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为爱发电2019-05-06 20:183,281

  君撷肩膀上的伤口忽然崩开,幽蓝的血再次将那身长袍染了个通透,不断滴落于地的血将周围白雾都染上了蓝。

  再也支撑不住的君撷缓缓向后倒去,薄雾中少年用力的伸长手臂,熹微的阳光透过白雾细碎的散在他的指尖,为其镀上了一层白。

  君撷染血的唇角扬起一抹薄凉的笑,又要死了么……

  君撷的眼角一片酸涩的痛,明明整个眼睛都已充血,可却没有一滴泪,他的笑容愈发苦涩——为什么都到了这个时候,我的眼角还是没有一滴泪呢。

  模糊中他看到一抹身影——皮肤白皙皎若秋月,两弯清清淡淡笼烟眉,一双灵秀清丽含情目,粉唇皓齿,额前一点朱砂而妖……

  重锦……

  对不起。

  他缓缓的闭上眸子,可却没有像意料中的那般摔在地上,又或是倒在利刃之下,而是跌进了一个柔软的怀抱里,只听一片衣袂声起,君撷的眼前忽的一片昏暗。

  “噗。”

  滚烫的鲜红色液体喷洒在他的脸上,冥月之灵鲜血的温度几乎要将他灼伤。

  鲛人的血是蓝色的,是冰的,而这滚烫的赤色血液又是谁的……?

  身前的阳光被身着樱桃红交领长袍的少女挡住,两个人的长发在君撷的眼前缠绕在一起,一枚回旋镖插在少女的背后,无数鲜红的液体从她的伤口中和她的唇角涌出。

  烟岚只是微笑着,温柔的微笑着。

  为什么……

  明明只是因为某种执念的作祟,为什么要拼命来救我……我不是让你离开了么,为什么不走……

  为什么要回来……

  明明我从未爱过你。

  君撷呢喃着,颤抖着想要抚摸面前少女的脸颊,可却在其还没触碰到时,娇弱的少女已脱力的倒入他的怀中。

  他的手愣在了半空。

  很静。

  “阿岚……?”

  这是第一次,君撷开口喊她的名字。

  “……阿岚?”

  君撷伸手扶住怀里的人,沾满鲜血的手不断摩挲着她清丽的面容,眼角一片灼痛:“阿岚?”

  两柄长剑快速接近,锋利的剑身将烟岚和君撷的身体贯穿。

  “啊——!”君撷抱着怀里的人突然大吼一声。

  突然,烟岚腰间的日溯再次发出灼目的光华,那光华将二人包裹住,周遭的白雾再次汇聚,竟是幻化成一位白衣少年。

  月霜恍若从地狱走出的艳鬼,仅有的一只眸子里漾着冰凉的微光,只一挥手一扬袖,便有业火绵延将所有的一切灼烧殆尽,天地间似一切都失了颜色,只余少年眸底火红的莲。

  “啊——!”

  所有人都无法逃离这场灭世一般的怒焰,六人更是毫无招架之力,她们嘶吼着,挣扎着,手中的利刃猛地贯穿自己的咽喉,以减轻死前的痛苦。他们的尸身交叠在一起,烈火将它们逐渐化为灰烬,空气中满是烧焦的味道,将半边天都染红。

  “轰——”

  身后的破庙轰然崩塌,激起尘埃一片。天边的夕阳一片血色,无数的云翻滚着低压而来,预示着即将到来的骤雨。火光映得少年的瞳仁里漾满了鎏金色。

  夕阳下,有一女子白衣若霜,其上遍绣赤色莲花,她手持白罩提灯而来,幽幽一叹:“你这样开杀戒,任谁都救不了你。”

  “救她……们。”月霜的身影逐渐模糊,唇角不断涌出鲜血,他微笑着化作白雾,融入黑瞳白身的阳鱼玉佩中。

  “咔”的一声脆响,阳鱼玉佩上又多了一道伤痕,烛伊不由得摇头苦笑,提着灯转身向着夕阳的尽头走去。

  值得么。

  ……

  烟岚和君撷再次醒来时已回到了之前的草地上。

  远处的天一片阴霾,夜间独有的漆黑的云挡住了所有的星月光辉,周围没有烛火,没有灯光,漆黑一片使得那染血的长袍都看得不是很真切,唯有那隐隐的白皙肌肤晕着似有似无的微光。

  烟岚望向君撷的肩膀,发现那道贯穿伤已自行修复,唯有破碎的衣服和其上沾满的幽蓝血迹证明着之前的一切并非是一场梦。她望向自己手心处仍残留着鲜血,回眸看向身侧的人儿,少年面容精致美好,可却……少了一只那么美好的眸子。

  烟岚的心头猛地一痛,想要抚摸君撷侧脸的手也收了回来,她咬牙,起身离开。

  君撷再醒来时,只剩下了他一人。

  他望向身侧嫩草上沾染的已凉了的赤色液体,在一片阴霾中看得并不是很真切,他伸手覆上那些血迹,不由得苦涩一笑,他伸手抚摸着自己常年带着面具的侧脸,整个人毫无形象的向后倒在草地上。

  原来,连你都嫌弃我么。

  “轰——”

  巨大的闪电将黝黑的夜空划破,撕裂,巨大的雷声充斥于耳畔。雨帘呼啸着砸下,冷风呼啸着将周围的树吹的哗哗直响,然而却无半点人声。

  又是一场夜雨轰鸣而至,君撷独自一人躺在雷雨交加的草地上,冰凉雨砸在他的身上,碎在那张精致的面容上。

  他握紧双拳,任由雨水将他一遍遍冲刷。

  浑浑噩噩间,君撷感觉有人在叫他:“君撷……?君撷!”

