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为爱发电2019-05-06 20:183,263

  “你们可是要去不老梦?”

  那人的声线里有着说不出的鬼魅,让烛伊不由得一愣。

  像是自内心地涌出的声线,在不经意间一点点拨弄着心弦,仿佛只是不经意的惊鸿一瞥,让人不由得心头一颤。

  明明是声音却恍若夜空中猛然乍开的眸子,幽深的眸光一点点渗入到心底,再如藤蔓般捆绑缠绕在血脉的深处,将骨髓弄得冰凉。

  烛伊咽了口唾沫,将内心底的感觉死死的压抑下去,感觉指尖莫名的有些酸麻,恍若有蚂蚁在不断攀爬啃食一般。

  似是感受到了身旁她的颤抖,莫之恒抬手想要握住她的手,却被她下意识的躲开了,莫之恒不由得一愣。

  远山深处缓步走出一个少年。

  那少年一身黑衣如同墨一般,恍若漆黑的夜空一样深邃,惶惶然如幽井,让人看不透。

  他恍若和黑夜融为了一体,漆黑的长袍在空中不停翻涌成波涛。

  许是黑衣的缘故,少年的肤色显得异常的白。一抹薄唇透着粉色,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他的眸子同莫之恒一样深邃,却是两种极其不同的感觉。

  莫之恒的眸子是带着光的,他深邃、浩瀚、缥缈,可却也绚烂。而那个少年的眸子里有的是幽深、孤独、死亡的感觉,让人忍不住窒息,禁不住想要逃走。

  “你是谁。”许是感受到了少年身上极其强大的压迫感,身为冷兵,本能的拔刀上前,将其他四人护在了身后。

  少年没有回答,只侧眸看向月霜身后的君撷,嗤笑道:“你这次还真是找了极好的帮手呢。”

  君撷的面色一变,开口解释道:“这就是我一直无法去到不老梦的原因。”

  众人皆是一愣。

  “在下梦使景湛,是来阻拦不该进入不老梦之人进入不老梦的。”景湛不急不慢的做着自我介绍,烛伊则是在听到景湛梦使身份时一愣。

  梦使……

  传说,不老梦中两个使者,一个是梦使,一个是灯使。

  灯使由菩提榕树选出,拥有阴鱼玉佩幽荧之佩月曜。她会指点不老梦中不愿离开的灵魂重拾执念,完成梦想。

  而梦使则是由万千贪念组成,同时其又是维持欲念平衡的人,防止太多的人因实现梦想而失控。

  灯使和梦使平日里互不干预,只在一切失衡时同时出现共同调控。如今同时出现在六道阵边界,怕是有某种东西产生冲突了吧。

  景湛就那样淡然的看向烛伊,忽的笑道:“都说灯使梦使为双生使,我看一点都不像。”

  烛伊一愣。

  她抿唇,看了眼身侧的君撷,道:“你既然知道我是灯使,就该知道我是可以进入不老梦之人。”

  景湛挑眉,冷哼一下笑道:“你是灯使,可也是阵中人,任何阵中人都不得入内。”

  烛伊被堵得哑口无言,眼见着身后的灰尘越来越多,有没关严的门被冷风撞击开,毫无反抗能力的人瞪大了眼睛,任由风将他卷进灰尘的中心。

  那些灰尘争先恐后的进入那人的体内,她来不及嘶吼,甚至连抬手抓住某些救命稻草的力量都没有,她只能痛苦的瞪着眼睛,任由控制不了的尖锐疼痛刺入身体,眼泪不受控制的滴落。

  她咬牙,只觉得整个人都要死了一般难受。紧接着,有巨大的手臂从她的后背上突出伸长,像是突然发福长出来无数的横肉。

  血肉几乎要将她整个人撑爆,扭曲的挤在一起将她全身的骨头内脏压成碎片。

  烛伊不忍在看下去,她抬手摸了把眼泪,看向景湛大吼道:“身为使者你就不能帮帮他们么!”

  景湛冷笑着摇头,伸手将额前稀碎的刘海撩起,道:“收起你那让人恶心的善良!这个世上太多的人需要守护,只凭借着那若有若无的伪善,你以为真的可以救那么多人么?”

