,这俩人是真喝大了。”在服务员的帮助下,嫣然和潇潇把两个人分别抬上了车。

  潇潇走到嫣然面前,“嫣然你可以吗?”

  嫣然笑了笑,“反正没试过,自从我们认识,严乐还没喝醉过呢,不过没事,我哥就住我们家旁边,要是实在不行我叫他出来帮忙。”

  潇潇笑了笑,“得,那行,你们到家的事情告诉我一下。”

  嫣然笑了笑,“行,你也注意安全哈。”

  两个人上了车,开向各自的家。

  嫣然把车停好,但是实在拖不动严乐,实在没办法,嫣然给乔斌打了个电话,“哥,睡了吗?”

  乔斌刚洗漱好,准备睡觉,“我刚准备睡,怎么了?”

  “我在门口,严乐喝多了,我弄不了他,你能出来帮帮忙吗?”

  乔斌撑开窗帘,看到嫣然站在门口,“你等我一下哈。”

  乔斌穿上衣服,来到门口,“这是喝了多少啊,谁干的啊?”

  嫣然笑了笑,“向北。”

  “向北?还有谁啊?”

  “没谁了,就向北和他两个人,听说一人喝了一瓶白酒。”

  “年轻人的世界好神奇。”乔斌说完,抱起严乐往楼上走去。

  潇潇开车回到向北家楼下。

  潇潇开了车门,向北躺在后座上嘟囔着,“我跟你讲,没人可以动月华集团,你知道吗?”

  潇潇笑了笑,“嗯嗯,没人,没人。”

  潇潇扶起向北,“那你现在想回家吗?”

  向北睁开眼看着潇潇,“这不是我老婆吗?你怎么在这啊?”

  潇潇笑了笑,“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婆啊?那你是想睡车上呢,还是回家睡呢?”

  “当然是回家睡啊。”向北自己下了车,抱着潇潇,“老婆,你怎么,你你怎么知道喝酒了啊。”

  “我不仅知道你喝酒了,我还知道你喝多了呢。”

  “看来以后喝酒不能在自己家餐厅。”

  “行了,臭贫,快点,能自己走路吗?还是需要我扶着啊?”

  向北一听,立马扶着车,“啊呀,不行啦,走不了。“

  潇潇笑了笑,把车锁上往门口走去。

  向北喊了一句,“老婆你不来扶着我啊?“

  “走不了你就睡那吧。“

  向北摇了摇头,“是亲老婆吗?“说完一路小跑跑到潇潇身后,一把搂住潇潇。

  潇潇看着向北,“下次还喝这么多吗?”

  向北举起手,“不敢了!”

  “嗯,乖,那咱回家吧。”

  向北笑了起来,牵着潇潇的手进了门。

  对于向北和严乐来说,从开始创业到现在,经历过太多的困难,一直都是他们彼此支持和鼓励才走到今天,虽然白天无论是严旭还是杨娜的话,听起来都貌似是利好,但是向北也从未有过的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压力,这种压力也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在自己最信任的朋友面前释放,创业没有停下来的那一刻,在一切的压力面前,无论是谁都会需要一个释放的出口,最终要的是有些话,可能只能跟自己最信任的人说,创业的不易或许也只有创业的人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