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为爱发电2019-05-06 20:185,010

  追月连弩在心月狐手中幻化成刀的模样。

  短短几息之间,双方已经交手了不下10回合,心月狐明显处于下风。

  心月狐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因为她受了不小的内伤。

  “就这样还想阻止本后,痴人说梦!”

  “不好,保护大姐!”“青龙七宿”的其他六人迅速前去救助心月狐。

  “四象大军,前去保护他们”牛金牛派出了10万四象大军同“青龙七宿”其他六人一同前去。

  “愚蠢!”

  灵虫圣母纤手一挥,10万四象大军全军覆没。

  这一下可看呆了在场的27星宿,这样的惨烈还是第一次看见,10万大军瞬间化为乌有,这是何等恐怖的实力。

  “大哥,我们需不需要回去向玉帝请兵啊?”星日马皱眉道。

  “呵,他们一腔热血冲上去,折兵折将都是他们的过程,与我们何干!就看她心月狐与灵虫圣母的战斗谁胜谁负,那么结局就明了了。”翼火蛇冷笑说。

  看着这突然消失的10万大军,玄武,青龙十几位星宿几乎疯狂了。

  “十万天兵,我四象宫进三成的兵力啊……就这样没了?”牛金牛双眼红目。

  角木蛟勃然大怒“啊!混账灵虫,今日你与本星君不共戴天!”

  其实这也不由他们不怒,二十八星宿在天庭地位为何这么高,除了他们自身实力不俗外,手下五十万能征善战的四象大军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而现在五十万大军一下折损近半数,就连一向性格温和的斗木獬也愤怒道:“诸位,我们立刻杀过去,诛灭这虫族!”

  “好!”众星君祭出自己的兵刃,准备与这虫族大战一番。

  “且慢!”已受内伤的心月狐阻止了众人,“现在你们这般鲁莽前去,定是会中了那灵虫圣母的诡计。”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又要在这里坐以待毙吗?”牛金牛怒道。

  心月狐摇了摇头轻叹道:“并不,你们在这里等候,我一个人前去。”

  “你又要一人前去,大姐,你为何这般?”角木蛟说道。

  “不为何,本来我也就无大碍,而且刚刚与她交手,熟悉她的路数和招式,能避免一些差错。”

  “心月,我知道你是为我们好,但是那灵虫圣母并非等闲之辈,这,你也是刚刚交过手,也是知道的,更何况还有灵族大军在后,你一人如何应付的了?”娄金狗说。

  在一旁围观的白虎星宿终于看不下去了,也前来帮忙。

  斗木獬也道:“不错,心月,我们一同前去吧,我‘玄武七宿’也不是贪生怕死的人。”

  “金狗兄的好意,小女子心领了,但是此次灵虫大军并无多少兵力,虽然我们四象宫损失了10万天兵,但他们还不是我们的对手,所以我过去牵制住灵虫圣母,随后你们再率领我们的40万大军前去剿灭灵虫大军就好了。”

  “好吧。”亢金龙点头道:“大姐说的也有理,毕竟我们还未曾与这圣母交过手,去了只会平添伤亡,现在我们就回去召集大军,随时准备接应大姐你!”

  “好!”

  心月狐再次提刀腾空,冲向灵虫圣母。

  “又来吗?你还真是不知死活。”灵虫圣母语气中带着一丝戏谑。

  “万年之前,将你封印,还不知道悔改,如今还敢来我天族,还想踏破我们十四重天,真是痴人说梦!”火狐原型爆发而出,一股不亚于灵虫圣母的威压袭来。

  两股威压相互激烈碰撞,以二者为中心的天河一个又一个水柱喷涌而出。

  “可笑,万年之前,你都没有把我怎么样,万年之后的今天,你更是不配!”

  远处的苍穹之上,望着心月狐和灵虫圣母的大战,牛金牛不禁唏嘘道:“都知道平时的心月狐喜欢游戏人间,不愿管这天界事事,给人一种爱玩的女子形象,谁知道今天为了捍卫天族,爆发出来的真实实力竟然如此恐怖。”

  就在牛金牛感慨之时,天河之上的二人已经来来回回交手十多个回合,心月狐略占上风。

  “畜生,受死吧”心月狐一阵冷笑,谁知道就在此时,心月狐突然感觉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压迫感袭来。

  “不好,心月,快回来!”众人见此变故,都急忙的大吼道。

  “呵呵,想跑,恐怕可来不及了吧!”灵虫圣母冷笑。

  刚刚还和心月狐持平的威压突然加重,以可感知的方式激增。

  “不拿出点真本事,你们二十八星宿还真以为能奈何的了我吗?”灵虫圣母刹那接触了灵力的封印,真实的实力表现了出来,和刚刚都不是一个水平的。

  随即,就在心月狐迟疑的瞬间,灵虫圣母祭出了自己的贤者之杖,狠狠的劈在心月狐的脊背上,心月狐向落叶般向河面摔去。

  谁知灵虫圣母又是一个身法,来到了心月狐的下方,狠狠的一脚将心月狐踢得老远,随即又是闪电般的出手,在心月狐的身上又挥舞法杖连续打了十几下,本就刚刚身受内伤的心月狐再被这样一番攻击,鲜血从口中疯狂飞溅而出。