  伪善……

  烛伊不由得一愣。

  “这天底下所有的一切,不过都是债罢了。”景湛的声音轻飘飘的,让烛伊有些听不清楚,景湛忽的冷笑起来,直到身体都在不停打颤,他冷冷的盯向五人,笑道:“我只知道有两种人可以选择过去。”

  “什么。”

  君撷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一种是杀死我的人,一种是死人。”景湛的目光里满是冰冷,他抬手凝起灵力,有赤色的莲花在他的掌心如火焰一般绽放。

  “我们选择前者!”月霜将手中的唐刀一挥,有磅礴的灵力骇然而出。

  景湛只用一种极其怜悯的目光看着君撷,冷笑道:“我这次可不会让你了哦。”

  所有人不由得一愣,回眸看向君撷。

  按照景湛的语气,君撷应该已经向他挑战过很多次了吧……并且每次都是拼尽全力的那种,而对面的敌人,却丝毫没有认真过。

  这该是多大的羞辱啊……

  姜烟岚握紧了拳头。

  景湛并没有指挥手中的红莲,而是从腰间取出一根长鞭,啪的一声扬起飒飒风声,向着众人而去。

  只见一道火红的身影一步跃出,将那根长鞭轻松接下,紧接着十分得意的侧头做了个鬼脸,笑道:“本姑娘允许你用兵器了么。”

  景湛挑眉,笑道:“灵体么,还真是有意思的紧。”

  他深吸一口气,其身后突然浮现出无数的赤色的光晕,将半边天空照得通红,少年也在那红光中显得异常妖娆鬼魅。

  那曾经恍若神之域的仙境也在这红光的照射下分外渗人,由无数僵尸组合而成的厉鬼也恐惧的在红光下瑟瑟发抖。

  君撷这才意识到两个人之间的差距。

  空气中忽的一阵嗡鸣,有锋利的尖端从红色的光晕中一寸一寸露出,竟是各种各样的兵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应有尽有!

  他抬手,只向着姜烟岚随意的一挥,笑道:“不知道这个你接不接得住呢。”

  所有的兵器像有了灵魂一般猛的颤动了一下,紧接着向着姜烟岚快速飞来,无数的兵器快速飞旋,带起的风旋扬起所有人的长发。

  旁边的涓流里是一片的爆破声。

  姜烟岚一步跃起,举手投足,巧妙的避开所有的兵器后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般欲要回撤。

  “锵当——”只听一阵冷兵碰撞的声音,被姜烟岚躲过的兵器被月霜分分挡开,他笑道:“放心把你的身后交给我吧。”

  姜烟岚会心一笑,无数的兵器绘织成雨,姜烟岚抬手召唤出盾牌来抵挡,见抵挡不住便从衣袖中抽出丝线来缠绕抵挡。

  无数的银光在眼前划过,所有的兵器恍若绚丽的烟花般在不停的舞动,坠落,爆炸,飞逝。姜烟岚就那样如同仙子一般在其中舞蹈。

  其身后,月霜十分熟练的替她清理残局,君撷“看”在眼里,不由得升起希望来。那些银光像流星划过他深幽的眸子里。

  那些赤色的光晕无止境的向来击出兵器,姜烟岚有些烦躁的抽出长刀,将面前的兵器全部挡开。

  她抬手竖直立于唇前,有荧光在她的身前蔓延,紧接着组成一道极其复杂的法阵,所有的兵器在法阵周围都化作齑粉。

  姜烟岚抬眸,笑道:“我说过,有兵器的地方,我说了……”算字还未出口,姜烟岚就已被一圈浮空的烈火包围住,景湛黑色的身影快速接近。

  姜烟岚来不及多想,她抬起长刀猛的挥出一刀后又一连发出两刀,她可以自信的说这是她发出的最好的一次秘技——燕回还!

  因为她知道,如果不用最好的状态去发,死的那个人可能会是她自己!

  “锵——!”

  刀光与火光撞在了一起!

  甚至姜烟岚都看不出来面前的人是如何躲过的三刀夹击!

  “卡——!”

  长刀与烈火化作的红莲碰触在一起,整个刀身快速被染成赤红色!

  火光在不停的逼近!

  三米!

  姜烟岚的心猛的沉了下去。

  两米!!

  濒死的恐惧感扼住她的咽喉,无坚不摧的妖刀,姜烟岚唯一可以仰仗的妖刀在一点点随着火焰的接近碎出细小的口子!

  一米!!!

  姜烟岚绝望的闭上眸子。

  “擦——!”

  火焰并没有将她吞噬,而是被一柄唐刀生生拦下!

  大难不死,姜烟岚的后背早已湿透,她大口呼吸着向后退了一步,周身一股剧烈的疼痛不断袭来,让她禁不住蹙起眉头。

  她低头看向手中满是伤痕的唐刀,以及自己虎口处满满的鲜血。这把长刀就是她的本命,刀碎她的元气自然受损。

  月霜害怕打扰到姜烟岚,一个用力将景湛推了出去。莫之恒一步上前,同月霜一起面对的面前的人。

  “要群殴么。”景湛的语气里满是无辜。

  莫之恒无所谓的笑笑:“只是不想耽误时间罢了。”

  “真真是好大的口气啊。”景湛无奈的摇头,抬眸撇向烛伊,道,“现在灯使的跟班都这么狂了么,看来是我这个梦使当得太鸡肋了呢。”

  【emmmm景湛大佬要大暴走了,感觉打戏不管怎么写都会很鸡肋,心塞塞】

继续阅读:第三十五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