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为爱发电2019-05-06 20:181,119

  本以为凭借自己的医学知识可以横行考场,却不想那卷子上没有三理一剖,只有什么元气卫气营气的花里胡哨恍若算命一样的玩意,不由得又是一阵头疼。

  想想被自己扣在报名台上的那一锭银子,霍谨理只觉得人生里从未如此悲伤过。脑海里突然浮现起那人嘲讽的笑,霍谨理只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其垂头丧气的出了考场,临行前却被人告知还有实操考试,不由又是一愣:虽然这理论知识她不在行,可实操是她的强项啊!她可是医院里最年轻的主治医师。

  霍谨理被人引去了一方小房子里,便见里面躺着个老伯,显然已经等候多时。

  分明已到了深秋这样寒凉的季节,老伯却因为贫穷而只裹了一件粗布衣裳,胳膊上还破了个大洞。那人面色潮红,时不时咳嗽两声,整个人呈现出一幅有气无力濒死的模样,显然已是病体沉疴。

  霍谨理将其上下打量一番,确认老人家只是普通的发炎感冒,对着旁边像往常一样吩咐:“先做个”血常规。

  霍谨理的声音戛然而止,她差点忘了自己已经穿越,早已不是三甲医院里一等一的外科大夫了。

  霍谨理蹙眉。

  这样的病人治起来本没什么太大的难度,奈何现下里她手中连半点医疗器械也没有,中医知识她更是一窍不通一时竟有些手足无措。

  瞧见老人家极其痛苦的模样,正犹豫着要不要叫个正经大夫来看看,身后的门儿便突然的被人推开,从外面走进一白衣胜雪的公子哥儿。那人双手抱着肩膀,好笑的看向眼前的人。

  “你不是个大夫么。”

  顾休思毫不犹豫的嘲笑想针一样扎进霍谨理的耳朵,她咬牙刚想要反驳,便听那厮继续道:“如果考卷你是故意交的白卷,那现下你也是故意不动向我示威么。”

  霍谨理翻了个白眼:“我确实不会把脉开中药,可我确实是个大夫!”

  “呵。”

  “要不是我的设备都不在,这儿能有你张狂的份?”霍谨理一咬牙一叉腰,只恨不能拿手术刀将眼前的男人解剖了去。

  一说起设备,霍谨理的心里便满满的都是伤心泪。

  她是人和魂儿一起穿越的。

  刚到这个地方时霍谨理身上还有件白大褂儿,兜里还装着几瓶药、针管和温度计,脖子上还挂着副听诊器。

  霍谨理只觉得这些东西像是亲人一样亲切。

  她小心翼翼的脱下了白大褂,将药、针管和听诊器包在里面护在怀里,生怕弄脏弄坏了。可好景不长,那些东西还没在她身上停留超过一天,就被小偷偷去了。

  霍谨理心里苦。

  “老伯您别担心,您只是营卫不和又受了风寒才会如此的,我给您开几剂桂枝汤便可。”正叫苦着,顾休思已替那老伯诊了病。

  白衣胜雪的男主眉眼含笑,鸩羽般的长发垂下鬓旁,白皙的手指搭在老者的腕子上,微微一动竟让霍谨理有了此人高贵优雅正弹钢琴的错觉,不由得一片恶寒。

  “明明输点生理盐水就能解决,何必这么麻烦。”

继续阅读:第四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