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为爱发电2019-05-06 20:183,282

  “每个人。”烛伊忽的开口,她缓缓的张开眸子,一双眼睛被灵力染成绚烂的金色,“这里的每个人都有拼尽全力的理由!”

  包括景湛在内,所有的人都有他们拼尽全力的理由!

  拼尽全力去守护想要守护的东西!

  “轰——!”巨大的灵力波动将周围的旋风卷起,带起烛伊的长发。许是感应到了其触碰到的禁忌,有火红的铁链自半空中坠落,将烛伊整个人束缚住!

  巨大的赤色铁链带着火光,将烛伊身上的血肉灼伤,她抬眸,看向拼命压抑恐惧面对黑暗的姜烟岚,想要快速破阵守护心中人的月霜,拼命战胜自己的莫之恒,想要守护身边人的君撷……

  烛伊的唇角扬起微笑,仍旧拼力汇聚力量!

  “疯了,都疯了!”

  景湛瞪大了眼睛,大叫着甩手,他紧蹙着眉冷笑着看向一切,不,不可能的,烛伊根本不可能冲破禁制!

  又或者说,在她冲破禁制前,姜烟岚,月霜,莫之恒三个人都会死!

  景湛闭上眸子,调动灵力同烛伊抗衡,其深黑的衣摆被红莲染成血一样的赤红色,他猛然睁开眸子,眸子的深处是浓烈的暗红色!

  其飞身上前,身后忽的亮起无数赤红色的光晕,有锋利的兵刃从光晕中出现,景湛抬手从光晕中抽出一柄长剑,猛然击向烛伊!

  烛伊扬起手中的白罩提灯抵挡,一击不成景湛又自光晕中取出一把银光匕首向着烛伊的腰间刺去。

  烛伊猛的后退,雪色的裙摆仍旧被利刃割破,从天而降的血色锁链似是感受到她的挣扎,将她整个人捆绑得更紧!

  景湛冷笑:“亲爱的灯使大人,这里可是我的阵法,在我的阵法中施法,你可是被压制的哦。”

  烛伊微笑着翻转了下手中的提灯,将口中的浊血吐出,笑道:“那,梦使大人在我的阵法里也是相同的吧?”

  景湛一愣,像是突然明白了一样,他慌忙的想要后退,却发现灯使与梦使之间的禁制之锁已从天而降,将他牢牢的锁住!

  “可恶!”

  景湛想要挣扎,可在入阵前他所使用的灵力极大,导致禁锢他的锁链力度也极强,让他逃无可逃无法挣扎!

  赤红的锁链将两个人捆绑住,只要一动便会有倒刺扎入他们的体内,让他们生不如死!

  景湛冷笑着看向烛伊:“你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困住我?”

  烛伊点头,毫不避讳的点头道:“是。”

  景湛一愣,忽的冷笑着摇头:“是该说你太畏惧我还是别的什么呢。”

  “那点难度还难不倒他们。”烛伊十分自信的看向景湛,景湛不由得一愣,只觉得烛伊已有了人类的情感,再也不是最开始无欲无求的人了。

  “还真是傻得可怜呢。”景湛惋惜的摇摇头,笑道,“我亲爱的灯使大人,有人类情感的你,是无法通过六道阵的哦。”

  烛伊看向阵法中的他们,唇角扬起了一抹满足的笑,有了他们,是否通过便不重要了吧……

  “他们都是极其优秀的人啊……”

  姜烟岚果敢善良,如同天边最耀眼的启明星,那样的他又怎会被黑暗所控?启明星永远不会因为黑夜的来临而永远消散的啊……!

  月霜是这世上最锋利的刀,他的心是这世上最果敢的,他的判断力是与生俱来的,他的心如同磐石玄铁,又岂是幻境可以困住的……?

  莫之恒……那个烛伊所认知的世界里最温柔最美好的人,哪怕所有的一切都消散了,烛伊也始终会相信他,因为,那个少年曾亲口答应会保护好她的啊。

  想着,烛伊的唇角扬起一抹满足的笑。

  是了,一定可以。

  “只可惜,你的希望要到此结束了。”景湛十分惋惜的摇头,烛伊一惊,忙垂眸去看幻境中的他们。

  姜烟岚在黑暗中挣扎着,有惨白的骷髅手从地底下深处,死死的扣住他的脚踝,红色的液体不停的蔓延,将她围绕在中央。

  烟岚只能抱紧自己,颤抖的恐惧的面对所有的一切,她拼命的想要说服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梦魇。

  她只是守护刀的灵,她没有杀人,没有!

  ——是啊,你没有杀人,可是你在助纣为虐!

  “不,不!我想要的只是守护而已!”姜烟岚捂住耳朵,她惊慌的瞪大了眼睛,抬眸看向面前的一切。

  血红的回流里,有小女孩表情凄楚的一步步走来,红色的液体将她的脚踝染红,白色的长裙上满是血污,她的脸上、脖颈上、肩膀上、胳膊上、腿上、到处都是被各种兵器划出的伤痕!

