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凶杀案
雪浪风痕12019-03-09 18:492,435

  “队长,根据现场情况,死者为女性,大约年龄在三十五岁到四十五岁之间”一名法医正在仔细的检查着尸体,回头向身后的人报告着,

  张队,今年三十岁,是从市政厅公安分局转到吕市刑侦队的,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可他今天第一天上任,就碰到了如此棘手的案件,着实心中紧张。

  “死者的死亡时间和致命伤查证了没有。”张队长连忙问道。

  法医认真的观察每一个地方,在看到脖颈处的时候,发现了细微的勒痕,不过这痕迹太浅,算不上致命伤口,形状像是用电线或者是布条勒出来的痕迹。

  “张队,死者外部并没有发现任何的致命伤口,只有脖颈处有轻微的勒痕,像是某种细软的东西造成的,根据我的判断,应该是内部伤的线索更大,具体的情况还需要我带回尸检房进一步检查,才能有所发现。”法医不紧不慢的说道。“而且我方才观察死者的瞳孔和尸体的僵硬程度,应该是死于十个小时前,大约是凌晨三点左右。”

  张队听完之后,挥了挥手,让法医进一步处理了,他则是抱着手臂,思考一些问题。现场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也没发现凶器,房门是从里面反锁的,如果凶手是在屋内作案,那他到底怎么离开案发现场的。想到这里,张队在屋内走动了起来,整个屋内只有两扇窗户,一扇是阳台,一扇是卧室,两扇窗户都不可能出去,因为这里是十八楼,寻常人根本逃不出去。

  转头对着旁边的小警察说道。“小李,当时是谁报的警。”

  小警察拿出手里的笔记,对着张队回答道:“队长,报案人名叫李大毛,是这间房屋的主人,这栋房子是他出租给死者的,因为今天是收租的日子,所以李大毛来敲门,敲了半天没动静,于是就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结果房门是从里面锁上的,他怕死者在家里发生意外,就报了警。”

  怕死者发生意外?这李大毛心思如此缜密?他为何断定死者可能发生意外。“李大毛呢?把他叫来。”

  “队长,李大毛因为看到尸体,吓晕了过去,现在医院观察,王警官陪同着过去的。”

  “嗯,你派几个民警去周围勘察一下,看看有没有发现,尤其是周围的邻居,不要错过一些细节,另外,再派人调查一下死者生前的人脉关系和社交,先断定案件的性质,是属于自杀还是谋杀。”

  “是,队长”小警察敬礼回答道。

  张队继续在周围观察了几圈,依旧没有发现,随即,便下楼前往市医院,准备问询一下李大毛,看看从他那有没有线索。

  车子发动,车子向着医院开去,张队坐在后座,掏出了手机,望着通讯录,停留了半天,还是按下了一个号码,不多会,号码打通了。

  “喂,你在哪呢?”

  “在家看书呢,怎么了”电脑那头响起了不耐烦的声音,显然张队的这通电话打扰到了他。

  “呵呵,那个,你姐呢?”

  “看你说话这么心不在焉,是不是刚上任就碰到了一个棘手的案件”那边的声音缓缓说道。

  “哟,真瞒不住你,小九,能不能给姐夫帮个忙……”张队随即讲述了案件的过程。

  “……”电话那头声音停住。

  “那个,喂,小九,还在吗”张队问询了起来。

  好长时间,电脑那头声音响起。“张凯,你等着,我马上坐车来吕市,这个案件引起了我的兴趣。”随即,挂掉了电话。

  张队尴尬的收起了手机,对于这个小舅子,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过却很尊重他,因为这小舅子是国大刑侦科毕业,目前在读硕士,曾经协助警方破了好几起悬案,国内心理画像第一人。

  车子很快开到了医院,张队和随行的警察一起上楼,准备去找李大毛问询案件。

  到了病房,看到了躺在床上昏迷的李大毛,旁边还坐着一位女警官。“怎么样,小王,还没醒吗。”

  女警官看到队长来了,立马站起身敬了个礼,随即回答道:“队长,医生说他属于急性晕眩,受到了刺激,所以一时半会醒不了。”

  张队长只得坐在了椅子上,望着眼前昏迷过去的李大毛,案件的线索暂时断了,只得等待后续的调查和小九的帮忙了。

  就这样,张队长和王警官等人在医院的病房中度过了一夜。

  清晨8点左右,正在睡梦中的张队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掏出了手机,接听。

  “姐夫,我到吕市总站了,你来接一下我。”

  朦朦胧胧的张凯听到手机里传出了小九的声音,立马整个人都清醒了许多。“好,好,我现在就去,等我啊,小九。”挂断电话,张凯顾不得洗脸,拿起车钥匙就往楼下走去,临出门还拍了一下小警察。“起来!看好李大毛,出了问题你就等着吧。”急急忙忙往楼下走去。

  可怜小警察,被张队长拍醒后一脸的无辜,只得站起身来望着李大毛。

  车子很快到了吕市总站,张凯拿出手机拨打了小九的电话,不多会,电话接通了。

  “小九,你在哪呢。”

  “往回看,姐夫。”

  张凯转过身,只见一位体型修长,穿着褐色风衣的男子往这里走来,脸上露出微笑,戴着黑色的眼镜,透漏出一股神秘感,张凯也笑眯眯的望着男子。

  “姐夫,你看你笑的,别提多难看了。”男子打量了一下张队。

  “哈哈,我这是开心,有你在,这件案子就稳了,昨天别提了,我到现在都没头绪,是一件密室凶杀案。”

  “嗯,具体的情况等下在车上说。”

  “好,来,上车,我带你去看看案发现场。”说罢,张凯就打开车门,二人坐了进去,车子缓缓启动,向着案发现场行驶而去。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你觉得这是自杀吗?”张凯疑惑的问着小九。

  “不,这是一件有预谋的凶杀案。”小九摸了摸眼镜框。

  “你也觉得是谋杀,果然被我猜中了,我也是这样认为的额,哈哈。”张凯激动的神情别提多骚包了。

  “根据你的描述,现场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凶器,在结合死者并没有外伤,很有可能是一种毒药杀人,尸检报告出来了吗。”

  “应该快了,今天中午之前会出消息。”张凯回答道。

  “嗯,等尸检出来了,我们就应该知道杀人凶器是何物了。”

  “那个,小九,我还想问,既然是凶杀案,那么凶手是怎么逃出去的,房门是里面反锁的,而且窗户在十八楼,不可能跳窗出去啊。”

  小九又摸了摸眼睛框,“等到了现场,一切就都知道了。”

  车辆行驶在清晨的公路上,阳光照在玻璃上,反出了耀眼的光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