  “我们上!”娄金狗带着白虎一派众星君,飞速赶到下方营救,亢金龙斗木獬等人也随即跟上,和灵虫圣母周旋起来。

  娄金狗狠狠劈出一刀,硬挡了灵虫圣母的下一法杖攻击,瞬间被弹出老远,虎口都被震的鲜血直流,娄金狗心中大骇:“太可怕了,这样的实力,恐怕与孙悟空都相差无几。她到底如何达到的这般层次?”

  灵虫圣母灵力爆发出的瞬间,远在苍穹之上观望的“朱雀七宿”的鬼金羊皱眉道:“如今这厮实力大增,大哥,我们是不是真的应该去向玉帝请兵了?”

  谁知翼火蛇突然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妙啊!”

  “大哥何出此言?”鬼金羊一脸疑惑。

  “奎木狼和心月狐一直都是心头大患,如今看到这灵虫圣母实力如此强悍,何不……”翼火蛇笑容变得阴险了起来。

  就在“朱雀七宿”几人讨论之时,二十几星宿已经和灵虫圣母大战了二十多个回合了,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之时,二十八星宿除奎木狼之外,没人能在孙悟空手里撑过二十多个回合,今日与这灵虫圣母交手,更是感觉力不从心。

  好端端的法杖,被灵虫圣母用成了棍子的感觉,众星宿身上多少都有被法杖伤过的痕迹,相反,灵虫圣母却越战越勇,顺势挑飞了几位在前面的星宿,直达被庇护最深的心月狐。

  “不好,她的目标是心月!”后面的几位星宿纷纷挥起兵刃前去保护,只可惜灵虫圣母的速度太快,转瞬间已经到达心月狐的面前。

  法杖在手中快速选择,随即向心月狐竖劈而去,本就已经重伤元神溃散的心月狐哪里还有力气去抵抗,只能勉强举起妖刀抵挡。

  “呯!”夹杂着灵虫圣母灵力的法杖在和妖刀接触的瞬间,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随后妖刀被击碎,变成碎片散落在空中,随后,灵虫圣母将心月狐再次击落,闪电般的袭向心月狐的天灵。

  “心月狐,受死吧!”

  “不!”娄金狗和毕月乌看着心月狐即将殒命在灵虫圣母的法杖下,都撕心裂肺的的大吼。

  而就在心月狐心如死灰,瞑目受死之时,一柄雕花钢刀从天而降,斩在贤者之杖上,将法杖打偏,一道棕影从虚空中闪现,一把抢走了心月狐,随即接过钢刀,和灵虫圣母对峙起来。

  这名男子正是在银河上酒醉问天的棕发男子,这次身上却穿了一身棕色战甲,披着一条宽大的黄袍。手持追魂夺命刀,威风凛凛,和在银河上烂醉如泥的模样判若两人。

  “奎木狼!”灵虫圣母冷冷道:“你终于出现了。”

  “木狼!”娄金狗,参水猿等人见到奎木狼出现,都是大喜过望,奎木狼点头道:“金狗,把心月送回十四重天疗伤。”

  “是!”娄金狗慌忙从奎木狼手中接过心月狐,飞速向十四重天赶去,如今心月狐的元神已经被灵虫圣母打散,一身的修为恐怕是废了,要再不及时救治,恐怕连魂魄也要散了。

  “想走!”灵虫圣母目光一寒,挥起贤者之杖准备追上去,奎木狼却挡在灵虫圣母面前,堵住了去路。

  “你的对手是我,不是她。”钢刀挥舞,体内真气爆发而出。

  “吼?当年和孙悟空打的难舍难分的奎木狼,今天本后就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浪得虚名!”

  灵虫圣母一声暴喝,一条巨虫的身影显现而出。

  “灵虫的本体?”翼火蛇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这下,可就有意思了。”

  原本那曼妙女子的身形,幻化成了巨虫,身上也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重甲,换做旁人,谁能将这巨虫与那刚刚高高在上的圣母相提并论。

  看到这巨大的身形,二十几名星宿不由心头一颤,当年那孙悟空幻化出本体的时候,将他们打的溃不成军,如今灵虫化的灵虫圣母给他们的威压更是比刚刚高处十倍还要多,可想而知,如果刚刚灵虫圣母如果用全力的话,那他们几个能撑过三个回合吗?

  四重天,穹顶之上

  “大哥,现在奎木狼的实力如何?”鬼金羊问道。

  翼火蛇道:“奎木狼的确实个高手,我们二十七个星宿都是由三清或其他仙人点化成神,法力低微,而奎木狼却是自己一步步修炼成仙,最初他只是一只灰狼精,在碗子山波月洞做妖王,后来被玉帝看重,招上天庭做了‘白虎七宿’之首,这事是你我都知道的。”

  “知道”鬼金羊点了点头,“但是那又如何?”

