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原清浅
路归不2019-03-11 11:273,765

  “你想到了什么?那个女孩,捡到的是稳身符和引魂符结合成的‘签’。她是被借尸者,不管多大的事故,她的身体会都完好无缺。而你是还魂者,你需要她的身体借尸还魂,继续留在这世上,听了这些······你会不会开心点?”

  李如意不可置信的望着他,张了张嘴,喉咙里却发不出任何一丁点声音。那个男人闲悠悠地走近,驻足在对面的床边,片晌后,盘坐在床上。他深渊般的黑眸继续凝视着她,仿佛想把人吸进渊底,半天后缓缓开口。“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原清浅,是一位法师,也就是人们口中的阴阳师、天师、驱鬼人、驱魔人,也可以说是一个与鬼怪、妖魔打交道的神棍。我有着天生的特殊能力,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能解决许多常人解决不了得···那些事。那些恐怖的、惊悚的、诡异的,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那人视乎在斟酌着用词,让眼前的人,听的更明白。

  “那、那、那你那么厉害,你、你要我跟你走···是为什么?我、我、我一个死了的人,对你还有什么···什么用?”李如意的舌头因太多的刺激,说话时,不住地抖了抖。

  “我不是超人,也会受伤,也有不适的时候,也需要帮助。就比如现在,我需要一个搭档,一个助手,一个借尸还魂后,具有强大通灵能力与感应力的通灵媒介人,就是未来的你。所谓的通灵媒介人和灵媒很像,但又有所不同。这个通灵媒介人,有着常人的身体,却不是身体的主人,可以说是非人非鬼。而且,她会得到万灵眼,能够看到并感应到一般阴阳师和灵媒······看不到的事物。而这些可以帮到我,就像近视者的眼镜,盲人的手杖,排雷兵的金属探测器。”

  “什么是万灵眼?照妖镜一样的东西吗?”

  “照妖镜?比那可好多了,你应该听说过天眼,就是人们常说的阴阳眼,能识妖辨鬼,鉴往预来,世间万事万物,在它面前无所遁形。拥有天眼的人······世上并不少,无论是先天秉承,还是后天修炼出来,其所能看到的,取决于自身的机缘与修为。”原清浅忽然语顿,神思一恍,移时继续:“天眼如同宝石一样,也会被分出高低不同的等级,只是衡量的标准没有明确的丈量尺度,也没人能分的清。而万灵眼,是目前所知天眼中的最高级别,被称为‘天眼之最’,是我们原家通灵媒介师的看家之宝,可以拥有它十二年。”

  “我会拥有那个······万灵眼?”李如意不可思议地一问。

  “是将会拥有,你现在还是个刚死了不到一日的鬼魂!”

  “那个女孩也死了吗?我们的死,与你有关吗?”李如意从震惊中回过神,疑问没有经过三思,脱口而出

  “说与我无关,还真有点耍赖的感觉。不过,你和那个女孩,确实是老天爷的选择。我只是向老天爷祭出两种带着诉求的签,每种签只有九张。这十八张签会自动寻找到——十八个符合我要求与条件的人。老天爷会在这十八个人选出最适合的两个人,然后那十六‘落选’的签会自动消失。我会得到某些启示,找到那两个被选中的人。而你们也会相遇,完成借尸还魂,明白了吗?”原清浅少有的耐心,用他认为最简单的话解释着,希望她能尽快明白这一切,并友好的接受这不可思议的一切。

  “那个女孩也在这里?”她渐渐醒过神,好似听明白了。但脑中还是有无数的疑问画着弧,背上的寒意一点点游遍全身。

  “当然,就在抢救你的那家医院。我说过——今天早上,有辆公交车出了事故,不是吗?等一会,就能看到她,你会变成她!而我要用她的那张签,把她的魂魄带回来······”

  “为什么是我?你的条件是什么?”李如意愤恚地抢断了原清浅的话。

  “条件?你跟我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同血型的人,‘天生一对’的搭档,是不是?七月半生人,通常都被人被称为‘天胎’或‘鬼胎’,有一部分人······天赋异禀,这是逃不掉的夙命。”原清浅和善地笑着,和婉地解释。“以后你可以把我当成你家人,就像你的兄长一样。你只有姐姐,没有兄长,有个哥哥应该也不错!”

  “可是那个女孩······应该·····和你我不同年吧?一看就小不少,你的条件···”那么水嫩女孩,眼神再不济的人,也不会看成,是与李如意同龄的人。她脸皮再厚,也不能瞪着眼说瞎话,何况还牵扯到一条人命。

  “嗯!我说的是还魂者的条件,至于那个······被借尸的人,只要月、日、时和血型相同就好。年龄嘛······可大,可小,但必须以十二为倍数,所以这次你可以年轻十二岁,有没有一点欣喜?”原清浅一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一边幽幽地瞧着李如意。“还好,要是还魂到太大,或太小,我们之间可能会有‘代沟’,带着你可能不太方便。”

  李如意听完,不由的娥眉长挑,双眼立瞪,似要喷火。代沟?还马里亚纳海沟呢,尼玛全家都有代沟!尼玛全家统统都淹死在臭水沟里,永不超生!