  谁……

  “唔。”模糊中,君撷看到一道樱桃红的身影,少女全身被雨打透,手中提着一盏昏黄的提灯,清澈的眸子里满是担忧,右眼角下一枚泪痣在雨水中透着红。

  君撷不由得一愣,她……回来了?

  “你……”少年的声音一片喑哑,只听衣袂声起,恍惚间烟岚被拥入了一个冰凉潮湿的怀抱,手中的提灯猛然坠地,昏黄的焰火被雨水浇灭。她一愣,侧眸看向身侧紧紧抱住自己的少年。

  “……君撷?”

  君撷死死的抱着怀里的人儿,双手都有了些许的颤抖。

  闪光炸裂,映在少年紧闭的双眸上,他握紧拳头,鲜血自他的指缝中流出。君撷大口呼吸着,如同一个因为没有得到心仪礼物而撒娇的孩子,将面容深深的藏在烟岚的颈窝处。

  仍然没有泪。

  然而……却是那样刻骨铭心的痛和欢愉。

  “……君撷?”

  君撷没有搭话,两个人只安静的相拥于夜雨中,耳边只剩下了淅淅沥沥的雨声与哗哗的风声,伴随着雷电的轰鸣,烟岚抬手,安抚性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君撷的后背。

  “为什么……要回来。”不知哽咽了多久,君撷终于恢复了平静,他轻轻松开手,却仍旧将脸埋在烟岚的怀中。

  明明已经离开了,不是么……

  “你很在乎吧。”烟岚轻声道,“那只眸子。”

  君撷全身一抖,仍旧沉默着。

  “不要怕,我陪你一起。”烟岚温柔的笑着,将手中已准备好的两张银质鬼面具一张反手放到君撷手中,一张戴到了自己脸上。

  烟岚轻轻将微愣的君撷推开,望向少年眸子里倒映着的带着银质鬼面具的少女,唇角扬起一抹微笑。

  不过是我不忍见人的懦弱罢了……

  不要怕,我陪你一起。

  君撷抬手,将眼前的人抱紧。

  从这一刻起,不论怎样,君撷都不想要再失去怀里的她。

  虽然大部分的伤都已治好,但长剑贯穿两个人身体的那道伤却一直未曾痊愈,因不能确定少城主夫人是否也命丧于那场大火,两个只好易了容,悄悄隐身于城内。

  这日是花朝节,街上比平日里更加热闹。心灵手巧的姑娘们都用彩纸剪出五颜六色的模样,挂在枝杈上,大家都穿了最美的衣服,手持鲜花穿梭于长街上。烟岚是最耐不住寂寞的,因两人伤势基本已好,便大着胆子出去玩闹。

  长街之上是各色商贩,早起的花童早已上山采了最美的鲜花出去贩卖,糕点铺里的师傅也早就做好了精致的花糕,老伯大妈也都拿出各色发簪,贵家小姐纷纷相携出游。

  烟岚一边吃着手里的花糕,一边跟着人群往花神庙里走,君撷抬手小心的将她护在身侧,一时俊男靓女惹人回眸不断。

  “公子买束花给夫人吧。”有小童羞着脸,将手里娇嫩的花儿递到君撷手中。两人具是一愣,随后君撷微笑着从怀中掏出两个铜板递给稚儿,将花儿戴在了烟岚头上。

  “夫人真好看。”小童笑着提着花篮跑走了。

  君撷挑眉,回眸看向身侧的江烟岚,笑道:“那小童眼光不错。”

  烟岚一愣,脸颊越来越红,却见身侧的人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恼火,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人影叠叠,不自觉间两人之间已相差甚远。

  “听说了么,城里多了个专扒人脸皮的妖怪。”

  “是嘞,昨天我店里就有一姑娘被生生挖去了眼睛嘞。那模样,可怕的紧嘞。”

  走在前面的烟岚无意间听到身侧商贩的议论不由得一惊,本想细细去听,可却突然感知到周遭有某种极其邪恶的气息正在不断逼近不由得一惊,只好作罢。

  专扒美人皮的妖怪么……

  在某一个瞬间,烟岚想起了那位少城主夫人,心下登时不由得一惊。她深吸了一口气,连忙加紧了脚下的步伐,转身不由分说的拉着君撷往回走。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