  她的眼神里满是怨念与凄哀,孤独的感觉几乎要把她完全吞噬掉。

  那个小女孩忽的笑了,那样一个灿烂的笑出现在一张眼眶凹陷,肤色惨白,满是伤疤的面上让人不由得自主的觉得瘆得慌。

  ——守护……守护……

  小女孩只重复着那个词,继而大笑着,笑到前仰后合,笑到整个人都在颤抖,笑到嗓子变得沙哑。

  ——那种东西凭什么要被守护!他们上面染的都是血!

  ——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善与恶,没有什么人该杀什么东西该死!

  ——那种夺走性命的东西从最开始就不该存在!

  姜烟岚捂住耳朵,她咬牙,大叫道:“够了!你以为他们有选择的余地么!”

  那小女孩不由得一愣。

  “你以为他们想么……他们不过是被控制的杀人的兵器,是可怜的灵,他们也不想一生背负杀孽啊!”

  “他们也想要放下一切,想要守护想要守护的人,想要一直陪伴想要陪伴的人。他们一生都在孤独的行走啊。”姜烟岚的眼中忽的落下泪来。

  她是真的很心疼那样的他啊……

  明明已经很可怜了,为何还要背负这么多。

  血泊中,长刀忽的重新亮起了白光,长刀上忽的涌出水来,将周围的血尽数冲刷而去。

  姜烟岚不由得一愣,她惶恐的上前,将地上的长刀拾起,长刀上剧烈的白光将周围的黑暗尽数打退,烟岚拿着刀,一步步向前走去。

  月霜这边因节奏打乱和负伤的缘故变得越来越吃力,他皱眉看向一切,不远处,姜烟岚还在等他。

  耳边似还回荡着姜烟岚的惨叫声。

  ——你知道你为何会输么。

  镜子碎裂得数不清楚,无数的影子一点点举起手里的龙纹唐刀,将月霜包围在中间,他们异口同声的话在耳边不断回响,他不由得蹙眉。

  ——你是这世上最锋利的刀。

  无数把龙纹唐刀渐渐实体化,每一柄刀上都映着一个月霜的身影,体力透支,全身是伤,灵力几乎全无的月霜只得绝望的看向那几把刀。

  ——可一旦有了执念,这把刀就会变脆!

  执念么……

  月霜的脑海中闪过姜烟岚的影子,是了……他早已不是这世上最锋利的刀,他有了执念。

  “锵——!”

  “当——!”

  莫之恒手中的龙纹唐刀突然从中间碎裂开来,而后坠地。

  莫之恒不由得一愣,看向手里碎掉的唐刀,面前‘莫之恒’猛的上前,用刀柄将莫之恒撞飞出去。

  之恒退了好几步才勉强停住脚步,他只愣愣的看向手里的刀——月霜难道已经……

  面前的人冷笑,道:“没了唐刀,你已经完全不是我的对手了。”

  莫之恒抬眸,看向面前的另一个自己,他深吸一口气,全身上下的气势在得知月霜出事了之后变得更加强悍。

  他抬手握拳,竟是打算近身肉搏的节奏!

  那人冷笑,将手中的唐刀高举过头顶,道:“不自量力!”

  莫之恒快速上前,龙纹唐刀快速挥下,其侧身快速闪避,‘莫之恒’抬脚欲踹,却被莫之恒抬手挡下,其抬手欲要锁喉却被‘莫之恒’提刀拦下,却不想刚刚的只是虚晃一招!

  莫之恒的手尚未碰触到那人的头便反脚踹了出去,正打中‘莫之恒’的腰部!

  ‘莫之恒’吃痛的后退一步,恼火的想要再次上前,却被莫之恒抢先一步一把抓住其握刀的手,回身抬肘挡住他欲要伸出的第二只手。

  他猛的一用力,借助腰部的力量顶住‘莫之恒’的胸口,抬脚后踢后将其举起摔倒。

  ‘莫之恒’因疼痛而脱力,莫之恒冷笑,用刚刚得到解脱的手一把抓住他的咽喉,笑道:“你输了。”

  那人不可置信的看向面前的人,明明已经失去了保命的武器,为什么……

  “所有人都喜欢,苍龙七宿中的心月狐善用刀,却不知道,莫之恒最会的是近身格斗。”莫之恒微笑着看向面前表情扭曲的人,“你是一个极尽完美的复制品,可复制的也只是苍龙七宿中的心月狐而已。”

  那人的表情愈发的狰狞,莫之恒手中一用力,那人便化作了飞灰。莫之恒冷笑着,将碎成两半的龙纹唐刀捡起。

  周身原本被压制住的伤又一次复发,鲜血顺着他的手指滴落,染在唐刀上,莫之恒低头,抬手扶过刀身:月霜……

  他咬牙,周身杀气尽显。

  你放心,我一定让他付出代价!

继续阅读:第三十七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