  翼火蛇继续说:“你可知道,当时唐僧师徒西行宝象国受阻,孙悟空和奎木狼大战了几十回合也没有击败他,不过这也是孙悟空被金箍棒中的吞噬符吸走了近半法力的缘故,不然就算奎木狼练成了佛家‘玲珑舍利子内丹’,也远不是孙悟空的对手。”

  鬼金羊疑道:“奇怪,奎木狼先是修魔,成仙后也应该学的都是道家法术,他怎么会佛家的功法?这么多年来,这个困扰一直在我心头啊!”

  翼火蛇道:“那是他在下界为妖时,有一次击杀了佛门的一个大佛陀,从那个佛陀身上得到了一本名为《大舍利玲珑法》的秘籍,修炼了近万年,又融合了道家法术,因此实力大进,远超咱们剩下的二十七位星宿。”

  鬼金羊恍然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一开始比我们待遇好,大哥,依你之见那奎木狼的实力和灵虫圣母相比如何?”

  翼火蛇沉吟道:“奎木狼虽然修炼数万年,又练成‘玲珑舍利子内丹’实力的确不可小觑,不过这灵虫圣母你我刚刚看见了,本体强悍不说,万年之前我们元气大伤才勉强将她封印,而且万年以来她潜心修炼,吸收天地精华,而且对我天界的怨念已深,凭借这几点比奎木狼还是要强上不少。”

  天界,四重天。

  灵虫圣母和奎木狼杖来刀去,打了五十多回合依然不分胜负。

  灵虫圣母的灵力和法杖的力量足以劈开山岳,四重天的空间法则都被灵虫圣母的法杖打成碎片。奎木狼的力量虽然比不上灵虫圣母,但他的刀法精妙无比,最关键的是奎木狼的那张巨大的黄袍,配合着刀法在空中飞卷,遮挡灵虫圣母的视线,夺命追魂刀在黄袍下神出鬼没,让灵虫圣母防不胜防,两人一时间也分不出胜负。

  亢金龙等人远远的站在下方,观望这两人的惊天之战。

  “金龙兄,我们真的不上去助狼君一臂之力吗?”斗木獬问道。

  亢金龙默然摇头,他不是不想上去帮忙,而是他们去了也没什么用,奎木浪和灵虫圣母的实力都比他们高出太多,这两人的战斗他们根本无从插手,而且刚刚到苦头他们也吃了不少,如果再去,只会拖累了奎木狼。

  “砰!”贤者法杖和追魂夺命刀再一次碰撞,发出脆生的金铁之音,奎木狼将长刀一横,稳了稳已发麻的右手,赞叹道:“不愧是灵虫圣母,积怨了万年,果然好手段!”

  灵虫圣母冷笑道:“我对你们天族可不是单单的积怨这么简单,而是必须你们才能平复我的愤怒!”

  说完,灵虫圣母操着贤者法杖又是乘胜追击,打在了奎木狼的右手上。

  “本后来这里不是听你的赞誉,也不是来这里和你浪费时间,把你的黄袍拿下去吧,那是糊弄三岁小孩的把戏,请你拿出真正的实力。”灵虫圣母冷哼道。

  “既然你这么想看本星君的‘玲珑舍利子内丹’,我就让你见识见识它的威力!”奎木狼爆喝一声,将黄袍甩开,运转起全身法力,丹田内迸发出一道黄光,灌注了他的全身,仿佛是在体内点燃了一盏明灯,照亮了整个身体。

  看见奎木狼爆发出的纯厚佛力,众星宿都心惊不已,斗木獬赞叹道:“我们的法力和狼君比起来的确差的太远了。”

  角木蛟也叹道:“虽然不喜欢这家伙,不过他的实力也不得不让人佩服。”

  而灵虫圣母看着好似一个琉璃人的奎木狼,只是淡淡道:“还不错,比刚才强了不少,不过……”灵虫圣母速度骤然加快,贤者之杖带着风雷之势挥向奎木狼:“还差的远!”

  “砰砰!”

  灵虫再次和奎木狼战成一团,这次两人打得可以说是惊天动地,金铁交加的声音响彻九天,灵虫圣母每一法杖都牵动了虚空中的法则的破裂,如大炮般猛烈轰向奎木狼。而奎木狼浑身金光熠熠,舍利子内丹源源不断的为他提供磅礴的佛力,钢刀劈出时都有佛音梵唱,也是威力无匹,二者再次激战在了一起,双方的兵力都各自退后,谁也不想被误伤。

  苍穹之上,翼火蛇看着这两人的惊天之战,也暗暗道:“这奎木狼的舍利子内丹太强大了,连灵虫圣母都没有占一点上风,不除此人,我朱雀一派永远无法坐上二十八星宿之首的位置。”

继续阅读:第三十九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