  原清浅寥寥几句话的事,在李如意这里却是——信息量超负荷,大脑中央处理器一时当机,恍惚着:可以还魂,那不就是小说里常说的‘重生’,那么她是不是不用死?还能见到爸妈和姐姐?可是,要怎么跟爸妈解释呢?他们会不会相信?

  “我必须警告你,借尸还魂后,你不可以再见你的家人,至少十二年内不可以。因为这世上,你已经彻底消失了。你不能介入原来的的生活,不能接近他们,否则会给她们和自己,带来灾祸。任何破坏规则的行为,都会有惩罚!在这世上,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你是谁!而我们,只要合作满十二年,你就自由了。十二年一轮回,那时你可以远远的看着她们,默默地守护,但还是不能太接近,更不能相认!如果从现在开始······我们都能平平安安的活过十二年。”

  一番略带警告的话,犹如惊雷般闪过,重重地击穿了她的身躯,燃尽了血肉,化成粉末,铺满了一地的悲伤。不能相认,还重生干嘛?不如重新投胎,忘了今生的一切,会不会少点折磨?

  原清浅给出了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不想她后悔。他无法给予她太多的保障,只能给予她自由选择的权利,哪怕是结局早已注定的。

  “如果不愿意,我可以把你和那个女孩一起超度。你们也能早点投胎,我会帮你们找个好人家,算是补偿。你要想好,进入那个女孩的身体,过了今夜十一点,就算是达成契约,不能反悔,除了死。未完成契约,而毁约的话,等着你的将是灰飞烟灭,永无超生,那才是真的死亡!说实话,我们将来要面临的危险,我也不能保证你能够顺利活到契约结束,能够顺利轮回。”

  “我愿意,我想活着,哪怕只能远远地看着。”李如意当机立断地作出决定,没有选择的选择。只要活着,就有可能,哪怕依附在她人的身体里。谁又能知道?谁又会在意,某幅臭皮囊里住着谁的灵魂?活着,是唯一的出路,通往李如意过往的唯一路径。若是她轻易的放弃,过了鬼门关,可能连后悔的机会都没了。

  阴历七月十五日——鬼节,一年中阴气最盛的一天。按老一辈传下来的规矩,原清浅会在阴气最重的月份,寻找他此生天允的唯一一个搭档,并在阴气达到鼎盛的那天,带走她。一番简单的沟通后,原清浅带着她,在天黑后抵达那家医院,并且十分顺利地来到住院部,进入那个女孩的病房。

  这个时间,那个男人还能轻易地进入病房?护士美眉都不管?这家医院的探视管理如此松散,评级主管部门知道吗?李如意不满地瞟了瞟走在前面的人,又扭头睨了睨护士站里值班的护士。

  一间单人病房,一个昏迷不醒的病人,一个俊美邪逸的男人,一个满脸愠怒的女鬼,命运逆转的七月夜。

  “她叫夜平安,上海人,今年十八岁。没人知道她爸爸是谁,她妈妈在她两岁的时出了国,并且很快另嫁,很少见面,平常只寄些生活费。夜平安跟着外婆长大,外婆在半年前脑梗过世。如果可以,再过半个多月,她会是师范大学的一名大一新生。拿到大学通知书后,她便卖了所有家产,在即将就读的学校外租了房,准备走读······只可惜天意难测呀!”

  原清浅嘴里惋惜着,目不转睛地看着病床上,静静躺着的瘦弱女孩。脸上有些擦伤,不多,没有影响女孩可人的秀丽。

  眼前的一切实实在在,李如意明白,他在进行背景陈述,使她能尽快了解自己未来的身份信息。若一切成真,今日的重生,必是建立在她的死亡之上。李如意将要在今后的岁月里,占据她的身体,使用她的身份,挥霍她的青春。于心何忍!好在她的亲人不多,又都不亲,否则,日后将如何面对她曾经的家人。

  “她在高中时,有一个男朋友,叫段睿,全家要移民,暂住北京。那个男孩要出国读大学,跟提出她分手。昨天,她和你一起乘车,就是去找那个男孩,可是什么也没能挽回。今天,坐车回来时出了事,在你出事的同时······你们相距不过五百米。”

  “原先生,你怎么会了解的这么清楚?你又以什么身份带走她?”不知该如何称呼原清浅,李如意只能以最礼貌的称呼问道。

  “夜平安,比你早几天被选定,我跟着她有一段时间,做了一番功课。跟着她,才能找到的你,在那个超市里,不记得了?不用那么客气,叫我清浅,或者‘师兄’,都行。公交车出事时,我正开车跟在她坐的公交车后面。我以夜平安‘表哥’的身份把她送到医院,交齐了所有费用,全程陪护,直到她被宣告平安无事。没有人会怀疑我——不是她的家人,我们完全能够带走她。”

  原清浅合情合理的说辞,外加那副自信的神情,让人哑口无言,而李如意心中的愤恨更加漫溢。没有他,夜平安与她,怎会落到如此境地?原清浅口中的天意是真,是假?如果她和夜平安没被‘幸运’地选中,以后的人生会如何?此刻统统的被结束,没人征询过她们的意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月夜流火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月夜流火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